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八十五章 讓買(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八十五章 讓買(二合一)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小曼腳步停頓一下,也不知道是出於什麼心態,她沒有轉身出去,還索性把風雪帽、圍巾都解開拿在手上,屋子裡很溫暖,不用捂得這麼緊。

空氣中飄浮著一股清雅茶香,沙發上圍坐的幾個人並不受門外進來的顧客影響,依舊在談說著他們的話題,看樣子這單買賣是肯定要成了,招待白立華、吳曉文的是一個口燦蓮花妙語連珠的中年男子,可能是店鋪老闆,一個小夥計拿著抹布擦抹著傾倒在桌上的茶水,吳曉文身上衣裳就是被茶水濺到,所以白立華拿著手帕替她擦拭。

接待小曼的夥計問小姑娘想看點什麼?小曼瞧見了擺放在吳曉文他們面前桌子上的一個翡翠玉雕件,隨口說了句:「你們店裡都有些什麼玉器?讓我看看。」

夥計點頭,做了個請的手勢,要把小曼往裡邊引,那邊唐雅萱卻是屬長耳兔的,聽見了小曼的聲音,立刻轉過頭來,臉上驚宅一閃而過,隨即露出笑容,拉了拉吳曉文的衣角,還衝小曼揮了揮手:

「媽媽你看曼曼姐姐也來逛街。姐姐,我們在這裡1

圍桌而坐的幾個人都看過來,夥計驚奇地問小曼:「真是巧了,原來你們是親戚?」

小曼回答:「不是,我不認識他們。」

又淡淡地看了唐雅萱一眼:「看清楚,我怎麼可能是你的姐姐?再亂喊,要你道歉,賠償我的精神損失1

身邊夥計楞了一下,險些噴笑:喊錯了就得賠償?賠的還是「精神損失」?這說法好新鮮哪!

吳曉文瞧見了小曼,神情有點意外,低頭看看自己和白立華緊挨著,似乎太近了,便掩飾地站起身,對小曼嗔怪道:「怎麼說話呢?萱萱尊稱你為姐姐,這是她懂禮貌,你該跟她學學!算起來她比你晚出生幾分鐘,本來也是妹妹嘛。」

小曼道:「你這話不對,比我晚出生的人多了去,沒有誰這麼厚臉皮,隨便亂認姐姐1

唐雅萱聽了,小圓臉一白,丹鳳眼快速眨巴幾下,淚珠就滾落下來:「我……我沒有隨便亂認,我們就是姐妹啊,我真當你是親姐姐!曼曼姐姐,求你別嫌棄我……」

「還衝我喊姐姐?馬上跟我道歉1小曼瞪起眼。

唐雅萱眼淚一串接一串,輕聲哭泣,小模樣十分可憐。

白立華站了起來,把手放在唐雅萱頭上,笑容溫和地看著小曼道:「曼曼,可還記得我?」

小曼掃他一眼,果斷搖頭:「對不起不認識!你和這大小兩個女人什麼關係?看起來挺像一家子,就是不知道真還是假?」

白立華:……

吳曉文氣得臉紅:「曼曼!不準對長輩沒禮貌!你怎麼可以這樣?簡直太不可理喻了1

「不可理喻的是你們吧?想鬧事也該分個場合,這裡是別人做生意的地方,你們太隨便了1

「你……」吳曉文看了看站旁邊乾瞪眼的老闆,人家雖然沒說什麼,但明顯臉色不太好,終於也覺得有點窘了,只好隱忍下來。

白立華低聲對那位老闆說了幾句話,老闆忙打了個哈哈,放開笑臉擺手說沒關係沒關係,估計是為了不讓吳曉文難堪。

瞧著白立華又想跟自己搭訕,小曼水靈靈的眼眸一轉,看向老闆:「我打算買個玉器,想在您店裡看看。」

老闆連連點頭,十二分的熱情:「歡迎!歡迎!本店有不少玉器,都擺在那邊玉石區,請慢慢賞看!鄙人周光界,不知小姑娘如何稱呼?」

「我叫唐曼曼。」

「還在讀書吧?那我稱呼你唐曼曼同學好不好?本店童叟無欺,進門就是貴客!讓這位小哥陪同你過去瞧看,有什麼不解的都可以問他,怎麼樣?」

「行埃不過,」小曼指了指擺放在白立華和吳曉文面前的那個翡翠玉雕件,說道:「我可以看看這件嗎?」

「呃,這個……」周老闆有些為難地看著白立華和吳曉文。

吳曉文沒有好臉色:「這是藝術品,很貴重的,你又不懂鑒賞,看什麼看?」

唐雅萱已經停止哭泣,聽到這句話,下巴抬了抬,哭紅的眼睛朝小曼一瞄便垂下眼帘,唇角微微翹起。

她可是一直坐在桌旁陪同欣賞這件玉器,吳曉文都沒說什麼,而小曼連看的資格都沒有!

