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二十二章 人情如此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二章 人情如此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這肯定是謠言,胡說八道!唐青山一向守身如玉,不是那種花心蘿蔔,怎麼可能弄出個女兒來?沒憑據的事,賈醫生你可別跟著亂傳1

白晴月語氣嗔怪,是個人都能聽出她對唐青山的回護,楊柳兒對此很理解,前世親眼所見,最擅偽裝陰涼刻薄的白晴月對唐雅萱的大伯唐青山那是掏心掏肺的好,可以說痴心絕對,唐青山給她個後腦勺,她也能含情脈脈盯著看半天,為了勾搭唐青山,白晴月只差把唐雅萱寵上了天,當然,這其中也因為唐雅萱對白家確定很重要!

只可惜啊,落花有意流水無情,人家唐青山根本不愛搭理白晴月,白家舉行的宴會,唐青山很少到場,即便來了也只露個面就走,都是靠唐雅萱哭求才來的,傳言,那位唐大伯根本不同意唐雅萱嫁給白俊帆,兩人辦喜宴時唐大伯出國訪問去了!

楊柳兒抿了抿嘴唇,她討厭唐家人,但這位唐大伯例外,他是深得民眾愛戴敬重的國家領導,懂大道理,肯定是不贊成自家侄女拋棄殘疾的未婚夫,另嫁白家的!

如果前世的唐大伯知道,唐家唯一兒子唐浩誠的死是唐雅萱間接造成的,只怕要跟唐雅萱、跟白家斷絕關係了呢!

只聽賈中醫說道:「可不是我亂傳,有憑有據的!那女孩去年就在京城過節,還跟著顧家、許家、周家的孩子們四處去拜年,顧家孩子親口說是唐青山的女兒,這能假得了?當時老爺子的問題還沒弄清楚,白家式微,他們當然就不到這院子來,所以你沒見著。」

白晴月停頓了一下,幽幽道:「如果是真的……只有女孩出現,並沒其他女人,說明青山是發生了什麼意外,才有這個私生女……過去白家和唐家、顧家關係一直都不錯,雖說這些年我們白家落魄,他們沒有伸出援手,但牆倒眾人推,人情如此,也怨怪不得!如今我爸已經洗刷了冤屈,做為晚輩,我是應該先去唐家拜訪一下的1

「呃……白姑娘若要延醫,可不能說是我透露的消息1

白晴月輕笑:「放心,我知道怎麼說話!唐青山的女兒么?你見過,長的怎麼樣?若是合適的話……我們白家可有兩個英俊小夥子尚未婚配喲1

賈中醫也呵呵笑:「你還別說,到底是唐家的姑娘,那氣度、相貌都是上上等!小小年紀就有一手絕妙醫術,更加不凡,配白公子完全沒問題1

「……」

兩人還說了什麼,楊柳兒不想再聽下去,悄然退開,心裡對白晴月再添一層怨恨:可惡的老妖精,兩面三刀,前世當著俊帆哥,她裝得溫柔慈和,俊帆哥不在家,她對自己就是個地主婆的嘴臉,還非得拆散了自己和俊帆哥,卻又耍手段不讓自己離開白家,當免費保姆奴役一輩子……今世,你休想再拿捏住我了!

楊柳兒在走廊上遇到順媽,不理會她的嘮叨,自顧回到自己的房間,關起門睡大覺也不幫順媽幹活,把順媽氣得夠嗆,卻是拿她沒辦法。

第二天下午,白立華帶著大小十口人,從東北某個農場風塵僕僕回到京城,回到了白家老宅,空寂的大宅院頓時就熱鬧起來。

白晴月站在正屋廊廡石階上,看著從青磚甬道上走過來的一群人,因為衣衫顏色太過暗沉,這些人又是滿面風霜的緣故,竟像是一大團灰色雲層朝她飄蕩而來,當頭那高個子,挺直瘦削,皮膚曬得暗黑,正是她的二哥白立華。

白立華看上去有些疲倦,精神頭還不錯,滿身風塵絲毫不影響他不凡的氣度,那與白老爺子有幾分相似的神情五官,讓白晴月想起了大哥白立新,眼圈微微發紅:大哥才是最有風度、儀容最高貴優雅,也是最疼愛她的人!可惜啊,大哥沒能等到這一天,早早地就被那些天殺的給害死了!

