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七十三章不屬於你(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三章不屬於你(二合一)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大年初二,親朋舊友圈裡有一陳姓人家請年酒,鄭重邀請阿公阿奶,唐爺爺、唐奶奶帶著小曼和浩浩相隨,顧家那邊是顧爺爺、顧奶奶和少玲少欽,顧少鈞和少鐮少錦昨夜住在唐宅這邊,十點鐘,小曼他們準備好去做客,顧少鈞也跟著一起出門,卻是開車往京都飯店那邊去。

他和小曼說好:最多在京都飯店待半個小時,然後轉場和幾個朋友見面、吃午飯,兩點鐘在陳家門口等小曼,如果阿公阿奶也告辭出來,正好帶著兩老四處逛逛,要是兩老不來的話,就兩個人自個去玩。

小曼朝顧少鈞揮揮手,目送他的車子離開,陳家並不遠,她和爺爺奶奶他們步行幾百米就到了。

顧少鈞走進京都飯店大堂,還差二十分鐘才到十一點,吳曉文和唐雅萱卻已經等在那裡了。

唐雅萱一眼看到了顧少鈞,驚喜地尖叫出聲,站起來就要跑,吳曉文忙攔了她一下:「看清楚別認錯人,你少鈞哥哥很守時,他向來不會早到。」

「是他!就是他!我們好久不見,他提前來並不奇怪啊1唐雅萱激動得嗓音都有些發顫。

她怎麼可能認錯人?從七歲就認識少鈞哥哥,見過他穿著各式服裝出現在不同場合的樣子,不論哪種形象都俊美無儔光彩奪目,她的少鈞哥哥,就是走在人山人海的大街上,她也能一眼認出來,更何況只是在交織著少許閑人的飯店大堂。

唐雅萱掙脫吳曉文的手,像只飛鳥般朝著目標投奔而去!

吳曉文這才看清顧少鈞所在的方位,不由得失笑,原來他換了外套,又像變了個人似的,難為萱萱這麼快就認出來,可見她是真正關切牽繫著少鈞的。

顧少鈞眼見唐雅萱飛奔過來,微微側身,伸手很有技巧地攔扶了她一下,才不至於當場給人做出熱烈擁抱的示範動作,吳曉文隨後走來,笑著道:「少鈞來了,萱萱都等半個小時了呢。看這孩子,知道少鈞哥哥今天來,昨夜就睡不著覺,今兒見了面,高興成這樣1

唐雅萱抱著顧少鈞一條手臂,緊緊依偎著他,眼裡流著淚,目光熱切,哽咽不成聲:「我想少鈞哥哥嘛,好想好想……」

顧少鈞先朝吳曉文點了點頭,然後指指邊上的沙發,低頭對唐雅萱說:「咱們過去坐著吧,站這兒擋著別人的道了。」

唐雅萱乖順地跟著顧少鈞走到座位上,沒忘記回頭招呼吳曉文:「媽媽一起來1

吳曉文微笑:「你們先談著,媽媽給你們點些吃的喝的,順便去餐廳看菜單,少鈞想吃什麼菜?飯店新來了個大廚,幾個招牌菜味道都挺好,萱萱很喜歡,你也嘗嘗。」

顧少鈞道:「吳阿姨,點你們喜歡的吧,我還有事,說幾句話就得走,朋友們在東方飯店等著呢。」

「那怎麼行?說好的陪萱萱吃午飯。」吳曉文蹙起秀眉:「少鈞你可不能言而無信,瞧萱萱傷心的。」

唐雅萱因為能挨著少鈞哥哥坐下,笑得如花兒綻放,猛丁聽到少鈞哥哥很快就走,小臉頓時垮了,緊緊揪住顧少鈞的衣袖,淚如雨註:「少鈞哥哥你不要走,我們這麼久才能見到,萱萱真的很想你,有好多好多話要和你說……」

顧少鈞看了看自己的衣袖,語氣平淡地說道:「萱萱,別把我衣裳弄皺弄髒了,我還得去見朋友。」

「少鈞哥哥……咳咳1唐雅萱哭得嗆咳起來。

吳曉文忙遞過來一杯開水:「快,快喝一口。少鈞啊,就別再招她傷心了,先前得了重感冒還沒好全呢,這一哭就喘咳,停都停不下來,瞧著好心疼1

「吳阿姨你坐。」顧少鈞拉開唐雅萱抓著他衣袖的手,起身之際順手把吳曉文推扶給唐雅萱靠著,自己坐到對面去,與母女倆隔著一張茶几:

