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七十七章 投奔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七章 投奔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回莞城的路上,唐浩誠悶悶不樂,鄭少鐮問不出什麼來,只以為倆小孩子還為去年暑假那次事件鬧彆扭,開解幾句,就不多作理會了。

回到家裡,黃秘書正等在門口要帶他去吃晚飯,爸爸還是沒有回來,唐浩誠中午在公道村吃得很飽,並不餓,就謝過黃秘書,沒有去吃晚飯,等黃秘書離開,他拿起電話撥了京城長途。

爺爺奶奶在電話里證實:莫小曼前段時間確實去過京城家裡,奶奶身體好些了,也是因為小曼,爺爺奶奶和大伯都喜歡她,叫她唐曼曼,暫時不告訴浩浩,是因為事情還沒有完全明了!爺爺安慰唐浩誠,你既然知道了這事,就好好跟小曼姐姐相處,稍安勿躁,很快,就會有人下來查證,小曼是你的親姐姐,**不離十!

唐浩誠平時小樣兒酷酷的,對任何事物都很淡漠,一副小大人派頭,但在爺爺奶奶面前多少還保留點孩子氣,聽了爺爺奶奶的話,忍不住激動地說道:「她就是我親姐姐!錯不了!可是她對我冷冷冰冰的……她還瞪我,還說不認我1

說著,鼻子酸溜溜的,眼睛里有什麼東西冒出來,直接抬起衣袖擦了擦,從小講究衛生喜歡整潔乾淨的小大人,此時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這一夜,唐浩誠睡得很不踏實,做了很多個夢,每個夢似乎都有牽連,夢裡好像沒有他,可是夢中人卻又無比熟悉,他看到長大后的唐雅萱,還有莫小曼……唐雅萱端莊優雅,氣質高華,典型的貴女派頭,她結婚了,場面隆重而熱鬧,爸爸媽媽滿臉喜氣,笑得好欣慰,舉行的是西式婚禮,唐雅萱身穿潔白婚紗,薄紗下的笑容甜蜜幸福,新郎很出色,身姿挺拔優雅俊逸,可是,竟然不是少鈞哥哥!

唐浩誠驚訝之下,轉念又想通了:莫小曼才是唐家嫡親女兒,唐雅萱當然不能嫁給少鈞哥哥!

可當他回頭去看莫小曼時,又驚呆了:莫小曼……怎麼變得這麼丑?

面黃肌瘦,半張臉肌肉扭曲,黑白斑交錯,額上幾道黑迎…簡直比舅舅家那個「莫小曼」還要丑!可是仔細看,唐浩誠能夠看得出來,她身上臉上,有唐家人的印跡!

她縮在角落裡,周圍繁華似錦,衣香鬢影笑語喧喧,卻沒有任何人靠近她,都離她遠遠的,她是那樣孤單無助,眼裡有驚恐,神情慌張無措……

唐浩誠心裡一陣揪痛,拔腿就朝她跑去,伸出雙手要抓住她的時候,莫小曼卻突然消失了,唐浩誠大聲喊:「不要走啊!你不要走……」

踢開了被子驚醒過來,臉上滿是淚水!

坐在床上發了一陣呆,回想昨天莫小曼對他生氣,可能是因為她說如果她變醜了,他不肯把她帶出去,承認那是自己的親姐姐!

是這個原因嗎?

唐浩誠抿了抿嘴唇:莫小曼,你比我還傻!親的就是親的,不承認就不是了嗎?你現在又沒變醜,就算真的變成了夢裡那樣,我也不會放棄你……我會長大,保護你,不讓你變成那樣!

元宵節,唐青雲還是沒回來,唐浩誠洗漱過後,想起昨晚黃秘書交待:如果今天唐書記還沒回來,就要帶浩誠去他家裡過節。

唐浩誠不太願意跟陌生人吃飯,他眼珠子轉動兩下,跳起來背上書包,又在桌上留了張紙條,然後出門跑去汽車站,正好還能趕上去往公道村方向的班車!

班車開出莞城,唐浩誠才發現自己竟然沒穿外套,身上只穿著秋衣和羊毛衫,南方天氣雖然不像北方那樣動不動零下攝氏度,可是車窗外冷風吹進來,還是受不了,途中天空又下起雨來,越下越大,雨中夾著小粒的冰雹,更冷了,唐浩誠沒吃早飯,身上一絲兒熱氣沒有,凍得小臉翻白,瑟瑟發抖。

好不容易到了公道村,因為他事先報了地名,那司機可不知道他具體要在哪個地方下車,就隨意在入村口停車,讓他下去。

唐浩誠剛一下車有點懵圈,鄉下畢竟不同城裡,房屋這裡一棟那裡一棟的毫無規則,他傻楞楞站在雨中一會兒,沒有去找人問問,想著莫小曼家就在公路邊,於是自己沿著公路去找。

穿過整條村,經歷了農村小孩拿石子砸,再被放狗追趕,唐浩誠神情狼狽,但終於是被他找到了莫小曼家。

他敲了敲門,很快就有人過來,是莫小曼,隔著門脆聲問:「誰啊?」

唐浩誠:「我。」

門裡頓了一下:「人有姓,狗有名,你是誰?」

唐浩誠:……

「我是唐浩誠1很大聲很激憤。

小曼早聽出來了,就不給他開門:「我告訴過你,不要再來!現在,你就老實站路邊等著,一個小時之後,班車回程,你打哪兒來,趕緊回哪去1

「開門1唐浩誠身上濕得沒有一寸乾絲,又冷又餓,好想哭。

可是門裡的人已經跑回屋去了,根本沒聽見他。

大概過了小半個鐘頭,阿公戴著竹葉帽,身上披著薄膜從外頭回來,發現了坐在門口石墩上,凍得臉色青白上牙扣下牙的唐浩誠,大吃一驚,趕緊地叫開門,把孩子抱進了屋。

小曼還在廚房火塘邊若無其事地穿肉串呢,被阿公阿奶喊到堂屋去,看到狼狽得無法形容的唐浩誠,也驚住了:怎麼會這樣?這死孩子就不能撐個傘什麼的嗎?自己不開門,他不會再敲幾下嗎?還天才兒童呢,這麼笨!

阿公阿奶破天荒很嚴厲地罵了小曼,阿奶去小曼屋裡拿來一張毛巾毯,阿公把已經沒有半點力氣抵抗的唐浩誠扒了個精光,包在毛巾毯里,廚房灶上本就有熱水,小曼用肥皂洗乾淨手,兌些靈泉調了兩桶熱水,正好莫承福也回來了,阿奶說雨小了,用不著走老遠去後園洗澡間,讓阿公和莫承福一起把唐浩誠提拎到曬穀坪上,拿了小曼自己調製的什麼沐浴露洗髮水,兩桶熱水把唐浩誠沖洗乾淨,再用毛巾毯包起抱回小曼屋裡,小曼柜子里沒穿用過的衣裳多著,阿奶翻找出一套月白色的秋衣秋褲讓唐浩誠穿上,然後直接把他塞進棉被裡,一面擦乾頭髮,小曼端來碗溫熱的薑糖水,給他灌了下去,眼看他臉色慢慢緩和回來,大夥這才鬆了口氣。

阿奶又小聲責怪小曼幾句,吩咐她照顧好弟弟,就去廚房張羅給唐浩誠做些吃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