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八十四章 掙錢的慾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四章 掙錢的慾望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經過古里古氣的典當鋪、散發著草藥清香的中藥鋪,小曼都走進去瞧瞧看看,八零年的典當鋪,之前肯定也是挨打壓得夠戧,估計才剛剛恢復營業不久,只有少量金銀器物出售,沒什麼看頭,小曼倒是在中草藥鋪里消磨了不少時間。

現在的中草藥鋪除了憑藥方撿葯,玻璃櫃里也擺賣一些中成藥和滋補品,包裝外殼都跟後世藥店里售賣的不一樣,有的還用瓷瓶瓷碗盛裝,比如龜苓膏茯苓膏,說好聽是樸拙素雅,說不好聽那就是拙笨土氣,小曼一樣樣細細觀摩,倒是覺得親切有趣。

稍稍用神識探查一下那整面牆一格一格的小木盒子,發現每家藥鋪都差不多,常用藥挺豐富,但一些珍貴藥材收藏量極少,比如山野人蔘、靈芝、冬蟲夏草,有兩家店鋪甚至根本都沒有。

這些原本就是珍稀藥材,比較難得,八十年代改革開放,國門打開,許多海外歸來的藥商更以高價收購藥材,搜颳了大批珍貴藥材,再走私運出去,很是衝擊到國內藥材市場,許多知名藥鋪深受影響,暫時沒收購到人蔘靈芝也不奇怪。

小曼是在遼州省城逛街時偶然聽到別人談話知道的這些情況,唐爸爸帶著阿公去一個藥材種植場參觀,她和浩浩也跟著去了,趁人不注意把十幾株剛培育出來的山參苗移進寶珠空間,大東北才長野山參,沒聽說過南方有山參,山參苗在她的寶珠空間里生長良好,就不知道能不能結出山參來。

考慮到等一下如果真遇見什麼古董寶貝,可能會花用大錢,小曼分別在兩家藥鋪出賣了三株紫靈芝和茶寄生、鐵斛、首烏等藥材,藥鋪老闆是識貨的,看出全是極品,滿臉的震驚和狂喜,不停聲地追問小曼家裡還有沒有藥材要賣?可以都拿過來,有多少收多少!

小曼也不多話,只隨口答了幾句,在老闆熱切的目光下鎮定地收錢走人,天氣寒冷,她戴著風雪帽,帽檐半遮住眼睛,把個小腦袋包得不露一點頭髮絲,下巴和嘴巴捂在圍巾里,並不怕他們打量。而這兩家老號藥鋪倒也確實做到童叟無欺,或許還因為是在京城吧,給出的價錢比莞城多出好幾倍,光是那三株紫靈芝,就得價九千塊,想當初讓阿公拿去賣的兩株只是稍微小了一點,才收到一千塊,阿公都很高興了。

小曼身上不是沒錢,去年唐爸爸就給她辦了存摺,一次性存進中學時期學費、零用錢,數目可觀,由她自己管理支出,唐爺爺唐奶奶和顧家二老另外給零花也都是直接給存摺,顧少鈞公費出國三年,更是把他的全部身家都交留給她,讓她看中什麼自己買,就當是他給買的……

但每個人都有掙錢的慾望,哪怕只為了證明自己的一點點能力,小曼還是俗人一枚,當然也有此想法,總覺得花自己掙來的錢比較舒服,再者,如果遇到合意的古器玉石,肯定需要花費很多錢,自己能搞掂的話,就不必去驚動大人們。

空間里的藥材她不會隨便亂賣,等她鍊氣五層以後,可以煉製上品丹丸了,那些藥材的作用可就不僅僅只能治病救人了,空間里存留的上品丹丸都是前任主人遺忘在丹爐里的,為數不多,她得儘快提升修為,自己會煉製了才算穩妥。

古玩街人還挺多的,不論是裝飾古雅整潔的鋪面還是兩邊隨意搭擺的小攤,都不缺遊客光顧,小曼毫無目的地隨意遛噠,這邊看看那邊瞧瞧,有時在櫥窗前站定欣賞一下玻璃窗里的古董,在人們眼裡這就是個什麼都不懂閑得無聊亂逛的小姑娘,沒有人注意她,事實上對於古玩舊物她也真的是半點不懂,就是過個眼,全憑放出神識探測,她現在是三層鍊氣,神識只能探測方圓五十米內動靜,還得消耗靈力,所以也不是時時刻刻都會放出神識,這樣多少有點像農村男孩們黑夜打著電筒在田間找田雞,晃悠了兩個多鐘頭,倒是找尋到三幾件蘊藏靈氣的古玉器,但不出所料,價錢貴得驚人,最低價的一件就要十六萬,這可是八零年,十六萬好大數目!

小曼身上所有錢加起來將近十萬,她試著討價還價,人家看她是個小孩,不太愛理她,基於禮貌,笑著跟她說如果喜歡,就叫家裡大人來。

小曼好不鬱悶,早知道這點錢根本不夠幹啥的,就省下那幾株紫靈芝和空間藥材了,都不是凡品,真正的價值何止一兩萬?賤賣給了不識貨的人,心疼啊!

在店鋪里碰了壁,小曼又走到外頭的小攤上去逛看,倒是讓她找到了兩塊玉石,一塊拳頭大的青玉,一塊半尺寬扁平的晶瑩白玉,未經雕琢,其中都含有靈氣,而且開價也不貴——當然這是相對那十六萬來說,但於小曼,也是很高興的事了。

一番砍價,小曼以一萬二千元的價格買下兩塊玉石,放入空間。這回學聰明了:反正只是需要靈氣,就不必非得去看那些雕琢精美的古董,手工藝術無價之寶,自己現在錢不夠多,暫時買不起。

接下來小曼就專逛小攤了,隨後又買下四樣玉器,兩樣金剛木小雕件,還運氣超爆淘到了一把玄鐵短劍,正宗上古之物,拿在手中感覺到的不僅僅是靈氣,更多的是沉鬱凝鍊的靈力!

這些,花了不到二萬元錢。

小曼覺得自己簡直是在撿便宜,眉開眼笑心情大好,決定繼續逛下去,直到這條街上的小販們收攤再回家。

路過一家店鋪,小曼被櫥窗里擺放的漂亮瓷器吸引,就推門走了進去,有穿著特製長衫工作服的小夥計迎上來問候,小曼剛想扒開圍巾說話,轉眼掃見左側會客小廳沙發上坐著的幾個人,頓時什麼興緻都沒了。

根本想不到,在這種地方也能遇見吳曉文和唐雅萱,還有那個和吳曉文挨近坐著、正用手帕為她擦手的男人,不就是白立華嗎?宴席上見過的。

浩浩說白立華和吳曉文曾經談婚論嫁,意即兩人有過舊情,都十幾年過去了,早已各自婚嫁生兒育女,現在公共場合做出這副樣子是幾個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