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三十三章 喜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三章 喜歡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鄭少鐮見兩人居然一前一後進了房間,立刻要跟上來,被顧少鈞攔住:「京城家裡有幾句話要囑咐小曼,不方便給你聽,老實呆著別鬧1

說完,順手把外間門給關上了。

站在陽台上,顧少鈞扶住小曼的肩膀,比量兩人身高差距,細細端詳她的臉,才隔得兩年,小丫頭就這麼大變化,他怎麼看也看不夠,微笑道:

「果然是女大十八變,越變越漂亮,要是在大街上突然遇見,弄不好認不出來了。不過,還是得多吃點飯,長更高些。」

小曼羞赧地低頭:「我就是一般般了,少鈞哥哥在外頭走廣,能見到真正漂亮的姑娘。」

「喲,還會謙虛?」顧少鈞好笑,輕輕抬起她的下巴,和她四目相對,緩慢而認真道:「外頭漂亮姑娘確實很多,在我心裡眼裡,都比不得小曼——我的小曼,不管怎樣,都是最好的姑娘1

小曼呆了一呆,只覺得一股熱流直衝腦門,似乎所有的血液都湧上臉頰,一張粉臉徹底變成大紅色。

這個傢伙,他說的什麼話?是什麼意思啊?

看進那雙俊美清亮的眼眸,小曼仿似回到從前,還是這樣熟悉,或含情帶笑,或嚴肅深沉,很多時候他都不用開口說話,輕輕一個眼神,就能讓小曼圍著他轉,樂此不疲……

顧少鈞見小曼瞬間紅了臉,像朵鮮艷欲滴的花朵兒,心裡歡喜:小丫頭真的懂,她開竅了!

本來也想慢慢來,但親眼看到小丫頭和鄭少鐮那熟稔勁兒,對自己卻有些生疏,顧少鈞就受不了,當機立斷,決定立刻表白說明才行!誰知小曼紅著臉直楞楞瞪看自己一會,沒有什麼回應,眼裡卻漸漸蒙上一層水霧,像是要哭了,不由心慌起來:這是,嚇著了嗎?

「小曼,別怕1顧少鈞將小丫頭抱進懷裡,輕輕撫摸她的頭髮:「第一次看見你,覺得很熟悉,好像我們是認識的!你給我掛了那個玉牌,這麼小就要保我平安,我很感動,也很稀罕,開始只是想回報一二,會把你當妹妹照顧,可是……慢慢地整個心裡、腦子裡全裝著你,像種子生根發芽,撥除不掉,也不願意失去!你說過十八歲才會給人送訂情物,所以,我在不明真相的情況下,要求解除婚約,我要等著你,莫小曼,長到十八歲的時候,選我顧少鈞,做你一生一世相守的人……小曼,我可能嚇著你了,不用擔心,你不必理會唐顧兩家婚約,也不用馬上答覆我,只給我一個機會,可以嗎?」

小曼此時卻像是沒聽見他說什麼,她閉上眼睛,沉迷於顧少鈞寬闊舒適的懷抱中,上輩子她做慣粗活,力氣挺大的,不用幫手也能將他搬來搬去,他有時候會抱住她不讓她走開,兩個人就相互依偎著,看窗外落葉,聽雨聲零亂,不用說話,默默感受著彼此的心境。

那時候的顧少鈞忍受著種種痛苦艱難,表現出來的脆弱也只有這一點,他身上除了藥味還是藥味,從沒有過現在這樣健康清新的氣息。

「小曼?」感覺到小曼在哭,顧少鈞有些不安地輕拍她後背。

「嗯,」小曼擦了擦眼淚,抬起頭站好:「你剛才說什麼?什麼機會?」

顧少鈞定定地看著她,一字一字道:「追求你的機會1

小曼垂眸:「我還小呢,在上學。」

「我知道,但你總會長大,總有出嫁那天,我等著。」

「那得等多少年啊?到時候你都大齡青年了。」

「怎麼,你嫌棄我大齡青年?」顧少鈞微笑著捏了捏小丫頭粉嫩的腮幫。

「我的意思,少鈞哥哥風華正茂,與你般配的好姑娘多得很,看上哪個中意的姑娘,可以結婚啊,沒必要為我浪費那麼多年青春……我們,會一直是很好的兄妹、朋友。」小曼躲開他的手,輕聲道。

「小曼,你看著我說話。」顧少鈞收了笑容,捧住小曼的臉,眼裡閃過一絲受傷的神色:「你,是不是有喜歡的人?」

「沒有。」

「在小曼出現之前,我也沒有!曾經加在我身上的婚約是祖上訂下的,跟喜不喜歡搭不上邊。小曼,等待並不是浪費,我想和你一起長大,我心裡有你,只會很快樂很幸福1

顧少鈞頓了一下,將一隻手覆蓋在她眼睛上,掌心因眼睫毛扇動引起微癢酸麻的感覺,令得他心跳加快了幾拍:「現在,再回答我一個問題:你喜歡我嗎?」

小曼:……

少鈞哥哥,你這是逼迫!

