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六十二章 禮物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二章 禮物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小曼在顧少鈞手裡掙扎了一下,說道:「我得和小姬她們去拜年1

龐小姬應聲挨近小曼,點著頭說:「對啊對啊,我們這就要去別家拜年了1

顧少鈞目光掃過龐小姬以及陸續圍上來的幾個女孩子,和顏悅色道:「那就都上車,先去我們家吧。一會還想去哪,太遠的話就讓少錚少錦用車送你們1

「好啊好啊!那就麻煩少錚少錦哥哥了1

幾個女孩大喜,拜年拿紅包還有人開車接送,真是太棒了!

少錚少錦卻皺眉:什麼啊?無緣無故就被派了任務,他們只是奉長輩之命象徵性走走幾家拜個年,可不願意跟一群小屁孩廝混!

顧少鈞說完就不管了,左臂掛著顧少玲,右手牽著小曼走下台階,龐小姬幾個倒是機靈,緊隨其後,君冉反被女孩們擠開落在後頭,吉普車除了司機只能坐下四人,顧少玲要坐副駕位,顧少鈞就把她塞進少錚的車子里,帶了小曼和龐小姬幾個上車,很快開走,君冉沒法去跟小女孩們搶座位,只好眼睜睜看著顧少鈞的車離去,心裡一片酸澀:他不可能看不出來,自己這麼大個姑娘專程跟著少玲到這裡守候,他離開時竟然都不給自己安排一個位子,哪怕招呼一聲也好啊!

院中還停著兩部轎車,顧少錚正哄撫著顧少玲,鄭少錦去招呼顧少欽和唐浩浩,鄭少鐮坐在另一部車子駕駛位上,透過車窗玻璃看了看站在花圃邊那抹高挑纖秀背影,眼底閃過一縷複雜神色,嘴角忽爾噙起些許嘲弄笑意,推門下車朝著那位窈窕淑女走去。

君冉坐進鄭少鐮的副駕位,暗鬆口氣,心裡多少平復了些。

顧家門前紅屑滿地,可見燒了許多鞭炮,庭院里更是歡聲笑語熱鬧非凡,來拜年的大人小孩數量可不少,顧老太太帶著幾個媳婦正在招待,給孩子們發紅包塞糖果,小曼和龐小姬等人似乎來得正是時候。

顧少鈞卻不讓小曼太快下車,還好小曼也不是真的十三四歲喜歡湊熱鬧一心要搶紅包,看著龐小姬幾個高高興興跑走了,顧少鈞才牽著小曼,繞開眾人,沿著邊上的游廊走進內院。

「我們這是去哪?我還沒給顧爺爺顧奶奶拜年呢1小曼問。

顧少鈞提了提另一邊手裡的小皮箱:「先把行李放回房間,我們再出來1

小曼無語:放個行李還要拖著自己做伴!

顧少鈞寵溺地地看著小曼,俊美的臉上笑容燦爛:「我有五天時間,這五天里我們兩人都不分開,你在哪,我在哪1

小曼一臉的不相信:「怎麼可能?晚上不得各回各家么?」

「我可以去唐宅住,你也可以住這裡。不習慣客房就住我房間,我睡隔壁書房。」

想像小丫頭睡在自己的室床上,顧少鈞心頭一熱,沒來由地想起公道村那條小路,小丫頭主動抱住自己的手臂,小爪子在掌心輕撓……那一刻他心跳如擂鼓,如果身後不是跳出個小屁孩,差點控制不住自己做出什麼出格事。

小心地捏了捏掌中那軟若無骨的小手兒,顧少鈞柔聲道:「過完年我就得去進修,可能兩三年才回來,小曼要好好上學,要想著我,知道嗎?」

這事小曼也約略聽顧爺爺說過,此時親耳聽到顧少鈞說起,心裡難免不舍,卻仍是乖乖地點點頭:「可以寫信嗎?」

「原則上說不可以!但我會想辦法,有條件的話,給你打電話1

「嗯,要是為難的話,就不要了……我考上大學可能也會很忙,三年而已,過得很快。」

顧少鈞黑曜石般的眼眸華光收斂,流露出一絲不明情愫:「對我來說三年很長,因為,這三年裡看不見小曼。」

小曼低了低頭:「我都在的,你回來就看見了。」

顧少鈞輕笑,眼眸復又明亮如星子,牽著小曼加大步子:「快來,我給你帶了新年禮物,看看喜不喜歡1

顧少鈞住的地方很寬,有單獨的起居室,室和書房,即便一年裡都不能回來住幾次,依然收拾得整整齊齊纖塵不染,一看而知周慧蘭平常很注意照管兒子的房間。

把小曼按坐在紅木椅上,顧少鈞打開皮箱,從裡頭拿出一個紋理挺漂亮的白色木匣子遞給小曼,木匣高約半尺,長一尺多,蓋過小曼膝蓋,卻並沒多大重量,小曼輕輕啟開匣子,看到裡頭十二隻純木質雕刻精美、憨態十足的小動物,嘴巴張開合不攏了:「好漂亮!給我的嗎?」

