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五十二章 不想忍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二章 不想忍了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媽媽……」

「你給我閉嘴1

才剛一出聲,就被唐奶奶喝止,唐青雲深知自家母親脾性,要換在從前,他或許還敢頂撞一二,但經過小曼之事,他氣短了,加上母親重病後恢復健康,他再不願意招惹母親,是以很沒脾氣地咽了聲,只下意識地往小曼和浩浩所在的位置掃了一眼,發現姐弟倆早進了廚房去,不由得暗鬆口氣:好歹是當父親的人,一點臉面還是要保留的。

吳曉文卻看不過眼,隱忍許久的怨氣爆發了出來:「媽媽,我們夫妻是成年人,都做了父母,我們有尊嚴的,請您尊重我們!如果我和青雲做了什麼對不起您的事,您直說,能不能別這樣?這完全是封建家長做派,是糟粕遺毒!要放在外頭,是會被遺棄被鄙視的您知道嗎?」

吳曉文睜大眼睛直視著唐奶奶,微抬下巴,脊背挺直,客廳里其他人看著她就是一副英勇無畏的樣子,而她自己是什麼感覺呢?可以用一個後世流行的詞語來形容:超爽!

是的,吳曉文早就想著有那麼一天,可以當眾直抒胸懷、狠狠地甩唐老太太的臉!沒料想這一天不期然地就來了,她做到了!

憑什麼要忍氣吞聲?十年如一日承受老太太的壓迫?她吳曉文也是堂堂書香名門出身,家資底蘊與唐家相差無幾,如果不是遭逢那場亂,她嫁給誰不比唐青雲強?嫁去誰家,都用不著像個喪家之犬般,朝這個可惡的兇悍老太婆搖尾乞憐!

豪門怎麼著?她的同學朋友也嫁進豪門,人家什麼待遇?那才是真正做少奶奶的樣!幾位同學朋友無論才情相貌、各方面都不如她,可人家就是能過得幸福美滿!為什麼呢?人家的丈夫聽話、體貼,人家的公公婆婆同樣身在高位,卻是無比的慈祥和善!

從小到大,吳曉文都是順風順水、運氣非常的好:父母寵愛、長相漂亮、讀書順利,身邊從來不缺追求者,她原本是那樣的驕傲矜持,公主一般高貴,卻因為嫁給唐青雲,承受了這麼多年的憋屈烏糟氣,連同學朋友們都為她打抱不平,她再不想忍了!

媽媽也跟她說過:白家平反,領導班子怕是要有變動,唐家多多少少總會被波及……新時代了,你沒必要那麼怕你婆婆,她如今病好起來,還不知道要活多久呢,一味地退避不是辦法,你得強硬起來!你是唐家媳婦,嫁進唐家十幾年,含辛茹苦生兒育女,誰有你這麼大的功勞?所以你要爭取屬於你的權益!總像個面人似的任她拿捏,她就真當你是個傻的,踩著你壓著你,該你的也不給,你永遠沒有出頭之日!

「曉文別說了1唐青雲皺著眉,只覺得太陽穴突突直跳,看著吳曉文對自己母親橫眉豎眼,他險些認為自己出現幻覺了。

「為什麼不能說?」吳曉文轉過頭來,面色因激憤而泛起紅暈,眼裡還含著淚花,楚楚動人:「青雲,這樣的日子,我受夠了1

「曉文你……」

唐奶奶並沒有如唐青雲擔心的那樣被氣到,她淡漠地看著吳曉文,冷笑道:「我封建家長?我糟粕遺毒?這是你吳曉文的真心話對吧?我得感謝你哦,給我扣的這兩頂帽子,沒早幾年拿出來,不然的話,我就得跟你媽媽林愛真一個樣,下鄉住牛棚去了!咱們終歸得有一場談論,這個開頭很好嘛,有什麼話都說出來吧,我既然沒死,也不聾不啞,就給你好好聽著!至於你想要的尊重,誰愛給誰給,我再次明白告訴你:在我這兒,你不值得尊重,永遠得不到尊重1

吳曉文氣得咬緊牙關,渾身發抖。

「媽媽,」唐雅萱不知什麼時候去倒了杯熱開水過來,遞給吳曉文,弱聲道:「您嗓子啞了,喝口氣吧。奶奶身體不好,您別和奶奶生氣1

吳曉文臉色緩了緩,接過水杯,輕輕拍一下唐雅萱:「真是孝順的好孩子,放心,媽媽知道怎麼做。大人在這兒說話,你去……你找姐姐、弟弟玩去吧1

「嗯,那我去了。」唐雅萱也早就想離開客廳,唐奶奶太彪悍太可怕,剛才那樣喝斥爸爸,她眼見爸爸丟失面子的局促樣子,恨不能變隱形人。

莫阿公也趁機對唐爺爺說:「要不,我和阿玉先回房整理點東西,你們……一家人慢慢談?」

唐爺爺笑道:「曼曼去燒水了,很快就好,喝杯茶再上去。莫老弟、蘇妹妹,咱們都是一家人,不分你們我們,有話大家一起聽著,想說啥也可以說出來,誰也別跟誰客氣1

阿奶笑著點點頭,給了阿公一個眼神,讓他安心坐著。

「萱萱,你等等1唐奶奶喊住唐雅緻,示意她坐在一張椅子上,口氣極其清淡地說道:

