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服不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一章 不服不行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從京城回到軍區,顧少鈞原本想請假去莞城,軍區首長卻很好說話地派給他一個傳達文件的任務,可以在莞城地區呆三四天!

衛震廷好一陣羨慕忌妒,看著顧少鈞心裡悶著樂,表面上卻板板正正一絲不露,真是煩死他了:「這麼大件好事你獨吞,自己高興也給點笑臉讓人舒服下好不好?看得我難受1

顧少鈞拍拍他肩膀:「有些好事就要獨吞,絕不能分享,聞味兒都不行!你難受?這就對了,我心情很好1

衛震廷:……

誰來告訴他,是什麼原因讓自己一向嚴肅穩重端方大氣的好友變得這麼不靠譜了?

顧少鈞去莞城之前,沒有通知鄭少鐮,等到達莞城軍分區,辦完事情,直奔營地去找到鄭少鐮,鄭少鐮猛丁看見顧少鈞,吃了一驚,很快鎮定下來,以為顧少鈞要揍自己,便擺出格鬥架勢,說道:「知道大哥威武,今兒就讓我來討教幾招1

顧少鈞好氣又好笑,從第一眼看到鄭少鐮,心裡也是暗自吃驚,兩年時間,這個表弟變化很大,不僅精神面貌煥然一新,體質骨骼更比之前精壯緊湊許多,身量明顯增高,京城的雙胞胎兄弟少錦,不及他了!

這些,肯定不全是部隊鍛煉的結果,應該是小曼給他吃了什麼!

每次想到小丫頭舉著個大桃子,追著讓自己快吃快吃,一副怕別人看見搶走的樣子,顧少鈞心裡就暖洋洋的,六顆蓮子也不讓分給別人,而那六顆蓮子竟是稀世之物,直接讓自己的武功突破三層,武力更是增進許多……小丫頭,她到底是從哪裡弄到這些好東西的?

自己不在近旁,被少鐮這小子近水樓台,不知吞掉了多少,他還跟自己耍心眼,從前線回來不久就跟他聯繫上,問小曼情況,他小子明知真相硬是瞞著不告訴自己!

顧少鈞有點惱火,一口氣不順,上去就開踹,鄭少鐮從小不肯練武,在部隊學的那幾招哪裡夠打,顧少鈞也不過要試探一下他的力氣和靈敏度。pbtxT

鄭少鐮倒是沒讓他失望,跟他周旋了十幾招,才被踩趴下。pbtxt

鄭少鐮忿然:「我不服!我不服!憑什麼我認的妹子,眨眼就變成你的未婚妻1

顧少鈞笑笑:「不服不行,我的命就是這麼好!你給我老老實實守護著你的妹子我的未婚妻,敢出半點妖蛾子,我要收拾你,只有比少鋒更狠1

鄭少鐮捶著地面:「姥姥啊,既然有鄭少鐮,為什麼還要生出來一個顧少鈞?」

顧少鈞撿起他的帽子給他扣上:「說反了!顧少鈞比你早出生,大你整整兩歲,你才是後面出來那個!給我起來,帶路,去平縣中學找小曼——你的未來大表嫂1

鄭少鐮:……

欲哭無淚,滿腹怨懟:老天不公啊!是自己發現的小小花骨朵兒,憐惜它嬌嫩可愛未綻放,想守著等它盛開,結果來了個暴君,一伸手他就毫不猶豫地把小花兒掐走了掐走了掐走了!

顧少鈞和鄭少鐮到達平縣縣城,正是中午放學時候,鄭少鐮在中學門口停了停,朝車窗外張望一下,就不聲不響熟門熟路直接開往水利局去,顧少鈞坐在副駕位上掃了他一眼,鄭少鐮背後寒毛無形中就豎了起來,內心抓狂,直想沖著表哥大吼:有本事你來啊,你開車,你找人!

但他還是缺了點膽量,敢怒不敢言。

水利局門口卻圍著一大群人,人群中傳來吵吵嚷嚷的聲音,車子不能直接開進院子,鄭少鐮只好停在街道邊,兩人下車走過去,個子高的原因,一眼就看見小曼站在人群包圍圈中心,跟人……吵架!

鄭少鐮嗤了一聲:「還有這戰鬥力?出息了啊1

顧少鈞並不理會小曼在幹什麼,此刻小曼就是在玩泥巴,他也不介意,自顧面帶微笑,目光溫柔專註地看著人群中的小丫頭,心裡默默測量:嗯,長高了,也長肉了,還是嫌單薄了點,沒關係,慢慢養著唄,又不用她幹什麼體力活兒。

小曼可不知道她的光輝形象被某些人關註上了,指著對面一個身穿黑色青年裝的男子說道:「敢做不敢當,黃宏亮你算什麼男人?你朝三暮四玩弄感情,我姐早就跟你一刀兩斷,沒有關係了,你還有臉糾纏?你讓陸美葉懷孕,卻要抓我姐做擋箭牌,禍水東引,你就一邊兒去輕鬆了,你可真會打算啊!你要保護誰?哪一個才是你真正的老婆?別以為大家都是瞎子,誰不知道你家前天賓客滿座,你跟一個女的去了民政局,是不是扯證了?就瞞著陸美葉呢1

