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一百九十八章 租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一百九十八章 租房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三天後,唐青雲又來了,不過這次他倒是很低調,只在門口沒進學校,請了一名學生幫忙找到小曼,說校門外有親戚找,讓她趕緊過去。

小曼不知道是哪門親戚找自己,走到門外見是唐青雲,轉身就要走,卻見學校大門側邊站著個小少年,皮膚白晰,五官精緻俊秀,小臉表情酷酷的,沖著她喊了一聲:「姐,我來了1

小曼無語地看著唐浩誠:你來了?誰讓你來的?

唐浩誠對於姐姐的淡漠已經免疫,過來拉了她的手就往停在旁邊的小汽車走去:「我們去吃午飯,我跟你說件事……嗯,我給爺爺奶奶打電話了,他們答應讓我和你一起……姐快上來啊,下午還要上課呢1

小曼遲疑了一下,跟著唐浩誠鑽進小車後座,問道:「爺爺奶奶答應你什麼?」

「讓我和你一處念書1唐浩誠沖著小曼一笑,笑容燦爛顯露幾分天真,這才像個十一歲小屁孩。

「你不在大地方呆著,到我們小縣城來做什麼?別影響你的成績,到時候又有人怪我了1

「不會,我高中課程都看完了,現在修習別的內容。」

「那你幹嘛還在學校里混?不浪費時間嗎?」

「以前是浪費,現在不是!我要陪姐姐,等七月高考過後,我們一起回京城——爺爺奶奶說的1

小曼:「……」

唐青雲開了前車門坐進駕駛位,小曼連個招呼都不跟他打,他很不滿,但看著姐弟倆相處和睦,有問有答的,他也就先由著他們說。此時倒是慶幸前幾天沒有繼續探問曼曼,是不是她給老爺子老太太打電話說了什麼,結果本該進京的吳家二老沒走成,弄得上火發病,吳曉文太武斷了,認定是小曼,就沒想到是兒子唐浩誠,浩浩回省城搜集書籍,獨自在省城住了那麼多天,他有的是機會和京城二老通電話,想說什麼不行?

這孩子也真是,他怎麼就一點不為媽媽著想,非得把什麼都捅上去呢?

唐青雲感覺自己這個父親當得好失敗,兒子不親女兒不認的,真是不要太糟糕了!

把車子開到街上的國營飯店前面停下,抬眼看了看觀後鏡,浩浩的小腦袋緊挨著曼曼的,姐弟倆不知在說什麼,曼曼神情專註,唇角翹起,笑微微的小模樣嫻靜婉約又俏皮可愛,哪有之前跟自己在一起時的暴躁粗魯?唐青雲暗嘆口氣,不忍打擾他們,自己先下車進飯店去買飯菜。

縣城飯店的飯菜當然比不了省城,也比不得莞城,更不提公道村小曼家那些打著「正宗農家風味」名號的佳肴,那是拍馬都趕不上的。

不過油水多份量足是真的,大小三個人點了四樣菜就夠吃了,吃完飯,唐青雲沒有直接送小曼回學校,而是開車順著縣城主幹道直走,然後忽然拐進了一個敞開著鐵門的院子里。

小曼看了看院門外掛著的牌子:平縣水利局。

車子在院子里停穩,就有三四個人迎上來,笑容滿面和唐青雲握手寒喧,小曼這一側的車門被人拉開,抬頭看是小馮。

唐青雲被人圍著,唐浩誠要求,小馮就先帶他們兩個離開,卻是走上了旁邊一棟兩個單元三層樓,看樣子挺新的,雪白的粉牆,樓道轉接處砌著花式鏤空擋欄,平滑水泥地面嵌進方解石碎粒,花花點點的,顯得不那麼單調,小馮說道:「這座職工住宅樓剛建成一年多,建樓的時候遇到點麻煩,最後還是唐書記給解決的。你們這套房,是水利局汪副局長特地讓出來的,放心住,我們是給錢租的。汪副局長老家就在縣城,他有老宅,平時這房子也是空的,專留給他兒子結婚用。」

「那他兒子不結婚了嗎?」唐浩誠問。

小馮笑:「他兒子還在處對象,不著急。」

推開三樓一戶門進去,裡邊果然空空蕩蕩的什麼都沒有,顯然不曾有人住進來過。

兩房一廳一廚一衛,約莫七八十平米,兩個人住挺寬敞了。

小曼在車裡聽唐浩誠說過:找個房子兩人住,再找個單車,做外宿生。這是小曼早就想著的事情,二三十人混住的大宿舍,對於她來說太不方便,可是這年代出租房子的實在少之又少,上個學期她找了很久,根本沒找到,玉老師得知她不習慣大宿舍,倒是提議讓她去自己家裡住,說有空餘房間,小曼婉言謝過,沒有答應,人家好端端的一家三口住著,一個外人摻合進去算什麼意思?

