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五十九章 低調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五十九章 低調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除夕夜,外頭刮著北風冷得令人恨不能縮成一團,但卻沒有下雪。

零點鐘聲敲響,浩浩立馬拉起小曼,姐弟倆踩著鐘鳴聲跑到院子里放煙花,天氣晴好,仰頭望空中不見一絲兒雲層,璀璨群星閃閃爍爍,銀河清晰可見,彷彿就懸挂在頭頂,小曼禁不住大聲讚歎,想想後世的京城,被沙塵暴和霧霾侵襲,空氣污染嚴重,哪能看到這樣華麗無比的星空。

忽見一道白光劃過銀河,小曼忙喊浩浩:「是流星,快許願1

正誠心誠意雙手合十閉目呢喃,浩浩跑過來撞了她一下,笑問道:「姐,流星已經不見了,你許的什麼願啊?」

「許願不能說出來,說了就不靈了!下次看見,你再許一個願吧,據說對著流星許願,十有**,都能實現願望1

小曼一本正經地說道,她此時忘記了,唐浩誠號稱天才兒童,那腦子就不是正常人的腦子,她越表現出認真,他就越是樂不可支,語氣戲謔,故意大聲喊:「真的嗎?」

「當然1

「噗哈哈姐,你原來這麼天真!人家騙你們小女孩的啦,那個流星它其實就是」

「唐浩浩!給我閉嘴!就算你是百科全書,老子現在也不需要1小曼反應過來了,惱羞成怒。

「好吧我不說!你繼續、繼續你的玄幻美夢芝麻開門!快開門!哈哈哈」

浩浩手裡揮動著串串紅,一邊倒退一邊大笑,很欠揍的樣子,小曼握起拳頭就要去追他,卻被人拉住,回頭看是顧少鈞,他身後跟著爺爺、阿公和唐青山、唐青雲,一群人在屋裡喝茶談話,聽見姐弟倆在院子里燃點煙花,又笑又吵的,都走出來看熱鬧,唐奶奶和阿奶怕風太大,就站在大玻璃窗後頭,滿面笑容地朝外張望。

顧少鈞把唐奶奶交到他手裡的風雪帽給小曼戴上,並細心地系好帶子,唐青山含笑看著,拍了拍顧少鈞的後背,說道:

「眼下前線形勢嚴峻,你這樣前方後方兩頭跑,忙不過來了吧?還有時間練武嗎?你的顧氏風刃到什麼程度了?」

顧少鈞雙手捧住小曼裹著風雪帽的腦袋,戀戀不捨地將目光從那張粉嫩精緻的小臉上收回,微笑著回答:「我每天都有練武,前線反而更方便,特別是崇山峻岭之間,空氣清新蘊含靈氣,更適宜修練我的風刃最近突飛猛進,功力提升四五倍,唐爸爸要不要檢查指正?」

「提升四五倍,這麼厲害了?那豈不是比你父親進步還大?」

唐青山環顧一下整個院落,搖頭:「還是改天再觀摩吧,這院里倒是有幾棵金桂樹可以讓你練練,可萬一讓你給摧毀了,你唐奶奶的暴脾氣我可承受不起1

顧少鈞看著十米開外直徑十多厘米的桂花樹,笑而不語。

唐爺爺走過來,臉上有點小激動:「少鈞,你的風刃真能摧毀那些桂花樹?」

顧少鈞道:「我試過松樹和楓樹,10厘米直徑的,三丈遠,一道風刃可同時斬五六棵。」

唐爺爺稱讚:「好!好悟性啊!後生可畏,進步這麼快1

顧少鈞看了看小曼,小曼朝他笑笑,顧少鈞便實話告訴唐爺爺和唐青山:「是小曼給我一部功法,我現練到二層,順帶把風刃功力提升上來。」

唐爺爺微笑點頭,抬手摸摸自家孫女的小腦袋,唐青山則是挑了挑眉,笑說風太大,該進屋去了,把還在院子里四處點炮的唐青雲、唐浩浩父子叫回來,然後攬過小曼走進家裡。

深夜一點多,唐青雲還得回飯店,並不是不可以住在唐宅,不放心吳曉文母女倆。

浩浩一直住在二樓,室靠近爺爺奶奶那邊,三樓以前只住著唐青雲和吳曉文、唐雅萱,如今他們都不在,便空蕩蕩的沒人去祝小曼本來和奶奶說好讓顧少鈞住自己這邊的大書房,唐青山卻一傢伙把人安排到三樓唐青雲的書房去了。

小曼先送阿公阿奶回他們房間,然後跑去三樓想看個究竟,剛拐進走廊就被拉進一個寬厚懷抱里,乾淨清新的男性氣息撲鼻而來,是屬於顧少鈞的氣味,小曼就不再掙扎,這人竟像是知道她要來,專門在這等著她呢。

這是唐宅,顧少鈞縱使萬分捨不得,也不敢太過份,把小丫頭摟在懷裡數到三便放開,附在她耳邊輕聲道:「走路要看路,慌慌張張的容易跌倒1

小曼無語地翻他一個白眼,顧少鈞笑了,忍住心底一股衝動,依然壓著嗓音:「唐爸爸正在替我鋪床呢。」

「你不是很會鋪床嗎?幹嘛要勞煩我爸爸?」

「他那麼熱心,我恭敬不如從命啊1

顧少鈞大手掌包住小丫頭粉嫩的臉蛋,綻開燦爛笑容,心情舒暢妙不可言:唐爸爸把自己打發到三樓睡,豈有看不出他那點心思?可他算來算去,沒算到小曼這麼快就跑到三樓來吧?自己一聲不響等在這裡,果然有福利!

其實很想讓唐爸爸看看,什麼叫心有靈犀?不過,這位未來岳丈大人向來護犢子,心思慎密細緻入微有那麼點小心眼,還是不要招惹他,低調點,悶聲得點好處就行,切忌太過張狂!

顧少鈞和小曼走進房間,唐青山已經把床鋪好,囑咐他好好休息,就拉著小曼離開,順手替他把房門掩上。

下到二樓,唐青山送小曼回房間,父女倆坐在沙發上談說了半個小時,話題自然是顧唐兩家這樁娃娃親,之前也有簡斷談論過,他支持小曼到十八歲再正式公布訂婚這個決定,但今晚,唐青山覺得有必要再和小曼談一談。

「曼曼,爸爸和顧家姑姑、少鐮少錦的媽媽之間,你都已經了解,對吧?我們是青梅竹馬,我對她非常好,好到什麼地步呢?我的一切都可以給她,包括生命。她三次遇險,都是我最先找到她,全力搶救,兩次救回來了,第三次,很遺憾地只能救回她的兒子!她沒有嫁給我,我無怨無悔!或許,是我已經習慣了這麼寵她。但是,這樁姻緣輪到你來踐行的話,我不希望、堅決杜絕那種情況發生在你身上如果顧少鈞因為你能給予他好處而娶你,是非常可悲的!曼曼,你懂我意思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