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四十四章 不懂感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四十四章 不懂感情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第二百四十四章不懂感情

誰知當她和牛相差七八步遠正要投擲糖果時,卻被一隻有力臂膀攬住並帶進一個寬闊溫暖的懷抱里,只聽得一聲輕叱,感覺到抱著她的那個人聚攏神元蓄勁出擊,小曼趕緊提醒了一句:「那是耕牛,別打死了1

白俊帆反應也快,聽到小曼的話立即化去掌上之氣,但牛也不是閑著在那等他,瞬間衝到跟前來,白俊帆輕展長臂,用一道陰柔力量將小曼推出危險地帶,然後徒手抓住大水牛的雙角,在被牛頂出三五步之後,站穩腳跟,死死將牛定住!

四周一片靜寂,人們被解放軍徒手制服狂牛的場景震驚,然而更讓大夥膽顫的,是後面還有一頭牛跑過來了!

以小曼的眼光看到,這個勇猛威武的解放軍是有真功夫的,他也修鍊古武,武力值或許與顧少鈞不相上下。

所以她並不緊張,安靜地站一旁看著白俊帆身手靈敏地跳離被制住的第一頭牛,勇敢地攔在了第二頭牛面前,如法炮製,依然是徒手住服了那頭牛。

幾個農民滿頭大汗地奔跑過來,又是鞠躬又是合掌感謝,白俊帆將大水牛歸還之前,很嚴肅地批評了他們一通,警告以後不能再犯這樣的事,傷害到人,誰都不好過。

農民千恩萬謝,牽著牛走了。

人們紛紛圍攏上來,向成功解除危險的解放軍報以熱烈的掌聲。

白俊帆只是微笑朝人們點了點頭,便走到小曼跟前歉意地說道:「剛才緊急之下,可能勁兒太大,怕是傷著你了?要不要去醫院檢查一下?」

小曼搖搖頭:「我沒事,得謝謝你了1

白俊帆注視著她:「你為什麼要往牛過來的方向跑?」

「我一時慌張,跑錯了。」

「原來是這樣,以後,遇著類似的緊急事件,別人越亂,你越不能慌張,定下心神,就不容易出錯,記住了嗎?」

「嗯,謝謝解放軍同志教導。」

白俊帆笑了笑:「不用謝,我還想請同學幫個忙呢。」

「請說,只要我能做到的,會儘力。」小曼對這位捨己為人的解放軍同志很有好感。

白俊帆指指縣中學:「平縣只有這所中學嗎?」

「當然不止,光是縣城就有縣中、城中、民族中學,縣下邊的各公社也都有一所中學的。同志你是要找人吧?」

「是啊,」白俊帆臉上現出為難之色:「我是省軍區的,前陣子回過一趟京城,拜訪了親朋舊友各家長者前輩,知道有位世妹在這裡讀書,就想著過來探望一下,可是忘記問清楚,世妹到底在哪所中學?」

小曼頓了一下,還是問出口:「你那個世妹,叫什麼名字?」

「她叫唐曼曼,小同學,你認不認識?是否聽說過這個名字?」

小曼:

這可真應了戲文里那句話,無巧不成書啊!

小曼帶白俊帆回了水利局租住屋,沒辦法,人家叫自己「世妹」,那不得稱他世兄?而且,說起來還欠人一個情份,誇張點說那就是救命之恩!

雖然自己並不需要,但人家哪知道你有能耐啊?不說捨命,也是冒著流血受傷的危險擋在你面前,不感恩就太沒良心了。

白俊帆像顧少鈞一樣,勤快會做飯,這應該算是優秀軍人特質,他也很會照顧人,不讓小曼動手,自己挽起衣袖進廚房生火做飯,等做完值日生的關愛蘭、莫靈慧回來,又吃到一頓顧大廚手藝級別的飯菜包熟而已沒其它特色,不過有帥哥看,這兩妞也就樂呵滿意了。

菜不夠味,關愛蘭去廚房拿了一瓶醬菜當佐料摻配著吃,白俊帆也嘗了點,連聲稱讚:「這味道真好,都趕上京城老字號醬料鋪子了。」

小曼無語,一個兩個,總跟我提京城老字號,我這個是山寨版改良版,完全南方風味的,吃不出來嗎?

關愛蘭笑著說:「這些醬料一般人家都會做,只不過看誰手巧又捨得下料,就做得更好吃些,這個是小曼阿奶做的,最好吃了,鄭少鐮和顧大表哥他們也都愛吃。」

白俊帆微怔,鄭少鐮這名字有些耳熟,顧大表哥么?難道

他笑問:「顧大表哥,是誰啊?」

「咦,大表哥就是顧少鈞啊,你不是從京城來么?怎麼不認識?」關愛蘭奇怪地看著白俊帆。

小曼見白俊帆表情有些不自然,就給他解圍:「只是鄭少鐮的表哥,又不是誰表哥,京城那麼大,白世兄不認識少鈞哥,也不奇怪嘛。」

白俊帆微笑:「只說大表哥我確實不知道,顧少鈞我是認識的,唐、白、顧三家關係一直都很好,小時候還一起玩過,只是後來出了些變故,我家搬離京城很多年,直到最近才又回到了京城少鈞他,什麼時候來過?」

這最後一句是朝著小曼問的,小曼回答:「上個星期,他來莞城辦事兒,順便就過來看看我。」

「哪裡是順便?」關愛蘭忽然抬頭,笑咪咪說道:「他有幾天假,特地過來陪小曼的,人家是娃娃親哦1

一旁的莫靈慧忙附和:「對對,他們兩個很好的1

這倆妞是想起了顧少鈞臨走之前對她們的鄭重拜託,顧少鈞可是她們心目中的男神啊,請她們幫忙照看小未婚妻,別讓狂蜂浪蝶靠近,被男神需要,是件多麼神聖的事情?想想就激動,更何況兩人都認為小曼長大后嫁給顧少鈞才最合適,所以,就毫不猶豫地應承了。

雖然白俊帆不像狂蜂浪蝶,可也不能掉以輕心。

小曼只是瞪了兩個小夥伴一眼,沒有說什麼,她覺得和白俊帆不熟,就不用做解釋了。

白俊帆看著三個小女孩互相做鬼臉,卻是輕笑一聲,對小曼道:「其實,顧家和唐家的事我也略知些,這個娃娃親是老一輩傳下來的,如今已經是新時代新社會,每個人都有權利追求平等自由,完全沒必要遵循這些舊規矩了,畢竟感情這種事你們年紀還小不懂,等長大些就能了解了。」

小曼點頭:「白世兄說得很有道理,我們確實還不懂感情。」

關愛蘭和莫靈慧一致斜眼看她:誰不懂感情?感情是什麼?父母、姐妹、朋友、師生、同學之間,不叫感情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