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六十三章 表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三章 表白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小曼會的幾樣棋子還是前世顧少鈞教的,徒弟自然下不過師傅,君冉頻頻支招,竟能抵擋堅持許久才被拿下,剛好有人進來說唐家的大人們到了在前廳說話,小曼就起身讓位給君冉,阿公阿奶初次來顧家做客,她得過去看看。

顧少鈞沒阻止她,說道:「你先去,我一會就來1

小曼點點頭快步走開,棋逢對手,當然要切磋切磋一較高低才罷休,可以理解,但內心裡卻鬱郁不歡。

她又不是真的十三四歲,怎麼會沒有這點眼力?君冉的意圖紅果果擺在那裡——她喜歡顧少鈞,正處於緊追不捨的階段!

顧少玲甘當女神的助力,而顧少鈞,很明顯他了解這些。

小曼覺得自己就是那種常說的挖坑給自己跳的二貨,明明決定了今生不再糾葛,放他自由,彌補他上輩子的種種缺憾,畢竟兩人之間年齡差距太大,最終卻守不住自己,順從了婚約之說與他交往,不知不覺打開心門延續前世情感,又答應十八歲之前允許他改變心意!

這絕對是蛇精病,玩火作死的節奏!

如果在剛開始他就改變了,或許她還能承受,可是現在……只要想想顧少鈞會再次對君冉笑得春風和熙,小曼心裡就一陣抽蓄,隱隱生痛!

但她不能阻止,自打臉面說話不算數推翻先前說辭被取笑倒無所謂,她一直很清醒地認殊個顧少鈞不是前世那一個,現在的顧少鈞年青俊美體魄健康充滿活力,有能力有信心追逐他想要的一切,機會和誘惑遍地都是,莫小曼不過是一個沒長大的小女孩,和青春靚麗才貌雙全又溫柔高雅的君冉放在一起,真沒法比!

任何成熟男子,在二人之間選女朋友估計都會選君冉,放開其它的不說,光是匹配、契合,已足夠吸引人。

就算顧少鈞自律能剋制,小曼又如何忍心、甘心?

所以她什麼也不說,隱藏起這點心思,難受是一定的,算她自作自受吧!離十八歲還有四五年,這之前絕對不止一個君冉,她給顧少鈞機會,變心就變心,什麼樣的後果她都承受!

誰讓顧少鈞在她這裡擁有特權,這個特權絕無僅有,只給他一人,而且,有時限的,滿十八歲之後,再也不隨便給出這麼傻的承諾!

小曼走出小暖廳不久,鄭少鐮就撇下三個牌友跟了出來,追上小曼攬著她的肩膀,兩人一邊說話一邊往前院去。

顧少鈞眼角餘光看著鄭少鐮離開,就叫顧少玲過那邊桌頂替一下鄭少鐮,顧少玲和君冉交換了個眼神,很爽快地起身走開了。

處於角落裡的小圓桌邊就剩下君冉和顧少鈞,離他們最近的是兩個下圍棋的少年,隔著五六步遠,顧少玲一離開,顧少鈞和君冉反而沒了話說,落棋都是輕輕的移動,似乎誰也不想破壞掉這份安靜。

事實上君冉內心卻是無比緊張激動,白嫩的臉頰漸漸綴滿紅暈,鮮艷如玫瑰,心裡早準備好的話此刻竟全部記不起來,但她是有才華有急智的,自信臨時發揮也足夠打動人!

君冉的爺爺下得一手好棋,從小耳濡目染,又得爺爺親傳,平時還有同樣愛下棋的弟弟經常對弈練手,君冉的棋藝可以說是相當精湛,至少顧少鈞沒敢小瞧她,很認真沉著地應對,最後贏是贏了,他卻覺得,如果這姑娘沒分神,誰輸誰贏難說著。

「咱們就一局定勝負了好吧?有客人來,我也得到前邊去看看。」顧少鈞看著君冉,微笑說道。

君冉的臉更紅了,但她已鼓足勇氣,大膽而堅定地看著對面的俊美男子:「顧少鈞,我想和你談談,請你給我點時間1

顧少鈞挑眉,帶著點玩笑口吻說:「在我印象中,冉冉妹妹從小就是最有禮貌的,一直叫我少鈞哥哥來著。」

君冉嬌羞地垂下眼帘,咬了咬嘴唇:「以前是以前,從今往後,我不叫你哥哥了!若要知道理由,就帶我走1

「好,我們出壬倬站起來,率先朝門外走去。

君冉緊隨其後,滿心雀躍歡喜,走過顧少玲身邊時,顧少玲笑著朝她比劃一個加油的手勢她也沒看見。

顧少鈞將君冉帶到闊敞的院子里,院子很大,兩人就面對面站在甬道中間說話,誰都可以看見他們,但卻不能聽清楚他們的談話內容。

君冉很無語:自己好歹也是個校花,擁有眾多崇拜者的京都大學風雲人物,第一次對男生表白,竟是這個境遇?雖然有點委屈,但她咬牙忍了,好不容易才逮住顧少鈞,機會難得不能退卻,其它的暫且不管了。

