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六十七章 忍耐(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六十七章 忍耐(二合一)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老話說的,大年初一就要歡歡喜喜高高興興,這樣一整年裡都會順順利利萬事如意,雖然只是個好願望好念想,大家也都期盼著,新年第一天沒人會讓自己不痛快。

小曼的大年初一卻過得磕磕碰碰,不順利也不暢快,要是真應了老話,她這一年裡不知道得生多少場悶氣。

顧家酒宴分男席女席,顧少鈞將她送到唐奶奶、阿奶身邊,他自己就去了前廳,陪陪顧爺爺和唐爺爺他們,喝點酒,說說話兒。

小曼在顧家算比較熟悉了,不需要特別照應,顧爺爺、顧奶奶等顧家人對她的好是發自內心的,能感覺得到,何況有唐奶奶陪著,她本來沒什麼不自在,但凡事總有個意外——吳曉文過來了。

這是顧家的誠意,既然請了整個唐家,就不好少了哪一個,吳曉文怎麼說也是唐家兩個孩子的媽,她任性是她的,該給她的禮遇還是得有,所以唐青雲說吳曉文去了她親戚家,顧奶奶便讓顧家老三走一趟,接她過來吃飯。

吳曉文沒帶唐雅萱,大概也因為這樣,她在唐奶奶面前少了些顧忌,與顧家媳婦們以及其他親友談笑風生,轉過臉來卻對小曼擺起長輩譜兒,從提包里取出幾個紅包遞給小曼,那些紅包鼓鼓囊囊的,憑眼睛看就知道裡頭塞了不少錢,吳曉文一副高冷不經意的樣子說:「拿著吧,這是我娘家親戚給孩子們的新年紅包,你,浩浩和萱萱都各有一份1

眾目睽睽,這又是在別人家,小曼只好忍耐著接過紅包並說謝謝,吳曉文卻非常自然地把茶杯遞給她,說是茶涼了,叫小曼去重新沏杯熱茶!剛好周慧蘭走過這邊來,見此忙接過茶杯,笑著說今兒大年初一,孩子們可不管這些事,讓她玩去吧,並叫保姆給所有人都換上新的熱的茶水!

小曼眼看坐在另一邊的唐奶奶神色冷厲,瞪著吳曉文彷彿想吃了她,便趕緊走出屋子,離吳曉文遠點,她不想讓奶奶為了自己當眾發怒。

卻在廊廡下遇著顧少玲和她表姐田絲絲。

之前和顧少鈞在院子里卿卿我我,這倆人就在小亭子里瞧著,小曼不免有些難為情,只對她們點了點頭,就錯身而過,不打算跟她們搭腔,主要是真不知道說什麼好。

誰知這表姐妹倆拉起手攔住了小曼去路,顧少玲帶著火氣說道:「唐曼曼,有你這樣的嗎?你不舒服我,可以當面找我理論,咱們女人的事情自己解決,偏要讓我大哥來罵我,你這算什麼啊?」

田絲絲用鄙夷的目光打量著小曼:「剛才我們都看見了:家裡這麼多人,還有客人在,就敢那樣,臉皮真厚!難怪你能後來者居上搶走唐雅萱的未婚夫,我奶奶說人不可貌相,果然是這樣!你小小年紀就會耍手段,還會用美人計!你做什麼我們管不著,可是離間少玲和大表哥的兄妹感情,就太卑鄙了1

小曼和田絲絲對視一下,問顧少玲:「這位真是你親表姐嗎?」

顧少玲點頭:「當然,我大舅的女兒,經常來我們家,還能有假?」

田絲絲嗤笑:「以為誰都跟你一樣?抱錯了再換回來,如果又錯了呢?呵呵1

小曼冷冷地看著她:「你很沒有禮貌知道嗎?我有點生氣了,但是今天我在顧少玲家做客,給她個面子,放過你。再有下次,你再敢像現在這樣大放闕詞,我一定拔掉你的大門牙!我說到做到1

田絲絲忙捂住嘴巴,眼睛睜得溜圓瞪著小曼,長成兩顆大門牙是她最大的缺憾,平時不肯露齒大笑,說話要注意唇型,一直小心冀冀地藏著拙,這也是她的逆鱗不準人隨便亂說的,唐曼曼竟然這麼快就發現了,還說出來,真是可惡!

