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九十四章 親家(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四章 親家(二合一)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果然吳曉蕊拿到了新房鑰匙,看向吳曉文的目光不再是帶著濃得化不開的恨意,而是輕佻一笑,在林愛真督促下,爽快地說了句:「謝謝姐。」

吳曉文才剛覺得心裡輕鬆了些,那邊楊倩容卻又鬧騰開了,吳曉陽著臉走來跟林愛真說:那套房子是三室一廳,足夠大,應該給吳曉風夫妻留著,他們一家四口帶著個哭哭啼啼的小嫩娃,等以後進京了就住在外頭誰都吵不著,尤其爸要做學問,需要絕對安靜,不是挺好嗎?幹嘛要給曉蕊?曉蕊是姑娘,將來找個有房的人家嫁出去就行了,難不成還要拿家裡的房子陪嫁?這樣的話,且不論昌毅長大了娶媳婦生兒子怎麼辦,就是現如今一大家子人擠在一起,也不好吧?

吳曉陽說完這話,吳曉蕊立馬不幹了,朝哥哥嗆聲,兄妹倆爭執起來,楊倩容和幾個女兒出來幫腔,吵成一團,最後吳玉軒和林愛真都發了火,才壓制住這一場亂。

吳曉文看著從小到大都護著妹妹的吳曉陽,此時堅妻女那邊,看向妹妹的目光陰沉冷漠,不禁難過又失望,深深覺得:一切都變了,這個家不再是她熟悉溫暖的家,庇護不了她了,沒有必要再留戀,還是趕緊回唐家去比較牢靠!

星期天一大早,吳曉文給了唐雅萱十塊錢,讓她寫完作業,可以跟同學去逛街玩,然後自己就整裝打扮起來,主動幫林愛真把各樣禮品再清點一番,做好準備出門。

因著前幾次往唐宅掛電話,都是工作人員接聽,只說時間不湊巧,領導不在家不能親自接電話,敬請留言等領導有空和再給回電,可後來根本沒見有回電,所以這次吳玉軒和林愛真索性不提前打電話了,直接拎著禮物和吳曉文一起坐上計程車來到唐宅。

門前站崗的警衛卻是新面孔,不認識吳曉文,也不聽信解釋,堅持要求務必報上名號,耐心等候傳報,吳玉軒制止了吳曉文沖警衛發脾氣,表示理應按規矩辦事,三口人就站在大鐵門前候著,很快,工作人員出來把他們請了進去。

臨進去之前,吳曉文一雙美眸惱怒地瞪一下那個站姿筆挺目不斜視的小警衛,心裡暗想等她住回來,非撤了這個笨蛋瞎眼的木頭人不可。

吳玉軒和林愛真鬆了口氣,心情愉快:終究是兒女親家嘛,無論什麼樣的坎兒,都是過得去的!

等進到客廳才知道,原來今天唐家還有別的訪客,沙發上坐著五六個人,有年紀大的也有年輕的,還有爺爺帶了孫子孫女來,幾個孩子嘻笑著在屋裡屋外奔跑追逐,也沒人制止,吳曉文朝那些個客人掃了一眼,都很眼生,她不認識的,想必這些人也不認得她。

唐仁騫臉上帶著淺淡笑容,走出幾步來迎接吳玉軒夫婦,吳曉文張嘴想說話,唐仁騫卻只是朝她點一點頭便把注意力轉到吳玉軒和林愛真那邊,自顧跟夫妻倆握手寒喧,吳曉文不好打斷,只得將那句「爸爸」先留著。

唐仁騫將吳玉軒和林愛真讓到沙發上坐下,並向其他客人做介紹,卻沒說是親戚,只說兩人都是大學教授,很有才華、曾取得不凡成就的學者云云。

眾人客套地說了一通帶褒獎性的好話,工作人員送上新的熱茶和點心果品,林愛真一邊笑著和鄰座的人交談,一邊抽空朝吳曉文使了個眼色,吳曉文領會,其實她也早有此意,立刻拿出當兒媳婦的樣子,接過工作人員手上托盤,步履輕盈動作靈敏地在各個茶几之間走來走去,將一碟碟點心果子擺放好,笑容溫婉儀態大方地請客人食用,走到唐仁騫身邊,她特意提高了聲量,關心地問道:

「爸爸,我媽媽呢?她不在家嗎?去哪兒啦?」

今天先來的五六個客人,雖然與唐家有些淵源往來,但也不常來家裡走動,有的還是第一次來唐宅做客,還真的都沒見過吳曉文,突然之間聽到她喊唐老做爸爸,大伙兒都楞了一下,目光直直地看向吳曉文。

