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武俠修真>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九十七章 賺錢(二合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七章 賺錢(二合一)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武俠修真

小曼除了接到吳家打來的那一通電話,並不清楚京城人們這些日常事情,每星期按要求往京城唐宅、遼州唐青山處打電話,不定時給顧宅也打一個,長輩們都是一派慈愛口吻,讓她不用太刻苦,要照顧好自己,叮囑的話都說不完,哪捨得浪費時間扯上其它事情。

浩浩很忙,所以姐弟倆的通話是約定好的,一般都是浩浩給小曼打來。

當得知唐奶奶在唐爸爸那裡坐鎮,押著唐爸爸兌現他曾向唐奶奶許的諾言,三天兩頭去相親,小曼忍不住笑出聲,唐青山在電話那頭報怨:「丫頭,我都快讓你奶奶逼瘋了,你還笑1

小曼安慰他:「奶奶不會害你,我也相信她的眼光,要是你實在拿不定主意,就聽奶奶的,她給你挑哪個就是哪個,錯不了1

唐青山斷然拒絕:「不行!我可沒有你爺爺那本事,娶個彪悍媳婦下半輩子還怎麼活?」

「哦,原來你心裡一直嫌棄奶奶,鄙視爺爺1

「不許胡說!你奶奶是我的母親,她怎麼樣都行,我都愛戴她,別人不可以!你爺爺嘛……嗯,我非常敬佩他1

「呵呵!不要娶彪悍媳婦兒,那是想要溫柔的?其實選個聰明懂事通曉人情世故的也不錯,咱們家缺這樣的人。」

「咱們家除了你二叔缺點心眼,誰不聰明?吳曉文足夠精明世故了吧?有什麼用?你和浩浩沒少吃她的虧!唉!如果實在逃脫不了,索性就遂你奶奶的意,隨便挑個傻一點、呆一點的算了,至少,那樣的人做你媽媽,不會讓你有壓力。」

小曼:「……」

萬一他想不通真挑個傻裡傻氣的怎麼辦?但轉念想到有奶奶把關呢,應該不能出現這種情況。

「爸爸,其實我聽奶奶說的,娶媳婦好處很多,你為什麼不積極不樂意?」

「我自由自在的不是更好?身邊突然多出個人來,不習慣,多個人就意味著生活里多出無數的麻煩,懂了嗎?」

「爸爸的意思是說,我,爺爺奶奶、浩浩,也是你身邊無數麻煩?」

「那怎麼能一樣?你們是我的家人、至親,不是麻煩1

「你把媳婦兒娶回來,她就是你的家人了啊1

「……」唐青山默了默,長嘆一聲:「閨女,合著我們爺倆也是有代溝的?」

小曼翻了個白眼,咬唇偷笑。

距離高考時間還有三個月,小曼並不緊張,只要跟著范老師的節奏就行,浩浩也給她寄了些資料和題卷,說做完做對這些,基本也就可以應對高考了。

身邊幾個人卻是緊張得很,阿公阿奶不準小曼經常回家,反讓林柳萍或是鄭少鐮每個星期天給送來新鮮蔬菜和家養的雞肉雞蛋,關愛蘭莫靈慧把煮飯的活兒全攬了,還想幫小曼洗衣裳被單,好在小曼每天都是洗完澡就順便洗衣裳,沒讓她們把自己當成廢物。

不過這麼一來,小曼倒是多出些空餘時間,學習也要講究勞逸結合嘛,鄭少鐮把小曼的單車捎來縣城,平時借著散步放鬆,小曼就騎著單車四處亂竄,縣城各條大小街是早慣熟了,便順著公路往城外走,平縣縣城是有歷史的古城,附近鎮集也都是名聲在外的古鎮,有大地主豪宅,在狀元故居,還有很多本地美味小吃,怎麼說也是在平縣讀書兩年,總要把附近轉個遍才成。

卻沒料到小曼這一轉就轉出癮頭來,連續兩三個月,每個星期天都「下鄉」,為此讓關愛蘭和莫靈慧十分著急,擔心她這樣貪玩不用功,到時考試不利,那不是白費心機?早知這樣星期天都不複習功課的,還不如像從前那樣回村幫家裡干點活呢。

當小曼把她每星期天跑出去亂逛得來的「戰利品」給她們看,兩個妮兒都呆了:真是瘋了!一個乾乾淨淨漂漂亮亮的小姑娘,居然學人家收破爛,走村串寨地回收一些破銅爛鐵,這是想幹啥?

