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七十七章 又要開始了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七章 又要開始了嗎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爭執吵鬧氣急敗壞之際,一個電話打了進來,是唐青山,口氣平淡地說:「今天中午為少鈞餞行,全家人都去了顧家,才回來不久,所以晚飯就做得遲了,現在準備開飯,父親說你們明後天也得回去G省,或許有事跟他商量,要不要回來吃?要的話儘快。」

唐青雲微頓,答應一聲好,撂下話筒也沒跟吳曉文說什麼,直接開門自個兒走了。

吳曉文心裡不屑於去唐家吃這頓晚飯,卻也沒想到唐青雲叫都不叫她一聲,走得這麼決絕,坐在沙發上呆楞片刻,雙手捂臉痛哭失聲。

唐雅萱打開自己的房間走出來,輕輕抱住嗚咽的吳曉文,此時,她也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了:勸媽媽別跟爸爸吵架?可是爸爸明顯受到唐家人的影響,脾氣越來越壞,都不把她們母女倆放在心上了。而今天看到的白叔叔卻是那麼溫和親切,處處關照自己,感覺他比唐青雲更像爸爸!

想起白叔叔主動跟媽媽商量的事情,唐雅萱內心一陣激動:白叔叔說要替自己聯繫環境好教學質量好的知名高中,不必回G省,直接在京城讀書,兩年後上大學,還可以出國留學!

白叔叔看起來比唐青雲有本事,至少,他背後沒有像唐爺爺唐奶奶那樣的老傢伙,他出手大方揮灑自如,想做什麼就能做什麼,不受人控制,只要媽媽和他處好關係,他就會關照自己,借著他的庇護,即使沒有唐家,自己同樣身份矜貴,等長大之後,相信少鈞哥哥能看得清楚:誰,才是真正配得上他的人!

唐雅萱收斂起臉上不自禁浮現的笑意,耐心地勸慰吳曉文,裝做不經意地問道:「媽媽,今天白叔叔說有事就給他打電話,爸爸和媽媽吵架,媽媽這麼難過,要不要告訴白叔叔?」

吳曉文怔了一下,想到白立華溫情脈脈體貼入微卻已成別人的丈夫,而自己把終身託付給了唐青雲,竟被他這般冷漠對待!不由得淚海決堤,哭得更厲害,從挎包里拿出個小本子翻看,唐雅萱乖巧地把電話移近些方便她撥打。

白宅電話,十多年前吳曉文熟悉得很,隔了這麼久再次撥打,難免有一絲生澀和猶豫。

電話那端傳來一把年輕清脆的女孩嗓音:「喂,找誰啊?」

吳曉文暗鬆口氣,還好,這不是白晴月,她有意把聲音放低沉些道:「你好,我找白立華,請問他在家嗎?」

那邊停頓了好一會,答道:「你等會。」

然後就聽到她揚聲喊:「二叔您電話,有個阿姨找您!您那邊接著吧1

吳曉文皺了皺眉:阿姨?人都說她聲音溫柔甜美很年輕,電話里根本聽不出年齡的,那小姑娘誰啊?高音喇叭似的,是立華的大哥白立新留下的閨女吧?也應該有二十歲了,這麼咋咋呼呼的,果然是沒媽的孩子又在鄉下長大,修養差些呢!

接了吳曉文電話的女孩是楊柳兒,並非白家女兒。

此刻她正木然站在廊廡下,被順媽拿指頭戳了一下額頭,嗔怪地訓斥:「冒冒失失的,怎麼教都教不變!能打進這個家裡電話的,自然都是要緊的親友,你語氣放柔和些,得有禮貌……連個電話都接不好,你真是白長這麼大個1

要換在平時,楊柳兒肯定轉身就走,懶得聽順媽嘮叨,這會兒她卻蒼白著一張俏臉,任由順媽的手指頭戳來戳去,沒有挪動半分腳步,眼神空洞,猶如魂游天外般。

大年初三晚上,白家宅院顯得空落落的,白老爺子帶著女兒白晴月、次孫白俊傑赴宴未歸,大房兩個大孫女緊著外出談戀愛了,白立華和前妻生的兩個十來歲女兒也各有玩伴,這幾天過節都玩瘋了,白天黑夜不巴家,繼妻羅春香帶著白瑩瑩、白麗麗、白俊林去了個親戚家還沒回來,白立華從外頭進到家裡就一直呆書房,所以廳堂電話響起,坐在那兒看電視的楊柳兒就接著了。

其實楊柳兒也不是很願意接電話,俊帆哥哥說過,他在國外,不會隨便打電話回家的,而她在這世上就只有俊帆哥哥,別人的電話跟她毫無關係,可是不接的話,廳里實在沒別人了,她只好勉強伸出手去。

卻是沒想到,竟然聽到那個女人的聲音!