唐仁騫淡淡一笑,對坐身邊的兩位客人解釋了一句:「這是小吳,不肖子青雲的妻室,青雲一直在外省工作很少回家,小吳住單位,也不經常回來。」

兩位客人都是有些年紀的,微笑著對吳曉文點頭致意,吳曉文乖巧地喊聲伯父好,待要進一步勸他們吃些水果,以示熱情好客,唐仁騫朝她擺擺手:「兩位伯伯是老熟人了,沒關係的,照顧一下吳教授和林教授吧。」

之後便沒再多說什麼,也並未向客人們正式介紹吳玉軒和林愛真的親家身份。

吳曉文面上依然帶著笑容,心裡憋屈,吳玉軒有些尷尬,林愛真則是暗暗著了急:當初一雙兒女結合是沒經過大人,可這親戚關係早就認定了的啊,兒女親家十幾年不相見,這好不容易會面了,怎麼著也應該熱情相待奉為上賓,唐仁騫這個態度可不對,冷冷淡淡的,比對待一般客人還要不在意,這說明什麼?說明唐家對吳曉文、對吳家不看重!

雖然早知如此,可親身經受冷落,心裡很不是滋味。

眼見客人們相繼續起身告辭,吳曉文緊跟在唐仁騫身後,點頭微笑送客,林愛真也拉著吳玉軒站起來,滿面笑容亦步亦趨充當送客親友團,林愛真還不失時機地站到唐仁騫身旁,笑著道:「可惜我那親家母今兒不在家,我可是記得她有一手好廚藝,為人又熱情大方,她要是在啊,定會留下客人來,做一桌子好菜款待……」

唐仁騫舉手和客人道別,一邊答她話:「是啊,所以很為難呢,浩浩奶奶去了遼州青山那裡,給他張羅討媳婦,家裡沒有女主人,來個客人都招待不周。今兒想不到您二位過來,家裡什麼準備都沒有,實在是不好意思啊1

吳玉軒道:「哪裡哪裡,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不講那些俗禮,咱們一杯清茶盡夠了1

唐仁騫呵呵笑:「吳教授真是爽快人,與我想的一樣,看來咱們很有些共同喜好呢,還有點時間,來來再坐一會,剛得的新茶,咱沏一杯來嘗嘗。」

「好好好,親家得的新茶,必定是上佳珍品,我可是有口福了。」吳玉軒笑著,和唐仁騫相隨走回客廳。

吳曉文也忙跟著他們走,被林愛真一把拉住,吳曉文著急:「媽您幹嘛?我公公要沏新茶招待我爸呢,我得去幫忙埃」

林愛真看著站在不遠處的工作人員走遠,才低聲道:「你爸個書獃子不上道,你怎麼也缺心眼?沒聽清你公公的話嗎?他就當真要準備一杯清茶打發我們呢!這哪成啊?我們可是親家公親家母,浩浩和曼曼的外公外婆,好不容易來一趟你們唐家,還帶著很貴的禮品,不說怎麼隆重接待,一頓午飯總得有吧?你婆婆不在家,你公公或許是不懂,你這個兒媳婦就得當起家來,該怎麼做就怎麼做,明白嗎?可別讓人家取笑,再輕看了你爸你媽1

吳曉文一楞,略想想就明白了,點了點頭:「那好,我去跟公公說一聲,再去吩咐保姆買菜做飯。」

「不跟他說也行,男人本來就不管家務事,你公公又是高位上的人,哪理會這些?你婆婆不在,你全權作主得了。」

「哎,那我去了。」

林愛真目送女兒匆匆而去,抬頭打量眼前這棟典雅庄麗的歐式建築,再環視一下花木扶疏生機盎然的闊敞庭園,瘦削的臉頰上浮現一抹冷厲表情,心底某個死寂如墳場的地方,似有點東西在蠢蠢欲動,她知道那是什麼,是她早已深埋的羨慕忌妒、不甘不平和怨恨!

方青蘭,那個霸道驕橫、刁蠻刻薄的狠毒女人,她不是病入膏肓了么?她活該啊,早就該死了,為什麼不死?

當年只為爭風吃醋就弄得滿城風雨不惜毀掉一個女孩子的名聲,害得自己像過街老鼠顏面盡失,好不容易搶了吳玉軒這個弱雞少爺,算是扳回一局,從此後再無牽扯陽關大道各走一邊就完事了嘛,那個惡毒女人偏偏不肯放過,硬是要記仇,奪了小弟的命,可憐自家小弟風華正茂,眼看著前途無量,就那樣失蹤了,活生生一個人說不見就不見,屍骨無存,連個墳墓都沒有!