「你和曼曼同年,十四歲了,懂事了。我之前跟你說的話沒忘記吧?如果忘了,我再提醒你一次:唐、莫兩對夫妻換了孩子,這事錯不在你,我們一點兒都不怪你,但是我們不能原諒你的欺瞞,我更無法接受,因為你的存在,傷害到我的親孫女!所以,唐家容不下你!從公道村到莞城,一路調查取證,把你和曼曼的身世弄得清清楚楚,兩家當眾換回孩子,手續齊全,你不再屬於我唐家!本不該到我家來,既然來了,大過年的我也不能趕你,但你只是客人的身份,得聽話!誰帶你來的,你就跟著那個人好了,唐曼曼和唐浩誠,他們是我的寶貝疙瘩,你不能靠近1

唐雅萱臉色煞白,眼睛里迅速汪起兩泓淚水,抿著嘴轉過頭去看向吳曉文和唐青雲,眼淚刷刷落下來,瞧著確實十分可憐。

吳曉文立刻掏出手帕,走過去心疼地替唐雅萱拭淚,一邊對唐奶奶嗆聲:「萱萱還只是個孩子,你這樣對她,不覺得太狠心了嗎?」

唐奶奶目光銳利,彷彿要把吳曉文看穿:「這句話,虧得你敢問!如果把你因為親生女毀了容就不肯認回來,寧肯養著個假小曼搪塞丈夫、千方百計瞞住老人,這麼一件事散布出去,你覺得,人們會說誰狠心?」

吳曉文臉一白:「這能怪我嗎?還不是因為你……」

「哦,你拋棄親生女,原來是因為我?吳曉文,在你眼裡,我是惡婆婆沒錯吧?今兒我們大家都看見了,你其實是有勇氣對抗我這個惡婆婆的!那為什麼,不拿出你這份勇氣,護著你的親生女?說白了,分明是你自己虛榮心作崇!以為女兒毀容了,怕丟了你吳曉文高貴優雅的臉面,更怕人指責你為母者不盡心盡責,致使女兒變成那樣,你心裡有鬼,所以你不惜拋棄親女!吳曉文哪吳曉文,虎毒不食子,羊群遇到狼,母羊會把羊羔往身後護著……你,還不如畜牲呢1

「我不是這樣的……不是1

吳曉文飛快地環顧客廳眾人,除了唐青雲低著頭,大家都是一副深信不疑瞭然於心的樣子,她張著嘴想繼續辯解,卻一下子找不到理由,禁不住捂住臉,崩潰大哭!

唐雅萱見吳曉文失控痛哭,她自己反而不哭了,擦掉眼淚,抱了抱吳曉文,然後走到四位老人坐的沙發前面,噗通一聲跪了下去!

唐爺爺、唐奶奶表現淡定,阿公、阿奶面面相覷,有些著忙,但沒隨便作聲,這是在別人家,看情況再說吧。

獨自坐在側面沙發的唐青山看向唐雅萱,目光微斂,唐青雲已經站起身,走過去扶唐雅萱起來:「有話就說,你這是幹什麼?」

唐雅萱含著淚道:「求爺爺奶奶不要怪罪我媽媽,所有的錯都在於我,如果不是我,曼曼姐姐就能在這個家裡長大……我確實不應該,在知道自己不是爸媽親生的時候,沒把這件事告訴爺爺奶奶,可我是有原因的,我太愛你們,怕說出來,你們就不要我了!我在這個家裡長大,早已將爺爺、奶奶、大伯、爸爸媽媽和弟弟深深刻在心裡,你們才是我的至親啊,離了你們,我沒辦法活下去!因為這件事,我生病了,最嚴重的時候,我拿刀割了自己的血管……正像小曼不能離開阿公和阿奶,我,也不能離開爺爺、奶奶、大伯、爸爸媽媽和弟弟!求爺爺、奶奶別趕我走,讓我留在家裡,我一定盡我所能,照顧服侍姐姐和弟弟,謙讓他們,絕不會招惹他們生氣,等我們三個長大了,一起孝敬各位長輩1

唐雅萱說著說著,自己被自己感動,撲進唐青雲懷裡痛哭失聲。

唐青雲嘆口氣,只能輕輕拍撫,哄著她好轉。

唐浩誠從廚房裡出來,想告訴爺爺和大伯水燒好了,正看到唐雅萱窩在唐青雲懷裡啜泣,不由得皺眉:剛才親姐姐在廚房不小心被爐子上燒開的水壺燙得跳腳,都只是滿不在乎地把那隻手放在水龍頭下沖沖冷水,哼都沒哼聲,要撒嬌要哭的話,姐姐更有資格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