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七十四章 糖衣炮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四章 糖衣炮彈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你給我說說:去年暑假,你和萱萱去莞城醫院看望少鐮,發生糾紛的小女孩,她長得有多像你?她能打到你?」

「爸,這事我都不好意思說,她就是打我了,手很快,根本沒法防備!她那張臉,她的眼睛,長得很像我,也像你,真的1

「她比你大?」

「是啊,她跟萱萱姐姐一樣高,應該也是一樣的年紀。pbtxt」

唐青雲目光複雜,表情有些焦躁:他記得問過鄭少鐮,鄭少鐮當時不肯多談,但他說了一句:認的乾妹妹是孤兒,就在平縣!他替顧少鈞帶了不止一次東西,每次除了封裝好的衣服,就是一網兜糖果餅乾麥乳精、奶粉之類,他以為那就是個幾歲的孩子!

可如今浩浩證實少鐮的乾妹妹和萱萱一樣大,長得很父子倆,而吳曉風帶走的莫小曼根本沒有一點像自家人……那麼,是不是有某種可能?孩子在劉鳳英那蠢婦手裡,其實又被調換過?

「你們從醫院回來為什麼不跟我說?如果不是少鐮找上門,這事我還不知道——你們姐弟倆跟人打架,還敢威脅叫公安來,嚇跑了人,就可以賴著不賠償!這算什麼行為?」

唐浩誠辯解:「我要賠的,我去借錢了!應該是萱萱姐姐跟她說要叫公安,結果她跑掉了!當時不告訴你,也是萱萱擔心你太生氣,況且被人打也不是什麼光彩事,就,沒有說。」

唐青雲沉默著,抽完一枝煙,他對唐浩誠道:「我們回莞城找一找這個鄭少鐮,元宵節,想不想回省城?」

唐浩誠看著他:「你回嗎?我現在不想去省城1

「為什麼?」

「爸爸,我不知道怎麼說,萱萱不是我的親姐姐,另外有一個變得醜醜的莫小曼……我覺得心裡很亂,要好好想一想。pbtxt媽媽不要莫小曼,卻很疼愛萱萱,我有點不能理解。」

唐青雲嘆口氣:「說過多少次?爸爸媽媽不是不要莫小曼,等到合適的時候,再接她回來1

「爸爸,萱萱要去她的親生父母身邊嗎?」

「萱萱是我們養育了十三年的孩子,她也習慣了我們家,不會走的。」唐青雲回答得很篤定。

「等莫小曼回來,萱萱會看不起她,莫小曼,會成為灰姑娘1

「怎麼會?不可能的!少胡思亂想,爸爸決定了:元宵節正對星期六,放半天假,第二天就是星期天,我們不回省城,爸爸帶你去一個地方1

「什麼地方?」

「莫小曼生長的地方,我們這次再多找幾個人,仔細問一問,把當年的情況搞清楚!還有,找鄭少鐮要他乾妹妹的家庭住址,我們去探望一下!也許,這中間是不是有哪裡錯了?嗯,先看看吧1

「好,我願意去1

唐浩誠猜測到爸爸的心思,父子倆對視一眼,心照不宣,畢竟探望過「莫小曼」之後都有些失望,這次沒到最後關頭,沒有足夠的把握,是不敢隨意亂說什麼了。

但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回到莞城,就遇到了好幾樁緊急情況:距離莞城四十裡外的良亮縣洪福大隊,有戶人家娶媳婦大辦喜宴,結果不知怎麼搞的,食物中毒,上百人都躺倒了!鳳嶺縣山區某處冰雪積成的山帽子突然坍塌,禍及山腳小山村,房屋毀損牲畜被壓,目前為止未發現人員傷亡!效區某鍊鋼廠發生事故,數名工人受傷……

唐青雲頓時就忙碌起來,每天連影子都看不見,兒子也顧不上了,更沒功夫考慮別的。

唐浩誠就請每天來領自己去機關飯堂吃飯的秘書幫忙,帶他去部隊找鄭少鐮。

鄭少鐮現在部隊混得挺不錯,因為那次「奮不顧身」救戰友,讓他贏得戰友們不少敬意,領導也對他另眼相看,今年新兵上來,他居然能撈個班長噹噹。

看見唐浩誠,鄭少鐮有些驚訝,笑道:「你小子,不在省城呆著,跑這來幹什麼?」

「我以後要在這邊讀書了。」唐浩誠說。

「喲呵,真的假的?大少爺能吃得了鄉下的苦?」

「你才大少爺1唐浩誠躲開鄭少鐮的手掌:「你妹妹呢?你最近見過她嗎?」

「幹嘛?想找我妹妹報仇?你打得過我再說1

唐浩誠無語,從書包里拿出一盒精裝糖果:「這個送給她1

「糖衣炮彈?我妹妹才不稀罕1鄭少鐮哈哈笑:「不過你小子為什麼要送糖衣炮彈?」

「不為什麼,我來莞城陪我爸了,以後沒地兒玩,你去鄉下看她,帶我一起唄1

「行啊,後天元宵節,哥哥明天要過去拿點新鮮蔬菜,你來吧,帶你去我妹家玩1

「謝謝少鐮哥哥1唐浩誠臉上不顯,心裡卻有些激動,很期待再見到少鐮哥哥的妹妹。

直到第二天上午,唐青雲也沒回來,唐浩誠只好給他留了張紙條,跟著鄭少鐮走了。

鄭少鐮和兩個解放軍開著卡車過去,他們軍營的人就喜歡吃小曼家的蔬菜,雖然供不應求,但每個月能夠吃上兩三頓,也是很高興的,去哪裡買菜不是買?何況莫阿公家的醬料腌菜味道天下一絕,莫阿公擁軍愛護子弟兵,又有鄭少鐮這個干孫子在軍營里,都不肯收錢,還是領導親自來說服,才半買半送的,優惠到家了。

前些天小曼從京城回來,鄭少鐮接著了,開車送她回公道村,阿公說菜園子里的菜可以收割一茬了,炊事班就決定,元宵節吃用公道村莫阿公家的菜,這活兒自然又是落到鄭少鐮手裡。

空車開得飛快,唐浩誠和鄭少鐮坐在後車廂看著兩邊景緻在漫天煙塵中急速倒退,一路顛簸卻不覺乏味,南邊的山不像北方的那般無趣,大冬天的,各個山頭兀自青幽翠綠,其間點綴著紅艷艷黃燦燦鮮亮如花朵般的顏色,那自然不是花朵,而是經霜的樹葉,層層疊疊,美得異常妖冶。

談話中,唐浩誠問了一句:「少鐮哥哥,你妹妹叫什麼名字?」

鄭少鐮顯擺地拿出前幾天小曼從京城捎來的鋼筆,在唐浩誠手掌心寫了三個字,唐浩誠看了半天,驚呼出聲:「莫小曼?1

「對啊,就叫莫小曼,怎麼了?有什麼問題?」

唐浩誠睜大眼睛看著他:當然有問題,問題可大了!如果這個莫小曼是那個莫小曼,你就得另外找個妹妹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