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六十四章 欺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四章 欺負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這副模樣的君冉讓小曼楞了一下,剛才自己出來的時候還好好的,怎麼才一會功夫就變成這樣?那臉上的委屈傷情分明是被誰欺負了。

大年初一喜迎賓客,歡慶熱鬧的日子,姑娘好端端地進門來拜年賀禧,出去的時候卻是失魂落魄哭哭啼啼,叫別人怎麼看?不管什麼樣的真相,肯定都先要質疑責怪主家人一番,顧家與唐家情同一家,小曼覺得,既然看見了,就應該攔一攔,至少問問她出什麼事了,需不需要幫忙,因而就喊了聲:「君冉姐姐,你怎麼啦1

君冉眼泛淚光一路疾走,彷彿沒看見小曼,自顧直直朝她撞來,小曼自然是不怕被她撞到,但她還沒動,鄭少鐮已經將她拽到身邊,皺眉對君冉說道:「你怎麼回事?看著點路1

君冉確實很想一手將擋在路中央的小曼撥開,就像搬開一個令人討厭的障礙,她停下腳步,側轉頭看著站得很近的兩個人,鄭少鐮的手臂還圈在小曼肩頭,她吸了吸鼻子,勉強扯起唇角,嗓音沙啞乾澀不似之前的甜潤柔婉:「有沒有人說過,你們兩個挺般配的1

小曼怎麼也沒想到她這副樣子還有心情管人家般不般配,微頓之後,答道:「你想多了,我和少鐮哥哥是兄妹。」

「呵!兄妹,有血緣關係嗎?看看你們這麼熱熱乎乎、親密無間,真是令人羨慕!鄭少鐮,你什麼感覺呢?」

鄭少鐮給她一記冷眼:「君冉,這麼多年過去,都上大學受過高等教育了,你還是沒改變。」

「我改變什麼?」

「記得我曾陪你連看三次《花為媒》,看得我都吐了!那時候就知道你的志向——你想當媒婆,想得發瘋1

「鄭少鐮,你去死1君冉勃然大怒,手裡的手帕團成一團朝鄭少鐮砸去。

小曼忍不住噗嗤笑了,想不到鄭少鐮居然有那個耐性,陪人連看三場相同的戲劇,而這樣發怒的君冉,倒是顯得比較真實些。

眼看君冉又要往門口衝去,小曼忙對她說道:「君冉姐姐,你頭髮很亂,眼睛紅腫臉上也有點花,你可是公眾人物哦,人們肯定更願意看到你高雅端莊、美麗溫婉的樣子……要不要洗把臉,梳梳頭髮?我帶你去1

鄭少鐮卻說:「不用管她,在顧家她可比你熟。她家也不遠,就隔兩條巷子,再說這一片人看著她長大,又不是第一次這樣披頭散髮瘋婆子似的,沒事1

君冉原本已停下腳步想退回去找個地方洗洗臉,聽到鄭少鐮的話,氣得咬牙切齒,一跺腳衝出大門,跑得沒了影兒。

小曼瞪著鄭少鐮:「她這樣出去,人家要是誤會你欺負她,怎麼辦?」

「很正常啊,別看我們見面當不認識似的,其實我和少錚小時候跟她一起上過學,她來我們家玩,十次有九次是這麼哭著回去的1

小曼:……

「你們兄弟幾個欺負一個小女孩?」

「少錚偶爾為之,一般都是我。」

「為什麼啊?」

「看不慣她唄。」

「剛才你還說陪她看戲,關係不挺好么?」

「好什麼?她脾氣壞得沒朋友,君家收藏的老物件很多,看在她拿出的寶貝玩藝兒份上,小爺就時不時陪陪她,我不喜歡講話,就僅限於街上走走,或去公園、電影院呆坐著1

小曼再次無語,能請得動鄭少鐮這個壞脾氣小爺作陪,也不知道君冉給了什麼好東西?

顧少鈞趕到大門口的時候,鄭少鐮已經開車帶著小曼出去了,他只好先返回大廳,家裡有客人午時開宴,大人們叮囑過的,料想鄭少鐮不能跑太遠。

再說君冉,被小曼提醒了一下,出門轉角她就停住腳步,從衣兜里取出隨身帶的小圓鏡照照,大略收拾了一下自己,這才低著頭快步走回家。

進了家門,剛好來拜年的客人都走了,廳里坐著的全是自家人,看見君冉雙眼紅腫面有淚痕,都吃了一驚,君老爺子連聲問乖孫女怎麼啦?君媽媽更是心疼地上前抱住女兒,問她到底遇上什麼事兒,弄得這樣狼狽?

君爸爸沒出聲,目光關心地看著女兒。

君家三代同堂,君老爺子和君老太太只生得一子,就是君冉的父親君衡,君衡原本有個哥哥,是君老爺子收養的,可惜英年早逝,留下長孫君陽,在部隊里出任務也犧牲了,長媳傷痛之下回娘家長祝如今的孫輩就只有君冉和君瑞,所幸姐弟倆都很出色,足以讓一家子引以為傲。

君冉在外頭是一副善解人意理性自強的形象,但在家裡她也和顧少玲一樣受盡寵愛,公主般嬌貴,君媽媽的愛撫安慰反令她更覺委屈,抱住媽媽直掉眼淚,君老爺子見了心疼,又再次追問,君冉就放開媽媽,撲到爺爺懷裡,嗚咽著說道:

「爺爺您要幫幫我!我喜歡顧少鈞,我要嫁給他1

君老爺子和君爸君媽都吃了一驚,君媽黃薇嗔道:「顧唐兩家有婚約,顧家早幾年就表明顧少鈞將來要娶唐家女孩兒,你又不是不知道1

「八百年前的娃娃親,誰還要遵守啊?這是封建思想老腦筋,太可笑了,早該被唾棄1

黃薇:「可不許胡說,什麼封建思想?好多人家都還守著這樣的規矩1

「媽媽!除了唐家堅持,您看見還有哪家有娃娃親?而且唐家鬧出那種事情,連自家孩子都看不好,讓人錯抱去了,如今再換回來,卻不如原先那個假的知書達理有修養,少鈞要是遵從婚約,豈不是很吃虧?他那麼出色,卻被迫娶一個粗俗鄉下女孩,能甘心嗎?」

「你……」

君衡張嘴要責斥女兒兩句,君老爺子抬手制止他,說道:「冉冉啊,你見著少鈞了是嗎?這些話是你自己所想,還是少鈞跟你談的?」

君冉目光流轉間,話已脫口而出:「當然是少鈞哥哥跟我談的!爺爺,我就是喜歡少鈞哥哥嘛!別的人我看不上,我只愛他我要嫁給他,您一定要幫我1

「好好,爺爺知道了,咱們回頭再說,不哭了埃你先回房去洗洗臉,打扮打扮,過年呢,要高高興興的1

「哎,謝謝爺爺1君冉擦拭一下眼淚,起身回房間去梳洗更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