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八十二章 同仇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二章 同仇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小曼看了看錶情有些鬱悶的鄭少鐮,笑著問道:「你不想去?要不,我陪你去?」

鄭少鐮立刻露出笑容:「好啊,我正要跟你說呢,你陪我和少錦回去那邊幾天1

「你們那個鄭家人很多嗎?」

「不算多,每次我們兄弟去了,祭過祖,大夥聚一起吃飯得有七八桌人。」

「七八桌就是七八十個人,那還不多?全是至親嗎?不是清明節才祭祖嗎?為什麼這種時候祭祖?」

鄭少鐮笑著揉亂她的頭髮:「還總說我是十萬個為什麼,我看你才是,這麼多問題,怎麼答?」

「一個接一個回答唄。」

「嗯,鄭家是個大家族,遠的就不說了,如今天津這一支只剩下這麼些人,我父親是嫡支,他那一輩堂兄弟三個,父親和母親生了我和少錦,我們這一輩堂兄弟六個,加一個嗣子……」

「等等,這個嗣子是我所理解的那樣嗎?你們家不是有男孩?還有嗣子?」小曼好奇。

鄭少鐮嘆口氣說道:「這個嗣子原本是要為我父親延綿香火的。在那個年代,鄭家也遭了難,很凄涼悲慘,互相之間難以顧及,加上我父親很小的時候失去他的母親,更加沒人管他,鄭家人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去世的,後來得知確切死訊,為他立了衣冠墓,還替他娶了自願為他守寡的女人,從旁支接個男孩過來,就是嗣子。」

小曼呆了:「還有這種事?那你們兄弟倆又回去了……怎麼辦?」

「十年前鄭家人才知道我和少錦,找了過來,非要我們回去認祖歸宗,原來我親爺爺還活著,后奶奶沒有生育,出了個歪主意給我父親娶個名義媳婦,就是后奶奶娘家侄女。我和少錦跟親爺爺講條件:父親只能有母親一位妻子,絕不允許再有別人。爺爺答應了,那位名義后媽不肯離開鄭家,那就成了爺爺的乾女兒,侍奉兩老,她養大的那個嗣子,怎麼說也代替我們兄弟祭祖那麼多年,而且確是鄭氏後人,就留著唄,記在我父親和母親名下,算作義子。」

小曼聽得扶額:「我以為我的故事足夠離奇的了,想不到你們兄弟的故事更加古老曲折1

鄭少鐮殷切地看著她:「怎麼樣,跟我們回去吧?鄭家一般在正月大祭祖,那場面你肯定願意看,規矩一套套下來,很繁瑣但莊重肅穆……祭完祖,帶你四處玩玩。」

小曼轉動一下眼珠子,搖了搖頭:「還是不去了吧,你們要祭祖呢,那可是大事情,不好分神。下次吧,下次我再去,很快你就複員了,我也來京城念大學,有的是機會1

「小騙子,害我白高興一常」鄭少鐮不滿地嘀咕,小曼笑著從衣兜里掏出一把大白兔奶糖給他,鄭少鐮很聰明地不作聲了,自己含了一顆,再給唐奶奶和阿奶每人剝一顆,剩下的就收他口袋裡了。

鄭少鐮和鄭少錦兄弟回天津那天,唐青山也派人過來接走了小曼浩浩和唐奶奶、阿公阿奶,正巧避開白家請年酒。

而吳曉文卻不知道怎麼想的,從白立華那裡得知唐家人不會來,就帶著唐雅萱去白家赴宴,結果遇見了唐爺爺和顧爺爺,這原本也不算什麼,偏偏吳曉文又覺得尷尬起來,半途就走了,反讓人瞧著怪怪的不正常。

女人們就禁不住悄悄嚼舌議論,唐爺爺淡定自如,只是在和白老爺子談話時,偶爾撩起眼帘,冷冷淡淡看一下旁邊陪坐的白立華,白老爺子全當沒看見,樂呵呵談笑風生,和各位故人追憶往事,聯絡鞏固舊感情,等到宴會結束客人都走了,立刻把白立華叫進書房,板起臉狠狠地斥罵一頓,明令從此後不準再跟吳曉文有牽扯,再敢這麼曖昧不清,就不用去原市任職了,直接下鄉!

楊柳兒又偷聽到白老爺子和白立華的談話,這次她把羅春香也拉上,羅春香是來給老爺子送葯湯的,被楊柳兒逮住,不由分說按在門外一起偷聽。

楊柳兒想過了,一個人的眼力精力非常有限,就她自己是看不住白立華的,不如把他交給羅春香,反正這是羅春香的男人,她得自個兒看緊,阻止他跟吳曉文有來往!

羅春香前世就那樣病死了,這輩子好像她活得也不快樂,白立華對她冷冷淡淡,兩個人是分房睡的,楊柳兒都不明白,既然不喜歡人家為什麼要娶?在鄉下的時候肯定不是分房睡,要不然那三個孩子怎麼生出來?

又覺得如果沒有吳曉文的出現,或許夫妻倆會好些,這樣楊柳兒就算找到了同仇敵愾的夥伴:讓羅春香盯緊吳曉文,她得防備唐雅萱,這輩子,那對母女別想再打進白家!

羅春香被楊柳兒押著偷聽了白老爺子訓斥白立華的話,當時還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等到過後楊柳兒解說完,她自己慢慢消化回味,頓時抓住楊柳兒哭得唏里嘩啦:

「柳兒,這可怎麼辦好?我聽見你二叔做夢喊過女人的名字,不知道是不是她?你二叔人才好有學問,我知道我配不上他,可當初他們在農場過的日子連牲畜都不如,我可憐他家孩子,給他們送了些吃的,他就上門來求娶……要不是我爹和哥哥們,他們哪能分到好房子注干輕省的活兒,孩子們都能去上學讀書,沒人敢欺負……如今生活好過了,又搬來了京城,他要是回頭去喜歡那女人,不要我了,我們娘兒幾個可怎麼活啊?」

楊柳兒看羅春香哭得可憐,心裡也酸酸的,安慰她道:「二嬸你放心,我二叔肯定不是那種忘恩負義的男人,你剛才也聽見了,爺爺可不同意二叔跟那個女人好,她可是有家室有男人的!怪就怪那個姓吳的女人不要臉,死纏著我二叔……以後我們都留心防備著,不讓她靠近二叔,打電話來也不叫二叔知道,不給接!這樣把他們隔得時間久了,遲早能忘記1

羅春香覺得楊柳兒說得很有道理,決定就聽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