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九十章惡夢醒來就天光大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章惡夢醒來就天光大亮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無奈之下,唐青雲只得帶著吳曉文和唐浩誠先行回莞城,阿公阿奶說得也有道理:

所有人都知道,孩子已經歸還唐家了,親情血緣斷不了,小曼現在心裡或許存在怨氣,總有一天她能想得通,等到她稍微長大些,就知道親情家人的重要了。pbtxt反正她現在就算跟他們回家,也不是跟父母住一起,而是要去學校,得住校,她可是尖子生,學校重點培養的跳級生,既然她捨不得離開平縣一中,暫時就由著她在那所學校念書,莞城距離平縣城也不算遠,唐青雲有空就可以經常去看看她,和她多接觸多交流,慢慢熟悉起來,就好了。

反正吳曉文要調回京城、唐青雲去中央黨校進修,也是半年後的事情,那就給曼曼些時間,一步步來吧。

辭過阿公阿奶,小馮開著轎車絕塵而去,車上的唐家三口人,唐青雲靠在副駕位上沉默不語,吳曉文和唐浩誠在後座各據一個窗口望著車外農村景緻,各想各的心事,也不知道有沒有人記起唐雅萱。

此時的唐雅萱,感覺自己是走到了世界末日!

她還接受不了被從小疼惜寵愛自己的爸爸媽媽拋棄的事實,沉浸在萬分悲痛中,呆呆傻傻被劉鳳英牽著,跟隨莫國強回到莫家小院。

跨進那個真正稱之為髒亂臭農家院落之際,一隻小雞從她眼前跑過,然後她親眼看見自己的小黑皮鞋踩在一砣雞屎上,頓時像被雷劈了一樣,僵住不動,良久,才哇地一聲大哭出來!

劉鳳英見識過吳曉文對唐雅萱的寶貝疼愛勁兒,自己也心裡痒痒的,很想對養在別人家十三年的親閨女表示一下疼惜,她一直小心冀冀呵護著親生大閨女,此刻聽見女兒哭了,立即慌慌張張摟進懷裡,心疼地又拍又撫,嘴裡安慰著:「不怕不怕啊,媽媽在這裡,媽媽疼我的萱萱,一定不讓萱萱受委屈的1

莫國強轉回頭來看了看,只是長嘆口氣,搖搖頭走開了。pbtxT

他的傷腿原本是進醫院治療,恢復得還算可以,只是瘸了而已,五六十斤擔子還能挑得起來,可是因為莫小強事件,被那幾個炸傷的爛仔頭家屬狠狠敲打了兩頓,舊傷添上新創,這次就沒能進醫院了,全靠自家胡亂塗些藥酒或草藥捱過去,一陣陣的發炎,創傷疼痛愈發嚴重,到現在,瘸得更加厲害不說,還肩不能挑手不能拿的,形同廢人,早已沒了那股子狠勁和底氣。眼見萱萱被換回農村來,他感覺心裡涼嗖嗖的:這個家破敗成這樣了,還指望著女兒在城裡時不時寄錢回來,支撐一下,現在卻反而要養回這嬌小姐一樣的親閨女,可怎麼養得起喲?

莫國強是心灰意冷,什麼都不管了,挽起個竹籃子出門,要去山邊割些嫩草樹葉回來當豬菜,沒辦法,如今家裡能幹這活兒的只有他,小強廢了,小鳳瞎了,小能整天不巴家,小枝被迫輟學,管著兩個殘廢的吃喝拉撒,還要做家務看顧小花,早已怨聲連天,說話口氣尖利苛刻怨毒,簡直跟劉鳳英有得一比。

唐雅萱嬌里嬌氣的哭聲,以及劉鳳英溫柔無比的百般哄撫,立刻吸引了屋裡幾個孩子的注意力,小枝、小花跑到院子里來,小鳳摸索著站到門邊,連躺靠在竹椅上吼罵小枝的莫小強也停止了聲響。

