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重生棄女當自強>第二百九十八章 不歡迎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百九十八章 不歡迎

小說:重生棄女當自強| 作者:湘諾| 類別:

莫承福見那姑娘盯住小曼看,皺了皺眉,對小曼說道:「這裡我自己弄就好了,你先回去吧。」

小曼聽阿公阿奶說過有人給莫承福介紹了個對象,是在公社什麼部門上班的,不過還沒定下來,這兩個姑娘,莫承福不給她介紹是誰,她也不想管閑事,當下就點頭要離開,鄭少鐮還在家裡等著她呢,一會吃過午飯兩人得返回縣城和莞城。

誰知小曼剛轉身邁步,那連衣裙姑娘也跟著她移動腳步,攔在面前不讓她走,另一個黃色襯衫的也湊過來堵在一邊,吊起眼角,撇著嘴角露出一抹陰笑:

「怎麼我們來你就走啊?難不成是心虛了嗎?」

「我為什麼心虛?你們又是誰?」小曼曼冷冷問道,黃襯衫哼了一聲:「你問問莫承福我們是誰?我們是他老婆和小姨子,是這裡的主人!你這個……」

「張麗紗!你神經病1

莫承福衝過來,乾脆利落一手一個,把兩個不速之客拎起拖出門外,連衣裙姑娘順勢緊緊抱住莫承福的手臂,嬌聲驚呼:「承福!承福你慢點兒嘛,把我抓痛了,你瞧,手腕紅了呢1

莫承福把她往邊上推開些,側臉怒瞪著那個黃襯衫姑娘,指著欄柵門吼道:「張麗紗,我說過這裡不歡迎你,滾出去1

張麗紗也不示弱,脖子一擰,吼回來:「我為什麼要滾?莫承福你給我聽著:我姐可是跟你睡過為你打過胎的,整個水泥廠都知道,你要是敢甩我姐,又另外跟那個死狐狸精談,我砍死你,信不信?」

連衣裙姑娘聽到張麗紗這一通喊,頓時臉紅得像下蛋母雞般,雙眼飛快地朝四周一掃,然後目光別有深意地瞧了瞧小曼,這才幽怨地看住莫承福,眼淚冒了出來,一手捂住嘴巴嚶嚶哭泣。

小曼無語:原來這是兩姐妹啊,姐姐的隱私就這麼讓妹妹大方宣揚出來了。還有個重點,這位連衣裙居然是莫承福在水泥廠做臨時工時交的女朋友!

不是分手了嗎?莫承福還為此生無可戀了一陣子,跟著阿公采草藥那麼長時間都沒見有半個女人出來找,怎麼這會子突然冒出來了?

衛生室里坐著六七個等看病的村裡人,這會都跑出來看熱鬧,聽到有姑娘青天白日地喊說什麼「睡過了、打了胎」,幾個病人臉上那表情簡直不要多精彩,尤其是老娘們,立馬交頭接耳嘀嘀咕咕,更有那八卦得厲害的,忍不住就想要插嘴探問究竟。

莫承福又氣又急,臉色泛青,偏偏嘴巴木訥,越急越沒法分辨,緊握的雙拳微微顫抖,卻沒有直接揮手去打那個黃襯衫。

小曼知道他在隱忍,當初讓他們練「五禽戲」,阿公有過約束:重在健身防身,但不能夠憑著會拳術就欺人打人,尤其不準隨便打女人。

小曼走到莫承福身邊,問道:「這就是你以前在水泥廠那個對象?以為你斷了手筋變成廢人,就跟你分手的?」

莫承福嗯了一聲,張麗紗瞪小曼:「誰說我姐跟他分手了?他有什麼資格說分手?他和我姐都……」

小曼問莫承福:「她說的那些,你做過嗎?」

莫承福堅決搖頭:「沒有!我可以發誓1

連衣裙姑娘停住哭泣抬起頭來,淚眼婆娑地看著莫承福,聲音打著顫兒,似乎非常傷心:「承福,你怎麼能這樣說?你當初讓你工友來找我好多次,我不去赴你的約,你又是寫信又是送東西,我是看你那麼誠心誠意,才答應去和你見面的,我們在小樹林里……」

莫承福臉上浮起一層淡紅:「那次在小樹林我是第一次牽你的手,但也只是牽著手散步而已,沒做別的!而且這件事,是發生在我們已經交往之後!張雲紗你別忘了,一開始,是你主動要和我交往,我剛進廠,家裡給買了新單車,你借我的新單車騎去街集,那晚上就說要和我交往。我從來沒交過女朋友,有人願意跟我當然喜歡了!可是不到一個月你就提出分手,我難過得都沒心思上班,天天去找你,你卻躲著我,我只好請工友幫忙,給你送信送糖果送你喜歡吃的白面饅頭肉包子……後來你終於答應跟我在小樹林見面,重歸於好!我一高興,當晚就把新單車給你弟騎去也不問要回來了,寧可自己每個星期天走路回家。你說想要塊手錶,我就跟我爸媽撒謊廠里要交錢,拿了全家辛苦攢的四十塊錢,給你買得一塊女式手錶……這些,分手的時候你都沒有還給我。但是我可以發毒誓:我莫承福,只除了牽過你張雲紗的手,絕對沒碰過你的身子!如果我講的是假話,就讓天打雷劈死我1

連衣裙姑娘張雲紗,聽完莫承福的話,張著嘴呆楞在當場,眼淚都不記得擦拭了。

張麗紗指著莫承福的鼻子,直著嗓子吼:「你胡說!我姐明明讓你給睡了,為你打了兩個胎,你還不承認,你是不是男人?」

「麗紗1張雲紗如夢初醒般,猛然瞪大眼睛尖叫出聲。

剛開始時可以用這個要挾一下,讓人聽到多少能起到震懾作用,表明自己是他的人了,他必須得負責,別的女人也休想再招惹賴上他。可是莫承福竟然不管不顧地發了毒誓,情況已經轉變成這樣,再說那些自毀名聲的話,還有用嗎?

小曼看了看張麗紗,對張雲紗道:「這個不是你親妹妹吧?哪有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自家姐姐打過胎的?下次想辦點什麼重要事兒,還是找親的來才好,不然你看:事兒沒成,名聲搞壞了!你說莫承福還能再看得上你嗎?」

莫承福居然有心情跟小曼解釋了一句:「她們不是親姐妹,連堂的都不算,只是認的。」

小曼笑:「怪不得呢,她就不像是來幫姐姐,倒像是來狠狠踩姐姐幾腳,然後看看能得點什麼好處?」

張雲紗臉色瞬間變得極其難看,扭頭瞪住張麗紗,張麗紗眼神縮了縮,卻故作坦然,指著小曼道:「別以為我不知道你是誰,你就是公社郵電所那個女的對吧?你搶了我姐的男人,還挑撥離間,想得美1