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九十六章 拿回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六章 拿回來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唐仁騫很快拉開纏在臂上的縴手,兒媳畢竟不同於女兒,他可不習慣這樣:

「你們都是成年人了,做事應當考慮前後,萱萱是別人家的孩子,當初所有手續儀式整套都給辦完,你們偏偏還要把孩子拉過來,既然這麼捨不得,就要認真對待用心教養。至於曼曼和浩浩,不必你們費心,我唐家的子嗣何至於跟養女爭寵?他們姐弟是有擔當的,即使你們不養他們小,他們也記著你們的生育之恩——將來會給你們養老1

唐仁騫乘坐的紅旗轎車駛離唐宅,吳玉軒和林愛真、吳曉文也被女工作人員送了出來,和鐵門外的唐雅萱會合。

工作人員還遞給吳曉文一張桔色餐券,餐券上印著京都飯店高級包廂字樣,工作人員說:憑此券可在包廂里點菜用餐,限額三百元,

一桌三百元的酒菜,在這個年代可是非常高檔的,說明唐仁騫還是很看重親戚情份的,可吳玉軒和林愛真卻高興不起來,吳曉文更是陰沉著臉,咬牙瞪住歡歡喜喜朝她撲過來的唐雅萱,第一次覺得寶貝女兒怎麼這麼不可愛,手一甩,破天荒狠下心來將那孩子推開老遠:

「不是叫你和同學上街玩嗎?誰讓你來這兒的?」

「媽媽?」唐雅萱踉蹌著險些跌倒,一陣錯愕,接著小臉煞白眼圈紅透,眼淚噗漱漱滾落,又堅定地朝吳曉文撲來,緊緊換住她的腰,哽咽著哭道:「媽媽你怎麼啦?媽媽你不要生氣好不好?萱萱聽話,萱萱不鬧的!萱萱剛才在同學家,肚子忽然很疼很疼……萱萱身體不舒服,誰也不想,就想找媽媽!只有媽媽最愛萱萱最疼萱萱,永遠不會丟掉萱萱1

「……」

「……」

「……」

「……」

吳玉軒、林愛真和吳曉文集體無語,就連旁邊站著的那位女工作人員都看傻了,好一會才回神,悄然閃進院子,鐵門隨即合上。

看著緊閉的鐵門,林愛真嘆口氣,抬手拍了拍女兒的後背以示安撫。

吳曉文嘴上說著不稀罕,可當真被拒絕回唐宅,情緒卻是無比的沮喪低落,垮著一張臉,根本不想說話。吳玉軒唉聲嘆氣,林愛真也好不到哪裡去,這般情形自然就沒心思去吃那桌酒菜了,好在餐券可以留,一個月內消費都可以,因而三人收拾心情,帶著唐雅萱坐上計程車回家。

回到吳宅看見家裡的亂象,林愛真險些氣暈,吳玉軒大發雷霆,吳曉文只想到兩個字:絕望。

上房客廳大沙發橫躺豎著兩個大人一個男孩,正是吳曉陽、楊倩容和吳昌毅,瘋子一樣大聲笑著喊著,手腳抽筋似地亂動,地上丟滿瓜籽殼水果皮糖紙,空中天女散花似的繼續拋灑著瓜籽殼,電視音量調到最大,還嫌不夠熱鬧,另一邊偏廳桌上擺著個雙卡錄音機,火辣勁爆的迪士科樂曲震耳欲聾,吳曉蕊領著三個侄女,學著電視上看來的,跟著音樂節奏,賣力地扭腰甩臀,醜態百出……

吳玉軒把這些人都趕走,一手撫住胸口靠在沙發上生悶氣,林愛真替他倒了杯熱水,跟他說幾句寬慰話,吳曉文拿起掃帚,皺眉看著地上成堆的垃圾,忽然覺得不值得:別人弄髒自己來打掃,成什麼人了?把掃帚一扔,也不幹!

唐雅萱捧了杯熱茶遞給媽媽,然後撿起掃帚輕手輕腳打掃起來,吳曉文眉頭慢慢鬆緩,看著乖巧的唐雅萱,歉疚地暗嘆口氣。

吳玉軒喝了熱水,感覺胸口那股濁氣下去了,對林愛真說道:「前陣子大哥寄的那筆錢,加上這次補回來的工資,你看看有多少?夠不夠十五萬?」

林愛真一怔:「大伯哥寄的那筆錢,在灃城就用去大半,你知道曉蕊那事兒,黃家三番幾次來鬧,給了多少錢才消停;二兒子二媳婦生得兒子,我們吳家添丁,滿月酒要辦好看些,曉風說媳婦身子弱要吃營養,又一筆一筆給過去。還有咱們準備啟程請客吃飯、寄東西、回到京城連續幾天設宴請親友……總之這段日子是花錢如流水,你要錢做什麼?」

「要來當然有用,我給曼曼,把那件玉器換回來1

「十五萬?哪有這麼多啊?」

「沒有也得有!那麼多家傳寶貝,讓人搶的搶毀的毀,都沒了!好不容易出現一件,雖說是仿製品,可曉曉都認為能以假亂真,就非得拿回來不可,那個是我曾祖留下來的礙…」

「我知道了知道了,不著急埃又不是在外人手裡,曼曼可是咱們孫女,讓曉文和浩浩再好好跟她說,總能拿得回來的。」

吳玉軒哼唧幾聲,閉著眼道:「曼曼那孩子……真挺可憐的,如今說什麼都遲了!我們是長輩,不能占她便宜,該怎樣就怎樣,這錢,權當是給她拿著零花去吧。你沒有就算了,我給大哥寫個信,讓他取笑我好了:當年他離開時只帶走一點浮財,可以說幾乎把所有家業全留給我,不承想我根本守不住,到頭來還得他接濟……慚愧啊1

「唉,時勢所迫,這怎麼能怪你呢?」不過玉軒哪,上次大伯哥信里說他身體不太好,是不是趁他還清醒,你寫信跟他商量商量,如今許多有門路的,都把孩子送出國留學,如果我們家幾個孩子也……」

「行了,也不知大哥那邊情況如何,暫時不要想這些,慢慢再看吧。」

「成,那你趕緊給大伯哥寫信,也不要太死心眼,說十五萬就扣定十五萬,數目可以再多點,畢竟咱們情況特殊,哪裡都需要用錢,別忘了曉風一家四口還在鄉下呢!再說了,萬一大伯哥有個不測,他底下那些個孩子,誰知道還管不管我們?」

「……」吳玉軒想駁斥幾句,卻說不出來,畢竟這種可能性不是沒有。

吳曉文坐在旁邊小口小口啜飲著熱茶,父母的對話聽了一耳朵,心裡默默想:既然回不去唐宅了,目前首要一件事得趕緊辦——把那套房子鑰匙從吳曉蕊手中拿回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