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言難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四章 一言難盡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吃過午飯,吳曉文見唐雅萱神情懨懨無精打采,兩隻眼眶時不時泛起紅暈,眼裡淚光點點,不免心疼,又想起打一回到京城就樣樣不順利,還盡攤上糟心事兒,心情也愈發好不起來,索性就帶著女兒走出飯店,坐上計程車往各大商店去逛了一圈,好在口袋裡有錢,購買能力足夠大,隨著母女倆看中的物品一件件拿到手,堵滯在胸口的鬱氣也逐漸消散平復,等她們坐著塞滿半個計程車的「戰利品」返回飯店,氣色心情都好了很多,甚至還能有說有笑的。

只是上樓進到她們暫住的客房,發現唐青雲還沒回來,吳曉文頓時又不高興了。

她並不是不想讓唐青雲回唐宅,唐家兩個兒子,以後家產和宅院是要平分的,二房有一份在那裡,憑什麼不讓二房的人住?老頭子這次把他們趕出來,只是因為照顧老太婆的面子,老太婆心胸狹窄容不下萱萱,等日後找好地方安置萱萱,自己也是要住回去的,萱萱是夫妻倆辛辛苦苦養大,比小白眼狼曼曼親近可愛得多,絕不可能放棄!

但是唐青雲也不用這樣吧?整天整夜地待在那邊,難道他也想學老太婆那麼狠絕,對妻女不管不問?要做孝子賢孫她不攔著,可唐青雲是丈夫、是父親,能不能有點責任心,大年節里也要陪陪妻女的!

還有,早跟他說過吳家宅院的事情,明天就初三了,他該想個章程做好準備,夫妻倆一起去把吳家院子弄弄好,等三月份爸媽哥嫂他們過來,就直接可以安居了。

吳曉文想到除夕那天又跑去看了一眼自家舊居,一張俏臉就禁不住皺成苦瓜:吳家離京十年,原本寬敞整潔的四方宅院早被街道辦當公房分給居民住著,搞得裡邊亂七八糟烏煙瘴氣,原來的花樹盆景全毀了不說,還東隔一道牆西攔一排木柵子,晒衣裳的繩子到處亂栓系……活脫脫一個大雜院,簡直不忍目睹,要是讓爸媽看到祖宅變成這個樣子,只怕能當場氣昏!

因為已確定父母得到平反,還有公函在手,那天她理直氣壯去找了街道辦,那些人卻是一個推一個,碰著誰都說是正要過年,沒人肯搭她的茬。

吳曉文心裡清楚,也看得明白:那院里住著的多是老街坊,住房緊張的年代,有的三代同堂四代同堂還一起擠住著幾十平米,能夠分到自家院子的寬敞房屋,當初肯定也是走了不少門路的,俗話說的肉包子打狗,這些佔了房子安安然然住著多年的人,可不就像吃著肉包子的狗?誰願意把肉吐出來?逼得急了,都能變成瘋狗亂吠亂咬!

若沒有足夠強大的堅實後台,拿不出一點強硬狠厲手段,吳家宅院怕是很難收回來!所以,這事必須得交給唐青雲,走老頭子的人脈去擺平!

可是唐青雲沒點自覺性,明知這有事情等著他去辦,還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進了唐宅都不記得回頭的,等再過兩天就要回去上班,那吳家宅院怎麼辦?

吳曉文生了會悶氣,咬著嘴唇坐到電話機旁,拿起話筒撥了唐宅的號碼。

撥通了,但是沒人接,隔了一會再撥,還是沒人接,第三次撥通,好歹來了個人,卻是門口的警衛,因為聽到電話一直響才跑過來接聽,他告訴吳曉文:唐家人今天分三處去赴宴,快中午出的門,估計得晚上才能回來。因為人都不在家,所以放的工作人員的假,電話也就沒人接了。

吳曉文慢慢放下話筒,失望之餘,心底湧起一股酸澀:宴會啊,還有往來應酬,她最擅長也最樂於周旋其中,身為唐家媳婦,她此時本該衣飾鮮亮光彩奪目,挽著丈夫引領兒女參與盛會,吸引無數人目光,讓所有人都看到她的魅力、她幸福美滿的小家庭、她事業有成的俊雅丈夫……這曾經是她夢裡的場景,那樣華美炫麗,明明可以很容易實現的,偏偏因為老太婆,肥皂泡一般碎掉了,還弄得她有家歸不得、落到要棲身飯店的凄涼地步!

老太婆可惡,小曼更可恨!要不是那死丫頭吃飽撐著,多事救活了老太婆,自己哪能這麼憋屈艱難!

吳曉文內心各種怨恨,知道這麼呆坐著解決不了問題,又給灃城的吳母打了個電話,得到吳母一番開解,鬱悶的心情有所緩和,像雲開霧散般,想法也多了起來,她稍稍猶豫了一下,又抓起話筒撥動了一個電話號碼。

電話通了,鈴聲震動兩次,竟然被人接了起來,聽到那把熟悉的嗓音,吳曉文驚訝得瞪大眼睛,嘴唇張成o字型。

這個電話完全是試探性地撥一下而已,因為年假期間,誰不願在家裡和親人團聚熱熱乎乎吃吃喝喝,反要呆在寂靜的辦公室獨守一室清冷?

可是白立華,他竟然真的在辦公室里呆著!

耳邊聽到那人連餵了兩聲,吳曉文都緊抿嘴唇不發出聲響,白立華卻也有耐心,說道:「難道是打錯的?那我掛了啊1

吳曉文這才輕輕嘆出口氣:「是我……」

那頭靜默一下,也輕聲地、關切地問道:「曉文?什麼時候回來的?聲音不太對啊,你,還好吧?」

連丈夫都不關心自己,這個人,卻只聽到自己說一句話,就能判斷出好不好!

吳曉文心底回暖,鼻腔卻有些泛酸,如果此時她去照照鏡子,就能看到兩隻眼圈也紅了。

電話那端白立華兀自在發問:「曉文怎麼不說話?找我是有什麼事嗎?你現在哪裡?」

吳曉文轉頭看一看唐雅萱緊閉的房門,那孩子累了半天,這時候應該在睡午覺,她吸了吸鼻子,說道:「我回來幾天了,現在京都飯店,我住這兒。」

「怎麼有家不回,住飯店?」

「唉,家家有本難念的經,說了你也不懂!我,其實也沒什麼大事,就隨便撥一下你電話,沒想到你就接著了,不是放年假嗎?你怎麼還呆辦公室里?家裡……你那位,不找你么?」

「我和你一樣的理由,一言難盡1話筒里傳來白立華的輕笑聲:「曉文,方便的話,要不我們見個面?就在京都飯店好了,我還有一個房間沒退,408房,招待客人用的。」

吳曉文頓了一下,想到唐青雲正在花天酒地,恐怕根本不記得她,到晚上才回家,指不定還不會過來飯店,她咬咬牙,說道:「好的,我一會過去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