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零六章 怨氣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零六章 怨氣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阿公也從藥材房走出來,催促小曼:「這是急病,又是自家人,不講究那麼多,快給看看1

唐浩誠已經搬來一張半高獨凳,把唐青雲的手放在凳子上,小曼走過去彎腰探一探他的脈,就直起了身子。

「曼曼,你……」唐奶奶低頭看了看小兒子的臉色,狠一狠心,說下去:「你叔叔他怎麼樣?」

「奶奶放心,叔叔只是急性胃炎,吃點葯就好了。」

唐青雲聽見祖孫倆的對話,小曼叫叔叔倒是很積極,他不禁絕望地閉上眼睛,只覺得胃更加痛了。

「姐,那現在是要熬藥嗎?」唐浩誠問。

小張站在旁邊猶豫了一下,說道:「痛成這樣,要不先吃點應急的藥片?我帶著小藥箱,有治胃病的葯。」

唐青山問唐青云:「那就吃幾片葯下去,緩一緩?」

「不吃1唐青雲搖頭,心想痛死算了。

小曼去藥材房撿了幾味藥材,阿公接過去聞了聞,詫異地看著小曼:「這裡邊有一味是什麼葯?咱們家有嗎?」

「就是上次我們在青牛山那片野生茶林找到的幾百年茶樹寄生,很珍貴的,我自己制好收在一個地方了。」

阿公點了點頭,走進廚房去親自熬藥湯。

小曼出來,遞了一小塊切成薄片的葯莖給唐浩誠,讓他給唐青雲含在嘴裡:「這個可以緩解疼痛。」

微微帶點苦澀的藥片含進嘴裡,唐青雲只覺得一股清香涼爽,片刻便有回甘,口舌生津,順著喉嚨咽下,很快,胃部燒灼感消失,疼痛瞬間減輕!唐青雲神情舒緩,渾身輕鬆,彷彿剛才的劇烈疼痛不是發生在他身上。

眼看唐青雲沒事了,唐奶奶便拉著唐浩誠進屋找小曼,唐青山也相隨而去,唐青雲一個人坐在那裡,聽見屋子裡傳出唐浩誠的歡呼,曼曼嫌棄的聲音,兩個孩子追逐打鬧,唐青山大笑,母親慈愛的調停……唐青雲很想站起來走進去,想到剛才曼曼那番話,一時又沒了勇氣,他閉上眼睛,倍覺傷感。

喝過一碗湯藥,阿公帶唐青雲去莫承福床上躺一會,竟然睡了過去,等他醒來已是傍晚時分,感覺神清氣爽,身上沒有一絲一毫的不適,他去向母親告辭,準備回莞城,說明天要忙一天,後天再過來。

唐奶奶讓他安心工作,不必跑來跑去的,浪費時間身體也吃不消。

阿公送唐青雲出門,將一個軍用水壺交給他:「我給你把葯湯都熬出來,全在這裡邊,兩天喝完,你的胃病就好了。」

唐青雲說聲謝謝,接過水壺,有些懷疑地問道:「只吃一副葯就能徹底好了嗎?曼曼她……」

「曼曼也只是憑先人的方子罷了。你運氣不錯,前陣子曼曼在深山野茶林子里,遇見一株七八百年茶寄生,這個很珍貴的,可遇不可求,曼曼捨不得賣,卻給你用了一些,還有一支紫靈芝,上次我賣過二支得價一千塊,她剛才也用了全支……你的病來得急,是初發,她給開千金方,吃一副就能好1

唐青雲捧著水壺,一時百感交集:「這孩子……他們現在去哪啦?」

「姐弟倆帶著你哥哥,在村子里四處走走,還要去田野,說是要照些相片。」

見唐青雲表情苦澀,阿公嘆口氣道:「不是我多嘴,上次村大隊部開的那個調查會,曼曼已經走回到你們身邊了,是你們沒留她,光顧著萱萱。曼曼才十來歲的孩子,再懂事她也受不了的!這次放農忙假,在公社中學讀書的水霞回來告訴曼曼:省城給萱萱寄了幾次匯款單。這一放假,萱萱就坐車進城了,沒有回來公道村!你們這樣做,真是沒有半點誠心,不怪得曼曼,連我和她阿奶都不能放心把她交給你們1

唐青雲心裡窩火,一路開快車回到莞城,進門顧不得喝一口水,拿起電話就往省城家裡撥號。

接電話的正是唐雅萱,聲音嬌軟怯弱,帶著些許委屈,十分篤定毫無懷疑:「爸爸1

唐青雲心底莫名一暖,柔軟成一團:他養了十三年的女兒,父女間就是有這樣的默契,每次他打電話回家,不論什麼時候,萱萱總能感覺到他,就這麼甜甜地、嬌嬌地喊著爸爸!

爸爸快回家!爸爸你要記得吃飯哦!爸爸下雨了你出門要帶雨傘,別淋濕了會感冒!爸爸……爸爸……

眼睛酸澀,喉頭有些發緊,唐青雲輕咳一聲,溫和道:「萱萱,叫媽媽聽電話。」

「爸爸你稍等會,媽媽在換衣服,我們剛從醫院回來。」

唐青雲一怔:「去醫院幹什麼?萱萱你又不舒服?」

「嗯,肚子疼。疼好多天了,前天回到家,媽媽帶我去過醫院,檢查不出來是什麼原因,總之就是很疼,醫生就讓打幾天吊針,今天打完了,明天還得打一天。」

唐青雲皺眉:「檢查不出來就打針?打什麼針?這不是太草率了?」

「我也不知道啊,說是消炎針……爸爸,媽媽來了。」

話筒里傳出吳曉文的聲音:「青雲?你這幾天都幹什麼去了?為什麼打電話總找不到人?那天萱萱去到莞城找你,等了好久也不見你回來,萱萱病了,好可憐的你知道嗎?」

「行了我知道了。」唐青雲撫額:「我現在正是忙的時候你要理解,你帶萱萱去醫院,醫生怎麼說?」

「唉,就是小孩子常見病,寄生蟲引起感染什麼的,鄉下條件太差了!青雲,你能不能想個法子……」

「我沒有法子1唐青雲無奈又煩躁,他是心疼萱萱的,但曼曼,就這樣放棄了嗎?他不甘心——那個才是他的親生女兒啊!憑什麼哥哥不打商量地就據為己有?

那邊靜默了一會,傳來哽咽抽泣聲:「青雲,你太狠心了!對萱萱這樣,對我,也是這樣1

「曉文你在說什麼?萱萱她必須回莫家,而你……我對你怎麼了?」

「必須!必須!你就是太聽話太軟弱,所以他們才會這樣沒有顧忌地打壓逼迫我們!好好一個家庭硬生生要拆散,這種缺德事情,有幾個人能做得出來?他們口口聲聲要親生的,活了一輩子白了頭髮,難道都沒聽說過『養恩大於生恩』?事情沒發生在他們身上,他們當然不覺得痛苦!我們是小字輩落了下乘,只好乖乖遵從,可是他們呢?轉身就失信於人!這是長輩行為嗎?簡直是為老不尊!我父母那邊已經無法交待了,說好的我辦調動,你回京進修,也根本沒這回事!如此過份,是想要做什麼?不認我們了是嗎?那可要說清楚,誰也不是天生厚臉皮,硬要死乞白賴求著誰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