「媽,這是誰啊?」

小枝、小花好奇地看著唐雅萱,後者也在看她們,目光極其嫌棄,那又臟又皺的破舊衣裳,流浪貓似的小臉,尤其是看到小花凌亂的發堆里居然爬出來一隻虱子,唐雅萱「呀」地尖叫一聲,哭得更厲害了:

「劉阿姨,求求你了,帶我去找我媽媽……我不要在這裡!我要找我媽媽1

「萱萱啊,好孩子,乖孩子,他們已經回去城裡了埃」

「那我就去坐車,回城裡去!我有錢1

「可現在沒車了啊,咱們先住下好不好?明天,明天媽媽帶你去,啊?」

劉鳳英耐心地哄著親生大閨女,依照她的揣測,覺得唐青雲和吳曉文那麼疼愛萱萱,卻還是捨得放棄了,肯定是有他們不為人知的原因,臨走的時候,唐青雲說過:你「暫時」在鄉下讀書。吳曉文也說得很清楚:媽媽一定會來接你回去的!

所以,劉鳳英需要做的是,暫時把女兒安撫好,送她去學校住校讀書,有女兒在這裡,城裡肯定還得寄錢寄東西來,等到那對夫妻把事情辦好,吳曉文會來接走女兒,女兒的命好著呢,這輩子富貴生活是跑不脫的,自己這個當娘的,有得依靠!

小枝、小花一聽說眼前這個衣裝乾淨又漂亮的女孩兒就是傳說中的萱萱,就是她們的親大姐,立時瞪大了眼睛,而身後小鳳卻跑了過來,手上揚起一根從大門后御下的木栓子,狠狠朝唐雅萱的方向砸過去,嘴裡咬牙切齒地罵道:「死萱萱,臭萱萱!你賠我的眼睛,就是你出的壞主意,把我弄瞎了!我打死你,我打死你1

唐雅萱猝不及防,劉鳳英一時也沒留意到,眼睜睜看著那根木栓直直飛到唐雅萱面門,砸中前額、鼻樑、嘴巴一條線下來,木栓上一根半嵌入鐵釘在嘴唇上劃破一道口子,唐雅萱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滿臉的鮮血,把劉鳳英都嚇壞了。

當唐雅萱在劉鳳英床上醒來,跑出院子,發現四周已暮色沉沉,她張嘴就哭,卻引得上嘴唇傷口裂開,血又流出來,疼痛鑽心,只好閉起嘴,嗚嗚咽咽,好不可憐。

劉鳳英聽見聲響,忙又趕過來安撫,把她勸回屋,這時候唐雅萱才發現,屋子裡坐著好些個人,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得有七八個。

唐雅萱再不情願,此刻也跑不掉,又不知道去哪裡安身,只能機械地聽劉鳳英介紹:這是外婆,這是大舅和大舅媽,這是大姨二姨小姨……

還有一對中年男女劉鳳英沒介紹,但那對男女面色不善,口口聲聲說的是:你自個兒的親生女回來了,就趕緊把我家女兒找回來!還有,該給的錢,一分都不能少!我家的女兒不能白白借給你們用!

劉鳳英難得地低聲下氣,跟那對中年男女賠著好話。

唐雅萱被外婆、舅媽姨娘們這個拉一把那個扯一下,看稀罕還加上評論,笑著說太像了,這才是咱們家的人!

她像個木偶人一樣,想哭又不能哭,不僅嘴巴痛,鼻子額門也痛,耳膜還被莫小鳳持續不斷的尖叫聲刺激得嗡嗡響,還有被移到屋子裡的莫小強用力敲擊床板的巨響,小枝的喋喋抱怨,小花的嚶嚶哭泣……

唐雅萱抬頭盯著牆上掛著的那盞昏黃電燈,心想自己肯定是在做惡夢,夢總會醒,惡夢醒來就天光大亮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