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七十九章 元宵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七十九章 元宵節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下過雨的元宵節,星星月亮都沒有了,外邊濕漉漉的,不太好玩。

小曼家卻是歡聲笑語熱鬧非凡,所有屋裡都亮著電燈,還把一個百瓦燈泡牽拉到大梨樹上,把曬穀坪照得明晃晃,雨絲早歇了,曬穀坪清爽乾淨,三個火盆填滿木炭,燃得紅紅旺旺,梨樹下石台上一溜擺滿盆盆碟碟,是用配料腌漬好的豬肉雞肉魚肉,現在牛肉是很難吃到的,耕牛受保護,除非是在山上不小心跌死或是生了病動不了,否則不準殺牛吃肉。

還有洗乾淨的新鮮蔬菜、粑年糕、煮得半熟再切開的土豆片,這些食材有的已經串好,有的沒串,幾個女孩子正在小曼指導下加緊串著。

另一邊桌子上,也擺著些碟碗,裡邊盛的是油鹽醬醋、辣椒粉、花椒粉、炒芝麻、番茄醬、蜂蜜等,各人吃燒烤時,可以根本自個口味輕重親自下料。

除了莫支書家的幾個大小孩子,關愛蘭、莫靈慧、莫水霞、梁秀珍和她們的一兩個弟妹,林柳萍關了代銷店之後也來了,她白天就來過,專程買得兩隻雞和一些糖果、麵條和酒,來給阿公阿奶送節禮,元宵節晚飯得回她舅家去吃,說好夜裡再來大家一起燒烤。

唐浩誠的衣裳讓阿奶給搓洗了,小曼倒是有兩件凈色的毛衣給他,外套卻全都很女性化,幸好鄭少鐮忘了件短大衣在這裡,就讓他穿上,又空又長的,好歹有得穿。

至於褲子,給他件黑色毛褲,當外褲了,小曼從京城帶回幾雙運動鞋,他腳長,也能穿著。

就是這麼怪模怪樣的,他依然酷酷拽拽,一副很了不得的樣子。

除了阿奶,沒人特意去接近他,因為小夥伴們都得了小曼叮囑:就那個小孩,除非他自己跟你們說話,不然別理他!

唐浩誠不能總跟在阿奶身後,那成什麼樣?他都十一歲,院子里有比他還小的孩子,人家又會玩又能幹,自力更生烤肉吃,一手一串,左咬一口右咬一口……他獨自站在屋檐下睥睨眾人扮高冷一會兒,終於忍不住了,也搬了把凳子到曬坪火盆邊,再去抓了幾串生肉,自己烤,旁邊秋小虎好心地教他怎麼翻肉串,莫志遠指點他肉半熟了就去那邊刷刷配料,他照做了,還很有禮貌地說謝謝,孩子們對他挺好奇的,就這個問一句,那個問兩句,他也都一一回答,漸漸地算是跟大伙兒混起來了。

到後來也不知他怎麼搞的,男孩女孩都圍到他身邊去,他只需要閑閑地坐那裡回答問題,自然有人幫他烤好了肉串送到手上給他吃!

小曼很無語。

莫承福笑著說道:「你這個弟弟,了不起呢,那腦子就不是平常人的,問什麼都答得出來,還能解釋得頭頭是道清清楚楚,合著天上地上他全知道1

小曼看著被圍在中間、烤火烤得小臉通紅的唐浩誠,抿了抿嘴唇:腦子是挺好的,超強的記憶力,超強的學習能力,不說天上地下全知道,應該是比平常人知道得更多些吧,若干年後,他將成為華夏國最年輕最傑出的軍事科學家……

現在公道村的人幾乎全知道小曼不是莫國強和劉鳳英親生,所以那些個弟妹都跟她沒關係,林柳萍和關愛蘭幾個對於小曼憑空冒出個弟弟,兩人長得還這麼相像,也是十分好奇,小曼索性就跟她們說了:這個真的是親弟弟,弟弟是跑來了,但親生父母並不想認她回去!

幾個人都瞪大了眼睛,關愛蘭最沉不住氣,嚷著道:「你哪點不好?他們為什麼不認?」

小曼說:「他們很疼愛那個養女,養女身體弱啊,不願意我回那個家,所以你們也看到啦,劉鳳英為什麼想打瞎打殘我?莫小強為什麼想炸死我?人家父母兒女一條心,就是不想我回去,因為我回去了,那個女兒就得換回來,就不能享受城裡的生活1

「我……我操她外婆家大姨1關愛蘭衝口罵出一句粗話。

莫水霞也氣憤道:「那個養女是劉鳳英生的,果然一窩子出來,全是壞坯子!別讓我看見,先給她幾巴掌再說話1

莫靈慧不解:「你那爸媽沒事吧?自個親女兒不著急認回去,先顧著疼愛養女,哪有這種道理?」

林柳萍想到她的親爹,也是把后媽帶來的繼女看得比自己重要幾倍,嘆口氣道:「這種事情說不得准,真的會有!要我說啊,小曼還不如不回去呢,跟著阿公阿奶多好,玉老師都說了,你以後是一定能考上大學的,自己獨立過生活,強過回到那個家,跟養女爭這個那個的。」

關愛蘭急了:「什麼爭這個那個?有什麼可爭的?小曼就得回去,叫那個養女滾回村裡來,憑什麼讓她住你家,占著你的爹媽?」

「對!就是這樣。」莫水霞和莫靈慧一致點頭。

莫靈慧說:「叫她回到村裡來,看看你生活的環境,不然,你之前吃的苦受的罪都白捱了知道嗎?憑什麼你爸媽把她當寶疼愛,你卻從小到大,被她的爸媽又打又罵?到最後索性想弄殘你,所有好處都歸她?真是沒天理了1

林柳萍問道:「弟弟都來了,你親爸媽肯定還是要來的,什麼時候來?」

小曼說:「估計也快了,就這幾天吧。」

關愛蘭摩拳擦掌:「快來吧快來吧!最好趕在我們開學前,讓我也瞧瞧,那個佔了你名份十幾年,還不肯歸還的小婊子長什麼樣1

燒烤活動直到十二點鐘才告結束,所有肉菜食材全都烤吃光,阿公和莫承福拿了手電筒,分批送較遠較偏僻的孩子回家,像后鄰秋小虎幾個和關愛蘭姐弟、林柳萍順著公路的就不用送了。

唐浩誠吃了很多肉,喝過消食茶,站在屋檐下打呵欠,阿奶和小曼收拾完攤子,舀了一盆熱水讓他洗臉燙腳,告訴他等會就跟莫承福睡,唐浩誠把頭搖得像撥浪鼓,阿奶說那就去客房鋪床,他也搖頭,想跟小曼一個房間,小曼當然不幹,因為唐浩誠突然跑來,她白天都沒機會進空間,晚上得進去做事。

糾結到阿公回來,直接把屋檐下的長竹躺椅搬進堂屋,再從小曼屋裡抱了新棉被鋪上,唐浩誠就不再說什麼,躺下睡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