所以這次唐浩誠說有房子,她不免就心動了。

她可不認為自己沾了唐青雲的光,是唐浩誠邀她一起住的,大不了,租金自己全包了。

小曼掏出錢給小馮,小馮推拒了,說道:「你們住著就行,其它事別管。今天下午你們去上課,我讓人把床架、書桌搬來,等晚上放學了就可以回這邊祝廚房也給準備一套鍋碗瓢盆是吧?晚上餓了,可以煮點麵條之類充饑,白天的吃飯問題,浩浩不願意在學校吃,我給訂好縣委機關飯堂的飯票,你們倆就得多走幾步,上那兒吃去。這是鑰匙,每人一把。對了單位院子的鐵門晚上是要鎖起來的,早上五點開,晚上十一點上鎖,記住嘍。」

唐浩誠拿到一把光禿禿的門鑰匙,看了看,順手就塞給小曼:「我不習慣帶鑰匙,會弄丟的,姐你一起拿著!反正我們兩所學校緊挨著,一牆之隔,放學了我在校門口等你得了。」

小曼腹誹:誰就是專門習慣帶鑰匙的?但看那鑰匙光禿禿的也沒繫上點什麼,確實容易掉落,就先收起來,想著等晚上結個繩套給拴好,再讓唐浩誠帶著。

唐青雲和唐浩誠上午已經去過縣高中,雖然遲來一個多月,但人家成績超好,就算沒亮出老爹名號,學校當然也是十分歡迎的,報名註冊什麼的手續全辦妥了,下午就跟著小曼一起走路去學校,順便熟悉路段,不用唐青雲開車送。

小曼回到學校,想到有單獨的房間住了,心裡有點小興奮,上課之前就找到莫慧靈和關愛蘭,把這個消息告訴她們,兩個小姑娘又羨慕又失落,羨慕小曼可以做外宿,失落是因為從此後小曼就不跟她們同吃同睡同鍛煉了。

關愛蘭哀號連聲,拉扯著小曼請求:「別走好不好?沒有你,我活不下去1

小曼可不會心軟,笑著說道:「總不能丟下浩浩一個人吧?白天我們還在一起上課學習的嘛,晚上自習課也會來,就是不在一起睡覺而已啦。你們早上要乖乖地自覺鍛煉,等到了周末,可以去我那裡搓一餐好的1

兩個小姑娘一聽又高興了:「好啊好啊!不止一餐,禮拜天你要管我們全天伙食1

「想得美!我出地方,你們出勞力,禮拜天你們管我全天還差不多1

「莫小曼,你這個地主婆1關愛蘭喊著。

「就是,把我們當長工呢。」莫靈慧也佯裝不滿。

小曼雙手插兜,昂首挺胸傲嬌地從她們面前走過:「有本事,你們不要來哦1

兩個小姑娘追了上去,三人打打鬧鬧地跑進教室。

晚上放學,小曼跟程老師說了要做外宿的事情,程老師擔心她做外宿生會影響學習,小曼就拿早中晚上學路上可以鍛煉身體、適當放鬆為由,況且晚自習也是在學校,程老師想想也有道理,就同意了,並帶她去校務處辦好了相關手續。

關愛蘭、莫靈慧幫著小曼把棉被等東西收拾綁好,背著送她走出校門口,唐浩誠已經在等著了,小馮開車來接,關愛蘭和莫靈慧也跟著擠上去,反正等會也要回來上晚自習,就一起過去看看小曼姐弟的新居。

開門進去,看見屋裡打掃得乾乾淨淨,客廳里多了些桌椅小凳子,靠牆處是個可以拉開當床鋪的兩用木沙發,正中一張大圓桌,已經擺上飯菜,熱氣藤藤的,唐青雲很難得地挽起衣袖在擺放碗筷,如果不是小馮事先說過請了鄰居大媽大嬸幫忙,還以為這桌飯菜是他做的。