小曼把唐雅緻萱的小動作收在眼底,不屑地切了一聲。

白立華朝吳曉文微微搖了搖頭,含笑對小曼道:「當然可以一起看,曼曼過來和萱萱排排坐,不懂的地方我教你。渴了吧?來喝杯茶。」

又轉對周老闆:「這位小姑娘也是我們的小孩,再換壺熱茶來1

周老闆吃驚地看著小曼:「不是……還真是一家啊?」

小曼冷冷道:「不是你想的那樣,別瞎猜。不做我生意是吧?我走1

「哎,別別!本店向來講究一個和氣生財,盡量滿足顧客要求,小姑娘不要生氣,既然白二爺不介意,那就一起看唄,你請1

小曼並沒有坐下,只走近桌子兩步看著桌上那件玉雕,這是個約莫一尺高的翡翠花樹,由整塊玉雕成,根據材質特點,著重渲染營造出綠肥紅瘦的夏日意境,花葉叢間伏著兩隻帶白點的黑色鳴蟬,還有一隻振翅欲飛的翠鳥,翠鳥的額頭是紫色的……小曼確實不會鑒賞,只得這件玉器很美,雕工精緻細膩,栩栩如生,用神識略略一掃,能感知到翡翠玉器中涌動的靈氣。

不等白立華給她講解這件玉器的奇妙之處,小曼就直接問周老闆:「這個開價多少?」

周老闆又看了看白立華和吳曉文,乾笑一聲:「小姑娘原來是個識貨的呢,你也喜歡對吧?別看它只是個贗品,但它確實足可與真品媲美!你看這玉質,看這雕工……嘖嘖嘖!國內再找不出第二件1

「我在問您價錢呢,周老闆。」小曼說。

「這個嘛,原本明碼標價是二十萬,剛才白二爺……」

白立華輕咳,周老闆忙改口:「白同志是咱們店老顧客的好朋友,剛剛談好價錢了,這位吳女士要買的話,給十五萬就行1

「如果我買呢,多少?」

「呵呵!小姑娘,咱們做生意要有誠信,也講先來後到的。」周老闆笑容裡帶些晦澀,一臉肉痛無奈。

吳曉文此時反倒不做聲了,唐雅萱則神色莫明地看著小曼,白立華微笑:「曼曼真喜歡這件玉雕?」

小曼點頭:「是的,我想買,你們要不要吧?」

白立華道:「十幾萬現金一下子難籌得到,剛才老闆說容我們三天時間籌錢,你還是個小孩子,有這麼錢嗎?」

「我沒有,我爸爸有1

「你說的是……唐青雲?」

「是唐青山。唐青雲是我叔叔,他的工資要養兒女,還要供老婆逛街,哪有錢?」

白立華:……

唐雅萱低下頭裝乖乖女,吳曉文不知不覺臉頰紅透,美眸朝小曼一瞪:「胡說什麼?唐青雲在窮山溝上班,那點工資抽煙都不夠,誰還能指望上他?」

「哦,原來是不指望他了1

難怪這麼肆無忌憚和白立華逛街,帶個拖油瓶假裝一家三口,這是想舊情復燃的節奏?唐青雲估計要悲催了,眼看後院失火,該怎麼辦呢?

小曼並不是死腦筋,她相信男女之間除了愛情還有友誼,但前提是雙方都能夠看清自己的內心,而且還要保持距離,尤其是已婚人士,尤其得注意分寸。但白立華和吳曉文明顯沒做到這點,他們緊挨著坐在一起,白立華為吳曉文擦手,吳曉文都半倚在他身上了,恩愛夫妻都比不得他們親密!

這讓小曼莫名不爽,她可以不承認吳曉文不理會她幹了什麼,但吳曉文是唐青雲的妻子、浩浩的母親,她這個樣子就是不像話!還有白立華,怎麼想的?虧得白俊帆有膽跟小曼說白、唐兩家是世交,世交個毛線,挖牆角的還差不多!