如果方蘭青不親口告訴,林愛真也只是懷疑,並不能確定小弟的死因。

可恨的是她當時竟不敢怒指殺人兇手,而只能吞咽著淚水強裝笑顏說:唐夫人你可真會開玩笑,你如此正派善良,就算你是能拿槍殺人的巾幗女英雄,也只會面對著敵人,絕不可能傷害咱們自己的同志!

恨啊,連做夢都恨不得方青蘭死,可她就是不死!

她憑什麼一輩子為所欲為還能順遂安樂?年輕時候迫害自己殺害小弟,如今還要死死壓制著自己的女兒?

方蘭青,想一手遮天當一輩子慈禧老佛爺?沒那麼容易!只要有我林愛真活著,哪怕不能一下子毒死你殺死你,氣也要氣死你、膈應死你!

瞧見了吧?我女兒嫁給你兒子了,你曾經宣稱我們是永遠的仇人、不共戴天,可是我們就這樣成親家了,我女兒生下你的嫡孫,你怎麼說?

真以為是有緣千里來相會?呵呵,戲本子瞎唱的!剛從南京回來的青雲參加一個聚會,恰巧就在楊家親戚隔壁,而我們母子幾個去親戚家吃飯路過,有人告訴我:那就是唐家二小子。於是說服曉文跟著別人進去,給喝得差不多的青雲送杯熱茶,關心兩句,事兒就成了,非常簡單!

當然,這是我們家曉文模樣兒生得好,鮮艷如嬌花,優雅大方體貼溫柔,足夠迷住唐青雲!別忘了我可是很了解唐仁騫,他的種,自然跟他一樣風流成性戀慕美色憐香惜玉,青雲樂意天天接送曉文,早晚耳鬢廝磨,感情還不得蹭蹭蹭地升溫?

你是不知道,當得知曉文懷孕,我有多高興啊,真想親自上門去找你,看看你那張老臉怎麼個精彩!

我的計劃還沒有完成呢,只可惜,就亂起來了,吳家的仇人太多太兇狠,為保全家人的命,暫時顧不得了,只求能平安離開京城、逃離魔爪。

十年間吳家雖沒有挨打沒有傷亡可是吃盡顛沛流離之苦,這也拜你方蘭青所賜——如果真有心庇護,就應該拉一把,而不是讓我們一家子直接墜落下底層!

所以說方蘭青你夠狠夠毒,我林愛真佩服,但絕不會罷休!

等著瞧,我的女兒終歸是要當家作主,既然你不死,那就活著唄,再厲害你也老了,弄不過曉文的!期待親眼看見,這座華麗的宅子你的「皇宮」最終易主,或者,索性就不讓它姓唐了,把它拆掉賣掉吞掉,補償我吳家和林家吧……你會是什麼表情呢?一口氣上不來氣死了?哈哈哈!現如今我又改主意了,可不能讓你太容易死掉,得慢慢來,還想看你再吐一口血出來呢!

林愛真在院子里轉了半圈兒,遇著個園丁在拌花肥,園丁師傅見她表情猙獰,不由得停下手中活兒盯著她瞧,林愛真一陣不自在,折身返回客廳去,卻沒留意到,鐵門外出現了個穿嫩柳黃春裝的女孩兒,正昂頭跟警衛說著話。

客廳里,保姆雙手交握有些不安地向唐仁騫稟報,吳曉文站在一旁,臉色很不好看:自己就是安排這廚娘去買菜回來做午飯招待一下爸媽,她也答應得好好的,誰知轉頭就跑過來跟公公請示,什麼意思嘛?還支使不動她了?等著,以後有你好瞧!

唐仁騫聽保姆說完,又見林愛真也進來了,便微笑道:「真是對不住兩位,青蘭去了老大那裡,我也沒什麼心思做飯,平時要感覺餓了,這家蹭一頓那家吃一碗,廚房冷灰冷灶,升火挺為難的。不如這樣吧,我讓小王去京都飯店開個包廂點幾個菜,曉文你陪著吳教授、林教授過去慢用,我中午還得接待貴賓,這就準備要走,還望見諒1

吳玉軒和林愛真同時楞了:招待檔次按理說是不低,都上京都飯店去開包廂點餐了,可是親家不作陪,這怎麼說都不像那麼回事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