那把聲音無論怎麼變化,她都記得!

那是唐雅萱的媽媽,上輩子也經常打電話來白家,都是楊柳兒接的,她找二叔,找白晴月,一談就是小半個鐘頭不過癮,後來唐雅萱嫁給俊帆哥哥,那個高貴驕傲的女人神通廣大,知道了楊柳兒的存在,親自來看過楊柳兒,狠狠地敲打一番,那些刻薄狠厲的言語、尖銳輕蔑的目光,至今想起還能令楊柳兒感受到無比的屈辱怨恨!

重來一世,那女人又要開始了嗎?這次是要把哪個女兒塞給俊帆哥哥?

楊柳兒在電視里看到國家領導為戰鬥英雄頒發勳章,顧家的顧少鈞好好地站在台上,並沒有受傷致殘,她還暗自鬆口氣呢,以為這輩子唐雅萱不會再纏著俊帆哥哥了,誰知過年前,白家上下都傳遍了唐家嫡女被錯抱的事情,楊柳兒暗暗吃驚:上輩子也沒聽說過這一件啊!

唐家又多出個女兒來,一個嫁給顧少鈞,那麼另一個呢?唐雅萱的媽媽給白二叔打電話了,接下來白晴月就會主動去找她,他們三個人碰頭商量過後,一向聽從白晴月安排的俊帆哥哥,從此就被系在了唐雅萱身上!

楊柳兒咬緊嘴唇,低垂的眼眸里迸射出一抹寒光:老天讓我重活一世,是為了什麼?因為俊帆哥哥是我的,我們成親了,他只能是我的!這輩子你們誰也別想搶走!

「喲,柳兒這是怎麼啦?小臉兒煞白煞白的,是哪兒不舒服嗎?」

白晴月從外頭走進來,心情不錯,看見楊柳兒悶悶不樂站著發獃,就笑著隨口問了句。

順媽忙著問老爺子怎麼沒一起回來?得到答覆說老爺子和傑哥在前院看字畫,稍後進來,這才趕緊去替白晴月倒了杯熱開水,笑著說道:「柳兒她好著呢,就是做事不懂分寸,讓我給罵的1

白晴月走進廳堂坐下,接過熱開水喝了一口:「大過年的,你罵她做什麼?」

「她剛才接了個電話,是找二哥的。二哥在書房裡呢,她也不知道走近前去說一聲,隔著老遠就大喊什麼『阿姨』來電找二叔,二叔您那邊接著哈!看看這成什麼樣?還不該罵?好在今兒家裡人少,也沒什麼客人來。」順媽絮絮叨叨。

白晴月四下里看看:「二嫂和幾個小孩兒沒回來?」

順媽笑道:「沒呢,年節街上熱鬧好玩,怕是一路上邊走邊瞧,也不著急的1

白晴月點點頭,朝楊柳兒招手:「柳兒來,坐這跟白姑姑說說話。」

楊柳兒遲疑了一下,被順媽推搡著走到白晴月身邊,白晴月拉她坐下,笑容親切溫柔:

「你在夜校補習了幾個月,成績挺好的嘛,就這樣繼續學著吧,你年齡偏大,文化底子太薄,去學校不合適,我好容易才找到那個夜校班,很適合你。等到了明年六月份你勉強可以參加高考……不用擔心,小帆跟我說過的,都為你安排好了,就算達不到分數線,也讓你去上大學,將來學到知識,有個體面工作,對你、對小帆都是件好事。」

楊柳兒心裡放鬆下來,夜校就夜校吧,只要明年能讓她去讀大學,白天在家裡幫忙干點家務活也無所謂。

畢竟這輩子跟上輩子不同了,之前俊帆哥哥回來教訓了想搶她房間的白亦芬,加上她自己要強,白家人都不敢再小瞧了她,連白晴月每次跟她說話都是和顏悅色,雖然那笑容有點假,但這也算是尊重了,不再像上輩子那樣,拿她當小保姆呼來斥去!

