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一十九章 楊柳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一十九章 楊柳兒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楊俊凡的電話也是撥往京城,一個大四合院里,顯然正在搬家,是剛搬進來的,主屋廂房,所有房門都敞開著,院子里、廊廡下凌亂地擺滿物什,從一處房間傳來電話鈴聲,一個五十左右保姆模樣的女人從廚房出來,在圍裙上擦擦手,快步走進房間接電話,聽見她欣喜地喊著:「小帆!哎呀,小帆你還好吧?哎!哎!順媽媽好,好著呢!好的好的,順媽媽這就去喊姑姑來,你等著啊1

「姑媽,是不是俊帆打電話回來了?」隨著話音,門外燕子似地飛進來一個十*歲姑娘,皮膚白晰,容貌俊俏,兩根麻花辮因為奔跑在肩上撲騰,小碎花長袖襯衫險些包裹不住她發育極好很豐滿的身段,胸口一上一下急劇起伏著。

順媽嗔怪地瞪著侄女:「柳兒!還是這麼毛毛躁躁,這裡可是京城,你當是盤口村呢1

柳兒羞赧一笑,卻毫不掩飾她的目的,指一指電話:「姑媽,那個……剛才我聽見你說小帆1

順媽走到門口張望一下,朝姑娘伸了三個手指頭,意思是只能說三句話,然後就出去了。

柳兒趕緊上前抱起話筒,激動得臉都紅了:「哥!俊帆哥哥……」

「柳兒,你到京城了嗎?還習慣吧?」

話筒里男子清醇悅耳的嗓音,竟令得柳兒淚水滾滾而下,凝噎不能言語!

「柳兒,別哭,我也想你。」電話那頭的人善解人意,柔聲哄勸道。

院子里傳來說笑聲,柳兒忙放下話筒,用衣袖擦了擦眼淚,兩邊看看,跨進左梢間,裝做正在整理裡邊的物事。

這次進來的是一位約莫二十七八歲的年輕女子,穿著湖藍色連衣裙,五官氣質跟楊俊帆有幾分相似,明麗高雅,面帶微笑,那笑容卻不達眼底。

年輕女子先在椅子上坐下,理一理裙裾,這才拿起話筒放到耳邊,動作從容優雅,語氣溫柔輕緩:「小帆,我是姑姑。」

「嗯,對。咱們白家的宅子,當然得全部退回來!原先住這的人都已經搬走,今天姑姑和順媽帶著人稍作整理打掃,過幾天你二叔他們就回來了。嗯,你二叔要先進京報道,再看看怎麼安排工作。你爺爺,情況是不太樂觀,上級領導很重視,中醫、西醫都用最好的醫生,如今基本上算是恢復過來了,還不能出院,得調理、觀察……小帆,你很好,這次參加戰鬥,保家衛國,表現出色榮立軍功,爺爺為此很高興很欣慰!白家遭此磨難,如今要重新振興起來,就靠你們了,你是咱們家長孫,肩上擔子又更重些,要加油、努力喲1

又說一小會,等那邊掛了電話,年輕女子才緩緩放下話筒。

站起身,年輕女子側耳聽了一下,走到左梢間,撩起門帘兒,看著縮在角落佯裝擦抹桌子的柳兒微笑:「楊柳兒?在家沒幹過活兒吧?不會就先別干,讓順媽教教你。咱們家這些傢具可都是很值錢的,要用軟布,沾點水輕輕擦拭,別弄壞了埃」

楊柳兒一張臉漲得通紅,揪著辮梢:「姑姑……」

「我們家小帆在你家住幾年,跟你算是有了兄妹之誼,你喊我一聲姑姑是應該的,可到底不是至親,明兒亦芬亦芳她們回來,也是姑姑、姑姑一通亂喊,我怕都分不清誰是誰。知道我名兒吧?白晴月,你就喊我晴月姑姑好了。」

白晴月說完,放下了帘子,走出房門遇見順媽,又叮囑幾句,讓她好好教導楊柳兒幹活,注意點紅木傢俱的保養,別真給弄壞了。

等白晴月離開,順媽走進左梢間,看到楊柳兒坐在一張紅木茶几上,哭成了淚人。

順媽趕緊過去將她拽起來:「我的小祖宗誒,這是能坐的地方嗎?你哭啥?自個兒不懂事,長輩說你兩句還不行了?快把眼淚擦乾,別讓人看見!白家從今往後都好起來了,再不興有糟心事,你這麼動不動流眼淚,哭喪個臉,不是叫人嫌棄么?」

楊柳兒含著眼淚,忿然道:「我沒事自己要哭的嗎?姑媽你也看見了,剛才她說的那些話,是什麼意思?嫌棄我呢,我哪能聽不出來1

「哎呀,哪個嫌棄你來?白姑娘打小兒多得爹媽疼愛,就這脾氣,直來直往慣了。」

「誰不是爹媽疼愛?俊帆哥哥沒來我家之前,我爹媽就我一個,不知有多疼!俊帆哥來了,頂著我那走丟的大哥名份,爹媽把給我的好分了一半給他,我也沒怎麼樣啊,我就當他是親哥,和他好好過……如今白家是興旺了,又把俊帆哥要回來,可我爹媽不在了……要是他們還活著,我能來這兒嗎?她幹嘛說那種話,當我買來的使喚丫頭呢?」

楊柳兒越說越生氣,索性將手裡的抹布一扔:「不待見我,讓我回去就是了1

順媽急得又要捂她的嘴:「回去回去,家裡都沒人了,回去找鬼啊?誰不知道你是小帆要護著的人?親自打電話讓人接你過來的,從今往後這裡就是你的家1

「我的家?我真能當這是家么?」

楊柳兒低聲呢喃,神情有些獃獃的,她側頭看向窗子,透過明凈的玻璃能清楚看見院子里鮮艷的紅花綠葉,幾個整修房屋的瓦匠工人忙碌著走來走去,昨天,她剛剛走進這個院子,站在屋檐下張望的時候,被半塊紅磚從上而下砸在頭頂,暈過去了!

那麼大塊磚頭,被砸暈了也不稀奇,可奇就奇在,她做了一個長長的夢,今兒早上起來,看著眼前情景卻不再陌生,而是無比的熟悉,夢境中她就在這宅院里生活,為白俊帆生兒子,過了那麼多那麼多年,直到有一天死在白俊帆懷裡……她聽見他呼喚自己,位高權重的男人,用悲傷的聲音喚著她的閨名,柳兒柳兒,不是平時那樣一板一眼的柳媽柳媽,她心中不舍、不甘,萬般怨恨!想著一定要回來,回來報仇,回來索取原該屬於自己的一切!

沒想到一夢醒來,竟然真的回來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