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五十三章 爭權益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三章 爭權益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唐浩誠對唐青山說道:「大伯,我姐讓開水燙著了1

「什麼?」唐青山臉色驀然一變,跳起來往廚房跑去。

唐爺爺、唐奶奶,阿公阿奶也急忙站起身,跟在唐青山後頭,一邊七嘴八舌:

「哎喲,你這老頭子,要喝茶自己不會燒水,就會支使我孫女,看看,燙著了!得多疼呀1

「誒!怎麼就燙著啦?上次我大孫女在廚房裡還燒了一桌子菜,都沒怎麼著啊1

「可能是城裡爐子太高級了,小曼不會弄,在鄉下燒慣柴火了1

「是啊是啊,小曼用火還是挺謹慎的。」

「肯定是浩浩在旁邊搗亂,才讓姐姐被燙著了!是不是?浩浩?」

唐爺爺被唐奶奶批得夠戧,順手把孫子拉上來擋著。

唐浩誠無語,但他此時顧不得自己躺槍,只冷眼看著自己的父母:聽到姐姐被燙傷,他們竟然是如此表現,這是親父母嗎?難怪姐姐不肯和他們相認,換了是自己,也同樣不能原諒!

唐青雲臉上倒是現出著急之色,卻仍是要把唐雅萱抱到沙發上安放好,這才大步往廚房走去。

而吳曉文索性坐著沒動,用手帕仔細擦乾淨眼淚,抬起頭先看看唐雅萱,見她沒事,然後才朝唐浩誠招手:「浩浩,來媽媽這裡1

唐浩誠走到吳曉文跟前,距離三步遠站定,吳曉文伸長手臂也碰不到他,嗔怪道:「近點兒,這麼久沒見著我的小寶貝,讓媽媽好好看看你1

唐浩誠表情漠然,放寒假和顧少欽去莞城接姐姐和阿公阿奶進京過年,途經G省省城,他們不是沒去過吳曉文那裡,但遠遠地看見唐雅萱站在陽台上曬太陽,唐浩誠就沒有了上樓走進那個家的想法。

「媽媽的寶貝,唐雅萱是嗎?」

吳曉文看向唐雅萱,唐雅萱立刻回望過來,眼裡還含著淚,目光滿是乞求,像只可憐兮兮遭遺棄的小獸,吳曉文毫不猶豫地點頭:「當然是!萱萱和浩浩,都是媽媽的心頭寶1

唐浩誠起了臉:「媽媽別忘了,萱萱只是你錯抱回來的孩子,不是我唐家血脈,請不要把我跟她相提並論!我和唐曼曼才是同根生,如果曼曼不是你的寶,那麼我也情願不是1

「浩浩……」

吳曉文聽到兒子這話,下意識地有些心虛,也覺得自己說錯話了,竟把小曼給遺漏掉,那一個,也是自己生的!

但眼見兒子板著張小臉,遠遠站著跟自己說話,那五官神情、倔模樣跟小曼拒絕自己的時候幾乎是如出一轍,再想到自己陷入如今這步田地,完全是因為小曼的悖逆不孝引起!莫名地,心底很快湧上來一股惱恨情緒,推動之前積壓在胸口的激憤怨艾,把她那點心虛蕩滌得乾乾淨淨,取而代之的,是理直氣壯的責難:

「浩浩,注意你的態度!唐氏家規,對親長應該如何?我是你母親,你就是這樣對待母親的?果然近墨者黑,之前和萱萱在一起多好啊,活潑開朗、彬彬有禮,這才跟著曼曼幾天,看看都變成什麼樣了!唐浩誠,我可告訴你……」

「吳曉文,我也告訴你:背後說人壞話是長舌婦行為,當面指謫,是尋仇!我家曼曼到底做了什麼,招來你這麼大的恨意?你告訴我,我是她家長,咱們可以談談,做個了斷!但從此以後,再讓我聽見你在人前背後論說曼曼是非,不管真假,我一定不會饒過你,你要相信,我說到做到1

吳曉文心裡咯一下,轉頭果然看見唐青山提著水壺走了過來,他身後是唐青雲、小曼和四位老人。

在唐家,吳曉文只除了畏懼唐奶奶,並不怎麼怕唐爺爺,反倒是唐青山,看上去覺得他溫情和氣,其實最不易接近,嫁進唐家十多年,一隻手能數得來的幾次家庭團聚,大伯哥和弟媳婦之間幾乎沒有過交談,偶爾,唐青山用淡漠清冷的目光看她一眼,她都禁不住犯怵。

唐青雲說,老頭子和老太太已經決定,把曼曼記在唐青山名下,吳曉文十分不願意,但是,唐青雲都爭不過唐青山,她就更沒有勇氣和唐青山面對反駁。

所以,她才要把唐雅萱帶在身邊,這是被唐家人逼的——既然不把親生女兒給她,還不許她留著養女傍身嗎?

請尊重人權!你們沒有生養女兒、享受到女兒的貼心溫暖,可以不懂,但必須理解一個生養過女兒的母親的心!

