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三十七章 看在手足份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七章 看在手足份上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三十七章看在手足份上

走過莫家院子,小曼指給顧少鈞看:「這就是你說的虎穴,我在這個院子里長大,長到十一歲還是懵懂無知,將他們當成至親,甘願承受他們的奴役、打罵。而我所謂的親生父母,得知孩子抱錯,並沒有第一時間來看我,為了他們養女的暈倒病,決定放棄我。抱養我的那對夫妻也為了他們親生女今後的前途,想方設法要將我毀掉,我就這樣成了兩邊都嫌棄厭惡的孩子如果不是阿公阿奶在緊急關頭把我帶走,與他們斷絕關係分家另過,現在的我早已經毀了,變成沒人願意多看一眼的醜八怪。」

顧少鈞之前在京城家裡聽爺爺奶奶說過小曼離奇而辛酸的遭遇,就十分氣憤心痛,但他只是了解到養父母虐待小曼,此時親耳聽見小曼用如此平淡的口氣述說至親的遺棄、養父母的殘忍,內心更是揪作一團,疼痛難忍,恨不得將小曼抱起來,用力揉進自己的心裡骨肉里,好好疼惜愛護,從此再不允許任何傷害靠近!

顧少鈞極力控制著自己,難受得說不出話之際,那扇院門卻開了,劉鳳英挽著個籃子走出來,看見小曼,她楞了一下,立刻撲上來:

「小曼!我的小曼啊!你終於肯回來看媽媽了?媽媽想你啊,我的好閨女1

小曼翻了個白眼,明知劉鳳英臉皮厚,每次見到她這樣還是受不了。

顧少鈞將小曼攬在肋下帶過一邊,劉鳳英撲了個空,抬頭接觸到顧少鈞冰冷如刀的目光,不由得打了個寒戰:「你、你是誰?為啥跟著我的小曼?」

「閉嘴!你跟小曼毫無關係,沒有資格提她!退開,離她遠遠的1

「我怎麼沒有資格?我養了她十一年,沒有生恩有養恩,我們是母女,母女你懂嗎?你個外人啊1

劉鳳英一邊說一邊又要朝小曼走去,才剛抬起腳,忽覺雙腿彷彿被利刃割過,痛得她大叫一聲,撲跌在地上。

小曼抬頭訝異地看著顧少鈞:「風刃?」

顧少鈞唇角輕牽:「顧家傳承古武,我只是初級領悟,功力不夠,如果是祖父,可以隔肉斷筋,將人廢了表面還完好如初。」

「哇,顧爺爺那麼厲害?那你現在是,」小曼朝劉鳳英看去,見她兩邊褲腳各有一道橫向細縫,像被刀片割過,沒有血跡,顯然顧少鈞的風刃只能阻止她邁步,不能傷及皮肉。

劉鳳英索性坐在地上撒潑大哭:「我不活了啊!我招誰惹誰了?自個養大的閨女不孝順,還叫人打我啊老天爺,你開開眼哪1

旁邊很快聚攏來一些老老少少,莫水霞家的幾個弟妹也來了,喊著「小曼姐」,圍在小曼身邊,小曼把藥瓶子遞給莫水月,讓她拿回去給她大姐先塗擦著。

劉鳳英看見了藥瓶子,心裡一動,停止了哭鬧,從地上站起來,嘴裡喊著「小曼閨女你聽媽說」,瘸著腿又要朝她走來,小曼感覺到顧少鈞氣息一冷,伸手挽住了他手臂,為劉鳳英損耗內力根本不值得。

站在小曼另一邊的莫志遠拿著個彈弓玩耍,見小曼靠近身邊高大的男子,以為她害怕,便舉起彈弓一石子打在劉鳳英腿上,阻止她近前。

劉鳳英痛得又跪坐下地,大聲嚎哭:「小曼啊,你不能這樣!你既然學了醫,會扎針,用藥也很靈,把莫承福那個神經都給治好了,你就應該可憐可憐小強小鳳,他們可是你的弟弟妹妹啊,是你從小背著抱著長大的,看在手足份上,你救救他們吧!只要你治好他們,就算是你這輩子對媽媽的孝心了,媽媽求你了!媽媽跪下來,給你磕頭了,好不好?」

