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七十五章 約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五章 約會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吳曉文敲了敲唐雅萱的房門,沒聽到應答,就在外間桌上留了張字條,然後回房細心打扮,反正還有時間,白立華從他辦公室趕過來,得要四十分鐘左右。

剛好今天在商店新買了兩三套衣服,挑一套她從沒有過的、最新流行的時髦款式穿上,多少能遮掩些眼耳,而且這套衣裳很能顯襯她的好身材,買的時候試穿過的,她沒忽略售貨員眼裡的艷羨,內心不無驕傲:這就是天生麗質,加上自小學習舞蹈打下的底子,她一直都是這般美麗優雅,從不承認自己已經徐娘半老,生養了兩個孩子,容貌和身段依然如故,別說那幾個相貌平平的年輕售貨員,就是舞台銀幕上那些個靚麗的電影演員,卸了妝,也未必能比得上自己!

吳曉文離去,房門合上的「咯嗒」聲響過後,唐雅萱就從自己房間里走了出來。

她奔到門邊,雙手握住了門把,卻不知為什麼,楞是沒有擰開房門。

複雜的心情也在這一停頓間,悄然歸於明晰,平靜下來。

為什麼要阻止?或許這是好事呢?至於原本擔心害怕吳曉文失去理智會做出有損唐青雲名譽的事……和自己有關係嗎?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自己不過是個孩子,哪能懂得、也阻止不了這些的吧?

下定決定假裝什麼都不知道,唐雅萱就走回沙發上坐著發獃,心裡,多少還是有些沉悶。

正如唐青雲對唐雅萱仍存有一份父親的疼惜,唐雅萱對唐青雲的慕孺之情尚在,從懂事起她就明白:自己對爸爸媽媽的感情是不能對等的,不管表面上看著和媽媽有多麼親近,爸爸始終是她心裡佔據最重要位置的那一個!

確認自己不是爸爸媽媽親生女兒那當兒,除了崩潰痛苦無限傷心,她依然把唐青雲當作親生父親敬慕愛戴並一力維護著!

抱錯孩子事件暴露之後,唐青雲對她不能說不好,可是種種原因讓父女倆逐漸離心、感情疏淡了,爺爺奶奶更以長輩之尊和家族利益威壓,逼迫唐青雲做出選擇,他是有苦說不出境遇艱難,唐雅萱看得懂也能理解,但是身為男人,一家之主,唐青雲的表現很不好。唐雅萱覺得,現在的爸爸變了,變得有些陌生,懦弱不夠剛強,不像以前那個爸爸,感覺他只要說一句話都能護住自己,讓自己免受傷害!

唐雅萱和吳曉文想法自然是一樣的,她也認為爸爸應該為了妻女跟爺爺奶奶抗爭,只要一家人同心同德擰成一股繩,不怕沒有好結果!畢竟爺爺和奶奶都會老去,而能夠陪同爸爸過完一輩子活到最後的,只有妻子兒女;最愛他、會把他當天一樣敬仰的,也只有他的妻子兒女!

可惜,唐青雲卻越來越讓她們母女失望,在爺爺奶奶看不見的地方還好些,還能對母女倆照顧有加,一旦靠近兩老,就變得唯唯喏喏,面對奶奶更是一句話不敢反駁,任由奶奶為所欲為,責罵他的妻子女兒甚至驅逐出門……他哪還有半點當官的威嚴?

唐雅萱算是看透了看明白了:唐奶奶極度排外且心腸狠毒,她說不要自己做唐家的孫女,就絕不允許自己再踏進唐家一步!只能痛恨老天,為什麼要讓小曼出現,為什麼不早早收了這老太婆的命,還讓她活得這麼硬朗!

老太婆把持著唐家,自己重回唐家的路被封死,還想留在京城,想在權貴圈遊走、佔有一席之地,靠唐青雲怕是有些玄乎,因為唐奶奶在那裡虎視眈眈!能夠給自己助力、讓自己依賴的,只有吳曉文了!

所以不能隨便惹吳曉文不高興,非但不能招惹,還得順著她讓她高興,那就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任憑她愛幹啥幹啥去!

依照吳曉文的眼光和品味,她喜淮聿渙耍唐青雲家世好有權勢,那個姓白的男人,未必差到哪裡去!

省城家裡有分機,大人講電話時唐雅萱都會想辦法偷聽,已經形成了的習慣,基本上能從語氣口吻里判斷出吳曉文接了誰的電話,並自行腦補琢磨內容,剛才她沒有睡午覺,吳曉文撥了電話,她就一直在門背後聽著,最後撥的那個電話,吳曉文語氣里有種不一樣的嬌軟,又說要出去,唐雅萱就大概猜得出來了:是那個姓白的男人,媽媽要出去和他約會!

唐青雲調去那個邊遠貧困山區,除非是參加重要會議,不然絕不輕易回省城,一是聽說那個地區實在很窮,官員車油費都得精打細算,二是山路不好走。吳曉文獨自在省城,能排遣寂寞空虛的只有電話了,唐雅萱放寒假回省城才發現,吳曉文和那位姓白的男人通話頻密,唐雅萱在家的時候,他們多半是夜晚通電話,吳曉文在室用分機,唐雅萱正好在客廳偷聽,兩人談說內容包涵很多,唐雅萱也不傻,能聽出他們之間曾經有過不一樣的關係,時常遺憾距離太遠不能見面,往往一說就是很久很久,唐雅萱都不耐煩聽到最後!

有一次那個男人白天打來電話,唐雅萱接著,吳曉文大大方方教唐雅萱和他說幾句話,稱他為「白叔叔」,並笑著說白叔叔在京城,幫了媽媽很大的忙。

也好吧,如果那位白叔叔有足夠的能力,自己和媽媽也算多點靠山。畢竟現在,唐家這邊一個個都是勢利眼,連少鈞哥哥也這麼絕情……

唐雅萱傷感地吸了吸鼻子,冷澀一笑:憑什麼要為唐青雲著急擔憂?他自己甘心被老太太抓在手裡不看顧妻子,被紅杏出牆,怪得了誰?

吳曉文並不知道,她只是出門去見見老朋友,敘一敘久別情懷,就被暖心小棉襖給下了個不太好的定義:紅杏出牆。

不過她這次約會真的很值,白立華再次做了件令她無比暖心的事情:答應替她解決吳家宅院的問題,就算唐家出面了,白家也過問一下,相輔相成,效果更好更快!若是唐家太忙了,那還有白家!

白立華很認真地看著她道:放心吧,唐青雲不管我管。三月底我就要去原市上任,雖然和京城隔得不遠,但和你再見還不知要到幾時,總得把這件後顧之憂解決好!

吳曉文感動得不知說什麼好,兩個人開了瓶酒,淺斟漫飲,一邊細聲談說,所謂酒逢知己,那酒怎麼喝也喝不完,話題自然也是越說越有,時間過得飛快,等吳曉文回到自己房間,已是半夜三點鐘。

唐青雲依然沒過來,再推開房門看了看熟睡的女兒,吳曉文暗暗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