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一十八章 似曾相識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八章 似曾相識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明知父親和顧叔父不會輕易應口,唐青山還是要做出這番表態,甚至在離開京城之前,又找了顧啟明,雖然兩個父親意見不一致,但所有人都看出唐青山是認真的。

幾天後,顧少鈞從前線回到後方指揮部,剛下吉普車,衛震廷就迎上來:「你爸,讓你趕緊給他去個電話1

顧少鈞看了看相隨下車的兩位參謀,抬步率先朝指揮部走:「我沒空1

衛震廷跟上去:「沒叫你現在就打,等會出來一定要回話,惱火得很呢!誰讓你非得這時候捅馬蜂窩,回家再慢慢說不行嗎?」

「不行!必須得儘快說明1顧少鈞拍了拍衛震廷的肩膀:「你去忙吧,等我彙報完肯定得往家裡打電話。」

「你家裡我不知道哦,是跟你爸保證過的,一定押著你給他打電話1

「好了,我知道了1

兩人走進大門在樓梯口分開之際,從樓上下來一位年輕軍人,身姿挺拔五官俊朗,遠遠看著氣質清冷,走到跟前來,他展顏一笑,卻如春風拂面般,令人頓感友善溫暖。

軍隊指揮部中,每個人都是爭分奪秒匆匆忙忙,相遇大多點頭而過,連半句交談都是多餘,年輕軍人的笑容給了所有人,但他是沖著顧少鈞點頭的。

顧少鈞和衛震廷對視一眼:「這個人,我怎麼總覺得,小時候跟他打過架?」

衛震廷聳肩:「是錯覺吧?楊俊凡陝北人,你怎麼可能認識?」

「楊俊凡,俊凡,連名字好像也很熟悉1

衛震廷無語,站在右側的童參謀輕笑:「上次比武你不參加,這個楊營長搶走咱們團保持三年的第一,怎麼能夠不熟悉?」

是這個原因嗎?不太像!

顧少鈞搖頭,和衛震廷揮一揮手,上樓去了。

四十分鐘后,顧少鈞走出首長會議室,就在指揮部里找到一個僻靜無人的辦公室,拿起電話撥了個號碼,接線員語音過後,很快便聽到顧啟明冷洌板正的聲音:「顧少鈞1

「是,爸爸。」

「你……你能耐了啊,想氣死幾位老人嗎?給我一個解釋1

「我跟爺爺解釋過了。」

「我不是你爺爺!別想糊弄我!我把你調查得很清楚了,根本沒有什麼姑娘看上你,你變啥心?說!你真正的意圖1

顧少鈞:……

能不這樣斷章取義嗎?只說讓你們當我變心了,其實我……我有什麼好變的!

「我面對萱萱就像面對少玲,實在沒那種感覺!萱萱現在才十三歲,離她十八歲還很久,我其實隨時都在等著她覺醒,等她弄明白我們之間這種很無奈的關係……爸爸,我現在堅持不下去了1

「放屁!這話是你能說的嗎?你是顧家長孫,這是你的責任,你已經背負起來,就沒有放下的道理1

「非得這樣的話,我不做顧家長孫可以嗎?」

「你!顧少鈞……」

顧啟明在那邊哩叭啦大聲吼叫,顧少鈞將話筒離遠些,手下意識地伸向胸口,摸了個空,不由一曬——那塊玉牌已經不在了,這個習慣卻保留下來!

煩躁時,急切時,甚至體力透支到極限,摸一摸玉牌,將它緊緊按在心口,都能神奇般有所改變!

腦海里又出現一個玉雪可愛的小人兒,歪著小腦袋,俏皮地眨巴一雙靈動漂亮的大眼睛,認真地說道:「你解不開了吧?那就好,我也解不開1

解不開,就是好?

顧少鈞唇角翹起,垂眸看見桌上壓著一塊玻璃,映出自己滿臉的笑容,這樣笑有點傻,但是……想起那丫頭就想笑怎麼辦?心跳不正常,體溫在升高,這種感覺很奇異,卻是妙不可言!

小丫頭,玉牌已消失無蹤,確實不是定情物,但你如此費勁地繫到我身上,奪天地之力,只為護衛我平安周全,一定是有原因的吧?

不需要知道答案,請恕我貪心,我想守著你,等你長大,再來討論這個問題!

「顧少鈞!你是啞巴嗎?還在不在?」那邊顧啟明吼了一通,居然得不到半句迴音,大為光火。

「爸爸,您剛才說了什麼?」

顧啟明:……

想想一時半會不能拿這小子怎麼樣,只有壓下怒火:「立刻,馬上!給你唐爺爺、唐三叔打電話,避謠!道歉1

顧少鈞挺直身子,臉色回復清冷嚴肅:「對不起爸爸,我是認真的,可以道歉,其它的不用,我不要這個婚約!或者,你們可以和少鋒少錚商量1

「你……你他媽的是長孫!人家嫡長孫女配次孫?當誰是傻子?」

「那我沒有辦法1

「原因!給我原因1這句話顧啟明吼了三次都沒得到答覆,這次太過激憤,險些破了音。

「變心了1

「變……姑娘是誰?天仙下凡嗎?」

「不是。」

「萱萱她……啊!那個少鈞,你還不知道,我告訴你唐雅萱……」

「爸爸!沒時間了,我還要參加會議!再鄭重聲明一次:萱萱,我只當她是小妹妹1

「喂……喂喂1顧啟明耳邊響起嘟嘟聲,險些氣翻了。

顧少鈞是瞥見一個人在門口站了站才放下話筒,等他幾步走出來,走廊里卻半個人影都沒有,從其它辦公室里傳出各人打電話談工作的聲音。

他想可能是自己佔了別人的辦公室,人家不好意思進來,便離開了。

兩分鐘后,一個人從隔壁辦公室走出來,挺拔俊朗,端方不凡,正是剛才在樓道口相遇的那位年輕軍人。

楊俊凡朝著顧少鈞離去的方向看了看,臉色淡漠,嘴角噙住一縷譏諷笑意:是否覺得似曾相識,顧少鈞?咱們可是老朋友喲,幼時玩伴,你就這麼將我忘記,枉我一直牢牢記著你呢!

徑直走進屋,將顧少鈞剛放下的話筒拿起,一邊撥動號碼,一邊搖頭:還是跟小時候一樣,眼光、愛好都要向我看齊!這間辦公室一直閑置並非公用,我先找到的,過來辦事就喜歡在這兒打個電話,你居然也要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