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三十六章 熱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六章 熱情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三十六章熱情

「小曼,以後咱不開這樣的玩笑了,好不好?」

「什麼玩笑?變蝴蝶?挺好玩的啊1小曼笑得挾不起麵條。請大家看最全!

「是前面你說的那句:誰不要誰了。」顧少鈞很無奈,絕不會承認,他一個大男人對梁祝故事很感冒。

小曼好不容易才忍住笑,見顧少鈞表情鬱悶,想想一大早讓人不高興有點不道德,便帶點討好地給他添一筷子醬菜:「吃飯吃飯!以後我們說點別的,不提這種無聊話題了,哦?」

顧少鈞:

內心像有隻爪子在抓撓:自家小丫頭漂亮可愛還這麼調皮,放在外頭不知多招人,真不放心,好想直接帶走怎麼辦!

小曼去上學,顧少鈞非要送她,說是順路去買菜,小曼真是服了他:「大清早買菜的都是老太太,你去擠著排隊,也不怕人說你。」

「這有什麼?我平時在部隊工作,好容易得兩天假回來,趁早買菜給家人做做飯不應該嗎?她們會理解的。中午想吃什麼?燉排骨好不好?」

「隨便吧。」

「認真點,想想好再說1

「那就燉排骨,廚房窗檯外邊掛著個小竹籃,裡邊晾曬有切好的山薯,就是淮山,用那個一起燉。嗯,看見灶台上那個陶罐吧?那裡邊是食用水,因為我們山區的自來水是從山上引來的泉水,水質好但是偶爾會摻點沙石,所以都要把水沉澱一下,你就用那裡邊的水煮飯。」

其實那是靈泉水,顧少鈞廚藝不行,就用靈泉水輔助改良飯菜味道吧。

顧少鈞笑著點頭,聽著小丫頭絮絮叨叨的叮囑,感覺很好。

「要多煮點哦,中午愛蘭和靈慧要回來吃飯。」小曼又說道。

顧少鈞微微皺了皺眉,怎麼還有人來?很快就得走了,能不能讓他跟小丫頭多點單獨相處的時間啊?

「她們說了要來嗎?」

「不用說的,我們學校人多,大鍋飯大鍋菜,油水不足,有時去得晚了還打不到飯,她們一般每天中、晚兩餐都過來。」

「好,知道了。我看看如果有魚供應,再買條大魚給你們補補怎麼樣?」

「不要了,家裡捎有魚乾蝦干來,我們經常吃的。」

「顧大廚」的勇敢無畏無須質疑,就怕他把魚弄得無法下口,浪費了不好。

兩人邊走邊說,一路遇著不少同學,有男有女,都和小曼打招呼,靦腆沉悶點的會錯開走,活潑開朗的就圍著兩人一起走,有點膽量的男生出於對軍人的敬佩,還跟顧少鈞搭話,女孩們一邊偷看顧少鈞,一邊勾肩搭背把小曼圈起來,笑著問這位帥帥的解放軍是不是親叔叔?

不怪她們這樣問,唐青山、唐青雲曾陪著兄妹倆去上學,她們都見過,那兩個是爸爸和叔叔,長得差不多一樣,這個不太像他們家的人,又是哪門親戚?是表叔嗎?

表叔

為什麼非得是叔?小同學,你們家真的沒見過年紀稍微大點的表哥嗎?

顧少鈞維持著內心的鎮定,聽到小曼解釋說是「大表哥」,仍覺得很不是滋味,可除了這樣還能怎麼辦?唯有盼著小丫頭快長快大,到十八歲,他這個未婚夫就可以大大方方亮出身份了。

星期六下午,鄭少鐮開著顧少鈞從省城帶來的車子如期而至,載著兩人回公道村,探望阿公阿奶。

除了從縣城果品站買的一些蘋果雪梨,顧少鈞從車后箱搬出來不少煙酒糖果,還有給阿公阿奶、小曼買的秋冬衣裳、鞋子。

小曼:

這人真是,都沒見過阿公阿奶,他也敢亂買東西。

顧少鈞卻說道:「我從少錦那兒拿到你們一張合影,又問過少錦,阿公阿奶實際身高,去商店裡讓售貨員幫忙,應該差不離。」

「這樣也行?」小曼表示沒話說了,不過,這時候的衣裳樣式還是以寬鬆為主,或許也可以的吧。

阿公阿奶是知道顧少鈞的,沒上前線之前他時常從省城捎東西過來,小曼都會跟兩老說明,他下了戰場,成為戰鬥英雄凱旋而歸,鄭少鐮也有告訴阿公阿奶,因此兩老這會見著真人,高興得什麼似的,拉著顧少鈞的手問寒問暖,阿公立刻吩咐莫承福趕緊殺雞宰鴨整飯,再通知族裡長輩們來陪席,阿奶更是忙前忙后,栗子花生、果脯肉乾、小曼自製的水果罐頭恨不得把家裡所有能吃的都搬到顧少鈞面前,不停地勸他吃,又喊鄭少鐮給表哥泡茶,好好陪著表哥,鄭少鐮覺得自己被冷落被忽視了,內心腹誹:不就上了個戰場嘛?不用這樣吧?我也挨著戰場的邊了,都沒見你們對我拿出像這樣一半的熱情!

顧少鈞感動之餘十分慶幸:幸虧有善良質樸的阿公阿奶護著小曼,真是太感謝了!

家裡有客,村鄰們就愛來串門湊個熱鬧,農村人率直不含蓄,老老少少圍觀了還評論,顧少鈞今天沒穿軍裝,大家也就少了一分敬畏,見他高大俊美,老成持重,長得比鄭少鐮還要精神,個個嘖嘖讚歎,有的直接問他多大年紀了?家裡兄弟幾個?娶沒娶媳婦顧少鈞縱使了解鄉村習俗,也有些受不住,趁著阿奶給大家發糖果的當兒溜出院門,看見阿公和小曼在門口,阿公遞給小曼一個瓶子,叫她快去快回,小曼就轉身走了,顧少鈞忙和阿公打聲招呼,跟上小曼。

小曼轉頭看他一眼,笑道:「你怎麼出來了?鄉親們喜歡你呢,你比鄭少鐮受歡迎1

顧少鈞苦笑:「不會每次來,他們都這樣吧?」

「誰那麼有空啊?我們農村人重禮節,第一次來,大家表示歡迎就這樣,第二次來,可沒人愛看你們了。」

「這禮節重的,承受不住啊1

「那你還要來?」

顧少鈞抬手揉搓一下她的頭髮:「不入虎穴,蔫得羊羔?」

「噗!你這什麼比喻啊?」

「假想公道村是個虎穴,你是落入此中的羊羔。」

小曼不作聲了,輕嘆口氣。

顧少鈞沒有拿開手,安撫著她的頭頂,柔聲道:「我們現在去哪?」

「去莫水霞家,她在公社中學讀書,今天也回來了。她打籃球的,腳不小心扭傷,找過我阿公拿藥酒,阿公當時不在,這會讓我送過去。」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