堂哥還在的時候,少鈞哥哥經常來君家玩,她很喜歡少鈞哥哥,開始確實只是當他是哥哥,隨著年歲增長,她的心思也漸漸變得不同,十二歲開始,身邊就不缺少追求者,可她從不為所動,直到某一天,她忽然遇到了許久不見的少鈞哥哥,那一刻,心跳得那麼急切熱烈,她才終於明白:原來自己愛的,是少鈞哥哥這樣的男人!

顧、唐兩家有婚約,那又怎麼樣?唐雅萱才多大?而且還是祖上訂下來的娃娃親,多麼可笑!真不明白這些大人腦子是怎麼長的,他們大概根本就不能理解也搞不懂什麼叫愛情!

是以她從不把唐雅萱放在眼裡,也不打沒準備的戰役,她明白世家聯姻的重要性,但君家和唐家的勢力不相上下,而且不論是年齡、容貌、修養、學識,各方面她都勝過唐雅萱,對於少鈞哥哥來說,她更適合更般配!

只需要一個契機,點燃兩個人之間的愛情之火,有了愛情,什麼祖訓婚約娃娃親統統見鬼去吧,任何人任何事都阻擋不了她和少鈞哥哥在一起!

顧少鈞面對年輕女孩那雙含情脈脈的眼睛,臉上波瀾不興,心裡卻在苦笑:果然是麻煩找上門了。

被欣賞被愛慕被暗戀,常有的事,只要不打擾到自己,悉聽尊便。表白就免了,他沒那麼閑,從來不給任何人機會!

但這個君冉有點不一樣,顧少鈞想確定一下,如果他的直覺沒有錯,那就有必要攔一攔她,讓她早點回頭。

所以他放小曼先走,自己留下來耐著性子和君冉下棋,想說什麼就說吧,不過就是拒絕了事。

這麼無聊的事情卻非得做,其一不想讓她影響到自己和小曼,只有三天時間和小丫頭在一起,每分鐘都很珍貴,小丫頭雖然不說出口,但他感覺得到,君冉的靠近,她不高興了!其二,發小的妹妹,也當是自己的妹妹吧,當頭棒或許很痛,但效果最好!寧可她討厭自己,勝過不切實際地浪費精力感情。

「君冉妹妹,要和我談什麼?」

顧少鈞語氣平淡清冷,卻是低估了君冉的膽量和熱情,幾乎在同時,衝口而出的一句話令他皺起了眉頭:「顧少鈞,我愛你!非常非常愛!我願意嫁給你1

君冉一米六八的個子,仰臉看著她的意中人,目光深情執著,模樣兒嬌美柔弱、清麗脫塵,她的愛情如此純潔、真誠而熱烈,所以她並不避諱,表達完自己的意思,便朝僅隔一步之遙的顧少鈞再邁進半步,如果他要擁抱,只需一抬手就能攬到她了。

顧少鈞身姿站得筆挺,目光冰冷無情直直看進君冉眼底:「我和你堂哥君陽是好朋友,君陽很疼你,今年是他犧牲第三年,我給他收拾的遺物,錢包里有一張你的照片,背面寫著『天使』兩個字。你是他心目中的天使,我看見你,就會想起他。我能夠為他做到的,是以哥哥的身份站在你面前,當你是少玲一樣的妹妹。你我之間是平等的,你可以表白,我也有權拒絕——恕我不能接受,你的愛1