「既然是重感冒,那我得防著些,明天我就回部隊,別給傳染了病菌。」

「你……」吳曉文看著顧少鈞平靜冷漠的面部表情,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

唐雅萱哭著道:「少鈞哥哥,很多人都知道我是你的未婚妻,這麼多年,你一直照顧我、愛護我,現在……難道你也像爺爺奶奶一樣狠心,不要萱萱了嗎?」

「萱萱,之前不管我對你怎麼樣,種種關照愛護,都只因為你頂著個唐家女兒的名頭,我遵守婚約也是如此,顧少鈞要娶的是唐家女,而你並不是,你只是個錯誤!如今真正的唐家女兒回歸,那個才是我的未婚妻。你心裡其實很明白,你於我,沒有任何關係1

「不!我不明白1唐雅萱哭得淚水縱橫滿臉,眼睛都睜不開了:「你明明對我那麼好,記得我喜歡什麼不喜歡什麼,每年生日、逢年過節都給我送禮物,我們之間的感情那麼真切……你不可能喜歡莫小曼,只為了、只為了……少鈞哥哥,門第身份就這麼重要嗎?啊啊礙…咳咳咳1

「哎呀,寶貝別急,慢點慢點說話……」吳曉文一手拿手帕替唐雅萱擦眼淚,另一隻手輕拍她後背,極力安撫著,順帶還嗔視顧少鈞一眼,似在責怪他招惹了唐雅萱。

顧少鈞面無表情,心裡對吳曉文是徹底絕望,完全支持贊同小曼跟她劃清界限,這樣的母親看著難受,不如沒有。

停頓了一下,等唐雅萱喘好了平穩些,顧少鈞說道:「萱萱,你七歲初次到我家來,我十六歲,能怎麼喜歡你?那時只把你當妹妹。關於每年的禮物,這點要說明:不是我送的,我沒那空閑,奶奶把這個任務交給少錚去辦了!所以你的喜好,顧少錚最懂!我喜不喜歡莫小曼,我的回答是:我們倆會幸福到老!至於門第身份,對的,這個得有講究,我與莫小曼,我們是門當戶對,天作之合1

唐雅萱張著嘴,呆楞楞地看著顧少鈞,少頃,慢慢倒進吳曉文懷裡,渾身顫抖著小聲啜泣,淚水小溪一樣無聲無息地流淌。

吳曉文心疼壞了,忍無可忍地瞪住顧少鈞,責斥道:「少鈞你怎麼能這樣?太狠心了!你知道嗎,你這種行為分明就是……喜新厭舊,見異思遷1

顧少鈞冷冷地看著吳曉文,語氣淡漠:「吳阿姨,你這個定義是錯誤的,就像多年前你錯抱了萱萱,然後又阻止青雲叔叔找回小曼,你錯得很離譜!幸好我和小曼還能重續這樁姻緣,否則……有多少人恨你,你知道嗎?半個小時,我們的談話該結束了,告辭1

說完,顧少鈞站起身邁步離開,幾乎同時,唐雅萱從呆怔的吳曉文懷裡掙出來,一下子撲到顧少鈞身上,哭喊著:「少鈞哥哥!我不相信你不喜歡我了……你自己不知道,你一直喊我『萱萱』!少鈞哥哥,只有最親近的人才會這樣喊我礙…」

周圍無數過往的人紛紛駐足觀望,顧少鈞仿若無視,一把扯開唐雅萱:「我說過,別把我衣裳弄髒了1

推著她直送到吳曉文身邊去坐下:「請吳女士管好你的養女,她才多大?當眾追逐成年人,影響不好1

唐雅萱哽咽道:「少鈞哥哥,你是不是嫌棄我年紀小?可是莫小曼也跟我一樣大1

「她和你不同,你不能跟她相提並論1

「為什麼?從小到大,媽媽對我嚴格教養,就為了能配得上少鈞哥哥!莫小曼,她哪一點比我強了?」

「在我眼裡,小曼樣樣都好!事實也如此,你品性、教養不如她,更不要提容貌1

顧少鈞看了看吳曉文:「這點要讓吳女士失望了,吳女士曾經很期待莫小曼是個醜八怪對吧?小曼為此差點形成心理障礙!這世界上,恐怕你這樣的生母也是獨此一位絕無僅有了1

吳曉文正拿著手帕替唐雅萱擦拭眼淚,沒料到顧少鈞突然來這麼一句,頓時臉色驟變,目光朝四面掃過一圈,怒視顧少鈞:

「我怎麼樣,還輪不著你來評說,你沒有資格1

顧少鈞唇角勾起一絲冷笑:「吳女士又錯了,忘記我的身份了嗎?我,可是最有資格找你理論的!小曼已經與你脫離母女關係,以後最好相安無事,若讓我知道你找她麻煩,可不會給你留面子1

