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二十章 白晴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章 白晴月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不,應該說是回到了最初的開始!

楊柳兒覺得這種事情太神奇了,拿不準是之前做夢了,還是現在就在夢中?

可實在不像做夢啊,兩個境地,所有感觸都是真真切切的!

她想到曾經聽村裡老人們講古,說人是有前世今生的,那麼,自己算是活過一世,又重新開始第二世了嗎?

經過一上午的探看、驗證,心潮起起伏伏又歸復平靜,楊柳兒逐漸相信:這是真的,她活回來了!

有期待,有歡喜,她現在還這樣年輕,上輩子的遺憾,很多後悔的事情她都想改變過來!

也有不安,畢竟她才十八歲,無憑無依鄉下來的姑娘,不識幾顆字,沒文化沒手藝,難免底氣不足,面對盛氣凌人的白家人,尤其是冷熱不定陰陽怪氣的老姑娘白晴月,她就是忍不住膽怯慌張……楊柳兒絞著雙手,十分難受,她再也不願意像上次那樣,遭受白家人的輕賤!

他們憑什麼那樣輕賤她?

當年順姑媽勸告說,白家人身份尊貴,咱們鄉下人比不得的!楊柳兒心裡就曾有過想法:難道自己家很低賤嗎?貧下中農早就當家作主人,是光榮的人民!況且俊帆哥在自己家生活那麼多年,爹媽臨死前要求俊帆哥娶她、照顧她一生,俊帆哥親口答應了的,還告訴她從此後她就是白家人,跟他們不應該是平等的嗎?

但她那時候實在是太過年輕,又笨拙少言,加上順姑媽拘著她,空有想法不敢亂說出來,俊帆哥打電話回來要求家裡安排她去上學,順姑媽說不著急不著急,先熟悉京城情況再說,她也聽之任之,就那樣糊裡糊塗地,每天跟著順姑媽洗衣做飯洒掃擦抹,楞是按照白晴月的意思,被順姑娘教導成一個勤快能幹的保姆接班人……

俊帆哥在部隊里工作不常回京城,爹媽指的婚事再也沒提起過,但他對她的感情不變,在白家老宅,他們有共同的房間,像夫妻一樣生活,還生了兒子,只不過沒有扯證而已!

起初楊柳是很幸福很滿足的,她並不擔心,因為在農村,很多夫妻就是這樣,一輩子沒扯證,照樣和和樂樂過日子!

後來俊帆哥終於調回京城,他卻在外頭另外置辦了房產,做為婚房,迎娶了唐家的姑娘!

婚禮十分隆重,新婚夫婦回老宅跪拜長輩和祖宗牌位,母子倆被關進了白家老宅偏院里,整整一天不得露面!

楊柳心碎了,但是俊帆哥安慰她說:那只是一種需要,表面上的婚姻,做給人看的,咱們已經有兒子了,是真正的夫妻!

她相信了他,她不能不信啊,他就是她的天,她和兒子的依靠!

那所豪華別墅,楊柳唯一的一次踏進去,就送了命!在此之前,兒子已經被那個叫唐雅萱的狠毒女人害死,她不知道,讓俊帆哥眼睜睜看著自己也死在那女人面前,他還要不要包庇那個女人,會不會替母子倆報仇?

楊柳兒咬著嘴唇,閉上眼睛,強迫自己回想臨死前的情形——她不得不承認,她十分不願意去回想這個場景,因為,她只是感受到了俊帆哥的悲傷,卻沒有察覺出他有一絲一毫的憤怒!

沒有憤怒,說明他並不怨恨那個女人?

楊柳兒淚流滿面,白晰的臉龐火燒雲似的,連片通紅,她很傷心,也非常地生氣!

她愛白俊帆,為了他可以一輩子溫順聽話,足不出戶埋沒在白家深宅大院,說得好聽點是以白家大媳婦的身份,事實上,外頭人只當她是保姆管家,連她生的恆哥也不喊她做媽媽,只叫柳媽……可是到頭來,就得了那樣的結局!

她是有多傻啊!

今生重來,或許是因為一下子回到年輕時代,她的心依然愛戀著白俊帆,不肯對他有一點怨恨,但若要讓她再像上輩子那樣,是萬萬不可能了!

一定要換一種活法,也不離開白家,至少目前不能離開,否則要她一個鄉下姑娘怎麼生活?

楊柳兒擦了擦臉的淚痕,走出左梢間,看見順媽端著盆清水進來放在地上,遞給她幾塊抹布,說道:「拿著,我先教教你怎麼擦抹傢具,這些柜子桌子可都是紅木做的,值錢得很,要細緻小心,先用濕抹布,再用乾的,最後……」

楊柳兒接過抹布,卻沒按照順媽說的做,而是自顧往外走,嘴裡說道:「姑媽你自己慢慢擦吧,我得過去我那屋整理一下,我住的屋子沒有紅木傢具,怎麼擦都行,用不著講究1

順媽一楞,忙喚住她:「柳兒啊,咱們又不是正經主人,來別人家住著,可得幹活兒才成1

楊柳兒笑了笑:「姑媽,剛才你還說這就是我的家,怎麼就不是正經主人了?」

「這……嗨!你這孩子,怎麼今兒說話這麼費勁兒?」

「哪裡費勁了?怎麼費勁?」楊柳兒收起笑容,正色道:「我可是認認真真跟姑媽說話:這裡是白家沒錯兒,我姓楊也沒錯,姑媽心裡清楚,如今俊帆哥也還姓楊呢!但他又是這家的長孫,他把我帶進這個門,交待我:只管在這家裡吃好住好,他還安排我上學讀書!姑媽要是說我不算正經主人,那我至少是客吧?俊帆哥親自安排住進來的客人,可不是一般的哦,有讓客人幹活的道理嗎?」

順媽張口結舌,不知道怎麼回答,乾瞪眼看著楊柳,想不明白小丫頭原本溫溫順順十分聽話,怎麼這會子突然變了個人似的。

白晴月走了進來,微笑道:「在說什麼呢?聽你們娘倆又是主人又是客人的。」

「啊,姑娘來了!沒什麼沒什麼,我們娘倆說著玩的1順媽笑著道。

面對白晴月溫柔的笑容和清冷的眼睛,楊柳兒不自禁地瑟縮了一下:不能怪她膽子太小,這個妖精似的老姑娘是真的挺可怕。

現在的白晴月應該三十五歲了吧?模樣兒卻像才二十多歲,她會保養啊,又很會享受生活,不知道她用的什麼法子,白家下台了,連白老太爺都被斗得死去活來,下放農村,偏偏白晴月能夠獨善其身,沒有吃什麼苦頭,還能暗中接濟照顧落難的白家人……前世白晴月始終沒有出嫁,但她身邊不缺男人,而且她在白家的地位,可以跟白二叔並列,說一不二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