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九十三章 決定回唐家(二合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三章 決定回唐家(二合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哥哥,你以為在農村呢?農村可以隨便吵鬧,這京城也可以嗎?咱們老吳家什麼門庭?你記不記得咱們兄妹四個小的時候,在上房客廳里可都是坐得規規矩矩,半點喧嘩都沒有的1

被吳曉文這麼盯著,吳曉陽張了張嘴卻不知要說什麼,只得朝幾個孩子揮揮手:「都別吵了別吵了,好好看電視1

哪知幾個孩子根本不聽教,接連發聲抗議,吳美婷還朝她父親扔了個桔子,吳曉陽不但不責斥女兒,反而笑呵呵把桔子剝皮吃掉。

吳曉文一臉恨鐵不成鋼:「哥,你這樣縱容她們是不對的,難怪你沒有威信。你和嫂子,管生不管養,根本沒有當父母的樣子1

楊倩容噗地吐出嘴裡兩片瓜籽皮,板著臉道:「說誰呢管生不管養?吳曉陽再沒威信,四個娃也是他親生,天天喊爸爸要爸爸,半點不嫌棄這個爹;而你吳曉文也生有兩個,怎麼不見跟著你?反倒要從外邊拉個野生的傍身?你說我們夫妻沒當父母的樣子,那麼你有嗎?哦,我忘了,才剛說的,你親生的孩子都不愛理你,一個比一個跑得遠,你想管還管不了!也不思量思量,自個兒到底配不配做母親?就敢大嘴巴朝人胡扯亂叫,知不知羞的1

「你……你這個、你這個……」吳曉文被楊倩容一通炮轟,氣得臉色紫漲,嘴邊一句罵人話卻怎麼也說不出口,她可比不得楊倩容,楊家也不是小戶人家,楊倩容雖說從小受過良好教養,但下放到農村勞動這麼多年,罵人打架什麼的,真是嫻熟得很,半點不吃力的。

楊倩容冷笑:「我什麼?吳曉文你要夠膽量儘管把一句罵出來,我不介意!罵完了你給我乖乖滾出吳家!咱們不說前人,只看今朝,你見過哪家姑奶奶有家有室的不好好獃著,偏跑回娘家搶佔侄兒侄女的房間,還要打罵侄女兒、辱罵長兄長嫂?吳曉文,我可忍夠你了1

吳曉文狠狠咬住嘴唇,一股血腥味在口中漫延開,在她覺得自己快要暈倒的當兒,身後房門吱扭輕響,林愛真走出來了,吳曉文猛地轉回頭,沖著林愛真痛哭出聲:「媽……」

任何時候,林愛真都是偏向吳曉文的,這次也不例外,吳曉陽楊倩容連同四個孩子被罵了一通,逐出上房客廳,連電視都不給他們看了,吳曉文多少平衡了些,但那一家六口臨離開前朝自己投射過來的不善目光,又讓吳曉文心情沉鬱下來。

回到房裡,唐雅萱正在認真寫作業,吳曉文輕嘆口氣,坐到唐雅萱對面,把自己決定住回唐家去的消息告訴唐雅萱,並讓她以後聽外婆的話,在吳宅好好住著,媽媽會經常回來看望她。

深夜,母女倆躺在床上,各懷心事不能入眠。

吳曉文先前還不怎麼把林愛真的話放心上,畢竟她是被唐家兩老趕出唐宅的,但現如今眼看吳宅不能安然住著了,內心凄涼之餘,不得不細細考慮重返唐家的必要性和重要性。

她算是明白了,吳曉陽一家六口那樣輕視她敢於上手打罵她,明目張趕她走,還有吳曉蕊陰陽怪氣像條躲在暗處的毒蛇,一副隨時撲上來咬她一口的架勢,全是因為唐家和她沒有了聯繫!

過年到現在她沒再去過唐家,而吳家人回到京城半個多月,往來探望拜訪的親友踏破門檻,唯獨不見唐家人影子,似乎唐家跟吳家毫無關係,吳玉軒親自寫的請帖如沉大海,電話打過去都是工作人員代為接聽,然後,沒有回電沒有下文!

女婿唐青雲在外省工作,不見人連個電話都沒有,外孫唐浩誠還是跑去學校抓住才不得不過來一下……這些足以讓他們看穿:吳曉文在唐家失寵了!

所以他們才不管她吳曉文之前是如何的體面尊貴,為吳家做了多少事情,立下什麼功勞,肆無忌憚地踐踏她蔑視她!

