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九十六章足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六章足夠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翌日,天色才剛微微發亮,一夜沒敢去床鋪躺睡,肚子里沒有半點食物的唐雅萱,雖然幾近虛脫,但還是硬撐著從凳子上站起來,踉蹌幾步,走去催促劉鳳英趕緊起床,送她去學校,她一分鐘都不要呆在這個家裡了。

劉鳳英心疼萱萱,說先整點早飯吃好吧?唐雅萱立刻乾嘔起來,她發誓:這個家裡的碗筷,她是堅決不碰了!

劉鳳英看著大閨女這個樣子,很是歉疚傷感,卻又無可奈何,她實在沒辦法了啊,都是窮鬧的,她也想孩子們好過啊!

此時唐雅萱的形象確實狼狽得不像話:額頭、鼻子、上嘴唇還紅腫著,再頂起一雙熊貓眼,活脫脫外國馬戲團里的小丑模樣。

她從小在城裡長大,並不知道鄉村也有衛生室,臉上的傷,劉鳳英其實應該帶她去村衛生室拿點葯消炎塗用的,但捨不得那一塊兩塊錢,想著傷口不深,用煙灰塗塗幾天就能好。

說起來唐雅萱也算是適應力蠻強的,如果還在城裡在唐家,她就是削鉛筆時手上蹭破一點點皮,那也是如臨大敵要去醫院一趟的,可來到鄉下,被這破敗的環境給嚇著,她也不敢相信這種鬼地方能有什麼好醫藥,別還把她給整破相了,所以煙灰都不讓劉鳳英塗,她倒也想去醫院,劉鳳英為難說沒有車,唐雅萱就不提了:總不能奢望這裡也能像唐家那樣隨時召喚隨時有小車過來接吧?

唐雅萱悔就悔在把唐青雲給她的錢交到劉鳳英手上保管,劉鳳英就是個只進不出的無底洞,還是把鐵鎖,直到進了公社中學報名交了學費,剩下的錢也沒交到唐雅萱手裡,只給她幾毛零錢以備不需之用,不然的話,唐雅萱早就自己坐車回莞城,哪怕爸爸媽媽不能再管她,她有錢,住招待所里,也不用受這番苦頭。

所謂吃一塹長一智,經過這一遭之後,唐雅萱對金錢才看得很緊,但凡是自己值錢的東西,絕不輕易假手於人,這對劉鳳英來說打擊不小,感覺損失極大,想從唐雅萱手裡拿到錢,沒那麼容易了。

唐雅萱就這樣在公社中學安頓下來,條件很艱苦,環境很簡陋,三四十個學生共個大宿舍,睡上下鋪,每天三餐必須自己動手,和同學組隊去飯堂勞動,往大灶里塞柴火、抬送飯盒,才有得飯吃,雖然這樣子又辛苦又難受,但總歸是比在莫家小院要好一些,她不用看見莫小鳳的死魚眼,聽見莫小強的嚎叫聲,提心弔膽害怕被莫小枝莫小能莫小花暗算。

在學校里還能得到些安慰:她之前在唐家一直有補習老師課餘給開小灶,基礎打得牢靠,就逐步學上一級功課,後來又有唐浩誠幫助帶動學習,因此她現在上的初二,其實都學過了,自然而然成為班裡的佼佼者,老師讚賞,同學羨慕,各種巴結崇拜,這令得她心情明朗不少。

開學一周后,唐雅萱臉上的傷勢也逐漸結痂了,就迫不及待地給吳曉文媽媽寫信,邊寫邊哭,淚水都打濕了信箋,只期望媽媽快點給她寄錢來,她要回去找爸爸媽媽!

而莫小曼幾個,回到縣中,和玉老師相聚見面過後,也開始了緊張有序的學習生活,課餘小曼經常跑到校辦公室,翻看報夾上的報紙,有老師遇上,就笑說這女學生挺不錯嘛,學習之餘還會關心國家大事。

小曼確實是在關心國家大事,但她更關心的,是邊境狀況。

隨著人民日報上關於軍事方面的報道越來越多,小曼知道,對於鄰國的挑釁,我華夏怒起反擊了!

這是正義之師,必勝無疑,但也付出了代價,戰爭就是如此殘酷,流血和犧牲,不可避免。

這段時間,鄭少鐮每月一封的來信竟然斷了,小曼試著去郵局往他營部里掛電話,那號碼竟然不通了,只有一連片的忙音,小曼不由得暗自吃驚:難不成,他們的部隊也去前線?不可能吧?前世這傢伙做了幾次逃兵,最終在參軍第二年獲准調離莞城分區,去了省城機關呆著,當夠三年兵從速溜回京城。這一世自己提前發現他,算是人為地改變了他命運軌跡,他一直呆在莞城沒離開,如果是因為這樣,他跑戰場上去了,萬一就這麼光榮掉,那可算是小曼給害的!

小曼也不懂如何是好了,只能在心裡默念鄭小臉你自求多福吧,你那個桃木加玉葫蘆的護身符,至多能幫你躲幾個槍子兒,炮彈手雷地雷什麼的,真的沒辦法……

其實小曼多慮了,鄭少鐮只是調去了軍需運輸隊,沒有上戰場,但他所擔負的運輸任務也要求保密,而且是臨時決定立馬開拔,所以沒能跟小曼通個氣兒。

小曼惦記顧少鈞和鄭少鐮的某個夜晚,在瀰漫著哨煙的邊境戰場上,某處隱蔽的半山腰,憑藉一棵松樹掩護,顧少鈞貼靠在山石上大口喘氣,不遠處的衛震廷一面警戒,一面不時擔心地看看他,剛剛冒險越過那條深澗,可謂驚險至極,但是如果放棄這條路線,那麼就得多花費幾個小時,戰場上分秒之間的誤差都有可能造成千萬人的犧牲,爭得時間就是搶回生命,為了爭取這幾個小時,顧少鈞做下決定,小分隊豁出去了,強行越過天險,而在這過程中,顧少鈞來來往往十幾次,輔助隊員飛越那道深澗,也不知道他哪裡來的神力,竟然能夠堅持到最後!

顧少鈞喘勻氣息,朝衛震廷看過去,兩人相互打了個手勢,準備趁著夜色,繼續往前深入。

緊一緊皮帶,手不自禁地輕撫一下前襟,玉牌還安好,緊護著他的胸口,之前因為山石震落引動雷區,三位戰友危在旦夕,他試著滾爬靠近,玉牌劇烈震顫,胸口處一陣滾燙,明明爆炸就在眼前,但納入五步之內的戰友,除了被泥石掩埋,表皮略有損傷,竟然沒有大礙!

他用掉一次機會,保全了三位身手一流極其出色的戰友!

生命無價,而保全了戰友就是保證任務能夠更加快速順利完成!

腦海中嬌憨可愛的影像一閃而過,心底微微盪起一陣暖意……顧少鈞閉了閉眼睛:不能多想,如此就足夠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