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八十章 論合不合適(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章 論合不合適(二合一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走到花房前,身後已經跟上來七八個人,女孩居多,只有兩個男孩,小曼都認識,一個是趙騰,跟君瑞年齡相仿,應該是他的好朋友,另一個是白家的次孫白俊傑,這男孩看樣子和唐浩誠一般大,十一二歲卻喜歡跟著十六七歲的君瑞和趙騰,顯見是個心智老成的。

這麼多人一起跑進花房裡,不知道合不合適?唐家也有花房,小曼跟著唐爺爺進去,隨手摸一下蘭草葉子都被叮囑小心小心,呵護備至,彷彿那是個嬌嫩小寶寶。此刻瞧身後那幾個小姑娘,因為君瑞不回頭看她們而怨氣重重,一路都沒放過道旁擺設的盆栽花卉,掐花摘葉若等閑,就差沒練成花葉暗器神功了,萬一她們進了君家花房也這樣辣手摧殘,不知輕重弄壞人家什麼奇花異草就不好了,畢竟都跟著自己來看牡丹,雖是君瑞所邀,但這大頭肯定得自己給杠著,想一想,很沒有必要無緣無故讓主人家抱怨。

小曼停下腳步,笑著對君瑞道:「我也聽爺爺說起過,君爺爺精心培育的牡丹花在京中可是數一數二的,今天府上宴客,既然牡丹花開了,那應該會搬出來讓大家一起欣賞的吧?」

君瑞微笑點頭:「當然。只不過要等酒宴過後,才將牡丹花搬出來供大家觀賞小半會兒,因為天氣還很乾冷,外邊風大,初開的牡丹經受不住,不能在外頭放置太久。而在人多的內室也不行,牡丹嬌貴,煙酒濁氣一熏,會壞掉的。」

「原來是這樣埃」小曼一臉的我明白了,心裡卻想:看來這養牡丹的君老頭,比養蘭花的唐爺爺還要花痴,這麼心疼他的牡丹,那就更不能帶這些人進花房了。

「今天來的貴客們,肯定有不少人為牡丹花而來,心中充滿期待,如果我們趁了先一睹為快,怕不太合適,要不就等等,酒宴過後牡丹花搬到前庭,大家再一起觀賞評品,那樣更有意思。」

其實君瑞此時也有些後悔了,他只是想帶小曼一個人進花房看花,卻沒料到身後會跟上來這麼多個人,花房是爺爺看重的地方,那些牡丹花更是爺爺好多年的心血,要是有點閃失,自己肯定要被責難,但這麼多人都走到花房門口了,若不進去未免太顯小器量,因而說道:

「十幾株牡丹花分兩批綻放,昨天開了一批,今天凌晨又綻放一批,非常新鮮嬌美,我想曼曼妹妹必定喜歡,咱們也不像大人們要忙於說話應酬,進去先睹為快,不要緊的。」

小曼搖頭,朝他眨了眨眼:「還是等會再看吧!我覺得你家庭院建造得很有特色,似乎跟其他人家不同,不如帶我們到那邊去瞧瞧瞧?」

君瑞看著小曼這麼明顯的暗示表情,忍不住笑了,覺得這女孩兒真是越看越有趣,便順水推舟接受了她的好意,帶領十幾個少男少女離開花房,往右邊一個小跨院走去。

小跨院布局精巧,門廊窗檯各樣裝飾拙樸有趣,庭院中還有不少動物造型的石雕、木雕,栩栩如生光滑潔凈,顯然經常有小孩攀爬,果然君瑞笑著告訴大家:這小院算是我家幼兒園,從祖輩起,小孩子們都在這裡頭玩耍、讀書識字。

天氣冷,大家也沒興趣去賞玩那些動物石雕,只圍著轉了一圈,從另一道寶瓶門出去,順抄手游廊又回到了前庭。

小曼看見顧家人來了,顧爺爺顧奶奶、顧啟明夫妻和顧啟源夫妻,以及好幾個孫輩,其中還有少鐮少錦兄弟倆,君家這請帖下的,光是顧家人就得佔滿一桌子了。

君老爺子和君爸君媽、君冉正在和顧家人客套,君冉殷勤地挽扶著顧奶奶,一邊側轉臉跟周慧蘭、田雪琴說話,滿面春風笑容甜美,身上穿件粉紅色緞面繡花薄絲棉外套,不僅襯得她肌膚嬌嫩如花,顯出柔軟身段,看著還溫暖喜慶,十足閨秀韻味,正是奶奶嬸媽們喜歡的款兒。