顧少鈞含笑看著她,滿眼寵愛:「當然!我爭分奪秒做的,獨一份只給你,喜歡嗎?」

「喜歡1小曼甜甜地笑了,自然而然地脫掉鞋子盤腿而坐,拿起一個個小雕件細細摩挲觀賞,前塵往事隨之一一浮現,心底猶如淌過一條歡快的小溪流,暖意融融,百花盛開,旁邊有個發熱體湊近,無比熟悉的感覺,她二話不說身子就靠了過去……顧少鈞心頭的歡喜難以言喻,思想鬥爭好一陣子,最終壓抑住自己,沒有將人囫圇摟進懷裡,而是小心地圈著她,陪著她玩賞匣子里的十二生肖。

他只以為小丫頭年紀小,才會這麼喜愛這套動物雕件,卻不知道,在小曼的前世里,他也曾送給小曼兩三件這種小動物造型的雕件,做工精緻漂亮,更勝這盒匣子里的作品。

他此時無比慶幸,十二歲時因為愛好學過一陣子雕刻,參加進部隊之後就不玩了,這次幾乎用上所有休息時間雕了十二生肖,總算是達到期望,小曼喜歡,他比什麼都高興。

別的東西,翡翠珠寶玉石,顧家不是沒有,但他的小丫頭乍一出手就是變種翡翠,給爺爺及少欽用的藥品更是價值不菲,原樣照搬的舊物,她自然不稀罕,他也不屑於,要送就送她真正喜歡的!

窗外,周慧蘭端著個托盤,從敞開的一道小縫兒朝屋裡瞄看,臉上表情有些獃滯。

托盤上是兩碗冒著熱氣的湯圓,她親眼看見兒子回來的,牽著小曼進了內院,就趕緊去廚房煮了湯圓,他們是北方人,過年不吃湯圓的,但今年不是有南方來的貴客嘛,所以早早準備好湯圓在冰櫃里留著,大年初一小曼來了,先給她煮一碗,誰知屋裡這樣情形,她竟拿不定主意是進去呢還是不進去呢?

正躊躇著,背後悄然過來一個人,探頭朝屋裡看了兩眼,就伸出雙手穩穩地把周慧蘭拖走。

離得遠了些,周慧蘭掙脫開顧啟明,斜睨他一眼:「你幹什麼哪?我給他們送點吃的不行啊?」

顧啟明接過她手上托盤,走進廳里放到桌子上,自己坐下吃起來:「兒子正在關鍵時候,你去了反而壞事,省省吧1

周慧蘭嘆氣道:「我們少鈞真是可憐,都二十好幾了,還得拿著玩具陪小女孩玩過家家!他本該正兒八經談戀愛,結婚有個知冷知熱的妻子,順利的話一兩年內就能當爸爸……原先的唐雅萱是錯抱的,我還暗鬆了口氣,如今換回曼曼,還是一個樣!兒子無論如何都得捱到三十歲才能結婚成家,我這心裡,怎麼著都有點難受1

「你有什麼好難受的?你兒子喜歡曼曼快成痴了你不知道嗎?因為女孩兒被抱錯這事,唐家也不情願讓曼曼太早訂親了,唐青山甚至想賴掉這門親事!曼曼那孩子又是個難得的,耐心等幾年就是了。家裡這些男孩都長大了,我在外頭也暗暗留意看著,好女孩倒是不少,但從沒有一眼相中的。曼曼,撇開婚約不談,我真覺得她和少鈞很般配,你不是也很喜歡?」

「我當然喜歡,乖巧懂事,比以前的……唉,比我們家少玲好多了!就是不滿意年紀太小,少鈞要等那麼久,還得哄孩子,可憐1

「可憐什麼?誰不哄孩子?他小的時候老子不同樣給他削木劍木槍,陪他玩陪他瘋?」

周慧蘭:「……」

這能一樣嗎?你是哄自家兒子,那個樂呵的,甘之如飴。少鈞的小未婚妻還沒開竅啥都不懂,他就得耐心哄著,苦不苦啊?

又等了一會,少錚少錦少玲少欽和浩浩也過來了,周慧蘭重新煮了湯圓,這才走去喊顧少鈞和小曼出來吃點熱燙食物暖身子,順便告訴小曼:今天唐宅那邊的人全都會來,在顧家聚會一整天,直到吃過晚餐才回去。

吃過湯圓和餃子,年輕人就聚到暖廳里去玩,這年月沒有電腦手機遊戲機,只能看看電視,聽聽錄音機,四人一組或二人一組打打牌下下棋,鄭少鐮幾個要帶小曼玩橋牌,小曼拒絕,她不喜歡也不會玩這個,顧少鈞正中下懷,和小曼走到角落一張桌子去安安靜靜下象棋。

才剛擺開棋局,顧少玲帶著君冉進來,兩人笑著在廳里瀏覽一圈,最後在顧少鈞和小曼這桌坐下,顧少玲挨著顧少鈞,撅嘴撒嬌埋怨他剛才沒帶自己回家,君冉則熱心地給小曼當起軍師,人說觀棋不語,不能巴望這兩個小女子能成君子,但這樣也是夠令人頭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