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四十章 朋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章 朋友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第二百四十章朋友

「行了,少說兩句,青雲如今仕途不順,曉文正犯難呢。請大家看最全1

吳母輕描淡寫地責怪大兒媳婦兩句,掏出二十塊錢,打發她去買菜做飯,然後看著吳曉文問道:「有沒有給青雲打電話,告訴他你過來看望你爸?」

吳曉文垂著眼帘點了點頭,鼻子有些發酸:打了電話又怎麼樣?現在的唐青雲像變了個人,都不聽自己的,非要硬撐著去窮山區上班,還逞強說什麼不出政績不出山,一個月都不回一次省城,不關心家庭妻子,對岳父母更是不管不問,告訴他岳父生病,他只說你代表全家去看看吧我實在沒空,就沒了下文!

吳母嘆了口氣:「青雲這是冷了心,在跟他父親賭氣呢。唐仁騫怎麼能做到這麼絕情?就為那點子事,真的把兒子兒媳扔在邊遠地區不管!年輕時那樣精明個人,到老了也變糊塗:這是懲罰嗎?這簡直是犯蠢!有幾人能活過一百歲隻手遮天一輩子?延誤了兒子兒媳的前程,將來對孫子孫女有多大影響啊?真是的1

吳曉文用手帕擦了擦眼睛:「我那些同學朋友也這麼說,顯而易見的道理,他們兩老應該也是明白的,只為了給小曼出口氣,就這麼壓制我們媽媽,真懷疑我和那丫頭八字犯沖、前世冤家對頭,她這輩子是來跟我討債的1

「也不能這麼說,把她扔在鄉下受苦十幾年,雖說不是故意的,可讓她看到萱萱過的那樣安適日子,終究是意難平!之前我也教過你的,讓她抱怨幾句就算了,多哄哄她,你是當媽的,跟個孩子計較什麼?」

「我哪有跟她計較?一直都是好聲好氣跟她說話,不辭辛苦地,跟著青雲往她讀書的學校跑了十幾二十趟,可她就是那副態度,榆木疙瘩似的葷素不進,對我冷冷冰冰甩臉子!媽媽您都沒瞧見,她用那種眼神兒看著我,真的就是看仇人一樣!這還不算,她還挺有本事,把浩浩完全給收買,撥拉到她身邊去,唐青雲也聽了她的話,被唐青山搶走女兒都不吱聲了,老太太幾次三番千里迢迢從京城來看她,把她寵得什麼似的現在整個唐家把她當寶貝疙瘩,為了她,嫌棄我孤立我!我們這麼多人回不了京城,根源就在於她,都是她給弄的!學得兩手中醫就驕傲自大,感覺自己好了不起,讓她過來給爸爸診看一下,這可是她親外公,她說拒絕就拒絕了,都不容我多求幾次!您看看她,就是個沒教養沒心肝的壞丫頭1

吳母沉吟道:「你上次來,說你婆婆方蘭青皮膚白嫩紅光滿面,比過去沒病時還要精神,她還能幾次三番千里迢迢地跑南竄北,那就表示好全了?病根都除掉啦?如果真是這樣的話,你那親生的閨女,她是有資格驕傲的!唉,真是可惜了啊1

「可惜什麼?」吳曉文撇嘴:「媽,她都要把我氣死了1

吳母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慈愛地伸手替女兒理一理頭髮:「父母生養孩子呢,是不求回報的,只有無條件的疼愛。曼曼,她始終是你的女兒,她不會真的要氣你。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孩子,只要你疼她愛她,像對待萱萱那樣待她,母女連心,她總會回應你的!記住要有耐心,畢竟你和她隔了十幾年才相見,還要多動動腦子,她最喜歡什麼?最依賴誰?可以從那方面入手,逐步感化她。你爸爸這個病,是頑疾了,醫生都沒有辦法了,進醫院也是老樣子,只讓慢慢將養著。媽媽老了,能有多少天活頭?盼只盼啊,能和你爸爸好歹堅持到回京城,把你兄弟們安頓好,給子孫後代一個出路,就滿足了。不行的話我們老吳家,可真算完嘍1

吳曉文看著母親花白的頭髮、憔悴傷感的面容,心裡貓抓似的難受,暗暗發誓:不管用什麼辦法,這次回去一定要做成兩件事,一是找小曼給父親看病抓藥二是儘快促成吳家返京,唐家不管找別人去!條條大路通羅馬,京城有權有勢的可不止他唐仁騫一個!

還別說,人的潛力就是這麼激勵發掘出來的,吳曉文賭氣放開一直緊抓不放的唐家這條粗繩,回到省城立刻馬不停蹄地四處聯繫朋友,尋人脈找關係,幾天下來不僅頗有進展看到了希望,還讓她打聽到不少京城裡的事情。

其中一件引起她注意的就是白家,白立華回京了,被安排在國家部委工作,白老爺子最近病癒出院,有小道消息說:白立華明年可能要出任某個直轄市的市長!

這是要下來積累經驗撈資歷了,為將來提上去做準備!

吳曉文不由得眼眶泛紅,一口銀牙險些將紅唇咬破:看看別人家是怎麼對待兒子的?一下來就是直轄市的市長,多麼高的!唐青雲呢?當初直接就是那種下農村的工作隊,然後是公社書記,然後是縣裡,一步步爬到個破地委書記,好不容易熬過三年,還要塞去更窮的地方再熬三年!

唐青山都是遼州省長了,唐青雲,他難道就不是唐家親生的嗎?

給吳曉文這個消息的人同時把白立華的電話號碼告訴了她,吳曉文猶豫了兩天,撥通了白立華的電話當年兩人分手並不是彼此的原因,而是家長不懂感情粗暴干涉,他可是說過的,夫妻不成朋友在,會永遠將她記在心裡!

又一個星期天,小曼回公道村看阿公阿奶,順便在阿公的藥材房裡搜羅半天,給抓了十副草藥,帶去縣城打包寄往莞城,由莞城的鄭少鐮轉寄去灃城,給吳老頭。

就是這麼矯情,小曼不願意搭理吳曉文,連她娘家都不想有牽扯。

這十副草藥,還是看在浩浩說得挺有道理的份上,才給抓的。

浩浩電話里說,不管吳外公人品如何,他確實有真才實學,我們華夏國經過這場紛亂,人才流失嚴重,尤其是對文史頗有研究的老教授老專家,好像沒有多少個了,如能治好吳外公,讓他發揮餘熱,把肚子里的學識傳授給下一代,不失為一件有意義的事!

小曼按照孫氏醫典上的秘方撿葯,全部用阿公山上採回來的藥材,只用了些許晒乾的空間荷葉做藥引子,這副葯,也是千金難求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