「唐曼曼,你才沒禮貌,你人身攻擊!我告訴我姑父姑媽去,要是我少鋒表哥在家……叫你吃排頭1

「去唄,最好說實話,告訴他們你呲著大門牙對我胡諂了些什麼1

田絲絲一跺腳,就要拉著顧少玲走,顧少玲卻搖搖頭,皺著眉對小曼說道:「你以後是要嫁進我家的,這是我表姐,是親戚,你客氣點,別得罪人家1

這話把小曼氣笑了:「你表姐是你表姐,跟我有什麼關係?如果嫁進顧家就不能得罪你表姐,誰想嫁誰嫁去吧,我才不願意1

「你1顧少玲結舌。

田絲絲幫腔道:「你都跟我少鈞表哥那樣了,你們倆有婚約的1

「哦,你知道我和顧少鈞有婚約?不是我耍手段、美人計搶人家未婚夫嗎?」

「當然是你搶來的1田絲絲腦迴路異於常人,邏輯跳躍轉換毫無障礙:「原本這些都屬於萱萱,你來了,搶走她的一切!她夠可憐的,你於心何安?難道不準備補償補償人家?」

「補償?」小曼看向顧少玲:「你也有這種想法?覺得唐雅萱應該取代我,繼續呆在唐家,才是正常的對嗎?而我卻回來了,她不得不離開,你們就看不慣我,可憐她,為她打抱不平……你還幫著君冉向顧少鈞表白!顧少玲,你這是針對我、跟我站對立面?既然如此,以後我和你就形同陌路,彼此不認識了1

顧少玲眸光閃了閃,分辨道:「誰針對你了?君冉姐姐早就喜歡我大哥,以前不表明是因為大哥和萱萱有婚約,我爺爺和奶奶很看重,他們倆將來結婚是板上釘釘的事!可如今萱萱不是唐家的姑娘,你又剛來,和我大哥之間沒有感情,那婚約還算不算數誰知道?而君冉姐姐從小就和大哥很要好,她當然有資格和大哥在一起!而且君冉姐姐說了,她和你是公平競爭,不算爭搶,我大哥將來選擇誰,是他的自由1

「君冉姐姐就是真搶了又怎麼樣?反正你也是搶萱萱的!這就叫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君冉姐姐比你漂亮比你有氣質有能力,她還沒畢業就被電視台看中去那座大樓里上班了,多少人眼紅羨慕啊?將來她還要出國留學呢!只有她才最合適我大表哥,你拿什麼跟君冉姐姐比?」

田絲絲高抬下巴睥睨小曼,一臉得意洋洋,似乎她嘴裡鼓吹的不是君冉,而是她自己。

小曼好笑地看著田絲絲:「我為什麼要跟君冉比?比贏了有獎品嗎?不就出國嘛,將來這種現象不要太普遍!我要是願意,年年、月月都可以出國,在國外買個房子定居也成1

田絲絲瞪住小曼:「別吹牛,就憑你也能出國?」

「行了別說了。」顧少玲拉了田絲絲一把:「唐家有那個能力,就是我少鐮哥哥和少錦哥哥,現在也能供得起她1

田絲絲不解:「鄭少鐮和鄭少錦?他們還得靠你家呢。」

「誰說的?這裡只是他們姥姥家,幾年前不是改回鄭姓了么?他們已經認祖歸宗,有自己的家1

顧少玲看了看小曼,繼續說道:「解放前整個天津碼頭那一帶產業都是鄭家的,現在歸國家所有了,鄭家可還佔著不少乾股呢,少鐮哥哥和少錦哥哥年滿二十歲,就能擁有並處置自己名下的股份!唐曼曼是少鐮哥哥找到的,少鐮哥哥能不管她嗎?」

小曼:……

這個情況她從來都不知道,可是,她莫小曼,需要誰管了?

面對田絲絲眼中赤裸裸的忌妒羨慕,小曼被噁心到了,對顧少玲道:「告訴你表姐:下次再見,當我們不認識!不要論說與我有關的話題,否則,後果自負1

顧少玲橫眉:「唐曼曼,我告訴過你了,這是我表姐你放尊重點1

「連你在我這也排不上號呢,我憑什麼聽你的?你知道什麼叫尊重?回去問你爸爸媽媽,弄明白了,再來跟我說話1

「唐曼曼,你敢罵我姑父姑媽?」

田絲絲指著小曼,一臉震驚,顧少玲也怒視小曼:「真沒教養!你是來我家做客的,太過份了1

「過份的是你!帶著你表姐攔住我不讓走,還說三道四,這是顧家待客之道嗎?你敢不敢和我去顧爺爺顧奶奶跟前評個理兒?」

「唐曼曼,我們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為什麼老是依賴別人,別總讓我看不起你1

「你看不起我?真是可笑,好像我很看得起你似的1小曼說道:「我依賴別人?你指的是今早上少鈞找你談了什麼?那個與我無關,是你們兄妹之間的事情,我沒有在他面前提到你!自己的事情自己解決,你要是有這個能力,就不能帶著你表姐來跟我瞎摻和。當然了,我也沒能力,所以,咱們這事,還是得往顧爺爺、顧奶奶跟前去說1