小曼存心攪局,卻不知吳曉文目光流轉間,反而打起了她的主意:

「曼曼,你真的想買這件玉器?既然這樣,那我就讓給你,你買了吧。」

小曼微楞,聽見白立華說道:「曉曉,怎麼啦?好不容易找到一件吳伯父心愛之物,我保證三天後能把它帶回去。」

唐雅萱也附和:「對啊媽媽,三月份外公外婆就進京來,剛好又到外公生日,媽媽把這件玉雕送給外公,外公肯定很高興。雖然只是贗品,但真正的『夏之韻』已經被砸碎了,不存在了,原本『夏之韻』就是屬於外公的家傳之寶,沒有人會懷疑這個是贗品1

吳曉文伸手撫摸一下唐雅萱的頭髮,微笑道:「萱萱真聰明!不過,既然你姐姐喜歡,就讓給她吧。等你外公回來,再請外公教姐姐如何鑒賞藝術品,到時你也可以跟著學習。」

唐雅萱乖覺地點了點頭,不再吱聲。

吳曉文又和白立華說了幾句,小曼在旁邊聽著,總算弄明白:原來眼前這個玉器跟吳外公有關係,是仿製品,但真品在抄家時被砸碎了,據說吳外公為此當場吐了血。

砸了一件傳家之寶、身外之物,吳老頭就吐血,當年他未婚妻被害死在山林里,竟然沒事!

哦對了,也不是沒事,唐奶奶說他大病一場,差不多死掉,然後就娶林愛真回家沖喜,又還魂了!

吳外公還真是心大得令人嘆服!

既然吳曉文把「夏之韻」讓出來,還是他們砍好的價錢,十五萬,小曼就得買了。

但她身上沒有這麼多錢,正好店鋪不遠處就是一個公共電話亭,小曼走過去給唐青山打電話,唐青山聽說小丫頭開口就要十五萬塊錢,問她想幹什麼?小曼明說買個玉器贗品,唐青山無語了一下,讓她報了店名,然後叫她老實等著,有人過來領她回家。

小曼一個電話就召來十五萬塊錢,白立華看著小曼的眼神有些意味不明,吳曉文一張臉如同萬花筒般變來變去,唐雅萱神情複雜,朝小曼射出一記怨恨不甘的目光,索性跑到店門口去站著,不想看見小曼。

擔心一會來的人是唐老爺子,吳曉文終究有所忌憚,借口說還沒吃午飯肚子餓,帶上唐雅萱跟著白立華先走了,留小曼獨自在店裡等。

四十分鐘之後,一輛黑色小轎車停在店門前,唐奶奶膳阿姨提著一袋子錢下車,隨後又有兩個中年男人從車上下來,一起走進店裡,小曼引周老闆相見,那兩個男人就戴上手套,拿出放大鏡,圍著那件玉器一絲不苟忙活起來,約莫五分鐘,沖小張阿姨點頭,小張阿姨和周老闆點付錢數,小夥計將玉器包裝好送上車,小曼就跟著他們一起坐車離開。

回到家裡,四位爺奶都在客廳,等著看小曼自己作主買的「大件」——可不就是大件?花出去十五萬塊錢呢,不是十五塊!

各人反應也不一樣,阿奶笑咪咪不做聲,阿公埋怨小曼亂花錢,唐奶奶卻笑呵呵道:「只要是我大孫女喜歡的,都給買1

唐爺爺也很高興:「我孫女是太像我了,小小年紀就懂得鑒賞玉器,曼曼啊,早說你喜歡這些,爺爺書房密室里還有藏品,帶你去看1

等他們看過那件「夏之韻」,唐爺爺的笑容僵了僵,唐奶奶直接撇嘴:「買這個做什麼?就算是贗品,咱們唐家也不稀罕他吳家的東西1

阿公大搖其頭,嘆氣:「你這孩子,花千金萬銀就買這一坨石頭?唉!浪費了啊1

小曼說:「阿公,這是玉石不是石頭!聽說過黃金有價玉無價吧?還有,這個可是藝術品,藝術的價值不能拿錢來估算的1

「那拿什麼估算?」

「呃……怎麼說呢?打個比方,拿你心愛的東西來換,就像你承包的那整個山頭,還換不來這小小一坨呢1

「胡說,那也得看我肯不肯換1阿公不知不覺學著小曼的口氣,不屑地「切」了一聲。

幾個人都忍不住笑起來。

又聽小曼說起在古玩街遊逛的時候遇見了吳曉文和唐雅萱,這個玉器本來是吳曉文要買的,但她沒有足夠的現金,小曼看不慣吳曉文和唐雅萱,就搶先買下來,哪怕只是閑擺著沒用,也不留給她們!

唐奶奶這才又高興了,大讚自家孫女有魄力,唐家的姑娘,就應該這麼驕傲!

唐爺爺莞爾:人都有私心,他和老伴其實是一樣的,剛認回來的孫女兒自家還沒稀罕夠呢,可不想讓吳家給哄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