小曼跟她們解釋,這些可不是破銅爛鐵,而是能換大錢的古董!

其實小曼並不懂鑒別,她只是騎著單車行走在鄉間青石板路上,略略放出點神識,探出有靈氣來源,被牽引著走到近前時,她也被雷得不輕。

一家農戶門前,泥地上隨便扔著個裹滿泥巴看不清本質的缽狀容器,約莫有湯盆大,女主人把剩飯剩菜一股腦傾倒進去,立刻跑過來一隻狗狼吞虎咽吃起來——那個散發出靈氣的物體,分明是人家的狗碗啊!

小曼呆站在旁邊看狗吃飯,那狗也是,吃完飯才記得沖陌生人吠叫,農戶家女主人早注意著小曼,喝住狗,走出來問小曼要找誰?小曼說自己是學生,來狀元故居遊玩路過這裡,然後指了指狗碗,很明確地告訴女主人:這個東西有些年代了,算是古董,如果她家不需要,可不可以賣給自己?

女主人一聽自家狗碗還能值幾個錢,忙把她丈夫喊出來,夫妻倆一合計,問小曼能給多少錢?小曼把衣袋裡所有的錢都翻出來,做出傾盡所有的樣子,算算是一百三十多塊錢,那對夫妻就很高興地把狗碗賣給她了。

小曼就這麼輕易得到了一件青銅器!

她不在意這件青銅器出自什麼年代是否很值錢,只對它本身蘊含的濃郁精純靈氣非常地滿意。

將「狗碗」捧到鄉間小溪里清洗,溪邊洗衣洗菜的大媽大嬸媳婦姑娘們見了都來問稀奇,小曼索性按照自己所理解的,大方給她們普及了一下什麼叫「古董」,她也不怕那對夫妻反悔,反悔就拿回去唄,買賣講究雙方自願,她不做野蠻人。

賣狗碗的自然沒有反悔,反倒是那些大媽大嬸們熱情地邀請小曼去她們家看看,她們家也有餵豬喂狗的石碗石槽,如果能換幾個錢的話,儘管拿走!

小曼:……

莫名她就成了收購狗碗豬碗的!

此後她還真就愛上游村逛寨了,幾個星期天積累下來,竟收購到上百件古物,包括玉器、銅器、瓷器、鐵器、石器,還非常好運氣地收到一塊玄鐵,據說是自己從山上滾下來,因為太重沒人動得了,恰巧在一戶人家場院邊,就當圍牆柱子,小曼以三百塊價錢買下,那戶村民高興壞了。

還有木質古物,雕刻精美的梳妝盒、屏風、門扇、八仙桌之類,有的殘缺不全,但只要裡邊含有靈氣,小曼都買下來。

難以搬動的大件古物堆放在寶珠空間里,只把些輕巧的放在外頭,關愛蘭和莫靈慧看到的就是這些「破銅爛鐵」、「朽木頭」。

小曼先由著兩個自以為是的人譴責自己一番,當然不能白白挨罵,要求她們幫忙把東西都清理收拾好,等關愛蘭和莫靈慧終於發現這些「破爛」東西不同尋常,來纏著她問東問西了,再跟她們詳細解說,兩妮兒聽到小曼大白天說著發大財這樣的夢話,都忍不住笑,但見她一本正經,又想想小曼從不會亂吹牛,這下就認真起來。

也虧得兩人認了真,僅僅跟著小曼一起幹了一個多月四五個星期天,所得回報不僅足夠她們今後讀書花費甚至還能拿些給父母補貼翻新屋子。

小曼也是被那次在京城買一件玉器花掉十五萬塊錢刺激的,對金錢的熱情空前高漲,修士講究財侶法地,財字放在第一位,果然不是亂來的。

寶珠空間里隨便撿一樣東西,哪樣不是價值不菲?可那卻是前任主人多少萬年的積累!黑山靈君也說過:當今世界沒錢會被人看不起這很正常,而在修真界,沒有一點財力,哪怕你資質再好也休想踏入修仙之道!當時還不甚理解,現在終於知道,修士是最最燒錢的物種,沒有之一了。

地球靈氣稀少,而以後的修鍊只會更耗靈氣,玉石里含有靈氣,買玉石需要錢,那還有什麼說的?從現在開始大力賺錢大量積攢錢財、購買玉石唄!