旁邊圍觀的有幾位阿婆大媽嬸子,都罵劉鳳英:「你幹什麼?快起來,長輩給小孩下跪,你這是存心要折她的壽呢1

「死爛婆娘啊,就是這麼壞心眼1

韓大媽在門口晾曬菜乾,聽見動靜也走了過來,看見小曼在場,哪有什麼不明白的?朝著地上的劉鳳英就罵開了:

「劉鳳英你個歹毒心腸,你是做夢都想害小曼啊,五六歲就給你幹活,你養她哪天?她吃的全是她自己的力氣!唐家父母幫你養大了親閨女,嬌貴得跟個公主似的,你倒好,把人家的閨女當丫頭使喚!你有什麼臉面叫小曼閨女、要她孝順你?你配嗎?劉鳳英你簡直是丟我們女人的臉面你知道嗎?你還不如去死呢1

一位阿婆也氣憤地朝劉鳳英呸聲:「一粒老鼠屎壞了一鍋湯,我活了七十歲,公道村從來沒出過這樣歹毒的女人,都恨這個莫國強,娶的什麼媳婦兒,帶累我們村女人名聲1

另一位身材肥壯的大媽聽了韓大媽和阿婆的話,臉上現出恍然大悟的表情,猛地一拍巴掌,大喊道:「哎呀,真讓你們說對了!丟我們公道村女人的臉,敗壞名聲了!我家大閨女看中個對象,都答應談婚事了,人家父母來這麼一句公道村的姑娘啊?再看看吧,可要慎重!老娘還琢磨著他什麼個意思呢?敢情,是在這兒啊!劉鳳英你個倒霉女人,瞧你乾的好事,我踩死你1

那胖大媽是個彪悍的,還真的上前就朝著劉鳳英狠踩幾腳,劉鳳英想爬起來反抗,卻不是對手,被胖大媽又踩又捶,爬都爬不起來,只能嗷嗷哭叫。

鬧騰中,韓大媽拉著小曼走回她家,顧少鈞跟隨在後,韓奶奶身體好的時候,韓大媽也曾隨過軍,看出來顧少鈞是個當兵的,很熱情地和顧少鈞談說一會,又打了油茶,招待他倆吃得一碗,才放他們去莫水霞家。

在莫水霞家坐了半小時,秋小虎奉阿公命跑來催他們回去,兩人就起身告辭,並遵照來時阿公的叮囑,邀請了莫水霞的阿爸去家裡吃晚飯。

農村習俗,請客吃飯只需喊那家的頂樑柱就行了,至於頂樑柱喜歡帶幾個小兒女一起去,全憑他做主。

路上,顧少鈞對小曼道:「我看見了,你對公道村有感情,這裡的人們也很愛護你。但是那個莫家,至今還想著要利用你,尤其那個女人,太令人厭惡!不想她靠近你,虐待、傷害兒童是重罪,把她關進監牢,一輩子不要出來1

小曼說:「唐書記把莫國強拿去勞教了,但那有什麼用?他是個殘疾人,在監獄里也會被照顧到,做力所能及的工種,風不吹雨不淋,有吃有喝,有規律的生活,不誇張地說,只除了不自由,比在家當農民還舒服!如果把劉鳳英也弄進去,估計她也樂意。但是那整個家怎麼辦?他們夫妻倆弄出來的爛攤子,誰替他們收拾?連唐雅萱都不肯回歸這個家,不願意幫親生父母承擔責任,兩個殘疾兒女,三個年幼孩子,推給社會嗎?當然不可能!自己做的孽自己消受,劉鳳英這輩子都得跟她的孩子們綁在一起,比坐牢要辛苦些,不過也有好處,至少骨肉團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