白晴月拉著楊柳兒的手詢問她在夜校的情況,再談到夜校老師和同學,東拉西扯的,忽然話題一轉,問到了剛才她接的那個電話:「是哪位阿姨找你二叔?你以前接過她電話嗎?可記得她是誰?」

「以前接過的,她是……」楊柳兒現在逐漸喜歡學習了,對那所夜校挺有感情的,正跟白晴月說得起勁,猛然聽她問起這個,一時轉不過彎來,張嘴答了一半才發覺不對,卻已經遲了。

「她是誰?」白晴月微笑,目光帶著鼓勵,楊柳兒硬著頭皮繼續回答:「她說她姓吳……上次……她也打過電話來,二叔不在家1

其實這輩子,唐雅萱的媽媽是第一次打來電話,楊柳兒既然說之前接過她電話,那隻好說曾經有過上次。

白晴月只要這句就夠了,並沒有深究,也不再看楊柳兒,直接起身往白立華的書房走去。

楊柳兒獨自坐了一會,走出廳堂,看見順媽正端著個托盤,似乎也是朝白二叔書房走,忙跑去把托盤搶了過來,順媽大急:「哎呀你這丫頭,小心點別潑了!這是我專程給二少爺燉的滋補湯!二少爺在外頭奔波辛苦,回到家還整天呆書房裡用功,得好好進補……」

楊柳兒心裡輕嗤:都娶過兩個老婆生了六個孩子,還二少爺?早該改口叫二老爺了!

嘴上卻道:「放心吧順媽,我手腳比你利落,眼睛比你好,不會弄潑了的。我這就給二叔送去,您老累了一天,歇著吧1

順媽氣笑:「這會兒知道我累了?早叫你幫個手就是不肯……慢慢的別急,仔細點看路1

「哎,知道了1

楊柳兒腳步無聲,輕悄地穿過長長廊廡,走到白立華書房門前,左右看了看,貼近門邊卻沒有抬手敲門,而是屏息傾聽屋裡傳出來的說話聲。

書房裡坐著的自然是白立華和白晴月,他們談話聲不大,傳到外頭更是隱隱約約的,楊柳兒打起十二分精神,豎長耳朵,也只能聽得前名沒有后句,一頭霧頭不得要領:

「二哥,小帆說他有把握,千叮萬囑讓我們不要輕舉妄動……」

「我說過,我自有分寸,不會壞了你們的計劃。」

「怎麼是我們的計劃?二哥,你才是白家最重要的一分子!可不能因為你那點舊日情懷,壞了大事1

「唉唉,什麼舊日情懷,看你說的!晴月你放心吧,二哥不糊塗。」

「……就怕你跟她太過接近,引起閑言碎語,讓唐家人不高興,畢竟吳曉文是唐曼曼的生母,而且很多人知道你們倆從前那一段1

「不會的,我做事很小心。唐曼曼,我覺得顧家很緊張她,顧少鈞更像是為了她才回京的,天天陪伴左右,小帆離得那麼遠,小女孩未必真能記得他……吳曉文身邊不是還跟著個唐雅萱嗎?實在不行,就這個也差不多吧?」

「唐雅萱怎麼跟唐曼曼比?別說那只是個冒牌貨,唐曼曼懂醫術,能弄得到珍奇藥材,這才是父親和小帆最需要最看重的,唐雅萱她可以嗎?」

「唐雅萱或許沒這個能耐,但吳曉文是唐曼曼的母親,總有點影響力吧?我了解吳曉文,她感情豐富很念舊,疼愛唐雅萱甚至勝過唐曼曼。如果我們拿不住唐曼曼,可以退而求其次,唐雅萱進了白家,白家跟唐家就是姻親,有需要的話,唐曼曼能不管嗎?」

屋裡停了一會,聽見白晴月的輕笑聲:「二哥,你是蒙著眼睛還是堵起耳朵了?唐家老爺子和老太太就因為唐青雲吳曉文偏疼唐雅萱,不允許他們住在唐宅,這事你竟然不知道?而且唐老爺子親口說過:唐雅萱已經歸還給她的親生家庭,跟唐家沒關係了1

白立華道:「這只是暫時的。唐曼曼流落民間十幾年,剛找回來,心裡難免不平,唐家總要做出個樣子給她看看。再者,唐老爺子和老太太不可能長生不老,唐青山沒有兒子,唐青雲最終得回來主持唐家,到那時候,唐雅萱依然是唐家女,而唐曼曼也沒什麼好計較的,畢竟人得往前看,沒道理揪著陣年舊事不放,那很愚蠢1

「二哥……」

「行了別說了,我都明白!我還得繼續寫完這些,你沒事先出去吧1

「……」

楊柳兒聽到有人要出來,忙端著托盤退開幾步,心裡倒是平定不少:零零落落地偷聽了幾句,可以斷定白二叔和白晴月想法不一樣,他們在爭執!這就好,只要他們不是像前世那樣一拍即合齊心協力,俊帆哥哥就不會那麼順利娶到唐家女!

而自己只要大學畢業,有份好工作,體體面面的,肯定不比唐家姑娘差,完全能配得上俊帆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