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八十八章她沒那麼無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八十八章她沒那麼無聊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我們……那不是不了解情況嗎?要是她早點來找我們,能是這樣的結果嗎?你說說看,她到底要怎麼樣?剛才村民調查的時候,都說在兩年前,全村都知道她不是莫國強劉鳳英親生,原由是她偷聽到劉鳳英夫妻倆的話,才大鬧一場,跟著這兩老搬出來。pbtxt她也去過莞城,還認識了鄭少鐮,萱萱說的,她就是鄭少鐮的乾妹妹,去年鄭少鐮找你,其實是她無理取鬧——她打了浩浩還要賠償!這次去京城應該就是鄭少鐮送她三為什麼要這樣做?不來找我們,卻非得跑京城去告狀,這不是存心的嗎?把父母當冤家仇人,非得整倒不可!哪家姑娘這麼狠心絕情?口口聲聲說受了傷害毀容了醜陋了,她毀在哪裡?不是好好的嗎?我看她比萱萱氣色還要好,還要健康紅潤,就看我們不順眼,找我們的碴!這孩子,不僅跟我們生分,不是一條心,她還欠教養她1

吳曉文越說越激憤,聲音逐漸拔高,把從唐青雲手裡搶來的火鉗「」一聲扔到了地上。

靜寂中,唐浩誠走過來撿起火鉗放好:「媽,你不能這樣,你忘了姐姐的話?這裡是別人家!扔別人東西,也是沒有修養的。」

「浩浩1吳曉文不滿地瞪看著兒子。

唐浩誠說道:「姐姐是有理由生氣的,憑什麼她來找你們?你們早知道孩子抱錯了,卻沒有換回來,反而聽信萱萱親爸媽的話,說她丑就不要她了,她能不生氣嗎?這個我也想不通!如果我變醜了,你們丟棄我,我也會傷心難過還會更加生氣!更何況,劉鳳英是姐姐的仇人,你們卻那麼寵愛劉鳳英的女兒,誰受得了?難道非得等姐姐真的毀了容,才叫傷害嗎?你們或許不能體會莫家人有多麼恨姐姐,我是體會到了,就在昨天,我也在場,整整一個流氓團伙,是莫小蘇請來的,十幾個人,拿著刀,大白天就要把姐姐搶走!你們知道我當時的心情嗎?我害怕極了……」

唐浩誠擦了一下眼睛,唐青雲和吳曉文才發現,孩子早已淚流滿面,吳曉文忙要扒開他外套:「我的天哪!快讓媽媽看看,是不是哪裡受傷了?」

唐浩誠躲開她的手,哭著對唐青雲說道:「爸爸,我那時就怕我死了,也阻止不了他們把姐姐帶走,我保護不了她……」

唐青雲眼睛也濕潤了,摟過兒子安撫,替他擦拭眼淚:「爸爸知道,浩浩很勇敢,為了姐姐……儘力就好!那些想害姐姐的人,會受到懲罰,一個都不放過1

吳曉文皺眉說道:「浩浩,你姐姐到底帶你去哪裡了?為什麼會遇到流氓團伙?這鄉下不安全,她也帶著你到處亂跑1

唐浩誠剛剛平靜了一下,情緒又激動起來:「你那麼疼愛萱萱,為什麼就不能喜歡一點姐姐?她才是你親生的!我和姐姐沒有去不安全的地方,好多人一起走在公路上,流氓團伙就出現了,他們指定要帶走姐姐,是故意的!他們是莫家、莫家、莫家請來的!明白了嗎?莫家跟姐姐有仇,現在跟我也有仇了,我討厭莫家1

唐青雲拍拍兒子:「小聲點,阿公也是莫家。pbtxt」

唐浩誠:……

「阿公阿奶不算,他們都是好人1

「浩浩,怎麼這樣對媽媽……」吳曉文被兒子嗆聲,一時難以接受,捂著嘴抽泣。

唐浩誠沉默了一下,說道:「對不起媽媽,我不應該那樣,可你也不能總是誤解姐姐,總是認為姐姐不好!就去年那件事,是我錯在先,並不是姐姐無理取鬧!今年春節姐姐去京城,是軍用直升飛機接送的,她是去顧家,你們覺得,少鐮哥哥有能力調用軍隊的飛機嗎?去之前,姐姐根本不知道爺爺奶奶在京城!所以,媽媽說姐姐進京告狀,存心要對付你和爸爸,完全不可能的事!我姐姐的性格……總之她沒那麼無聊1

唐浩誠說完,從唐青雲懷裡掙開,走出堂屋跑去井邊打水洗臉。

吳曉文瞪大一雙杏眼看著唐青雲,滿臉不能置信:「軍用飛機送曼曼去京城?去顧家?為什麼?這孩子是幹什麼了?」

「我也不太了解,你可以問曼曼1

唐青雲扶了扶額,他剛才明明提過了,曼曼在學中醫,曉文,竟然沒聽進去!

看來這心態還是沒能扭轉過來,只顧著記掛萱萱,沒把心思放在曼曼身上,兩個女兒,親生女和養女,這身份轉換外人看著或許覺得簡單,真正體驗了,才會知道其實是有難度的,老爺子非要立刻交換糾正,不容拖沓遲疑,看似不近情理,細究起來,不難看出他的意思!

關於曼曼學醫這方面,唐青雲沒打算跟吳曉文說太多,怕她嘴上把得不嚴到處亂傳,一是因為答應過阿公,二,他自己也要為女兒著想,畢竟未出師,還是應該低調些。

昨夜莫支書等人離去后,唐青雲和阿公繼續坐在火塘邊談話,阿公告訴他,小曼是孫御醫臨去世前收的關門弟子,孫御醫獨具慧眼,看出小曼天賦異稟,將傳家醫典秘笈給了小曼,小曼很刻苦,學了兩年,用孫氏秘方治好了阿奶的眼睛,這次去京城,是小試身手,替中風昏迷的顧老做針炙,成功了,顧老醒來,又把她薦去唐家,給唐奶奶診脈並開了些葯,唐家二老才知道莫小曼這個女孩子。

唐青雲內心苦澀:從小到大母親如何寵愛他縱容他,怎麼會忘記?他也一直很聽話的,但就在吳曉文這件事上,他犯擰了,為了自己的骨肉,為了心愛的女人,以為跟母親對峙一陣子自然就沒事了,卻沒想到竟觸了母親逆鱗……這麼多年來,他儘力想求得母親諒解,知道母親時日不多了,他是很傷心難過的,所以,在小曼事件上,他聽從了吳曉文,其實是比吳曉文還擔心母親了解內情,害怕母親氣急之下,病情更加難以控制!

父親說過的,下半年就找個名額讓他進中央黨校進修,這樣他就能夠陪伴在母親身邊,可是曼曼出現了……也不知道,母親怎麼樣?只希望不要太過激動,別影響治療才好!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