君冉原本艷若玫瑰的臉兒瞬間蒼白如雪,眼裡迅速湧出淚水,聲音哽咽:「你怎麼能夠,這樣狠心拒絕我?給我一個理由1

「我有所愛,我的心交給了一個女孩。」

「是那個唐曼曼?」

顧少鈞點頭:「是的。顧唐兩家有婚約,我和小曼是未婚夫妻。」

小曼說要到十八歲才正式訂婚,他理解為小傢伙還是個中學生,不想太多人知道她有戀愛對象,但如今是在京城,相識的親友有幾個人不知道顧、唐兩家的娃娃親?君冉自然也了解。

「唐曼曼才多大啊?還是個什麼都不懂的孩子,可你已經二十幾歲了1君冉眼淚滴落下來:「顧少鈞,難道你真的要遵守那個所謂的娃娃親?都八十年代了,改革開放新風尚,人人都往前看,你怎麼還屈從於那些老古董?你醒醒吧1

「不是屈從,我心甘情願!我對於她,如你所理解的愛情1

顧少鈞不想多做解釋:「就這樣吧,你了解我的情況,我不是單身漢,所以……」

「不!你不能這樣敷衍我,我不接受!你十月份回來,那次聚會,你……你明明很喜歡我了1君冉突然尖聲喊出一嗓子,然後捂住嘴嗚咽痛哭。

顧少鈞冷了臉:「拿出憑據,我有說過什麼、做過什麼?」

「那麼多女孩圍著你,你獨獨陪著我一個人,替我擋酒,送我回家,還說我長大了,可愛小天使變成優雅大美人兒了!既然你能看到我的好,那就說明你心裡喜歡我!也許你還沒意識到,沒關係,我可以等1

顧少鈞眼角抽了抽:看來以後不能隨便罩妹妹,也不能隨便誇讚女孩子,這絕對是個教訓!好朋友又如何?別人的妹妹終究是別人的,只要不姓顧不是親妹妹,就……挺麻煩的啊!

「君冉,你心裡很清楚那是個聚會,大家同在一個大廳里,應該說是相互陪伴,不能說誰陪著誰。我確實替你擋酒、深夜送你回家,因為你喝了不少,擔心你會醉、怕夜裡不安全,如果君陽在,他也會這麼做的,對吧?」

「請不要拿我哥做借口!喜歡就是喜歡,愛情是神聖的,這沒有錯,你為什麼不敢承認?」

「我鄭重聲明:我對你沒有喜歡1

「你敢發誓嗎?」

「莫須有的事,何必呢?」

「如果不喜歡,你為什麼對我那麼溫柔?為什麼要擋住馮智生不讓他靠近我?你分明是在吃他的醋!那晚上,我能感覺得到你的感情1

「如果你覺得我那樣對你說話是溫柔,那我一定得改了!馮智生,他父親市常委,他本人在部隊呆過,我比你了解他,如果你和他交往一定會後悔!至於我的感情,再重申一次……」

「不要說了!我等你省悟,總有一天你會看到自己的本心!一年兩年,五年十年,我都能等1君冉哭泣著,一旋身,陣風似地跑過長長甬道,朝前院去了。

顧少鈞負手而立,覺得腦袋增大一倍:就這麼跑掉了,不是應該痛恨發誓不要再見面的么?為什麼還要等一年兩年五年十年?我又說錯哪句話了嗎?

周慧蘭快步走過來:「少鈞,怎麼回事啊?曼曼呢?你怎麼招惹上冉冉了?」

顧少鈞搖頭:「我沒招惹,說著說著話她就哭起來。媽,您剛才在哪兒?怎麼不趕緊過來?」

「我剛在那邊看著呢,你平時跟人說話都不喜歡打擾1

「……有時候,還是需要打擾一下的。」

顧少鈞有些頭疼地揉了揉眉心,抬腳要往前廳去看看,想了一想,轉身朝小暖廳走去:還得找顧少玲談談!那丫頭為君冉鞍前馬後,對小曼又是什麼態度?有沒有點遠近親疏概念?怨不得少鋒看不順眼,他也忍不住要收拾她了!

小曼和鄭少鐮走到前院,只是在大廳側門邊朝裡頭看了一會,並沒有直接走進去:裡邊好多客人,不光只唐家,全都是大人沒小孩,還分男女席,開茶話會似的談笑風生,他們兩個要是走進去顯得有些突兀,還是不去了。

反正阿奶就坐在唐奶奶身邊,阿公有唐爸爸相伴,兩個人看起來都不顯拘束緊張,那就行了。

兩人在院子里轉了兩轉,鄭少鐮提議帶小曼出去玩,小曼點頭願意,才走到大門口,聽到背後一陣「篤篤篤」皮鞋鞋跟急速敲擊石磚路面的聲音,回頭看竟是君冉,跑得披肩發全亂了,紅紅的眼睛被淚水浸潤,連鼻子都是紅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