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四十三章 第一印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三章 第一印象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第二百四十三章第一印象

吳曉文倒是沒有偷懶,把所有事情都推給白俊帆去,加之她本身也喜歡逛商店,當即就和白俊帆一起上街,買了不少女孩吃的用的,分成兩份,帶去給唐雅萱和小曼。

有吳曉文作主,白俊帆除了搶著付錢,其它的就不好多說什麼,畢竟是女孩的東西,他總不能表現出比吳曉文還要懂。

只是,看著吳曉文為兩個女孩打點分裝物品,一大一小兩個旅行袋,明確指定最大、東西最齊全那個袋子給唐雅萱,莫小曼得到的袋子小了一倍,白俊帆再次暗嘆這位吳阿姨的奇葩從來只見骨肉至親,吳阿姨卻偏心疼愛養女勝過親生!

其實吳曉文的想法倒沒那麼複雜,也確實不是刻意而為,她知道小曼得唐奶奶關照,肯定少不了寄錢寄物,唐青雲還專門給租了單位房子住,無論是生活方面還是物質上都比唐雅萱強了很多,所以,做媽媽的自然多傾向唐雅萱一些。

白俊帆不了解這些,他自己也做過別人家的養子,養父母待他不錯,對他和楊柳兒不偏不倚,同等疼愛,但那是因為他們將他當成半兒半「女婿」,指著他養老送終的,而吳阿姨對唐雅萱的感情遠遠超過莫小曼,甚至談及莫小曼時還帶著厭煩,白俊帆琢磨著,這隻能說明一個問題:這對親生母女倆合不來!指不定,那個莫小曼也不喜歡吳阿姨!

省城到莞城的路上,白俊帆細細考慮,最後決定見到兩個女孩時各用一套說辭,對小曼,只強調白家和唐家世交關係,是以兄長身份來探望她,至於吳阿姨稍提一提就可以了。

華山公社中學,開著吉普車到來的白俊帆一身軍裝英俊瀟洒,幾乎吸引了全校師生的目光,讓走在他身邊的唐雅萱倍有面子,只可惜白俊帆不能久待,只和她寒喧幾句,交待完吳曉文叮囑的話語,就離開了。

白俊帆倒是想請唐雅萱下館子吃頓好的,改善伙食增加營養,只可惜這鄉下地方根本就沒有飯店,只好作罷。

唐雅萱雖然不滿意還得推遲到過年才能回省城,但媽媽讓這麼英俊出眾的白哥哥特地過來探望自己,她還是很高興的,白哥哥相貌風度並不比少鈞哥哥遜色,對她溫柔寬和、語氣透著寵溺呵護,帶給她的感覺十分熟悉親近,前些天因少鈞哥哥引起的創傷和失落感迅速得到治癒,看著周圍女同學羨慕得眼睛發紅,虛榮心更是極大滿足,唐雅萱依依不捨地送走白哥哥,在心裡將白哥哥放在了第二個重要位置,第一位,當然還得是少鈞哥哥,不到最後時刻,絕不放棄!

這個,關係到她能否重回唐家!只要爭取到少鈞哥哥的心疼憐惜,堅持娶她,那麼唐家就得看在顧家的面子上,承認她的身份,哪怕只做唐家養女,都比在莫家強一百倍!

此時的唐雅萱還不知道白哥哥是什麼來頭,所以沒有意識寄予厚望,對英俊的白哥哥僅僅是表現出小女孩單純的喜歡。

白俊帆去到平縣中學,他在吳曉文家裡看見過幾張小曼和浩浩的合影,有點印象,守在學校門口,很容易就從放學的人群中認出小曼。

小姑娘很會長,揉合父母的所有優點,承接了父親的精緻五官和母親的高挑身材,真人比照片中要俊俏靈秀得多,頭髮烏黑髮亮,皮膚粉嫩雪白,一雙眼睛尤其美麗,看人時如星子般璀璨透亮,目光流轉顧盼間卻又如同一汪春水,波光盈盈脈脈有情,可以想像得出,若是與這樣一雙美眸對視,不小心的話很容易就沉緬其中難以自拔。

縱使有過楊柳兒那樣的尤物,在部隊也不泛驕傲的高幹千金、漂亮的文工團女兵追逐,白俊帆在見到小曼那一刻,內心仍難免怦然悸動:小丫頭這完全是照著他夢中情人模樣長啊,才不過十三四歲,就這麼清艷絕俗撩人心魄,長大了還得了?

如果說開始時只是要完成任務似地拿下小曼,那麼現在,白俊帆改變了想法,他整顆心就像一面鼓起的風帆,銳意前進動力十足,完全不由自己了這樣的唐曼曼,堪配他白俊帆!他勢必要爭取到手,絕不能讓顧少鈞趁了先!

白俊帆深知初次見面第一印象尤其重要,因此他並沒有貿然直接走出去跟小曼搭訕,而是安靜坐在車裡認真琢磨,想著能有什麼法子,與小曼來一場邂逅,來不及營造美麗浪漫,至少給個深刻好印象。

老天遂人願,還真讓他如願得到了個機會。

隨著人們的驚呼聲,馬路那頭突然狂跑過來兩頭大公牛,撒開四蹄相互追逐,眼睛赤紅,一看就知道,這是牛打架了!

這年代縣城街道上車輛不多,出現牛馬羊並不奇怪,而縣中學過去不遠處是個剛興建的農貿市場,經常有鄉下牛車拉著農產品過來賣,趕車的通常是男人,有時候事兒辦完了,兜里也有了幾個錢,貪杯的就想聚一塊兒合夥整兩個菜喝二兩酒再回家,要喝酒肯定就得解開牛車,讓牛們也松活松活,畢竟此時耕牛是很金貴的,得善待。

沒了束縛的牛們聚一塊兒,偶爾會造反,頂角打架,滿大街狂追亂跑,這樣的情形,在學校門口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暫時還沒人管。

打架的大水牛狂奔來到中學門口,放學的中學生三五成群正在過馬路,有人發現了狂牛趕緊躲閃,更多的人根本就沒看見牛從哪邊來,也不知道該往哪個方向跑,這情形可說是驚險萬分。

莫小曼正走在馬路上,她聽力和視力都高於平常人,所以一般情況下不會耗費真元放出神識,發狂的奔牛從哪方位來她是知道了,但沒有躲開,反而在四散奔逃的人群中朝牛的方向穿行了幾步,並從斜挎的書包里取出幾顆硬糖,本意是想打中牛腿骨關節,阻止它們狂跑以免傷到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