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七十八章 唐浩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八章 唐浩誠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小曼瞪了唐浩誠一眼:「搞得這一團亂,你滿意了?誰叫你來的?快滾回去1

唐浩誠靠在床頭,抿著嘴,倔強地一抬下巴,眼睛紅通通的:「爺爺奶奶叫我來的!就要和你在一起1

小曼:……

搬出爺爺奶奶就理你啊?

「你撒謊1

「沒有!我昨晚打過電話1

唐浩誠用力擦了一下眼淚:「你憑什麼?我又沒有得罪你……我從來不知道……你就是、就是變成醜八怪,我知道了,還是要找你……你沒有理由這樣對我!如果我變成醜八怪,難道你就要嫌棄我嗎?」

小少年轉身面朝牆壁,哭得很傷心。

小曼卻是又氣又好笑——如果我變成醜八怪,難道你就要嫌棄我嗎?這個小唐浩誠,居然還會倒打一耙!

看他小身板一抖一抖的,上氣不接下氣,小曼還是禁不住心軟了,現在的唐浩誠,還沒自己高呢,跟前世那個高貴冷峻的男神形象相差不止一萬八千里。

前世他死於實驗室爆炸事故,獻身科研事業,小曼得知消息后,表面很平靜,沒事人般,但心裡什麼滋味她自己知道,不至於很難過,卻也不好受就是了,莫名地,失眠了幾個晚上,樓上樓下地把東西搬來搬去,藉以打發時間,讓自己沒閑空胡思亂想。

律師說,唐浩誠雖然不精於人情世故,但他也不是傻子,相反他腦子很好用,他對「抱錯」一事是完全不知情,得了白血病需要骨髓,全家族都來驗血配型,所有人都不合格,唯獨唐雅萱總是忙忙碌碌不出現,還沒等到她來呢,直接就從很遠的南邊、父母親曾經工作過的地方接來了莫小曼,一來就配型成功,他不可能沒有半點想法,他問媽媽:這個人是不是親戚?

吳曉文卻告訴唐浩誠,說供給他骨髓的小曼只是個外人,沒有親戚關係,很幸運地配對成功,到時候多給她些錢補償就可以了!

既然是外人,而且有吳曉文打理一切,唐浩誠就沒必要關注了,他從小就是那個酷拽表情,長大后性情沉靜內斂,除了相關事務,其它漠不關心,所以對於小曼,他是真的看都不去看一眼的。

但他很快發現不對勁:如果小曼與他毫無親緣關係,為什麼父母可以那麼直接準確地從邊遠之地把她弄來?簡直像瓮中捉鱉一樣,一抓一個準!還有那個老是跟著唐家下人走到他病房來的劉鳳英,怎麼長相跟萱萱相似?還一直向唐家下人打聽萱萱情況?顧少欽來看望他,發現莫小曼在門口窺探他……

唐浩誠請顧少欽幫忙,也去到小曼病房外偷看她,不僅偷看,還讓顧少欽從各個角度拍了很多張照片!

看過人和照片,只是初步斷定,那時醫院已具備親子鑒定技術,也不管曾經有過的各樣血型檢驗資料,直接請相熟的醫生找個借口,再提取相關人新鮮血液,做親子鑒定!

之後唐浩誠與父母尤其是母親起了很大爭執,這段時期他本該安心靜養,但他情緒波動,因而身體恢復得並不好。

他讓人半路上把跟隨劉鳳英回南方的莫小曼抓了回來,關在一個偏僻的休養院里,打算等他養好身體,忙完手頭一些緊要事情,再來打理小曼這件事,他當時和顧少欽說過:毀容了可以整好,一定恢復莫小曼的身份,他要親力親為,不假手任何人!

他能忽略自己的身體,加緊工作,卻低估了小曼的心理素質:被關半年,她快瘋了!抽骨髓的疼痛記憶猶新,她此時對唐青雲、吳曉文既怨恨又懼怕,關她的人明說是唐浩誠所為,同為唐家人,誰知道他們要把她怎麼樣?她的感覺,就像是被養肥了,準備待宰的豬羊!

所以她逃跑,引發了被拐賣的悲劇!

唐浩誠尋找過莫小曼,一無所獲,他到底還是受了吳曉文的影響,體面啊形像什麼的考慮一大堆,也不想讓毀容的莫小曼公諸於眾,所以,他憑的是自己的一點能力,沒有求助大伯,如果動用國家力量,或許小曼能夠早些脫離苦海。

這也是小曼痛恨他的原因。

今生重來,小曼已不是當初的小曼,客觀地想一想,前世的唐浩誠也不算罪不可赦,他的失誤在於太過**、驕傲自負,以為誰都必須如他所想,得了指令就該安安靜靜等著他,別說小曼那時對唐家人已生防備心理,她在農村勞動慣了的,雖然辛苦但她自由自在,天地任她遊走,哪裡禁受得住囚禁生活?

唐浩誠後來託付律師繼續尋找小曼,此後很長時候不回唐家,也不跟唐青雲、吳曉文透露一絲兒關於小曼的消息,他倒是跟重生后的小曼有個共同氣性:既然唐青雲夫妻遺棄了小曼,那麼,小曼存在與否,就不需要他們關心過問了!

因為小曼的排斥,顧少鈞嚴令不準唐家人接觸她,是以浩誠雖從律師處知道小曼消息,和顧少鈞接觸了很多次,但始終不能見面,顧少鈞去世后,律師曾問過小曼:是否見一見唐浩誠?小曼不同意,唐浩誠依然不能靠近,他給小曼的東西,一律打回去!

律師說浩誠有一個未婚妻,叫林珊珊,是吳家表親,因浩誠得了白血病推延婚期,卻又出現小曼事件,浩誠無心結婚,直到他身死都沒有結成婚,拖了那麼多年,怕是未婚妻早跑了。

唐浩誠的嗚咽聲引來了阿奶,看見浩浩在床上哭,小曼自顧抱臂,靠在衣櫃前悠悠沉思,不由得提高了聲音嗔怪:「哎呀!怎麼好好的把弟弟弄哭了?還有沒有點當姐姐的樣啊?快哄哄!看這天氣冷的,感冒了又得吃藥1

小曼無語:我都不想當他姐姐呢!

還是順從地走到床前坐下,伸手拍了拍唐浩誠單薄的後背:「好了,不哭了,吃飯了1

唐浩誠脖子一擰:「不吃!你都不認我了,我不吃1

喲,得寸進尺,他還有理了!

小曼想用力給他兩下,回頭看看阿奶還在不在,孰知阿奶正鼓著眼睛:「看我做什麼?還不是你乾的好事?這下著雨冷天冷地的,把弟弟關門外,他能不傷心?快哄好來,再吸進冷氣,肚子會痛1

小曼就朝著唐浩誠吼:「馬上給我停止!再哭就真的不認你了1

阿奶嘖了一聲,哪有這樣哄弟弟的?

阿公也從門外進來:「這是做什麼?又吼又叫的,不像話1

唐浩誠卻停止了嗚咽,轉過身來:「阿奶,我想吃飯,我餓了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