剛還說要給你個機會,等到人家十八歲的!

「小曼,你喜歡我,我知道的1隻是過得幾秒,顧少鈞就自問自答了。

小曼哭笑不得:顧少鈞,你很自戀造嗎?

不過,似乎人家有資格自戀,反正小曼是絕對不會對著顧少鈞說出「不喜歡」這個詞的!

這一世,她唯願顧少鈞健康平安,這麼在乎他,想要他幸福快樂,不就是喜歡嗎?

小曼輕輕嘆息一聲,顧少鈞卻是呼吸一滯,他感覺不到掌心微癢,將手抬起,小曼睜開眼睛,看見了顧少鈞臉上的緊張,以及他眼裡的微紅。

「小曼……」顧少鈞嗓音忽然有些沙啞。

「不就是個機會嗎?給你了。在我十八歲之前,沒有確定關係,如果你遇上、喜歡上別的姑娘,我可以諒解,確定關係之後可就不行嘍!現在,我得去學校上課,該遲到了。」小曼說。

顧少鈞楞怔了一下,猛然回過神來,大喜過望地將小曼抱起來轉了好幾圈才放下:「我終於可以放心了!走,這就送你去學校1

此時外頭的房門也被敲響,傳來鄭少鐮的聲音:「小曼,小曼你還要不要上學?快到上課時間了知道嗎?」

顧少鈞開了房門,和小曼走出來:「把車鑰匙給我,那麼短路程,兩分鐘就到了。」

鄭少鐮說:「我送去吧,我比較熟悉路況。」

顧少鈞沒再跟他爭:「一起去吧,我順便上百貨買點東西。」

「這哪有百貨?只有個供銷社,沒啥好東西。」

「就買個牙刷毛巾什麼的。」

「你買那幹啥?」

「我要留在這,兩天後你來接我。」

鄭少鐮瞪大了眼睛,像看個怪物般看著他大表哥。

小曼可沒功夫聽他們兄弟對話,正和林柳萍在廚房裡裝東西,把另一隻沒動過的大土雞一分為二,一半小曼拿去學校送給程老師,一半由林柳萍拿去師範學校送給玉老師,順便捎上幾個米粽。

等她們拿著東西出來,那對兄弟已經在門口等著了。

下樓時,小曼發現顧少鈞沒帶他那隻小皮箱,忙提醒他,顧少鈞說:「還會回來的,我有幾天假,可以陪你兩天。」

小曼無語地看著他:早說你能住下啊,害得我這麼趕時間。

坐上車子,小曼把原先浩浩的房門鑰匙給了顧少鈞,再把自己的給林柳萍:「我五點多才放學,你們拿著鑰匙方便進門。」

林柳萍把鑰匙推回來:「我和玉老師久不見面,今晚就在她那住著,明天上午我直接然遙不回你們這邊了,省得再遇見那個黃宏亮,嘔心死了。」

小曼想想也是,就不再堅持。

到學校門口停車,小曼說聲再見,拎著個布口袋飛奔進學校,上課鈴聲隨即響起。

顧少鈞也下車,讓鄭少鐮送林柳萍去玉老師那裡,他自己一個人在街上走走轉轉。

放晚學回來,小曼和關愛蘭、莫靈慧看到飯桌上已經擺好了飯菜,不禁又驚又喜,關愛蘭、莫靈慧的星星眼一致朝向顧少鈞,滿臉崇拜傾慕。她們早已經把鄭少鐮了解透透的了,那傢伙一身臭脾氣,是吃貨但不會隨便動手幹活的,能擺出一桌子飯菜的,只有這位剛來的顧大表哥了!

不僅人長得帥,還會做飯,老天哪!這麼完美的帥哥,能不能多出來幾個?

雖然在小曼那裡問不出什麼來,但顧少鈞對待小曼的態度,以及他注視小曼的眼神兒,傻子都能看出點端倪,何況關愛蘭、莫靈慧又不是傻子,所以她們就一致認同了顧少鈞,覺得他更適合小曼,至於鄭少鐮,起先因為沒人帥得過他,勉強湊合也算數吧,可現在嘛,靠邊靠邊,趕緊給顧大表哥讓地兒!

飯桌上,鄭少鐮同學情緒低落,他被大表哥告知小曼答應與之交往,無關婚約,雖然明知會這樣,心裡還是很不舒服。

如果他看得見小曼的兩個小夥伴也毫不猶豫一致將他出局,只怕更要抓狂。

顧少鈞的手藝並不算好,部隊里練手也是大鍋菜,僅僅是煮熟、油鹽合適那種水平,不能巴望有多美味好吃,填飽肚子罷了。

這種水平他也有膽量拿出來,小曼勉為其難地給了個贊,關愛蘭、莫靈慧卻非常狗腿地連連稱好,很捧場地大口吃著,鄭少鐮看白痴似的掃了那兩隻一眼,什麼都不說,默默吃著飯——他精著呢,並不吃顧少鈞買回來新做的菜,中午剩的大盆白斬雞重新炒過,還有一碟小曼做的炒豆角,都放他面前,他光吃這些就夠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