顧奶奶、周慧蘭對著君媽誇讚姑娘越長越漂亮,真是令人羨慕,田雪琴拉著君冉的手,讓她得空多來家裡玩,這麼優秀的姐姐,得做少玲做榜樣,讓少玲好好學習,君冉笑著答應了,態度謙恭又優雅大方地將客人引到位子上去坐下奉茶。

小曼走過去和顧奶奶等人打招呼,顧奶奶忙放下茶盞,拉過小曼說話,周慧蘭伸手替小曼整理並不亂的衣裳領子和袖口,田雪琴含笑打量,任誰看了這情景都明白顧家對小曼是什麼樣的態度,君冉輕輕咬住嘴唇,臉上笑容淡去。

一旁的君媽見狀,忙借著與田雪琴久不見面,坐下來熱絡地和田雪琴攀談,順勢拿話題引顧奶奶、周慧蘭加入談話中,君冉給幾位長輩端了茶,邀小曼一起走開去玩,小曼見她挺友好的,就跟在她身邊走,君冉卻伸出手來牽住了小曼,一直將她帶到自己原先呆著的同齡親友中間。

君冉的六七位同齡親友圍坐一桌閑話談笑,都是二十歲左右的成年人,從他們的衣裝談吐判斷,估計有的還是大學生,有的已經參加工作了。

看見君冉牽著個女孩子過來,都只是多瞧兩眼,畢竟不在一個年齡段,而且這些人個個年輕氣盛,漂亮女孩也沒少見,真的吸引力不大,但君冉的話卻挑起了他們的興趣:「猜猜這小妹妹是誰?你們啊,絕對猜不著1

一位蓄了點八字鬍的男青年咧咧嘴:「費那勁,猜到了又怎麼樣?」

「猜到有獎啊,」君冉笑道:「上次喝的咖啡還行吧?我這還有一罐咖啡豆,當獎品了。」

「喲,藍山咖啡?不錯誒。」

小青年們坐直身子,躍躍欲試:「君冉,這是你表妹?」

「是同學的妹妹?」

「以前沒見過,是哪家親戚剛帶進京的吧?」

「要不,是你爸給你養在外邊的妹妹?」

「我知道我知道——是童養媳,給君瑞的……」

「哈哈哈1

小曼無語至極:高幹子弟圈子不缺少紈本色,越說越惡趣味了。

君冉挑起纖秀的眉毛對胡說八道的人怒目而視:「滾!給我正經點1

又惹來一陣大笑,小鬍子道:「那都猜不著怎麼辦?」

「不會問我啊?」君冉斜睨他一眼。

「行,小妹妹這麼漂亮可愛,就別賣關子了,給大伙兒介紹介紹唄。」

「不急不急,小妹妹很神秘的啊,身份挺多,咱們一樣樣說1君冉拉著小曼的一隻手舉起到胸口處,她比小曼高,這樣看起來,小曼那姿勢就像拳擊賽場上被裁判拉著繞場一周的架勢:「第一個身份,叫鄭三妞,是鄭少鐮認的乾妹子哦1

「啊?居然跟鄭少鐮扯上關係?」

「鄭少鐮?就我們班那個?據說他家佔了天津碼頭一大半?」

「對,就是他1

「呵呵!別看小妞兒年紀小,眼光可厲害了,隨便找個乾哥哥都這麼不簡單1

「錯了吧?剛才君冉說是鄭少鐮認的乾妹子,可不是乾妹子認乾哥哥1

「怎麼說不行?反正就是乾哥哥乾妹妹,一個鳥樣1

「……」

君冉笑吟吟看著大伙兒議論,絲毫沒有叫停他們、說出小曼第二個身份的打算,這一桌子七八個人,全是圈子裡的公子哥兒姐兒,除了兩個已經上班,其餘都在京都大學念書,他們認識鄭少鐮,而小曼明後年必定是要進入京都大學的……就先在這兒混個熟臉,讓大家加深印像唄!