陸美葉從旁邊衝出來,淚痕滿面,哭喊著雙手抓向黃宏亮:「是不是真的?黃宏亮,你竟然騙我……我跟你拼了1

周圍人議論紛紛,指指點點,黃宏亮漲紅著臉,一邊招架一邊吼叫:「莫小曼,不許胡說,你這是誹謗1

「切!人渣,用得著誹謗嗎?」

「對!群眾的眼光是雪亮的,誰不知道你黃宏亮腳踏兩隻船,道德敗壞的人渣,證據確鑿,用得著誹謗你嗎?」站小曼身旁的關愛蘭更大聲地喊道。

黃宏亮氣得臉變形,卻還是壓抑著自己,一把推開陸美葉,朝向小曼、關愛蘭身後的林柳萍伸出手:「柳萍,你相信我,是陸美葉自己來找我,但我真的沒有跟她往來,我不是那樣的人!我心裡自始至終,只有你一個!你才是我真正要結婚的對象,我每個月都去看你幾次,你明白的1

陸美葉踉蹌幾步站住腳,抽抽嗒嗒,聽見這番話,更是傷心欲絕,也衝上來哭著喊:「每個月幽會幾次!林柳萍,還敢說沒勾引我男人!你是代銷員,趁工作方便佔用大隊部電話,天天打電話打他,是個男人都經不住你這樣!林柳萍你個狐媚子、臭不要臉!他是你表姐夫礙…我懷孕了,求求你手下留情,不要搶走我男人1

「你們……混蛋!誰搶你男人?卑鄙無恥的壞東西,送給我都不要1

林柳萍臉紅到耳根,渾身發抖,這是氣憤的,她不過是來一趟縣城,順便幫阿公阿奶給小曼送些吃的,不料想在水利局門口遇上黃宏亮和陸美葉,這對狗男女正在吵吵鬧鬧撕扯不清,被群眾圍觀,黃宏亮看見了林柳萍,立刻就糾纏上來,對大家說林柳萍才是他真正的對象,陸美葉就是個不要臉的小三,破壞了自己和林柳萍的感情……被圍觀的人們注意上,林柳萍急忙辯解幾句,誰知弄來弄去,竟然陷在這兩人的醜事里脫不開身,小曼和關愛蘭、莫靈慧放學回來,就幫著她大罵黃宏亮和陸美葉。

林柳萍恨自己口笨嘴拙,不願讓幾個妹妹因為自己被人詬病,真想上前去踹狗男女幾腳,卻被小曼和關愛蘭、莫靈慧死死擋在身後,三個小姑娘說那個陸美葉口口聲聲說她懷了孕,這時候要是去碰她,萬一真的肚裡有貨,被她給賴上就倒霉了,再有林柳萍已經確定和小趙班長談對象,人家部隊剛發函來村裡調查,關鍵時期,可不能為了這種人渣出錯兒!

「陸美葉,你才臭不要臉,你才搶別人對象,成功勾走了黃宏亮,很得意吧?還敢惡人先告狀!現在好啦,你喜歡,就都送給你了,反正這個黃宏亮朝三暮四欺騙感情玩弄女性也不是什麼好東西,跟你正好般配一對狗男女,還不滿意嗎?」

關愛蘭大聲說著,擋在前面推了陸美葉一把,不讓她靠近林柳萍。

小曼見陸美葉順勢往地上倒,上去一手將她提拎站好,不讓她有機會作妖。

心裡有點弄不明白:前世陸美葉可是很順利地嫁給黃宏亮了,為什麼這輩子至今沒結成婚?反而讓那個人渣黃宏亮還有機會死纏林柳萍,直到被林柳萍和舅舅當眾揍了他一頓,才不敢再去公道村,可是卻又另外交往了個姑娘,雙方已經見家長談婚論嫁,黃宏亮父母是水利局的,小曼就住在水利局,知道得很清楚。

陸美葉這輩子註定要被黃宏亮甩掉,今天小曼和關愛蘭、莫靈慧加入進來,大吵大鬧,把事情鬧開,其實是故意的,就是要擴大影響,撕開黃宏亮的真面目,不能讓玩弄感情道德敗壞的人渣過安生日子。

院門裡走出幾個人,小曼認得是水利局的領導,其中還有黃宏亮的父親,幾個領導打著官腔勸告疏散圍觀的人們,一面輪番說教黃宏亮幾句,畢竟是本局職工子弟,黃父小聲責斥黃宏亮,又目光沉鬱地瞪看小曼兩眼,心想這小丫頭怎麼就不懂事呢?借住著本單位的房子,她還敢明目張給人抹黑。

小曼無所謂地回看黃父一眼,怕他個鳥,她又不借住他的房子,黃父雖然是領導幹部層,但直接保證小曼住房安全的可是正局。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