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二十九章 幽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二十九章 幽會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夜深人靜,大宅院里某個房門悄然啟開,輕微腳步聲中,一道窈窕身影順著走廊移動,很快沒入暗影,未幾,聽見吱扭門響,影子不見了,走廊上空空如也。

房間里,楊柳兒投入白俊帆的懷抱,二人緊緊相擁,楊柳兒忍不住抽泣嗚咽,白俊帆安撫著她:「好了別哭了,從醫院回來你房間已經熄燈,知道你會來,這不是等著你么?」

「人家好想你1

「柳兒,我也想你,在京城習慣了嗎?一切都好吧?」

「不好!她們看不起我,當我是保姆支使著干這干那,不幹就挑我的刺兒,欺負我1

白俊帆輕笑:「姑姑說你嘴巴厲害著呢,還會動手打人,她們才是怕了你,不敢招惹你。」

楊柳兒在他懷裡扭麻花似地扭動身子:「是她們先招我的,我得反抗!我要是一來就服軟,讓她們壓著,以後就更抬不起頭來1

這可是用了一輩子得來的慘痛血淚教訓!

「好好,反抗有理。」白俊帆拍拍她後背:「不過,你在農村做慣農活力氣大,她們可比不得你,下手輕些,別真把人打傷了。」

「我在農村干過粗活,她們在農場,不比我輕閑少活動,也有的是力氣,你就沒見到她們合起伙來欺負我的時候,可吃虧了!還有啊,你姑姑死活不讓我上學。俊帆哥,我覺得你姑姑討厭我,不想讓我住這兒,要不然,你給我點錢,我還回盤口村去吧?」

「不行!回盤口村你怎麼活?爹媽都不在了,那眼窯洞很久沒修整破破爛爛,再住著會出事的,柳兒聽話,這裡是哥哥的家,也是你的家1

「可是白姑姑……」

「姑姑只是擔心你初來乍到不習慣,再者你以前才上了兩年小學,怕跟不上別人。我剛才和姑姑說過了,她答應先安排你去上夜校,這樣也好,你努力點多識字,明年咱們找個大學進去,畢業出來給你分配個輕閑的工作,多好?」

「……我聽俊帆哥的。」楊柳兒抬起頭,借著窗外投進來的路燈微光,細細端詳著白俊帆俊朗的面容,這是她的男人,讓她痴迷沉淪幾十年,上輩子,剛開始在白家住下來,他也是這麼護著她的吧?是她自己不爭氣,聽由白晴月役使,做了白家的保姆,他在外頭奔波,並不知道她的辛酸艱難。

其實白家哪裡會缺自己這一個保姆?是白晴月故意的,她就是要輕賤自己,讓所有人看到,自己只是個下等人,配不上白俊帆!

楊柳兒忍不住伸出手,撫摸著白俊帆的臉,輕輕嘆息一聲。

「怎麼了?柳兒為什麼嘆氣?」白俊帆問道。

「俊帆哥,我讀了大學,將來肯定就能有一個好工作,我們結婚吧?」

懷中軟玉溫香,白俊帆早已是心猿意馬,正想俯首親吻那張嫣紅的嘴唇,聞言內心微頓,收緊的手臂隨即一松。

「你……你說什麼?」

「我說,你回來了,趁著家裡這麼多人,我們去扯證,結婚1

「柳兒,別胡說1

「我哪裡胡說?爹媽早就給咱們定親了,媽在去世之前,還特地把你從部隊叫回來,請了舅家和村裡老人擺過一桌酒席,給咱們圓了房……就差扯證了1

白俊帆伸手輕輕捂住楊柳兒的嘴:「柳兒,結婚是人生大事,哪能這麼倉促?何況,現在爺爺病重,我也正是往前沖的關鍵時期,至少四年五年內,不談婚事!你這些話,以後提都不要提,知道嗎?」

楊柳兒其實只是在試探,可當聽到白俊帆這樣的回答,仍是禁不住心底發冷。

前世,白俊帆回京參加慶功大會,她和他也是半夜幽會,卻只顧盡情歡愛,並沒有談及婚事,過兩天白俊帆離開家,她就被白晴月安排跟著順媽學幹活兒,之後白俊帆再回來,她已是保姆的身份,白俊帆做為白家長孫,明面上不可能跟一個小保姆正兒八經說話,即便他願意,也有人看不過要上來阻止。

他們的接觸只能夠在暗夜無人時,明明白家上下都知道他們這層關係,卻全都假裝看不見,不當一回事。

兩人就那樣不明不白地,不僅白俊帆絕不提及結婚,連楊柳兒都不敢想了。

現在,她有意識地提出來,卻遭到拒絕。

楊柳兒伏在白俊帆懷裡,淚流滿臉,忍不住激憤說道:「我知道了,我只是個鄉下姑娘,配不上你,你不會和我結婚的!你要另娶高門大戶的小姐,那個……那個唐家的姑娘1

白俊帆吃了一驚,將楊柳兒的臉托起:「柳兒,誰告訴你這些?」

與唐家聯姻,姑姑才跟自己提及,怎麼柳兒就知道了?白家是出了個千里眼順風耳嗎?

