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七十八章 拂袖而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七十八章 拂袖而去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白晴月離開不久,白立華也很快出門,沒有吃用楊柳兒送來的滋補湯,為此楊柳兒挨了順媽一頓罵,說她毛手毛腳招惹二少爺不高興了,楊柳兒撇嘴:關她什麼事嘛?白二叔明明是為了那個電話才著急出門的。

上輩子也是這樣,白二叔和吳曉文之間關係就是不正常。

唐宅,晚餐結束后,唐青山和曼曼一起收拾刷洗好碗筷,曼曼再往爐子上坐了水壺,又洗切出兩個果盤端給大家吃著,自己上樓回房去了。

沒人打擾她,這幾天看著她和顧少鈞形影不離相處融洽,明白小丫頭是認下這個未婚夫了,今天顧少鈞返回部隊,小丫頭面上沒表現出來,心裡肯定難受,這種事情別人幫不上忙,就讓她安安靜靜呆會吧。

顧少鈞走了,這一去就是兩三年不見面,小曼確實很難過,尤其不能回想臨別時顧少鈞的目光,那裡邊所包含的種種情愫,竟然跟前世絕別時一樣,小曼忍不住哭了,顧少鈞見狀就要轉回來,直升機上的兩個人忙拉住他,而小曼身邊的唐浩誠和鄭少錦也把小曼帶走,說好的她要看著飛機飛上天空,結果是顧少鈞目送她的背影離開。

顧少鈞留給小曼厚厚一封信,雖然多少能猜到裡邊的內容,小曼還是著急想一睹為快,就像只偷到香油的小老鼠,要躲角落去獨自享受,她跑回房間就把房門關緊,再不出來了。

樓下眾人一邊吃水果一邊閑聊,看電視,唐浩誠被姐姐叮囑過,留意著廚房水開了,就擺開茶具給爺爺、大伯和爸爸泡茶,像模像樣的,唐青雲怕兒子燙著手,要代替他做,唐青山笑著阻止:「他做得很好,不需要你。」

唐青雲感慨道:「上了大學就是不同,學會生活技能了。」

唐青山看了弟弟一眼:「據我所知,上大學的人不一定學得會生活技能,比如你,你上大學還有人跟著去洗衣服。」

唐青云:「……」

內心很不平:有人幫洗衣服,那是因為他生病了好不好?後來還不是自己洗,再後來……唉反正過去那麼多年了,多說無益,現在明智之舉就是不要開口搭腔,省得再被他哥挖出什麼糗事來。

唐青山看著挨坐在唐爺爺身邊,和爺爺、阿公認真討論茶品的唐浩誠,拍了拍唐青雲的肩,微笑道:「浩浩原先性格比較孤傲,不合群,像這樣全家人聚在一起談笑,他幾乎不參與。自從姐姐回來,他受姐姐的影響變化很大,挺好的對不對?這也虧得曼曼像我1

唐青雲再次無言以對,默默地低頭吃水果,一塊接一塊,不一會大半盤水果都進了肚子里,他也很奇怪:自己雖是個儒雅書生模樣,本質可一點不喜寡淡味道,不太愛吃蔬菜水果的,可是近日在父母家裡,胃口大開吃啥都香,連蔬菜水果也不嫌棄,覺得味道簡直好極了,怎麼吃都吃不膩吃不夠。

約莫十點鐘,唐青雲起身跟幾位老人告辭,要回飯店,想起自己是跟吳曉文吵過架跑回來的,也不知道她消氣了沒有?家裡水果味道這麼鮮美,不如拿些過去,也好搭訕說話,夫妻沒有隔夜仇,說開了就完了嘛。

唐青雲便問唐奶奶要水果,唐奶奶直接看向唐青山:「沒開箱的水果都放儲物室,青山給青雲搬些去1

唐青山聽話地照辦,卻暗自腹誹:從小到大都是哥哥為弟弟服務,這習慣媽媽居然保持到現在都沒改變!

他約莫知道唐青云為什麼臨時討要水果,瞧他剛才吃得高興,肯定以為是個水果就一定那麼好吃,想拿回去討好吳曉文和萱萱吧?殊不知只有經過曼曼洗切的水果才鮮美異常,父親說曼曼丫頭可能有奇遇,承襲得上古法術,這是唐家之幸!要教導曼曼學會蘊養收斂,自家親人可以享受曼曼帶來的好處,並注意保護這個秘密,不懷好意心思不純的外人,那還是算了!

在唐爺爺、唐奶奶和唐青山眼裡,吳曉文和萱萱就是那不懷好意、心思不純的外人。

吳曉文雖說是唐家媳婦,為唐家誕下子嗣,但她所作所為所想,實在是令人難以理解、不能接受。依照吳曉文那樣的品性,讓她知道曼曼有異能,只會給曼曼、給唐家增添更多麻煩。

而萱萱,一個八九歲的女孩,能夠在得知自己身世之後毅然決然隱瞞起來,還要求親生父母配合,一方面虐待小曼,一方面淡定地繼續頂替別人享受好生活,這樣的孩子心機何其深沉!曼曼若非有奇遇,絕對不是對手,想一想可能出現的後果,唐青山心裡就冒火。

偏偏吳曉文疼愛萱萱如珠如寶,青雲也放不下十幾年的撫養之情,這對夫妻,還真是天造地設,般配得很呢。

唐青山去到儲物室,按照曼曼所說,左邊架子上留著自家吃,右邊可以送人,就隨便把蘋果雪梨撿了半箱子,捧出去交給唐青雲,讓他拿走了。

唐青雲固然不知道他哥給的水果並不是他在唐宅吃到的那些,但也沒能如願跟吳曉文和好,因為他回到飯店根本見不著吳曉文。

只有萱萱呆在客房裡看書,唐青雲的回歸似乎令她吃驚甚至有些怯怕——她和吳曉文都以為唐青雲會住在唐宅,不回飯店了。

唐青雲給萱萱洗了幾個水果,問她媽媽去哪啦?萱萱拿起一個蘋果啃著,回答:「媽媽接到表叔的電話,說要談什麼事情,就出去了1

萱萱也不算撒謊,吳曉文出門前,的確是這麼跟她說,但以她的聰明機靈,聽到吳曉文講電話,再看她神色愉悅精心妝扮的陣仗,大概能猜到那位表叔是誰。

唐青雲沒再說什麼,也不多想,回房間躺床上看書,不知不覺卻睡了過去,而吳曉文直到半夜兩點多才回來,沒有驚醒唐青雲,徑直去另一個房間休息。

第二天夫妻倆又是一陣吵,自然是為了吳家宅院,還有返回G省一事,吳曉文決定不回G省了,請長假直到調令下來,唐青雲不同意,批評她又要搞特權,吳曉文諷刺說你們唐家能給我幾次這樣的特權?唐青雲被激怒,爭吵不斷升級,最後一個關起房門痛哭,一個收拾行李拂袖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