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零二章 受不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二章 受不了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顧老剛放下茶盞要說話,忽然一陣電話鈴響起,唐青山走去接聽,看向唐爺爺:「父親,您的電話1

唐爺爺拿過話筒接聽了幾句便放下,抱歉地對顧老和顧老太太道:「今兒這個星期天又不算數了,我得出去一趟,有個臨時會議等著呢。pbTxt」

顧老順勢起身:「這段時間都挺忙的,我們哥倆能見個面就很不錯了。你去忙吧,明天我再來。嫂子和青山要去南方,先定好時間,等我問問,看有沒有往那邊的軍直,還是讓少鐮接應,那小子在那邊,早就熟門熟路了。」

經顧老安排,唐奶奶和唐青山第二天下午就坐上軍用飛機,幾個小時后直達莞城,原本不想找唐青雲的,但正值夜晚,唐青山不忍母親深更半夜還在路上,就交待鄭少鐮,直接將車子開去了莞城地委大院。

因有唐青山陪伴,唐爺爺原定的三個隨從就減掉兩個,只留小張跟著唐奶奶。

唐青雲還沒睡,正在燈下伏案閱看文件,猛丁聽說他母親和大哥來了,他彷彿做夢一般,呆了半晌,起身跑出房門,把椅子都帶翻了!

曼曼的事情,從漸露頭角到水落石出,直至現在,他不是沒往京城打過電話,但母親極少接電話,一直是父親在訓斥自己,不過父親也告訴他:母親身體還可以,讓他不用挂念!

他心裡明白,母親肯定是怨惱自己了!

母親病在床上的樣子,唐青雲回去看見過,因而他對父親所說的「情況還可以」,只當是一個安慰,他沒見識過小曼的醫術,不敢太過樂觀,畢竟小丫頭年紀這麼小,再怎麼有天份,短短一兩年就能學成名醫,那也太神奇了。pbtxt他只暗自希望,至少能減輕母親一些病痛,讓母親多活幾年,讓他有機會回到母親身邊盡孝……

如今卻說重病的母親來到他這個地方,唐青雲腦子轉不過彎來,跌跌撞撞跑到樓道口,當看到健康紅潤、似乎年輕了許多的母親好端端站在眼前,唐青雲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張著嘴站在那裡,呆若木雞!

唐青山無語地看了唐青雲兩眼,轉身走開去打量周圍環境,他才不會出聲提醒,倒是很想看看母親怎麼收拾弟弟。

從小到大,雖然父親母親該給他的絕不會少,但他又不傻,弟弟得到的寵愛比自己多,他心裡可是有數的,只是友愛親兄弟,不計較罷了,不過現在情況不同了喲,他不會同情這傢伙,更不會替他說一句好話。

可能是近段思慮過多,加上吳家那邊因不能進京引發各種糟心事,吳曉文每天電話訴苦,又正值雷雨冰雹季節,整個地區各處均有不同程度災情,工作上不輕鬆,唐青雲休息不好煩躁不安,最近有些消瘦了,不太明亮的樓道燈光映襯得他一張臉呈現出不健康的灰白色,下巴鬍子茬冒出來,身上襯衣皺巴巴的,唐奶奶也看得有些發楞:她那個玉樹臨風、笑容溫潤雋秀俊逸的小兒子哪裡去了?這面容憔悴形象邋遢的中年男人,是誰啊?

內心難免疼惜,但想到他乾的好事,唐奶奶又硬起心腸,轉頭不見了唐青山,就抓著鄭少鐮說道:「少鐮,你是不是帶錯路了?這個人,奶奶也不認識埃」

鄭少鐮看看唐青雲,再看看站開幾米遠的唐爸爸,無語了:借曼曼一句話,我只是個打醬油的,怎麼就被推到風口浪尖來了?

他完成運輸任務回到莞城,也是前幾天才能跑去平縣中學找曼曼,發現了唐浩誠,得知他們家的奇異事件,呆楞半天才接受得了,之後又打電話回京求證過。如今瞧著這陣仗,多少能明白些唐奶奶的意思。

可是,他真不想摻合到大人們的事情中去啊!再說了,自小兒唐奶奶對他和少錦都不是很喜歡,少錦性格比較隨唐爸爸,還能得些青眼,自己和唐奶奶就沒那麼對付,萬一領會不好老太太心意,弄巧成拙,不是更被她嫌棄了嗎?

不行,絕不能莽撞!

鄭少鐮已不是參軍前的鄭少鐮,心思開始複雜起來,不再直來直往,打定了主意裝傻。

「奶奶,要不我喊唐爸爸過來?」

唐奶奶嗯了一聲,膳卻竄上幾步,看著唐青雲說道:「這個人是唐二哥啊,沒錯兒!唐二哥,你母親來了1

唐青雲如夢方醒,鼻子一酸,紅著雙眼撲上來抱住唐奶奶,大聲喊著:「母親!媽媽……我是青雲,是您的兒子啊1

竟然嗚咽著流下眼淚。

聞訊趕來的其他幾位大院領導和秘書見此,不由得垂眸:地委書記什麼的,老娘面前,也不過是個孩子啊!

有外人在場,又是唐青雲同事和下屬,唐奶奶也只得給他個面子,還用手帕給他擦拭了眼淚,隨後在大伙兒簇擁下走進屋,有人送來幾壺熱開水和新鮮水果,打水洗臉,沏上茶,大家陪著客套一通,唐奶奶讓小張取出些京城特色小吃,分給大家品嘗,不多會兒,就有熱乎乎的飯菜端著送了過來,一道道的,擺滿一桌,應該是機關飯堂的廚師加班趕緊做出來的。

幾位領導倒是沒有陪同吃飯,客氣幾句,就離開了,留一家人慢慢吃著。

吃完飯,鄭少鐮要回部隊,對唐奶奶和唐青山說:「我明早再過來送奶奶和唐爸爸去公道村,小曼和唐浩誠已經放農忙假,回村裡了。」

唐青山點頭,唐青雲卻道:「少鐮你在部隊總往外跑也不好,明天我送他們,你就不用去了。」

唐奶奶看了唐青雲一眼:「你不用工作啦?身為一方父母官,做事沒有考量不按照計進行,你怎麼能稱職?」

「媽,誰沒有個臨時急事?您和哥哥遠道而來,我總該陪著……」

「用不著,你忙你的,我們有少鐮。我一輩子從沒出過這麼遠的門兒,黑天暗地人生地不熟,一下飛機東南西北都分不清,只得聽從青山的,過來借住一宿,你不給我臉色看就么,可沒想要你停下工作。」

母親淡漠的語氣,冷疏的態度,令唐青雲十分難過:「媽媽,兒子知道做錯事了,您可以罵、可以打,只不要這樣,兒子受不了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