「沒有誰告訴我,我做夢夢到的!在夢裡,你娶了唐家的唐雅萱,那是個狠毒的女人,她殺了我和我們倆的兒子1

「你……又胡說1

「我沒胡說!俊帆哥,我就是做了一個很長很奇怪的夢……跟真的一樣1

楊柳兒一著急,編了個謊言,說在她的夢中,唐家姑娘唐雅萱老是糾纏白俊帆,白姑姑覺得兩人門當戶對,就為白俊帆向唐家提親,結果唐家答應了婚事,唐雅萱真的嫁給了白俊帆,可是後來,唐雅萱容不下楊柳兒,把她和她為俊帆哥生的兒子殺死了!

楊柳兒沒敢說出全部夢境,事實上是顧少鈞重傷癱瘓,與唐家退婚,白俊帆先去追求唐雅萱,兩人確定關係了再由白晴月去提親。可是現在的楊柳兒哪會認識什麼顧家人?怎麼懂得顧、唐家有婚約?所以不能提及別的人,畢竟重活一世這種事情太過稀奇古怪,怕白俊帆接受不了,把她當妖怪。

而唐雅萱這個名字,白晴月近段時間打電話或是跟白立華說話時有提及,她聽到了。

白俊帆見楊柳兒滿臉淚痕,免不了心疼,摟緊她親吻,安慰道:「只是做夢,你聽到的那個唐雅萱,跟顧家有婚約,要糾纏也是糾纏顧家小子,不會找我的你放心1

楊柳兒被他親得意亂情迷,說話就不經腦子了:「顧少鈞,不是在戰場上受重傷了嗎?他都癱瘓了,不能結婚,顧家和唐家退親,唐雅萱就找上你了1

白俊帆一楞:「柳兒,這也是你夢裡的?」

楊柳兒點頭,微微喘著氣,笑著解開了白俊帆的衣服扣子。

白俊帆溫柔地親吻愛撫著楊柳兒,其實他很疼愛喜歡這個嬌憨俏麗、乖順聽話的姑娘,更難得她和自己是一條心,連做夢都是站在自己這一邊!如果不是身為白家長孫,為家族計必須得聽從長輩的,與門當戶對人家聯姻,娶了楊柳兒也會很幸福。

「柳兒,你知道顧少鈞?還知道顧唐兩家的婚事?」

「我當然……夢裡有這個人,我聽見白姑姑說過的1

「柳兒,那你夢裡還有什麼?」

「有……很多!我們倆恩恩愛愛的,生了一個兒子,他長得像你。可是白姑姑要你娶唐雅萱,因為唐家大伯掌權勢,唐家沒什麼子孫,娶了唐雅萱,白家就等於……唔唔1

「柳兒,為什麼是唐雅萱?唐家明明還有別的姑娘1白俊帆覺得柳兒的夢有點好笑,非要自己去搶顧少鈞的女人。

「我不知道!我夢裡只有唐雅萱,哦,賈醫生那天說過,唐家大伯認了個乾女兒……俊帆哥,夢裡還有一件事,好像是明天,你爺爺就死了1

「什麼?」白俊帆大吃一驚,立刻要從楊柳兒身上下來,卻被她緊緊抱住,想想只是楊柳兒的夢,又暗鬆口氣:這個時候爺爺真不能出事,白家剛剛起複,自己在關鍵時期,爺爺能多保住一天,都是意義非凡!

屋裡被翻紅浪激情似火,沒提防屋外有個貼耳聽門縫的,聽到那**貓似的一聲緊似一聲,便躡手躡腳地走了。

穿過庭院,路燈照見是個五十來歲的婦人,她叫花媽,和順媽一樣從年輕起就在白家做保姆,白家出事她只得離開,如今白家好起來,就又回來了。

次日早上,白晴月對鏡梳頭,一邊聽花媽稟報昨夜聽門縫的事兒,冷笑了一聲:「阿順的族侄女,能是什麼好東西?」

花媽撇了撇嘴:「就是!上樑不正下樑歪,專門爬主子床的*1

白晴月道:「阿順也罷了,聽說當初是因為我媽身體不好,不得已才讓她服侍老爺子……既然這個柳兒也要學樣,就由著她吧1

花媽一楞:「白姑娘不處置那丫頭,反而容得她,那不是……要教壞哥兒了?」

「俊帆可是個大人了,血氣方剛的,得過幾年才能結婚,我還正發愁呢,怕他在外頭亂來,有這個柳兒當個暖床的倒也好,咱們家也不算白養她一場1

吃早飯的時候,楊柳兒沒有聽從順媽指揮,去端飯擺桌子,而是直接坐到了白俊帆身邊,白亦芳白亦芬姐妹鄙夷地看著她,白晴月笑容溫柔,給身邊兩個小侄女各遞了個饅頭,招呼大家好好吃飯別調皮,等會大哥哥還得出門辦事兒。

誰知沒吃幾口呢,醫院裡打來電話,說是老爺子危急,這次怕頂不過去了!

白晴月手中筷子滑落,白俊帆下意識地向看楊柳兒,楊柳兒垂下眼帘,聲音輕得只有兩人聽見:「我那個夢……跟真的一樣!好像是,下午三點多,就沒了1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