小曼早在君冉說完那句話時就把自己的手收回來,動作略顯粗暴,因為君冉捨不得鬆開,小曼強勢收手引起的反彈力險些弄傷她自己——嫩蔥似的指甲在下巴刮出兩道紅痕。

君冉不介意,坐在近邊的幾個人看著小曼,卻是目光不善。

小曼拍了拍手,像拍掉上邊的塵埃,淡然說道:「君冉姐姐不是說我有好幾個身份嗎?大家可聽好了:第一個是鄭少鐮的乾妹子沒錯,因為鄭少鐮就是我爸爸的乾兒子!第二個身份,我是唐仁騫的孫女,唐曼曼!第三個身份,眾所周知顧、唐兩家祖上傳下來的娃娃親,其中女方便是我,唐曼曼!還有其它身份,若是一次性說完,就沒意思了,且待下回分解吧!再見1

說完,小曼看也不看那些人,只朝著君冉一抬下巴,冷傲地轉身離去。

那一桌子人靜了靜,很快像沸騰的開水般喧嘩起來:「什麼?我沒聽錯吧?唐仁騫的孫女?她就是那個……」

「我聽我媽說過,唐家的孫女弄錯了,從小嬌養的原來是別人家孩子,自己家的流落在外——原來是她?」

「哎呀呀!傳奇人物啊!難怪看她不同一般1

「她還提到顧唐兩家娃娃親,她說那話什麼意思?難道她願意?為什麼?都新社會了,完全可以不遵從的啊1

「去!顧少鈞這樣優秀的男人不抓住,你還想嫁誰?唐曼曼看著又不傻,人家心裡明白得很1

「這個……有道理哈1

不論是親眼所見還是從顧少玲那裡打聽來,君冉了解到的小曼都是溫吞木訥型,不擅長也不太會主動發聲,所以她很放心,按照自己的心意擺布那個小女孩,卻萬萬沒料到,小曼會當場來這麼一招,她猝不及防,瞠目結舌呆立半晌,忽然間又像魂魄歸體,猛地旋身朝小曼消失的方向追去。

在抄手游廊一個大盆栽旁邊,君冉找見了小曼,她正和三兩個小女孩在說話,君冉喘了幾口氣兒,上前把小女孩們支走,對小曼說道:「我們談談。」

小曼點頭,跟隨君冉走到一個僻靜角落,她感知得到君冉對自己的排斥和敵意,因為顧少鈞,她不可能也不願意退讓,那就只有正面相迎,大家開誠布公說個明白。

「唐曼曼,你和顧少鈞不合適,不要動不動就把自己跟他扯上關係1

「合不合適,輪不到你說吧?我和顧少鈞的關係,是擺上檯面的1

「老封建思想長久不了,勸你別信那個,也別太沉迷。顧少鈞現在是被迫無奈,等到他醒悟過來要解除的時候,怕你承受不住1

「這個不勞你操心。」

「唐曼曼,你是個聰明孩子,就算看不清楚形勢,給你分析過了也該明白的啊:你覺得你能給顧少鈞幸福嗎?」

「我能1小曼的答覆簡單明了。

君冉皺眉看著她:「你也不想想,你才多大?顧少鈞都二十三歲了你知道嗎?他要結婚,你行嗎?新婚姻法很快出來了,現在女子的法定結婚年齡可不是十八歲,而是二十!等到你二十歲,他都三十了,老了你知道么?」

「不管多老,他願意,我願意,這就行了1

「你……你懂什麼?他根本就不願意1君冉臉色通紅,給氣的:「我和顧少鈞,我們倆才是最合適的1

「憑什麼說你們最合適?」

「我們年齡相仿,青梅竹馬,彼此相互了解!作為八十年代新青年,我們有共同的理想和追求,都有權利擁有美好愛情!他不可能一味地退讓消沉,總有一天他會省悟,會解除強加在身上的桎梏,我知道,他喜歡我!我們最終相愛,因為相愛而締結的婚姻才是幸福美滿的1

君冉說得動了情,雙手交握,目光迷離,漂亮的臉蛋上竟滑下兩行晶瑩淚珠,楚楚動人。

小曼眨巴一下眼睛,轉著腦袋兩邊看了看,如果不是場景不對,她肯定得以為自己產生幻覺了:演話劇呢,君冉是熱情洋溢的女主角,自己僅僅是配角。

「那個,君冉埃」小曼不想叫君冉姐姐了,站對立面了不是嗎?

「我不妄自菲薄,也不想打擊你,我對愛情有自己的理解,並且明白一點:愛或不愛,是每個人的自由,強迫不來的。顧少玲對我說,你要與我公平競爭,一起追求顧少鈞。但我覺得,你沒有資格跟我競爭,理由兩點:第一我和顧少鈞有婚約;第二我得到顧少鈞的承諾,也給了他相同的承諾,到達年齡我們會戀愛、會結婚。你如果還要繼續,就有做第三者的嫌棄!這是破壞,而不是競爭或追求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