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三十四章 孤男寡女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四章 孤男寡女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晚飯後小曼跟著關愛蘭莫靈慧回學校上自習課,顧少鈞也和鄭少鐮下樓,讓他早些回莞城,鄭少鐮不滿:「你為什麼不走?在這兒怎麼住?孤男寡女的,等你離開了人家會說曼曼閑話1

顧少鈞心情很好地拍一下他後腦勺:「這個就不用你操心了啊,好好開車,注意安全!後天星期六下午過來,接我和小曼回村探望一下兩位老人,大後天早上我回省軍區。我走之後這邊還得你照應著些,辛苦了兄弟1

鄭少鐮哼了一聲:「這是我本份,跟你無關1

顧少鈞就不再說什麼,站在路邊目送吉普車絕塵而去。

晚上九點多,小曼下自習課回來,得知鄭少鐮已經回莞城,也不覺得奇怪,他每次都這樣,白天來晚上走。

屋裡就剩下自己和顧少鈞兩個,忽然有點不自在,上輩子沒走到結婚那一步,但兩人之間很親密,顧少鈞依賴小曼,想要她貼身照顧,卻更想她多學些知識,就索性把兩間室打通,白天基本上不打擾她,夜晚能彼此聲息相聞……畢竟是上輩子的事,隔了那麼久,而且這個顧少鈞,很不一樣啊!

二十三歲的顧少鈞,少了那份成熟、深沉、以及兩人獨處時才會顯露的淡淡憂鬱,也沒有那種複雜沉重她看不太懂的目光,此時他的眼睛明亮璀璨,堪比夜空繁星,俊美的面龐帶著令人安適的笑容,他脫了軍裝外套,只穿件白襯衣,挽著衣袖輕而易舉提起滿滿的水桶,身強體健,動作靈敏,渾身充滿陽剛之氣的顧少鈞,小曼很樂意看到,卻不知為何,一時間有些難以適從。

顧少鈞可不知道小曼在糾結什麼,給她兌好了兩桶熱水,叫她去洗澡。

小曼說:「這樣天氣,洗冷水就可以了。」

「不可以1顧少鈞擺出嚴肅臉:「我是不怎麼懂女孩的事,但是聽見過奶奶和二嬸說顧少玲,不准她用冷水洗頭洗澡,奶奶還不讓三嬸用冷水洗手,年紀大的人見多識廣經驗豐富,說的話通常都有一定道理。你們這邊山區,白天和夜晚溫差大,現在又入秋了,挺涼的,女孩子更加不能用冷水——你是學醫的,應該自覺保養。還有我發現你房間陽台只有木門不安紗門,蚊子會進來咬你,應該掛個蚊帳,我今天買到,給你掛好了。」

小曼無語:不就冷水熱水洗澡的問題么,他說這麼多?

忽然記起來,這人看著很清冷,其實他是有嗦症的,上輩子他這麼嗦是因為她晚上洗頭,不經吹乾就睡覺,結果不僅被他說了一頓,還特地讓保健醫生給她上女性健康養生課,他坐一邊旁聽……

看見小曼撅嘴,顧少鈞伸手撈起她的齊肩麻花辮子,愛惜地撫摸,比劃一下與脖子的距離,規規整整放平:「怎麼?還不讓說了?」

「你都比得上我阿奶了。」

「不敢,阿奶肯定比我有權威。」

兩人相視一笑,這個笑容溫暖寬厚,帶著些寵溺縱容,前世小曼取得好成績邀功的時候,顧少鈞就這麼對她笑,小曼將之視為獎賞。

顧少鈞捕捉到小丫頭眼中躲閃而過的一抹嬌羞,心裡撲撲直跳,吃了蜜一樣甜,裝作若無其事地問道:「小曼,我今晚住這呢,還是去旅社?」

小曼轉頭看了看兩間房門:「幹嘛去旅社?我這又不缺床鋪棉被,光摺疊式鋼絲床都有兩張,京城的奶奶、爸爸,莞城唐書記來了都住這……你睡浩浩那間就可以了。」

顧少鈞:……

莞城唐書記?這算什麼稱呼啊?不過現在不是討論這個的時候。

「好,那我就住浩浩房間。快去洗澡,我給你煮點宵夜。」

小曼坦坦蕩蕩無所畏懼,顧少鈞暗暗歡喜,很聰明地絕口不提鄭少鐮所擔心的說閑話這茬。

誰願意去旅社住啊?他現在是恨不能和他的小未婚妻零距離呆一塊兒。

小丫頭敢當眾跟人爭執吵架,說明她不是軟弱可欺的主兒,就算真的會出現什麼捕風捉影的事,那也不成問題,自己能夠解決得了。

小曼洗澡出來,顧少鈞做好了兩碗雞蛋煮麵條,賣相不錯,味道也可以,小曼再拿出一玻璃瓶什錦醬菜絲,下麵條正正好。

顧少鈞很喜歡這個醬菜絲:「比京城老字號醬料店醬菜強多了1

「我阿奶做的,我也會1

「是嗎?我的小曼這麼能幹1顧少鈞笑道:「我走的時候,給我帶點?我戰友衛震廷,前年跟我來莞城那個,你還記得吧?京城老字號醬料店前身是他姥姥家產業,號稱家傳秘制,家裡常給他捎來,我就跟著吃點,這回我也拿給他吃,讓他嘗嘗咱們家的美味醬菜1

「好啊,給你多拿幾瓶,饞一饞他。」

小曼想到衛震廷嘗到自家做的這個醬菜,有可能露出來的驚訝表情,就忍不住好笑,其實她用的醬菜工藝,就是衛震廷媽媽教的。

上輩子衛震廷和顧少鈞是生死之交,他們同年參軍,一起執行過無數次危險任務,顧少鈞傷殘,衛震廷也退了役,進入家族企業主持一家公司,但他對生意場毫無興趣,公司老是虧損,他也不結婚,就愛呆在顧少鈞家裡,他媽媽經常過來看他,就教了小曼幾手兒,小曼後來做餐飲業,也要製作醬菜醬料,按照自己的領悟稍做改進,多種口味很得食客喜歡,有人想大量購買,小曼沒有答應,那可是衛媽媽的家傳秘方,能自用就不錯了,怎麼可以大肆營利。

吃完宵夜刷洗了碗筷,小曼走去解開包裝著棉被的大包袱,要替顧少鈞鋪床,卻讓他拎過一邊去,當兵的鋪床疊被就是有一套,三下五除二,完成了,那床單抻得,沒有一絲皺褶。

小曼眨巴眨巴眼睛,忙轉身跑回自己房間,不出所料,自己的床鋪完全變了樣……

顧少鈞跟過來:「棉被疊得不合格,以後照我這樣做,床單……給換了,洗了1

「你幹嘛這樣?女孩子床鋪很多禁忌你懂不懂啊?就敢亂動1小曼欲哭無淚,伸手把站到旁邊來的人推了一把。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