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三十九章 臉色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三十九章 臉色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三十九章臉色

這一夜,唐雅萱輾轉難眠。

兩個女孩換回身份,她仿似失去了全世界,包括和少鈞哥哥的婚事,這是最讓她不能接受的!之前是不願意多想,因為少鈞哥哥曾經說過:她還應該把精力放在學習文化知識上,而他,也有他為之奮鬥的事業,談婚論嫁遠得很,等長大了再說,所以她覺得,就算少鈞哥哥知道了小曼,那也不過是個跟自己同齡的十幾歲女孩,急不來的事,他不會有什麼想法,可是現在如果劉鳳英說的那個人是他,他真的到了小曼身邊,就不能當平常事對待了!

唐雅萱越想越焦慮不安,禁不住又埋怨起吳曉文來:媽媽就是優柔寡斷,非得讓自己再呆在鄉下一個學期,可是有用嗎?爸爸還不是照樣不聽她的,哪裡敢跟爺爺拗勁、拖延上任?他簡直就像火燒屁股一樣,巴巴兒跑去了那個貧困地區上班,像有人跟他搶似的!卻平白害得自己沒能儘快返回省城讀書。

如果自己現在已經在省城,媽媽就多一雙眼睛一對耳朵,少鈞哥哥一回到省軍區自然能馬上知道,母女倆總有辦法阻止他,不讓他和小曼接觸!

媽媽和外婆說的,大家族聯姻,女方不僅要求外表端莊美貌,還要求氣質修養、眼光格局、心思智慧等等,自己是從小就為顧家培養的媳婦兒,莫小曼在農村長大,除了餵豬就是砍柴,心裡只惦記著一日三餐,她拿什麼跟自己比?

唐雅萱整夜思前想後不合眼,倒是跟她惦念的少鈞哥哥合了一次拍:少鈞哥哥也整夜未眠,在公道村小曼家院落里,獨自伴著秋風夜露,在月色清輝中反覆練習功法。

這是小曼花費了不少時間,特地從空間秘笈中抄錄出來的一部功法,適合古武者習練,以顧少鈞目前的功力勉強能用上,鄭少鐮就不行了,只能老老實實先把「孫氏太極」練出個境界再說。

初次習練功法需要精神高度集中,是以沒人打擾顧少鈞,由著他獨自一人研磨參透,他資質頗高,加之小曼給他喝的靈泉水是黑山靈君指點過的三層旋渦靈泉,顧少鈞都吃過小泉池的六粒蓮子,體質不同一般,能消受,靈泉里還偷偷化了一粒對練武有輔助作用的丹丸,是以上古功法一入手他便能掌控,運行三遍即順暢自如,漸入佳境,渾然忘記了時間,連雞叫聲都被忽略掉,直到天色微明,院門外公路上車輛行駛逐漸增多,他才收式停止練功。

看看自己渾身上下沒有一根乾絲,像剛從水中撈出來似的,不禁啞然失笑,直接走到井台邊打水沖洗,清涼甘洌的井水從頭衝下,十分愜意舒服,他上癮似的一直衝了十幾桶才罷休。

上午十一點多鐘,唐雅萱急急忙忙趕到公道村,顧少鈞、鄭少鐮和小曼已經離開,唐雅萱纏著阿公,問知來的兩個年輕人,其中果然有一個叫顧少鈞,頓時整顆心跌落谷底,咬著唇又恨又氣:恨小曼,氣自己,明明一夜沒睡已經支撐到天亮了,偏偏眨巴了一下眼睛,就直接睡了過去

小曼搶走了唐家孫女的身份,還不滿足,她還要公然搶走少鈞哥哥,實在太過份!唐雅萱覺得自己不能坐以待斃了:京城爺爺奶奶支持小曼,那是因為親情,但男女之間的感情,可不是他們能說了算!

自己做了少鈞哥哥六七年未婚妻,他對自己一直是那麼呵護寵愛,就像爸爸媽媽所說,感情是積累起來的,越積越深厚!莫小曼和少鈞哥哥之間目前還是一片空白,她憑什麼得到少鈞哥哥的疼愛護送?

唐雅萱痛定思痛,決定立刻去公社郵局發電報,告訴媽媽自己病了,讓她寄錢來,直接買車票回省城去,再不要呆在這閉塞偏僻的窮地方!

而此刻的吳曉文媽媽正在去灃城的車上吳父又病倒了!吳母打電話來催,吳曉文只得請假探望父親,單位領導給是給她批假了,卻不知為什麼,把一張臉拉得老長,對她動不動請長假的作派給予嚴肅批評,說的話很不好聽,再沒有了之前的寬厚和善。

有求於人,吳曉文雖然氣悶也只能暫時忍下,坐一天火車到達灃城,看見父親躺床上要死不活,母親頭髮又白了許多,心情越發鬱悶難受。

說得板上釘釘,要回京城,結果落了空,又從年頭到年尾地各種努力找補,也無濟於事,一家人停滯在灃城處境尷尬,不僅吳父吳母心焦,吳曉陽夫妻也一個白臉一個黑臉抱怨不止,甚至那些個已經長大知事的侄女們,原先對吳曉文的崇拜敬慕,早換成了鄙夷不屑,進門碰面給個大白眼,連姑姑都懶得喊了。

吳曉文很生氣,吳母也呵斥孫女,責罵大媳婦不會教導,楊倩容扯出個譏諷的笑臉:

「這也怨不得她們吧,姐兒幾個本是千金小姐的命,卻打小在農村長大,天天割草撿牛糞,多慘哪!聽說姑姑有辦法把她們帶回京城,她們就寧可自己不吃不穿不用,省下國外寄來的銀錢各種好東西,全都貢獻出去了,到頭來卻是竹籃打水一場空!誰受得了啊?您看爸都病倒好幾次了,這姐妹幾個還能好好兒沒給您出事兒,已經很不錯嘍!難道就興人家言而無信、白拿了錢物不辦事,我們卻是連露個臉色都不行?」

吳曉文聞言,羞惱道:「我這些日子吃力不討好,還不都為了你們?情況有變化我能怎麼樣?又不是神仙,哪能誰人都聽我的!你別胡說八道,誰拿你錢物了?」

楊倩容撇嘴:「喲,事兒辦不成就不成嘛,這還賴起帳來了!前邊兒我們是不知道,可自打上次爸生病你回來,從媽手裡拿走了多少,別打量誰沒看見!光是這三兩個月里,吳曉陽就給你寄過兩次錢,每次一千,說是給人送禮用!我們家因為那點海外關係遭難,如今政策寬鬆了,能得他們補回來一點銀錢,可也不是金山銀海,一大家子人呢,空著肚子,把買米糧的錢都省出來供你在外頭花天胡地,還能不記得清清楚楚?不過你放心,大家都姓吳,拿就拿去了,總不至於追著你吐出來1

「你、你怎麼能夠這樣說話?太沒素質了1

吳曉文臉都氣紅了,她這段時間確實花費大了點,可那不都是為了吳家、為了她們的事嗎?

要是京城還給匯錢來,吳家的錢她連看都不帶看的!

可是自從浩浩回京城上大學,京城匯往g省的補貼就徹底斷了也許沒有斷,小曼還在莞城平縣,可惜她不跟自己一條心,不肯到自己身邊來,老太婆就不給補貼!

吳曉文咬了咬牙,內心發恨:那丫頭一身的反骨,怎麼會是自己生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