兩個長相一模一樣、二十歲左右的姑娘嘴裡喊著「姑姑」,撲上來,白晴月微笑著張開手,一一擁抱這對雙胞胎侄女,這是大哥的女兒,大哥和大嫂生了兩胎,老大白俊帆,接下來就是這對姐妹花,白亦芬和白亦芳。

因為大哥大嫂早逝,白晴月對這兄妹三個多有偏愛,但她畢竟是個未出嫁的姑娘,再疼愛也不能把三個孩子帶在身邊,況且當年因為大哥大嫂的緣故,孩子們都處於危險之中,因而把白俊帆託付順媽送去了盤口村楊家,對外只說失蹤了,省得大哥的死對頭想要斬草除根,兩個女孩兒,就交給了二哥二嫂,帶到貧窮苦寒的北邊,在農場里生活了這麼多年。

白晴月安撫過侄女,笑著和二哥白立華也擁抱了一下,拉著二哥的手邊說邊走進屋裡,後頭的那些個大大小小自然就忽略了,幸而順媽立刻走上來,笑容滿面,殷勤招呼,告訴大伙兒所有房間全都打掃乾淨了,哪個人住哪間房,姑姑也都安排好了……

坐了長途火車回來,累得要命,沒人有耐煩心聽順媽嗦,聽說房間都打掃好了,白家孩子們忽啦一聲散開,各自去找房間安頓,只剩羅春香還站在原地,笑容有些僵硬地和順媽應和幾句。

楊柳兒沒有像前世那樣出去迎接這些人,她拴緊了房門,躲在窗帘后撩開一條縫往外看。

前世她老老實實跟在順媽身後,結果是她的房間被白亦芬不打招呼地佔去了,還把她的包袱衣服全給扔出來,而順媽壓著她,不讓她跟白亦芬爭辯。

今生白亦芬還是看中了她這間,在門外推了好幾下,一邊嘀咕著:「咦,這間怎麼從裡邊拴上了?」

楊柳兒冷笑:有本事你砸門進來啊,這次我要是再把房間讓給你,就是小狗!

白亦芳、白亦芬姐妹倆在東北農場長大,沒學到什麼本事,一回到京城,跟著白晴月混不多久,就把白晴月那眼高於頂的神氣兒學了個十成十,上輩子楊柳兒可沒少吃她們的虧。

站在院中和順媽說話的羅春香,是白立華的第二任老婆,楊柳兒看著體格健美壯實的女人,不由輕嘆口氣:自己是沒了父母,也沒有別的兄弟可依靠,才落進白家吃苦受氣,這個羅春香父母健在,兄弟姐妹七八個,在農場當地是數一數二的人家,卻也是個命苦的,上輩子她跟著丈夫孩子進京,不過五六年間,就病得瘦骨伶仃沒有人形,最後死在了醫院裡。

白家這樣的門庭,白立華這樣的男人,哪會愁沒老婆?不過一年,白晴月就張羅著為白立華迎娶了個年輕漂亮的女人進門。

白立華原配妻子原本也是京城體面人家的姑娘,和他一起下放,生了三個孩子,白婷婷、白妙妙、白俊傑,這姐弟仨如今分別有十三、十一、十歲了,前世白家當家人是白立華,但站到明面上的頂樑柱、接班人是白俊帆,白立華看似很聽信白晴月,但白晴月對白俊帆和白亦芳姐妹的偏心,引得白婷婷姐弟不滿,白家權勢如日中天之際,家中可沒少吵吵鬧鬧。

又有三個男孩女孩經過楊柳兒的窗外,這是白立華和羅春香生的,白瑩瑩,白麗麗,七、八歲,白俊林五歲,白立華或許不愛羅春香,但他對白俊林倒是很疼愛,去外任時都帶在身邊。

楊柳兒透過窗帘縫兒,默不作聲地審視觀察這些個孩子,如今也是跟自己一樣,土裡土氣的,前世卻總在她面前擺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氣勢,而她竟也吃他們那套,真是傻得可以!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