關愛蘭和莫靈慧喊了聲:「唐叔叔好1

唐青雲笑著點頭:「你們是小曼的同學吧?很好很好,都洗手來吃飯1

關愛蘭和莫靈慧、小曼手上還拿著棉被臉盆等東西,先走進了房間,兩個房間都一樣大,小曼睡的那間連著個陽台,陽台上可以晒衣服、棉被等物。

中午來時玻璃窗上還是空空的,此時已經掛上了碎花窗帘,居然跟小曼家裡房間的花色一個樣。

房裡床架上已鋪有新的棉被床單,一張大書桌和椅子,一個矮廚櫃,裡邊可以疊放衣服,柜上擺放些物件,牆上掛了面鏡子,臨時租住的地方,有這些就足夠了。

再去看一眼唐浩誠的房間,跟小曼的差不多,所不同的是床單被套不是粉色系,而是藍白格子的。

晚上還要上自習,唐青雲很無奈地看著幾個孩子把好好一頓晚飯吃得像打仗,做為家長,他根本還來不及發表什麼言論,幾個人已經吃好,起身下樓去學校了!

小曼臨走前,把一疊錢放在小馮面前,說道:「這個房子我很喜歡,但是租房子的錢我必須得出,要不我就不住了。我既然領這個情,那唐浩誠我就看顧著,你們不用擔心。縣委飯堂的飯票我不要,我會自己煮飯,所以,廚房那一套廚具,也算是我買的,錢在這,請收下吧1

小馮為難地看向唐青雲,唐青雲垂眸微微點頭,小馮就接下了。

等小曼跑出門下了樓梯,唐青雲才苦笑道:「這丫頭,倔得很哪,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肯原諒我們。」

小馮很是同情:「沒人願意發生這種事,不是誰的錯,可也真怪不得曼曼,十幾年,她在鄉下受苦,另一個孩子頂著她的名份被自己的父母寵愛……想一想,恐怕連我都要受不了!慢慢來吧,時日久了,她總能看得到親生父母的一片心意。」

唐青雲嘆氣:「也只能如此了。」

「要不要開車去送送他們?」

「不用了,就二十分鐘路程,曼曼喜歡走路。對了那個單車什麼時候能拿到?」

「後天,後天縣供銷社進一批新單車,到時候汪局長會幫忙取回來,鎖進樓下小柴房,把鑰匙交給姐弟倆就可以了。」

「那好,吃飯吧,吃完了我們還得趕回莞城。」

夜裡下了晚自習,小曼走到校門口找到唐浩誠,姐弟倆結伴回家,外宿生很多,他們又是住在主街道,一路上許多人相伴,還有路燈,很安全。

唐青雲和小馮已離開,屋裡收拾得乾乾淨淨,居然剩飯剩菜都不見了。唐浩誠說聲姐你先洗吧,就自個鑽進屋裡關起門。小曼走進衛生間看到鐵桶什麼的都是新買來,還有淋浴,不過是冷水淋,這時候小縣城可還沒有出現熱水器。

去廚房生火燒熱水,在後頭小灶坐上小鐵鍋,淘洗點白米放進去,從空間小泉池抓出條鮮魚殺了,取一塊魚肉剁蓉一起熬煮,加些薑絲,等魚粥好了再撒幾點翠綠的蔥末,盛出來剛好兩碗。

正是長身體的時候,她是個女孩子,晚上下了自習課都覺得肚子空空的,也不知道唐浩誠會不會餓,敲了敲他的房門,唐浩誠開門看到桌上的魚粥,聞見那股鮮香味,眼睛都亮了,扔下手裡的書本就撲上來:「太好了!姐,我最愛吃魚粥了,奶奶經常給我煮的1

小曼:……

合著你不是餓的,只是愛吃!

兩人慢慢吃著熱乎乎的宵夜,唐浩誠舒服得眼睛都眯起來,小曼把他的眼鏡取下來,說道:「既然平時都不戴眼鏡,看書應該也可以不用吧?」

唐浩誠笑著搖頭:「不行,得戴著。」

「照這樣發展下去,以後你走路也得戴著嘍?」

「嗯,可能吧。」

小曼暗想,這小傢伙到了自己身邊,總得把他身體調理好,近視眼是小意思,戴個眼鏡瞧著挺煩,給他摘掉,前世的白血病也別來了,省得再抽自己的骨髓。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