又轉向唐雅萱:「我叫你『萱萱』,不是表示親近,更沒其它意思,你總得有個代號吧?你心裡很清楚,『唐雅萱』這個姓名,不屬於你1

唐雅萱抽噎著,聽了這句話,像受了驚嚇般,眼睛驀然瞪大,臉上表情痛苦而絕望。

顧少鈞也不再跟吳曉文客套什麼,頭也不回大步離開,邊走邊抬臂看看被拉扯過的袖子,心裡嘆了口氣:好不容易有機會穿便裝,今天換件中長款薄呢風衣,小曼贊說超級好看,俊帥風雅還有文藝范兒!可沒想到見著那對母女,說著說著就不文藝了,原本是肯給吳曉文一分臉面才過來,畢竟她生下小曼,如此結果倒也無所謂了,正好以後省點事。

吳曉文沉臉看著顧少鈞走遠,收回目光,發覺四邊還有人在打量著她們母女,便拉起唐雅萱:「先回房去吧,一會再下來吃飯。」

唐雅萱嗚咽著:「媽媽,少鈞哥哥他真的不要我了1

「算了吧,世界上又不止一個顧少鈞,指不定以後你能找到比他更好的1吳曉文有些心不在焉地說道。

「可是我喜歡!媽媽,我只喜歡少鈞哥哥1

「你也看見了,他就是個朝秦暮楚、無情無意的,這樣的男人,惦記來有什麼用?你相信媽媽,以後會遇到好人,像你爸爸那樣,只對你一個人好,絕無二心!懂嗎?」

「媽媽……我就要少鈞哥哥1唐雅萱捂著臉哭,不肯上樓。

吳曉文拉不動她,只好任由她坐在沙發上哭,自己往餐廳走去,避開周圍人們的目光,疏散一下煩躁的心情。

她原本是挺有把握的,萱萱那麼喜歡少鈞,而少鈞以前對萱萱也真的很照顧很關心,就想盡一把力,幫著萱萱圈住顧少鈞,以吳曉文對顧家男人的了解,只要讓顧少鈞動了情,這個權門女婿就還是萱萱的!

雖然說小曼才是真正唐家女,可她跟顧少鈞沒有感情基礎,強扭的瓜不甜。她年紀也還小著,完全可以另找一個,至於能不能找到顧少鈞這麼出色的,就看各人運氣了,凡事講究先來後到,萱萱先認識的顧少鈞!

再說那個小白眼狼跟自己離了心,認了唐青山做父親,她嫁得再好,以後怕也不會讓自己沾光,而萱萱就不同,她是自己和青雲親手養大的,懂事乖巧聽話,比小曼好太多,夫妻倆這輩子只要這一個貼心貼肺小棉襖就足夠了!

所以,當然得替萱萱著想,拿下這門好親事,日後對夫妻倆、對浩浩都是個助力。

事情方方面面都給考慮周全了,卻是沒想到,顧少鈞喜新厭舊!他剛才竟說出萱萱相貌不及小曼好,說明他是個好色的,品行太欠了!

事實上吳曉文眼睛又不瞎,她早就意識到兩個女孩兒相貌的差距,只是有意忽略罷了。

小曼那丫頭是挺會長的,身上揉合了父母的精華部分,這個年紀就出落得引人注目,再長大些只會更出色。可長得再好,修養上不去沒什麼內涵,時間長了就會露怯,同樣上不得檯面!哪及得萱萱的教養,從小到大養成的,什麼場合都能應對得了!況且萱萱相貌也差不到哪去,從小皮膚就特別好,雪白粉嫩,小圓臉兒蘋果似的白裡透紅,嘴唇永遠像含著顆朱丹,她是端莊嫻淑的大福之相,以前在一次聚會時有位老太太說過的:這種相貌的女孩,通常都是一生順遂,大富大貴的!要是換了在古代啊,有機會入皇宮,就一定能當皇后!

雖然只是笑談,吳曉文心裡還是很舒服的,自己精心養大的女兒,當然希望她前程錦繡燦爛,輝煌耀眼!

顧少鈞以色取人,那也沒必要留戀,偌大京城,又不止顧家一個豪門!萱萱就算不靠唐家,還有吳家,唐青雲也不可能一輩子呆在那個窮山溝,他只要熬夠時間,資歷就能上來,到時候老頭子自然要拉他一把,畢竟那也是唐家的兒子!

青雲上來了,萱萱依然是貴女身份,有自己為她謀划,還怕嫁不到好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