吳曉文咬著牙、嗚咽著:是她太天真,太重親情了,一心一意為至親著想,到頭來傷害她的,卻是這些所謂的家人!

楊倩容和那幾個兔崽子就算了,吳曉陽和吳曉蕊,你們等著,有你們求我的時候!

沒有唐家我就辦不成事了嗎?未必!你們能夠順順利利回到京城,安安然然住回老宅,爸媽的工作關係也都安排妥當,那可全是白立華出手幫的忙!

雖然他要去原市接任市長,可原市距京城不過幾百里,柏油道路平坦通暢往來快速,自己有事只需打個電話,見個面方便得很!

想到白立華過兩天就得走了,吳曉文心裡一陣難捨,這些日子以來,被唐家嫌棄、子女疏遠,青雲走了之後再不給她任何消息,如果不是白立華的陪伴安慰和傾力幫助,吳曉文只怕真是寸步難行!

腦海里浮現白立華高挺勁瘦的身影,那雙深情的眼睛,寵愛的言語氣息仿似依然環繞耳畔頸邊,吳曉文禁不住面頰微燙,趕緊搖搖頭閉上眼睛,但那人的溫柔體貼早已深入骨髓藏在心底,怎麼可能不想念?

吳曉文認為自己並非不知廉恥,白立華是她的初戀,兩人愛得轟轟烈烈,那麼純潔神聖的愛情,如果不是迫於無奈,誰願意放棄?所以她早就原諒了他,正如人們所說的:初戀永遠最美最珍貴,初戀情人永遠是每個女子心底最愛的男人!看到白立華經受生活磨難整個人變得粗糙,面容覆上一種稱之為滄桑的東西,吳曉文無比心疼,不知道為什麼,把變化如此之大的白立華和依然清雅俊逸的唐青雲做比較,吳曉文總是會偏向白立華,甚至覺得,自己和白立華在一起才更快樂更甜蜜,白立華依然將她當公主一樣捧在手心上寵愛,讓她彷彿又回到了無憂無慮幸福無比的少女時期!

可惜,這樣的快樂和幸福不能常在,白立華要離開去赴任,自己得獨自面對種種生活的煩惱!

上房客廳傳來自鳴鐘報時聲,已經是後半夜四點整,吳曉文做了決定:就聽從爸爸媽媽的安排,住回唐家去!

是爸媽親自送她回去的,唐老太婆再兇悍,總要給親家個臉面!

等她住進了唐家,再回來狠狠踩那些眼淺賤皮子們的臉!讓她們明白,大姑奶奶可不好欺負!

至於回唐家后怎麼跟老太婆相處?見機行事吧,大不了委曲求全再忍忍,浩浩說曼曼要參加今年高考,不論她能不能考上大學分數線,唐家這麼稀罕她,總有辦法給弄個京都大學的指標,等幾個月後她來了京城,同住一個屋檐下,就不信自己當媽的還弄不過個小丫頭,到時候讓她弄幾個滋補美容方子,再把她帶回吳家認認外公外婆,也為外公外婆保養保養身體。

媽媽說得對,回唐家住的好處確實很多:又可以享受少奶奶待遇了,家裡保姆、工作人員三四個,院子里還有警衛花匠,什麼事都不用做,出門幾步有轎車接送,隨便煲電話粥無需擔心話費,想要什麼,說句話,分分鐘有人上趕著送過來……還有最重要的,那些曾經得罪她的人得重新衡量一下唐家兒媳這個身份!

和青雲冷戰這麼久,該和解了吧?其實青雲一直都很好,對自己愛護有加、言聽計從,就因為曼曼這件事,加上唐老太婆施壓,他脾氣才變得暴躁易怒……唉!總歸是十幾年夫妻,這些天,其實挺想他的,不能一直這樣了,應該主動關心關心他,一個人在窮山區不容易,他還有胃炎呢,得提醒他按時吃飯。

等青雲知道自己和公公婆婆住在一起,他會是什麼表情?吳曉文不自覺地笑了一聲:青雲不忙的時候,每個月都會往京城家裡打幾通電話,到時候每次都是自己來接,偏不跟他說好聽的,看他怎麼辦?

