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九十章 責罵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章 責罵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吳玉軒沒有想到,他回到京城第一個生日竟是這樣過的,沒能氣得送醫院急救,真多虧了之前他吃完小曼給開的那十副草藥。

畢竟是以小犯大,吳美娜姐妹三個少不了爺奶一頓責罵,林美真見吳曉文哭得傷心欲絕,外衣全給扒了,脖子上手上還有掐痕,模樣挺慘的,不由得怒從心頭起,喝令吳曉陽拿家法,給那姐妹三個一頓竹片炒肉,但有楊倩容從中攔著,吳曉陽也不能真下手痛打自己的孩子,一家幾口在院子里做戲,雷聲大雨聲小地矇混了過去。

正屋廳里,吳玉軒沉著臉坐在沙發上,林愛真安撫哭泣的吳曉文,唐雅萱自己也淚流滿面,卻跑前跑後為吳曉文拿毛巾,倒熱開水,吳曉蕊坐在電視機前,不進瞄過去一眼,嘴角始終掛著一絲譏笑。

吳玉軒終於不耐電視機里的喧囂和吳曉文母女的哭泣聲,先把吳曉蕊和唐雅萱趕出去:「電視機關了,你們兩個都回房間去吧。」

「爸1吳曉蕊抗議:「這是客廳好不好?你們要談話去書房啊,還有,不吃飯了嗎?浩浩是唐家的兒子,有錢,在吳家吃不上飯,他可以去外頭飯店吃更好的,我可沒錢出去吃哦1

吳玉軒一噎,吳曉文想到兒子因為自己的疏忽餓著肚子跑回學校,不免心疼悔恨,捂著臉哭得更傷心了。

林愛真瞪了小女兒一眼:「你大嫂不是擺好飯桌了嗎?你們先吃去1

吳曉蕊站起身往外走,嘴裡說著:「媽,爸不讓我看電視,等會我可要拿你那個收錄機回房間聽幾個歌兒。」

林愛真無奈:「你小心點,那是我聽戲曲用的,別給我弄壞了1

「壞了怕什麼?唐家弄脫手了,白家也挺不錯,有門路,再從港島帶一部回來唄。」

吳曉文哭聲一頓,忍住沒作聲。

「你瞎說些什麼?」林愛真壓低聲音罵小女兒,回頭看了看沙發上的吳玉軒,朝唐雅萱揮揮手:「跟你小姨吃飯去吧,外公外婆和你媽媽說說話。」

唐雅萱聽話地點頭走了出去,但她哪敢真的跟著吳曉蕊去吃飯?光是吳曉蕊刀子一樣的目光就能把她刺成篩子,更不要說那張毒嘴,只怕飯沒吃成,小命都保不了。

所以她很聰明地直接躲回了吳曉文媽媽占著的那個房間,抱起餅乾盒默默啃著,心裡暗想這樣的日子不能繼續下去了,原本以為有外公外婆的庇護,吳曉文還能保持在吳家的超然地位,現如今看來,完全不是這麼回事啊!

她和媽媽都忽略了吳美娜三姐妹,她們長大了,回到京城就再不是從前毫無見識的農村妞,戰鬥力不是一般的強大,很明顯是受過楊倩容和吳曉蕊的點拔和教唆,看樣子不把吳曉文母女轟出吳家誓不罷休。

吳曉蕊已經不再是以前那個圍著吳曉文喊姐姐的嬌滴滴小女生,她艷麗成熟女人味十足,看著比吳曉文還要有魅力,但她性格也變化很大,自從那次唐雅萱接觸到吳曉蕊冰冷犯毒如厲鬼般的目光,她就被嚇壞了,再也不敢看吳曉蕊的眼睛。

唐雅萱直覺肯定,吳曉蕊是回來找母女倆報仇的!

她必須想辦法找個借口說服吳曉文搬走算了,吳家的秋風不打也罷。

正廳里,吳曉文抽泣著:「我為這個家操心還不夠嗎?她們為什麼要這樣對我?說我沒資格住這院里,這話就不是她們能想得到的!爸爸,媽媽,難不成你們也是這個意思?」

「哪能呢?爸媽的孩子爸媽心疼,巴不得你們時時刻刻在眼前。」林愛真拍撫著吳曉文:「不哭了啊,媽叫你哥懲罰她們了,你嫂子是縱著孩子些,你哥哥和弟弟妹妹可一直向著你的,你們兄妹幾個從小就十分親密友愛,這是爸爸媽媽最感欣慰的……不管誰說的那話,從此都不準再提1

吳玉軒嘆了口氣:「可她們說對了一句:你是出嫁女,你原該住在唐家,安心相夫教子,而不是成天留在娘家,這不合規矩。」

吳曉文頓了一下,擦擦眼淚:「爸,我不是要調動了嘛?這些天都在四處跑著把關係落定呢。」

「你跟我說跟青雲鬧了點矛盾,夫妻鬧矛盾是常有的,何至於連公婆都不理?我們吳家設酒宴,我親自下的帖子,唐家一個人都沒露面,你婆婆驕悍,可你公公很講道賴,是不是因為曼曼?你們,再把曼曼的事情,仔仔細細告訴我一遍1

「爸……」吳曉文停止了哭泣。

「為什麼曼曼不肯喊我外公?她說生父生母不愛她,拋棄她、置她於死地,這是怎麼回事?」

「爸,不是那樣的,曼曼她,她從小在鄉村長大,還不怎麼會說話,亂用詞……」

「怎麼不會說話?孩子十四歲了不是四歲!亂用詞?我耳朵沒聾,她言語利落,條理清晰,一個詞沒用錯!你們到底做了什麼?不讓我知道,我也會問的1

吳曉文看了林愛真一眼,咬著唇低頭垂淚。

林愛真道:「玉軒啊,這其實怨不得曉曉,那時她考慮的事情有點多,醫生又說你的病耽誤不得,她想著早點把我們一家子弄回京城,你能有更好的環境治療,所以當抱錯孩子的事情被發現,就……唉!太亂了都不知怎麼說1

「再怎麼亂都說說,我聽著1

林愛真無奈,只得把之前母女倆整編過的故事再重述一遍,但吳玉軒做學問的時候是很嚴謹的,沒到老糊塗的年紀,專註認真起來那腦子不同一般人,他只是問了幾個問題,基本就把事情來龍去脈連貫起來,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他長嘆口氣,看向吳曉文的目光有失望,也有惋惜:「把你教成這樣,是你媽媽的錯!簡簡單單的事情,何至於走到這一步?是自己的親骨肉啊,你們夫妻就過去看一眼又能怎麼樣?弄到最後,女兒不屬於你們了,浩浩眼見也跟你離了心,我每年的生日,青雲都會託人送份禮物,或打個電話,但今年,他什麼都沒有表示,可見你們夫妻已反目!倒是那個白立華,他幫了你好大忙似的,曉曉,你到底想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