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四十一章 故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一章 故人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四十一章故人

吳曉文接到了唐雅萱的電報,得知女兒又生病了,心裡雖然很擔憂惦記,可是看看領導那張拉長的馬臉,開不了口再請假去探望,只好打算著給唐雅萱多寄些錢,再寫個信交待她不要依賴小衛生室,一定得去公社以上正規醫院檢查用藥,花錢不要緊,身體才最重要,堅持到下個學期,就接她回省城!

回京城的事有了眉目,吳曉文心情明朗不少,經歷小曼的生硬冷落,對比萱萱的柔順暖心,她算是明白了,母女也是講究緣份的,八字相衝,再怎麼努力也白搭,這輩子怕是靠不了親生女,幸好她還有萱萱,俗話說得好啊,哪怕是只小貓小狗,養大了它都會報恩,自己從小寵愛疼惜的女兒貼心貼肺的,這才叫一條心。

浩浩打來電話,說他已經把外公病情癥狀告訴姐姐,姐姐答應給抓藥寄過去,估計十天半月之內灃城那邊就能收到。

吳曉文又鬆了口氣,總算浩浩還有點良心,可這也是自己找了他無數次,電報、電話輪番上,把他逼急了才肯開口找他姐姐。

以前浩浩雖然淡漠,對媽媽卻絕不是這樣態度,小曼回來之後他就變了,不用說,是小曼影響了他,把他帶歪了。

兒女疏遠,連青雲也不理解自己,吳曉文想一想就心浮氣躁情緒不好,再思及唐老太太在這其中扮演的角色,更是恨意綿綿怨氣衝天果然禍害遺千年,當初為了阻止自己和青雲結婚,什麼手段沒用上?連親生兒子都捨得推出家門,發落到那麼遠的偏僻窮山區,夫妻年紀不大剛結婚什麼都不懂,以至於孩子生在外頭被抱錯,究其根由,還不都是老太婆弄的?要是她不使惡,讓夫妻倆呆在京城,至於嗎?如今倒是把所有過失全推到自己頭上,心狠手辣的老女人,就不是個好東西!那麼嚴重的災病,竟然沒死,還能活回來!

都是那野丫頭多事,跟石頭裡蹦出來似的什麼都不懂,分不清親疏遠近,專幹些跟親父母作對的事兒!

唉,上輩子是做了什麼孽啊?生出這麼個剋星,吳曉文每每想著想著都能慪死自己。

兩個孩子都不在身邊,京城也就不再給生活補貼,光靠工資是養不起保姆的,吳曉文雖然不情願,但獨自一人確實也沒多少活兒,就辭了保姆,日常洗衣裳打掃衛生自己干,吃飯問題倒是容易解決,去街上飯店就可以了。

這天吳曉文剛走出單位大院,見守門的老張頭正跟一個穿軍裝的年輕人說話,年輕軍人身姿挺拔外形俊逸,看上去跟顧少鈞差不多年紀,吳曉文不免多瞧了兩眼,心裡禁不住輕跳:怎麼,這英俊的年輕人,竟令她有種遇見故人的熟悉感覺?

老張頭看見吳曉文,笑著對年輕軍人道:「我們單位姓吳的好幾個,這是吳科長來了,看看是不是你要找的人?」

年輕軍人側轉頭,臉上露出笑容,愈顯清俊明朗:「您是吳曉文阿姨吧?我是白俊帆,白家的小帆,吳阿姨還記得我嗎?」

吳曉文微微張著嘴,驚訝地看住白俊帆:「天哪,原來是小帆!小帆你長這麼大了,我那會看著你,還只有那麼點高1

白俊帆走上前來和吳曉文握手,笑著道:「記得小時候過年,吳阿姨給我一個紅包,就說過要快長快大哦,怎麼現在小帆長大了,吳阿姨不高興嗎?」

「高興,我當然高興1吳曉文笑聲清脆,喜上眉梢,抬手輕拍白俊帆的肩膀:「這孩子,長得真好!猛一看我都眼花了,要不是這身軍裝,還以為你立華叔叔來了呢1

白俊帆瞭然道:「我二叔倒是真想來看您,只是他現在太忙了工作、家裡兩頭顧,爺爺身體才剛有點起色,還得他時常守護在旁邊,總之就是,脫不開身啊1

「我知道,我知道,你二叔性格溫醇是個好脾氣,對長輩孝順又聽話,你啊,得學著點。」

吳曉文說這話時笑容微僵了一下,有點言不由衷,當年要不是白立華太過孝順聽話,兩人好好的也不至於分手。

「我會的。」白俊帆指了指停在路邊的車子,對吳曉文說道:「前天二叔給我打電話,說吳阿姨在g省省城,讓我務必過來探望一下阿姨,部隊紀律嚴,我直到今天才能出來,真是對不起!車上還有點東西帶給您,我過去拿1

「哎呀,真是太客氣了。小帆能來看我,我已經很高興,還買什麼東西啊?」

「二叔記得吳阿姨的喜好,特地交待我去華僑商店,一定要用心仔細挑眩我一個當兵的,本就不會買東西,更談不上挑選,只好請了商店經理幫忙做參謀,很儘力了!吳阿姨您看看合不合意?不合的話咱們去換,可不要告給我二叔知道1

白俊帆說這話時,那有點惶然討好的表情,逗得吳曉文咯咯笑個不停,無比的開心歡暢,似乎又回到年輕時代,那時候的白立華,就是這般寵著她疼著她,樣樣都做到令她合心合意,不忍令她有半分遺憾!

帶著白俊帆上樓回到家裡,吳曉文殷勤地給他泡茶,削蘋果,兩人坐在沙發上說著話兒。

「我和你二叔通過電話,聽聲音倒是沒變,他也不肯跟我說實話,但這些年他去了極北邊的農場,一定吃了不少苦頭,也不知道變成什麼模樣了?」吳曉文嘆息。

白俊帆安慰她:「吳阿姨放心,我前陣子回京見著了:我二叔是遭了罪,看起來有點蒼桑,面相老了些,不過身體還不錯,長年勞動鍛煉的吧,挺健壯的。」

「是嗎?那很不錯啊,能保持健康就行1

「倒是吳阿姨您,隔了這麼多年,還是這樣年輕漂亮,就像剛昨天才剛見過您似的。我二叔要是看到,會更加安心。」

「這小子,取笑起你吳阿姨來了1

兩人笑了一陣,白俊帆又道:「二叔回到京城就打聽了些吳阿姨的情況,知道吳阿姨有一雙可愛的兒女,他們,還沒放學嗎?」

吳曉文唇角抽了抽,嘆口氣:「他們啊,都各過各的去了,不在我身邊1

白俊帆微怔:「這是怎麼說的?兩個弟弟妹妹年紀還很小吧,他們能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