吳曉文迷迷糊糊睡去,對面另一張床上的唐雅萱卻依然睜著眼睛,聽到吳曉文不再翻身,顯然已經睡著,她爬起來半坐在床上,黑暗中咬著唇含著眼淚,雙手緊緊抓住蓋在身上的被子,也像吳曉文那樣做了個重要決定,然後躺下,閉上眼睛睡覺。

第二天,吳玉軒催促下,林愛真就著手準備起來,而吳曉文則去了她新的工作單位,不得不說,唐老頭對這個兒媳婦還真是不賴,吳曉文等於是空降人員,不僅職稱升了兩級工資相應高漲,她那個職位還十分清閑卻又不容人輕看,獨自一人占著個寬大辦公室,吳曉文感覺舒服得不能再舒服了。

單位還給她分了一套房,三室一廳,通常情況下,別說是剛調來的新人,就是一些在本單位工作了半輩子的幹部職工想要分套房,都是排隊好幾年,除非是第一把手或很重要的第二把手才能有這樣的待遇:上班沒幾天就能領到房子鑰匙,而且還是新房子,但吳曉文,就享受到這個特權了。

吳曉文踩著半高跟皮鞋,款款走進綜合辦公室,辦了相關手續從女幹事手裡接過鑰匙,面對好幾道羨慕忌妒的目光,她高傲地昂起了頭,她曾經是舞台上名噪一時的白天鵝,知道自己頎長優美的脖子很吸睛,不管男人女人,見著她就忍不住多瞄幾眼,還有精心挽起的髮髻,這年頭,通常只有搞藝術的以及權門貴夫人才敢梳這樣的髮型,搞藝術的氣質高雅,貴夫人身上昂貴漂亮的服飾襯得起,其他的人就不行嘍!

走出綜合辦公室的門,耳邊聽見女幹事輕聲說:「別一個個烏雞眼似的,這位啊,你們可眼紅不來——她是唐仁騫的兒媳婦1

幾道驚呼聲響起又被生生壓下去:「呀……真的?」

「是中央那個、電視里那個唐仁騫?」

「難怪呢,看她氣質多高貴,優雅又大方,根本就不屬於咱們這個階層……」

「嘖嘖,長得真美!美人命好哇1

「……」

吳曉文不急不緩走回自己的辦公室,臉上笑容淺淡,心情平靜而愉快。

唐家兩老原本是讓她住單位房,但爸爸媽媽親自送女兒回唐家,事情就有了轉機,她要住回唐宅,單位房拿了就拿了,先留著吧,看看吳曉蕊上不上道,如果她表現好,不再用看仇人的眼光看自己這個姐姐,就把這房子送給她住又如何?

當年的事,只能怪她太不懂事,什麼心思都可以有,搶姐姐的男人,她真是該死!

她不知道她的姐姐當時是如何苦苦維持著那段感情,老太婆不待見,青雲被別的女人追求,那女人有身份地位後台強硬,人也長得艷若桃李,她很敏感地察覺到青雲也有些動心了,夫妻一個星期團聚一次變成一個月團聚兩次,如果不是身邊有萱萱這個貼心小棉襖,估計那次她和青雲就完了!

萱萱寶貝兒湊巧在那個時候經常生病,唐青雲疼愛女兒,女兒發病打個電話,他立馬就趕回家,不久之後索性自請調到吳曉文任教的窮鄉,和母女倆合在一起,夫妻倆這才又恢復了親密恩愛。

吳曉蕊在姐姐最難的時候蓄意勾引姐夫,引發的後果絕對會很嚴重,不僅吳曉文和唐青雲婚姻破裂,還影響到吳家,是無論如何不能原諒的!

所以吳曉文一怒之下將她放到很遠很遠的地方去當知青,不久就聽到她嫁人的消息,和那個姓黃的幾年間生了三個孩子,誰知道她是被強迫還是自願的?按照吳曉蕊那種浪蕩性子又不想吃苦受累,指不定是她勾引姓黃的呢,畢竟姓黃的父親是村支書,做了村支書的兒媳婦,最起碼不用干累活臟活!

知女莫若母,媽和爸也深知吳曉蕊的脾性,根本不會責怪自己,就吳曉蕊死揪著這事不放,逮住機會就鬥雞似地撕纏過來,搞得姐妹不像姐妹,倒像不共戴天的大仇人。

吳曉文輕嘆口氣,拋了拋手中的鑰匙,想著今晚回家就跟爸媽說,把這套房子讓給吳曉蕊,曉蕊她總要結婚重新開始新生活,沒有資歷沒有工作卻能在京城擁有一套大房子,可是件了不得的事情,這是姐姐給的,欠了姐姐的情,就得知道感恩,不要再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整得人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