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二十五章 心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五章 心動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少鐮給我造反呢,要不是他故意隱瞞,我至於兩眼抹黑嗎?」顧少鈞皺眉:「我還當他在那邊照看著些,比較放心,誰知那小子居心不良1

衛震廷好笑地看著他:「你別忘了,小曼原本是少鐮在街頭撿到的妹妹,你卻不聲不響後來者居上,莫名其妙就成了未婚夫……這個擱誰頭上都受不了,都得有小情緒啊,容忍一下吧1

「誰不聲不響?誰莫名其妙?當天可是我決定在大榕樹下會面,小曼剛好就走到那裡,她誤了班車,無處可去,如果少鐮不跟她搭訕,她依然會坐在那裡等到我來!你們所有人也都看見了,初次相遇,她只信任我!還有你和少錚、少鐮三個,眼睜睜看著小曼給我脖子上系了什麼?那麼貴重的東西,若不是定情,哪個女孩子捨得?」顧少鈞鎮定地說道,臉不紅心不跳。

衛震廷:……

當初人家說了不是定情物,你也說過不要的,後來勉為其難掛著,這會又改詞了!

「體檢的時候,你身上啥都沒有,你把人家定情物弄丟了?1

顧少鈞垂眸:「我記在心裡了,戰場上弄丟的,她能原諒1

「你小子什麼運氣啊?隨便遇著個女孩兒,就弄出這麼大緣份!彼此不了解的情況下送你定情物,模居然還成正經未婚妻了!這也太神奇,等見著那女孩得問問她是怎麼回事。可是你……看看你乾的好事,你那麼堅決勇敢地解除婚約了1

衛震廷看著顧少鈞,笑得幸災樂禍。

顧少鈞也很鬱悶,轉過頭去面朝高山嘆氣,衛震廷更樂:「不得了!咱們顧大少也會嘆氣了?這麼憂傷,為情所困,那小丫頭到底懂不懂啊?看起來,她可比不得你先前那個萱萱。」

「你什麼意思?」顧少鈞眼眸一冷。

「我的意思:萱萱比較早熟,情竇初開,知道抓住各種機會纏著未婚夫。而你的小曼曼,還一副純真懵懂模樣,扔給你個玉牌,還堅決不承認是定情物,然後就跑了,根本不管你!你給她寫信、寄東西,她總共回了一次兩次吧?還是跟少鐮合夥用一個信封……這完全就是,不知情為何物啊1

顧少鈞沉默不語:就是因為小丫頭年紀小很純真,自己才起心要佔個大便宜,想趁她什麼都不懂,把兩人之間的障礙掃清,誰知道陰差陽錯,竟是這麼個結果?

她或許只憑一時好感才靠近,自己卻心動了!長到二十歲,頭一次心動,對象是個十來歲的小丫頭!不會有人相信,也無從說起!

連衛震廷也以為他是被強行繫上「定情物」,才不得不惦記著小曼的。

經歷了戰爭洗禮,顧少鈞頗多感慨,也愈發堅定決心:要一份美好愛情,擁有自己屬意的可人兒!

可人兒年紀還很小,未曾涉世懂得不多,他想守護她、影響她,讓她從此後心裡眼裡整個靈魂里都只有自己!等她十八歲,交出真正的定情物,除了自己,她還能給誰?

所以他才迫不及待地要求解除與唐家的婚約,解除得越早越好,對小丫頭、對他自己、對萱萱都有利無害!

他內心愧疚,只是對小丫頭,身為長孫不得不擔負家族聯姻,即便中途解除,或多或少都有可能留下陰影。對唐家和萱萱,他沒有什麼可歉疚的,本就是聯姻,成則雙方獲益,不成,不過是各退一步。以毫無感情的聯姻加深兩家情誼,那只是長輩們的想法,他並不能苟同,身為長孫只好服從。如果沒遇到小丫頭,他不介意做個純孝子孫,但讓他看見了小丫頭,一切都還來得及,他就不甘願去受那個束縛了!

卻萬萬沒料到命運給他來這麼一個沉重打擊……抱錯孩子?竟有這樣的事情,真是要命了!

衛震廷見顧少鈞冷著個臉不說話,自顧直直往前走,目標非常明確:營部辦公室,這是要著急打電話呢。

忍不住笑道:「我倒是按照你的意思都給安排過,但人家配不配合就不知道了!少鐮如今已經不是新兵蛋子,油滑著呢,躲得過初一,估計十五也能應付!這會子他忽然接得個任務跑了,不在那邊等著,你也是鞭長莫及!不過小丫頭有電話哦,老夥計我可是費了不少心機才整得來,少鐮不給,幸虧我機靈啊,我有門路礙…哎哎,你那什麼眼神?等會往家裡打電話看你還神氣!我警告你啊:你爺爺憋得狠了,專門等在那瞄準你呢!我剛才替你預先打那個電話,險些沒讓他給轟了!還有你爸……」

「先給我說說,你怎麼弄到小丫頭電話的?什麼門路?」顧少鈞倒退回來幾步,俊眸清冷如寒星,緊盯著衛震廷的臉。

衛震廷無語,兩人都是偵察兵出身,只要能完成任務,你管我什麼門路什麼手段?

「總之不是歪門斜道就行了1

「我要知道她身邊現在有了些什麼人。」

「嘿!好像你以前很了解她身邊人似的。」

「她剛認識我才十一歲,身邊什麼人不重要,現在不一樣,她長大了,滿十三歲,走出那個村子在縣城讀書……我記得我讀中學的時候,很多十三四歲的男孩女孩互相送紙條兒,這個情況我會解決!通過少鐮,她必定會認識少鐮的戰友,你這麼短時間弄到她電話號碼,所謂門路應該是少鐮身邊人1

衛震廷切了一聲:「行吧,我說:還記得上次戰地醫院我碰著個人,跟他多說了幾句話?」

顧少鈞略一思索,點頭:「在莞城見過,楊參謀指派他和少鐮開車送小曼回家。」

「就是那個小趙啦,我知道他現在什麼地方,少鐮那小子沒誠意,我就隨手撥了個電話找小趙聊聊,關心關心他的傷勢等等其它情況,這就叫無心插柳柳成蔭啊!他跟個姑娘談對象了你知道嗎?」

顧少鈞:……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小趙那個對象,是小曼那個村的!小曼去縣城讀書,就拜託小趙對象多多照顧家裡的老人,三天兩頭打電話回村問問那個對象,對象有事也會往小曼的學校打電話……」

顧少鈞沒聽完就轉身走了,衛震廷平時不多話,但要是招惹他開了話匣子就沒完沒了,這時候沒閑功夫聽他,得趕緊去打電話。

想到馬上能聽到小丫頭的聲音,顧少鈞恨不得鞋底長出幾個輪子,衛震廷跟在後頭只是眨了眨眼,就不見了他人影,不由得搖頭苦笑:青天白日的又虐人,誰不知道他顧家絕學,自己是拍馬趕不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