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三十八章 故意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 故意的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第二百三十八章故意的

顧少鈞嘆口氣,自家小丫頭太過善良,怎麼辦?

小曼聽到他酷似上輩子的嘆氣聲,又被戳中內心柔軟,很自然熟稔地拉起顧少鈞的手,撓撓他掌心,笑著說:「我知道有一種功法,或許能促進你的風刃威力,要不要試試?」

顧少鈞瞬間心跳加速,驀地合攏手掌,將那隻柔軟白嫩的小手抓握住,不自禁地想做點或說點什麼合時宜的,後頭忽然竄出個秋小虎,大聲嚷嚷:「小曼姐,我我我,我跟著阿公,把太極拳招數全學會了1

顧少鈞:

這孩子,肯定是故意的!

晚飯後,顧少鈞和大伙兒坐一起喝茶閑話。請大家看最全!

唐青山給阿公捎來的一套茶具,阿公很喜歡,也是受唐青山的影響,阿公喝茶上癮,這兩年因為擺脫掉莫家院子那一干人,三口之家的生活稱得上是穩定安適了,阿公不再像從前那樣做什麼都是緊趕慢趕,煮茶待客像模像樣。

小曼收拾碗筷洗刷乾淨,也搬張小板凳,挨坐在阿公身邊,蹭杯茶喝,順便聽大家談說新頒布下來的國家政策。

就是分田到戶唄,莫支書興奮地說,今年秋收過後就拉線劃分田地,本村好水田不算少,初步估算每個人口能分到一畝七八分,田地分到各家之後,生產隊還是存在的,不過僅限於修水利、通河道時集體出工,其它時候各干各的,什麼時候出工、愛干不幹,生產隊長都不管了,也不記工分了,田地里出產的糧食,除了年底交一定數量的公餘糧之外,都歸自家!

這麼一來,可就大大激發了農民的積極性,人勤地不懶啊,只要努力肯干,多顧著田地,還愁糧食不豐收?而豐收了,自然就有利可圖!

有了利益,富裕日子還遠嗎?

大伙兒談論著大好形勢美好前景,心情舒暢,笑聲朗朗。

小曼推了推阿公,輕聲道:「阿公,田地都承包了,隊里有些山林坡地什麼的,估計都要發放給人承包,你還記得我說過的么?前面那個山坡」

「記得了記得了,慢慢來1阿公笑呵呵的。

「太慢可不行1

「阿公跟關隊長提過了1

「哦,這還差不多1

小曼還得一步步往上讀書,她倒是想索性把阿公阿奶帶出去,方便求學,但阿公阿奶已經愛上他們剛築建起來的這個家,不捨得離開,上次唐奶奶提出在京城給他們找個四合院,也能種菜種花,阿公卻說:「京城院子肯定是好的,可沒有我們這樣的高山深林,不習慣呢1

小曼心知阿公這輩子都不會想丟下他的草藥,但他畢竟年紀漸長,總是攀山越嶺鑽深林,萬一出個什麼事,自己在外頭讀書又不能立刻趕到,那就索性包個山頭,讓阿公轉為種植藥材,阿奶也可以幫幫他,兩老相伴勞動,可以讓莫承福跟他們一起搭夥干,就不用太辛苦。

至於種植的藥材,小曼已經在寶珠空間葯圃里育苗,藥效絕對比山林里野生的藥材好上幾十倍,到時候價錢低不了。

幾個年輕人圍坐到顧少鈞身邊,談說的是行軍打仗的話題,大家情緒高漲,氣氛熱烈,顧少鈞偶爾看一看小曼,見她乖乖坐在阿公旁邊,祖孫倆一會兒小聲交談,一會兒認真傾聽莫支書說承包田地的事,四隻眼睛都亮晶晶的,禁不住好笑,心裡暗嘆:想要把小姑娘拐走,目前來看是不可能的了!

再說劉鳳英,原本就是想趁星期六,唐雅萱會回外婆家住一晚,她也趕緊回娘家找唐雅萱拿點錢買油鹽,不料在門口遇到小曼,套近乎不成,被顧少鈞的初級「風刃」打得腿骨發麻,又挨韓大媽等人的罵、胖大嬸一頓揍,索性癱在地上哭嚎裝死,等人都散完了,她才爬起來,腿腳卻真的不利索了,只得找了根木棍拄著,氣恨恨一邊罵一邊瘸腿慢慢走,等她捱到娘家,天也黑透了。

唐雅萱迫於學校輿論,星期六不得不離校「回家」,實際上她哪裡還肯回莫家,用錢跟劉鳳英娘家嫂子租了一間房間,星期六就回來住一晚,第二天像別的學生一樣返回學校,公道村,她發誓永遠不會邁進一步!

看見劉鳳英來了,唐雅萱並不關心親媽怎麼是這個倒霉相,她一言不發,皺著眉頭從口袋裡掏出一張五元面票扔給劉鳳英,就把門關上,話都不願意跟劉鳳英說半句。

劉鳳英看著地上那張錢,堵在胸口的怨氣也就消了,彎腰撿起來藏進口袋,湊到門邊去,隔著門板好言好氣和親閨女說話。

唐雅萱起先不理會,後來聽到劉鳳英說小曼今天從縣城中學回村了,不僅有解放軍開車送她回來,還有個以前沒來過的,長相更精神更俊美的年輕人陪著她在村裡散步,唐雅萱的心情頓時就激動不平起來:這一切,從前可是自己享受到的待遇,現在卻都沒有了!都怪那個莫小曼!她為什麼還活著,為什麼不死絕了,非得跑出來奪走自己的幸福?!

唐雅萱恨恨地擦了把眼淚,打開房門讓劉鳳英進去,細細詢問她:跟著莫小曼一起回村的人長什麼樣?劉鳳英比劃半天也說不清楚,最後把兩隻腿伸出來給唐雅萱看:

「陪在小曼身邊那年輕男人,聽他說是顧家,學的什麼古武。看看,他不讓我走近小曼,一揮手,也不知怎麼弄的,隔幾步遠都能把我褲腳劃破,跟刀割似的,幸好皮肉沒傷著,可我這腿痛到現在都沒好,嚇死個人1

「顧家的?學古武?」

唐雅萱嘴裡喃喃道,臉色驀然發白,心如刀割:「難道是少鈞哥哥?不不!不會的!少鈞哥哥是我的!我們多年感情,他對我這麼好,我的心意他全知道,他是作風正派的人,絕不可能變心1

如果不是劉鳳英瘸著腿不願意摸黑走路,唐雅萱真想立刻跑到公道村去,看看那個人是不是她的少鈞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