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六十五章 喜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五章 喜歡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黃薇重新沏熱茶來,君衡替老爺子斟了一杯,說道:「父親,您可不能縱著冉冉,顧唐兩家……」

君老爺子看了兒子一眼,胸有成竹道:「你沒聽見冉冉說嗎?是少鈞先表示出那種情緒,說明他對娃娃親很不滿,畢竟兩個人年齡相差太大,少鈞得多少年才能結婚?顧老看重長孫,顧老太太最疼愛的也是少鈞,加之少鈞自個兒爭氣,前途不可估量,如果是他先提出解除,那麼這樁婚事肯定成不了!既然冉冉喜歡少鈞,就由她去吧,他們確實很般配,等我慢慢找個機會試探一下顧老。」

君老爺子喝了口茶,又道:「唐家那個剛換回來的女孩,倒也不是冉冉所說的粗俗不堪,相反,我看著她很好!叫什麼名兒?」

黃薇回答:「叫唐曼曼1

君老爺子點了點頭,對兒媳婦道:「你可以經常和唐家婆媳往來,讓瑞兒多些機會和那個小姑娘接觸接觸——青梅竹馬兩小無猜,挺不錯1

君衡說:「父親,這樣不太合適吧?就算顧唐兩家婚姻不成,以我們家和顧家的關係,再與唐家聯姻……」

「哪裡不合適?顧少鈞解除婚約,唐家女孩總得嫁人,唐仁騫也不會讓他的長孫女再去配顧家次孫,我們家瑞兒從各方面來說就是非常好的人選!當然,也不用做得太明顯,日久生情、自然而然發生的事,誰也不會說什麼。」

黃薇抿了抿嘴,輕聲道:「要論說起來,這種事情也不是沒有先例:你看唐家二媳婦,原本是要嫁進白家的……如今,唐家和白家不也同樣握手言歡?」

君衡看了妻子一眼:「冉冉這副樣子回來,委委屈屈的,你去問問看怎麼回事?」

黃薇知道丈夫又嫌自己論說八卦,想支自己走,撇了撇嘴:「我說的是實情嘛……冉冉從顧家來,還能是咋回事?今年鄭少鐮回京探親,多半又是那小子欺負的1

「孩子們爭吵常有的事,冉冉不提,就由著他們自己解決。」君老爺子道:「唐家二媳婦和白家的白立華,那種情況並不少見,大家親朋故舊,彼此心照不宣罷了,都知道的。」

君衡便不再多說什麼。

鄭少鐮帶著小曼坐車子兜了幾圈,並沒走太遠,也不去大街,只在各條巷道間緩速鑽行,教小曼熟悉這片區域,而小曼卻更喜歡看這個年代京城的老景物,感覺莫名親切,有點遺憾沒有隨身帶了照像機過來。

兀偶爾鄭少鐮會停下車子,帶小曼去他小時候常來或喜歡呆著的地方走走看看,直玩到十一點多鐘,才返回顧宅,顧少鈞早等在門口,拍了拍鄭少鐮的肩催他趕快進去,有人找他,然後牽起小曼的手,邊走邊問:「去了什麼地方,玩得高興嗎?」

小曼數著手指頭說出幾個街巷衚衕,顧少鈞笑道:「還有更好玩的,明天我帶你去,咱們騎單車去1

小曼說:「明天,我想帶阿公阿奶一起出去走走看看,過完元宵節我們就回鄉下了,京城這麼大,每天出來看半天,只怕都看不完。」

顧少鈞點頭:「是應該帶阿公阿奶出去走走玩玩,不過今天才初一,一直到大年初三,估計兩家大人都要在一起走訪親友應酬吃年酒,還用不著我們呢。」

「阿公阿奶不必跟著他們埃」

「恐怕不行,你家擺過洗塵宴不是嗎?都知道有貴客來了,親友間要例行宴請的。」

「那你也要跟著去吃年酒嗎?」小曼問。

「你去我就去,你不願意去,我陪你。我初四上午得返回部隊,這三天時間,你在哪,我在哪。」

顧少鈞看了看走在前頭的鄭少鐮,稍稍用力握一下掌中柔軟的小手兒:「剛才怎麼就跟著少鐮走了?也不等等我。」

小曼撇嘴:「哪是我跟少鐮走,是少鐮跟著我走好不好?你反正有人陪著下棋,玩得高高興興的,用不著我等1

顧少鈞低頭瞧著小丫頭故作淡漠滿不在乎的表情,內心柔軟成一團,其間糾纏著絲絲縷縷說不清道不明、不知從何而來的晦澀酸痛,直恨不得把小人兒緊緊摟進懷中,揉進自己的骨肉里,好像只有那樣才能緩解撫順心底混亂。

停下腳步,他握住小丫頭單薄的肩膀,俯身看進她清泉般純凈透澈的眼眸,說道:「關於留在小暖廳和君冉下棋,我得做個解釋:我們倆,好不容易才能呆一塊兒,我一點不想被人打攪,但君冉和少玲影響到我們了,如果我不直接挑明,她們還會繼續!所以我讓你先走,我留下來跟她們談了談。小曼,我心裡裝著你,不需要別的女孩陪伴,不管你做什麼,只要你住在我心裡,我感覺到你,我就高興1

小曼和他對視著,終於難以承受那灼熱的目光,垂下了眼帘,面頰像被火苗燎過似的發燙。

難怪君冉哭成那樣,也不知道顧少鈞對她說了什麼。

溫情的顧少鈞能讓人如沐春風,但冷肅決絕起來,是很嚇人的,前世小曼見識過,也體驗了——他生命結束之前,不顧小曼苦苦請求哭得手腳抽蓄,命人將她帶走,說不見,就絕不再見,直到得知他的死訊!

小曼把玩著顧少鈞有著薄繭的大手掌,微微嘆了口氣:拿得起放得下,不必想太多,或許這樣也挺好的吧!反正自己無法討厭他、恨他,又情不自禁地被他吸引,就只好順從自然了!

顧少鈞聽到小曼的嘆息,以為她對君冉一事還有心結,揉了揉她的頭髮:「是不是覺得我這樣做不對?那如果換了你,會怎麼做?」

「我又不像你這麼英俊帥氣,人見人愛樹見花開,君冉那樣級別的傾慕者,我是不會遇上,所以用不著費腦筋1

顧少鈞忍不住笑出聲:「人見人愛樹見花開?這是誇我呢?那小曼見了我喜不喜歡?」

「喜歡。老師說愛美之心人皆有之,不用不好意思1

顧少鈞樂不可支,自己的小丫頭這麼可愛有趣,更加捨不得分開,想打包帶走怎麼辦?

「顧少鈞是屬於小曼的,隨你怎麼喜歡,只給你一個人喜歡1

「啊?哦,我知道了1小曼挽著他的手臂,有些害羞地低頭往他身後躲了躲。

顧少鈞:……

這就完了?不是應該跟著表白兩句么?看來引誘不夠深入啊,只得再補充一句:「就好像,你也只屬於顧少鈞一個人,是同樣的道理。」

小曼回答得倒是快,卻依然是單音節:「嗯1

顧少鈞沉不住氣了,小丫頭還沒長大,如果太含蓄,有些事情不說開,她就不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