小曼將收購到的古董分成一二三等,一二等拍成照片寄給京城的爺爺,先給爺爺過過目看個新鮮,現在不急著出手,等她放假去到京城再說。

三等貨,她先將裡邊含藏的靈氣吸掉八成,留二成蘊養物體,再抽個時間去了一次省城,找到古玩店,估了價全部出手,拿到一筆錢再說。

忙著收購古董吸收靈氣,修行自然也上去了些,小曼突破四層鍊氣,進入第五層,至此,如果時間充裕的話,除了原本用的煉體術,她還可以另外習學一些法術,但目前看來暫時先作罷,考試在即,又忙東忙西的,還是著重鞏固修為,其它留到假期里再說吧。

六月份最後一個星期天,大早上鄭少鐮從莞城開車過來,接了小曼回一趟公道村,看望阿公阿奶,順便巡視一下阿公的藥材種植園,那些空間藥材在外界長勢彪悍喜人,阿公十分高興,說已經有好幾批草藥商人來看過,想要預先下定,阿公都沒答應。

小曼奇怪怎麼現在就有人跑來觀看種植園了?阿公說公社農科站的幹部領來的,農村開始搞各種種植,要富裕奔小康,農科站幹部成天下鄉來,看到阿公的藥材種植園辦得這麼好,回去跟領導一彙報,現在是有點什麼交流訪問的,就把人領來參觀藥材種植園。

小曼無語,都忘了這是個大時代,想悄悄悶聲發財很不實際呢。

有些日子不回來,村裡也發生了變化,許多人家在自家場院或門口修起一方曬穀坪,這是在為夏收曬穀做準備,分田到戶了啊,各家稻穀各家收,曬好穀子自個拉去糧站交公糧,不再是生產隊統一處理了,如今的生產隊形同虛設,沒什麼用處,倉庫都賣給了個人。

就連大隊部的各種機械比如大輪子拖拉機、手扶拖拉機和插秧機,也都折價出賣,大隊代銷店、衛生室也實施承包到個人,林柳萍失業了,因為代銷店被莫主任包下,給了他家兒媳婦經營,不過也是林柳萍自己不想要這個機會——她跟趙班長,啊,現在人家是趙副連長了,已經登記結婚,如今就等著趙副連長申請到假期,一起回婆婆家去擺喜酒!

村衛生室也有人承包,卻不是原來的赤腳醫生,而是莫承福。

朝里有人好做官,走到哪裡都是這個理兒,阿公找了莫主任,莫主任替莫承福拿到了個公社衛生院的培訓名額,莫承福往公社衛生院跑了兩個月,去「學習培訓」,然後就取得一個證書,有了鄉村行醫資格。

事實上莫承福現在的中醫水平完全可以跟莞城中醫院的年輕醫生們有得一比,尤其他的針炙技術,一些老中醫未必趕得上。

小曼教得還是很認真的,莫承福領悟力差些,但勝在踏實,他有個特點是一根筋,這樣的人要專研起來那是非常有毅力有恆心的,而且自從他為自家老娘和嫂子下針,治好多年肩周炎和腿風濕骨痛,來找他的人是絡繹不絕每天都有,阿公也是看他真的可以獨當一面了,這才去跟莫主任說的。

所以現在的莫承福,已經不再是原先那個自暴自棄、滿眼頹廢的神經病了,人家進了村衛生室就鄭重其事穿上白大卦,小分頭梳得一絲不拘,底下一雙皮鞋烏黑錚亮,眉目清爽容光煥發,替人把脈問診、下針治療那認真勁兒,舉手投足怎麼看怎麼專業,帥氣得很,也不虧鄭少鐮特意拉他去城裡醫院觀摩了好多次。

只除了嘴巴還是沒學會油滑,有事說事沒事緊閉雙唇,這樣反倒令得他形象有些莫測高深,很容易令人著迷的他可能還不知道。

小曼在莫承福的衛生室里呆了一會,隨機指點幾下,星期天來看病的人比較多,她也幫忙處置完兩個病患,正要離開時,卻見門外走進來兩個年輕姑娘,陌生的面孔,說明不是本村的,再看她們的著裝打扮,一個是泡泡紗白底紅花的連衣裙,一個黑色直筒褲配嫩黃色短袖襯衫,乾淨又時髦,應該是附近廠礦里出來的人物,她們氣色精神也挺好,不像是病患。

莫承福抬頭看到這兩個,臉上沒有表情,只說了一句:「你們又來做什麼?我這裡很忙,今天人也多,沒你們坐的地方,你們走吧1

穿連衣裙的姑娘眼睛看著小曼,面帶笑容說道:「承福啊,我們可是自己人,用不著客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