唐青山動手沏茶,嘴裡也沒停下來:「唐青雲、吳曉文,你們都過來坐下。你,吳曉文,剛才說的那番話,給我一個解釋1

唐爺爺、唐奶奶和阿公阿奶在沙發上落坐,唐奶奶說道:「我和老頭子沒死呢,還有曼曼的阿公阿奶在這裡,要解釋也該是跟我們幾個老的說。吳曉文,你說那些話,明著指責曼曼、浩浩教養不如萱萱,實際上是在質疑我們四個不會教孩子。很可笑,你這是哪裡來的自信和膽量?我給你保留最後的體面,是看在孩子們的份上!對於教養問題,你根本沒有資格說三道四,連你的母親林愛真,一樣沒有1

吳曉文剛恢復常態的臉色又轉回慘白,受的打擊太多,心裡設下重重防備,她反而真的堅強起來,哪怕仍心有餘悸,身子也不再輕微顫抖,憑著一股激憤,她再次勇敢地直視唐奶奶:

「就事論事,請不要四處牽扯到不相干的無辜之人!還有,譏諷別人可笑之前,請先自省其身,您所做的事,才真正讓人恥笑1

「吳曉文1唐青雲上前拉了妻子一把:「你這是怎麼了?撞邪了嗎?咱們回家團圓過年,不是招老人生氣來了1

吳曉文甩開唐青雲的手,眼睛瞬間紅透:「回家團圓過年?你也不看看,人家容得下我們嗎?青雲,十幾年了,我早受夠了!現在是新時代,不是舊社會!我生在新華夏,長在紅旗下!我是嫁給你,不是賣給你們唐家,再不能忍受你們這種老封建家庭的壓迫1

「你……你不可理喻1唐青雲也氣白了臉。

唐青山安安穩穩地分了茶,給幾位老人奉上,叫浩浩、曼曼自己過來拿茶喝,唐青雲、吳曉文和唐雅萱就不管了,他們要喝水,暖水瓶里有工作人員白天燒好的開水,想喝茶?對不起,自個兒沏去。

唐爺爺喝了兩口茶,眼睛微眯,朝曼曼笑了笑——他大孫女燒的水就是不一樣啊,沏出茶來醇香甘爽,滋味好極了!

但他臉上的笑意只是一閃而過,又換上了冷肅端嚴,因為心面不痛快,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對吳曉文這個兒媳婦簡直厭煩失望透頂。

以前老伴兒還沒病重床,家事一律歸老伴管,他偶爾過問,從不插手,老伴不喜歡吳曉文他能理解,可吳曉文終歸是成了青雲的妻,為唐家生育了一雙孫子孫女,有所要求他盡量滿足,瞞著老伴只為不讓老伴生氣,但他絕對是和老伴一個陣營的,吳曉文如此不敬重,等於是把老夫妻倆都不放在眼裡。

唐奶奶淡定地喝完一盞茶,笑著和阿公阿奶說兩句話,還順手兒把一碟油炸茶果放到曼曼、浩浩面前,小孩子味蕾嬌嫩清淡,不太適應茶水裡的苦澀,就吃茶果改口。

做完這些,唐奶奶才對唐青雲和吳曉文說道:「行了,別拉拉扯扯的了,今兒咱們言無不盡,有話全說出來,大家都了解了解!吳曉文,你剛說我們唐家是老封建家庭,你不是賣給我們家的,確實不是!當初你和青雲號稱自由戀愛自由結合雙方自願,沒人強迫!你還說就事論事,不要牽扯不相干的無辜之人,沒錯,我提到你母親了,林愛真可不是無辜之人!她生養、調教出你這樣不著四六的愚蠢女兒,就該罵!你讓我自省其身,這個不勞提醒,我說話做事,按照我自己的一套規矩,六十年了,我過了一輩子,可沒出過你這樣的笑話1

吳曉文咬著嘴唇,控制不住自己地輕輕顫抖,眼淚流了滿臉,她清清楚楚地聽到老太太又罵她和她的母親,很想辯駁,想罵回去,急切間卻嘴笨舌拙,像是找不著理由了,加之唐青雲對她怒目而視,使得她缺失了勇氣,腦子裡隱隱約約保持一點清明,提醒她不能夠和老太太完全撕破臉皮,她只是來爭權益,並不是來尋仇打敵人的!

浩浩給唐青雲和吳曉文送上兩盞熱茶,是阿奶讓他送去的,唐青雲接了,吳曉文卻不接,唐雅萱也端著杯開水過來遞給吳曉文,軟聲道:「媽媽喝水,你嘴唇都乾裂了。」

吳曉文就接過喝了兩口,抬手輕撫唐雅萱的臉:「真乖1

浩浩:……

唐青雲掃了吳曉文一眼,從浩浩手上接走茶盞,一氣喝乾,然後拍拍他,讓他仍坐回爺爺奶奶身邊去。

小曼坐在唐青山旁邊削蘋果,時不時看一眼吳曉文,被這女人的行為搞得十分無語。

明明是她無理取鬧挑起事端,到頭來,委屈崩潰的她,頂著滿臉淚水一副被欺負被****的可憐樣子,好像全世界都對不起她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