「唐曼曼,你不準去!老這麼告小狀有意思嗎?」顧少玲著急了,伸手去抓小曼。

她再得嬌寵,大事體上出了錯也是要受罰的,爺爺嚴厲起來,那就跟個黑包公似的半點不講情面。

剛才和表姐攔住小曼也是一時心血來潮,就想擠兌她一番,出口惡氣,誰讓大哥哥為了她罵哭自己他還不帶哄的!以前大哥哥那麼疼愛、維護自己,就算是唐雅萱也沒能越過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來了個唐曼曼就全變了,她不服!

可要是唐曼曼真的去跟爺爺奶奶告狀怎麼辦?奶奶那裡倒不要緊,她老人家一向是包庇孫女的,碰巧讓爺爺知道就慘了!

「我為什麼不去?剛剛你還說我依賴別人呢,有人依賴多好啊,你也可以去依賴一個啊,這樣就不怕我告小狀了1

小曼避開顧少玲的爪子,任由她氣急敗壞地跺腳,轉身又走回廳里去了。

顧少玲也要跟進去,田絲絲忙拉住她:「還不如去找姑媽來,讓姑媽跟那個唐曼曼說說,叫她不要亂告狀,姑媽是長輩,長輩的話她總得聽吧?」

「可我媽媽在準備明天回姥姥家的禮物,還得照看三嬸和小妹妹。」顧少玲眨巴著眼睛,三嬸生得個可愛健康的小妹妹,全家都非常喜歡,因為是大冬天,非得讓三嬸坐雙月子,就是好好陪著妹妹在屋裡呆夠兩個月,媽媽回家過年住幾天,她是醫生也不擅長家務事,奶奶索性就讓她專門照管月婆子。

田絲絲說:「就讓姑媽過來一小會兒,誤不了事。」

其實田絲絲也很想進那個廳子里去,但光是顧少玲帶著她還是有點怯意,有姑媽領著,她才夠膽子。

顧奶奶再不待見不喜歡田家人,也得給姑媽幾分面子,畢竟姑媽嫁給姑父這麼多年,生了少鋒表哥和少玲表妹,而且,姑母如今已經是某海軍醫院副院長了,再不是當年讓顧家輕看的小醫生。

顧少玲想了想,還是聽取了田絲絲的提議,跟著她去找自己的媽媽來解圍。

而小曼坐在幾位奶奶身邊和她們有說有笑,壓根兒就沒提起在外頭髮生的事情,她又不是真的才十幾歲,小孩子之間的爭執提升到大人面前,處理不當那就不簡單了,她今天是來做客,不是來鬧事的。

顧少玲和田絲絲卻真的請動了田雪琴,田雪琴聽女兒和侄女七嘴八舌說了一遍和小曼之間的恩怨,責怪她們幾句,也是擔心女兒被老爺子責罰,便領著她們過來。

其實田雪琴也早就打算和小曼談談的,她是醫生,沒調去海軍醫院的時候,在京城家裡都由她照管老爺子的用藥,對老爺子的身體狀況是再了解不過,上次老爺子突然昏迷,她趕不及回來,顧老太太大膽地任由一個十幾歲小丫頭給老爺子實施針炙並開方子用藥,居然真讓老爺子蘇醒過來,這事顧啟源聽后都出了一身冷汗,對著她大發雷霆,好一陣責難,怨怪她不及時回家照顧父親。可那當兒備戰之初,誰的工作不要緊?她一個副院長,能說走就走的嗎?京城這麼多權威名醫,哪裡就非得等她回來?

心裡的委屈自不待說,倒是這個唐曼曼令她暗地裡刮目相看:小丫頭治好了老爺子,還把老爺子的身體調理得那麼好,之前她給老爺子開的保健葯都不吃了,本想親自給老爺子做一次全面檢查,老爺子卻不讓。

她不像別的西醫那樣看不上中醫,中醫是華夏傳承民族瑰寶,海軍醫院缺少這樣的人才,如果小丫頭機靈懂事,她可以引薦,將來小丫頭進醫學院進軍醫院什麼的,就是一路綠燈順風順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